复兴社各分舵基本也就和惑灵市分舵差不多,主要的战士都是六、七级,维塔在这里都算强的了。

    八级不足百名,十级以上更是只有五个。

    妮菲塔虽然是十六级,但是根本不会打架。雷瑟尽管有十四级,却站着不动,根本不出手。

    局面急转直下,被一炮轰翻的妮菲塔无比绝望,她本以为黄极可以制约敌人,会场的安全有保障,所以硬顶着内鬼泄密的威胁,开这场会。

    没想到一点用都没有……早知道就把会议取消了。

    现在好了,复兴社要被一锅端,纵然还有很多底层干部没参加,可他们恐怕再难有什么作为了。

    “雷瑟……你真的背叛我们……”妮菲塔哭了,现在复兴社已到了绝境,而这绝境是内鬼造成的,更叫人心寒。

    雷瑟也没什么好狡辩的了,他刚才的话等于自曝了。

    此刻全场趴着的数万人,都对他怒目而视。

    刚才还声嘶力竭,一副痛心疾首,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正气模样,呐喊自己绝不可能是内鬼的雷瑟,转眼就喊敌人叫大人,完全不要脸了。

    昔日的许多好兄弟、好友,皆气得灯笼乱颤道:“雷瑟!为什么背叛我们?”

    “怎么可能呐……该死,我是因为你加入复兴大业的啊!”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枉我那么信任你,原来你是叛徒!”

    众人怒骂着,但是雷瑟无所谓,因为这明显大局已定了,光爆集团的人真是强啊,人未到,战已胜!

    这就是虚空强者欺负普通战士的场面,看似没到,其实已经到了。

    现在所有人都置身于敌人虚空生命的体内,这庞然大物至少也如山岳般巨大,此刻其实是超级巨兽在攻击他们,但因为这巨兽看不见摸不着,才像是某种超远程攻击。

    “雷瑟哥哥,刚才吓死我了,妮菲塔这女人有点本事,竟能查出我们反叛的端倪。”有内鬼飞过来说道。

    雷瑟哼哼一声,声若洪钟道:“什么反叛!不要乱说,复兴社才是贼!国家还挂着悬赏呢!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恐·怖分子!”

    “我大光爆集团,有诺母军方授权,政府背书,奉诏讨贼,我顺应文明号召,弃暗投明,扫黑除恶,有什么过错?”

    十几个内鬼眼睛乱眨,好家伙,要不怎么人家当老大呢?背信弃义都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台下众人全都气炸了,别看雷瑟说得头头是道,好像有点道理,实则狗屁不通。

    真要是个警察卧底进来,说这话,他们还真没法犟嘴,毕竟人家是执法,他们顶多气自己的文明无能,种族不振,为外族作伥。

    可雷瑟凭什么说这话?在场多少人是因为他入的社?他花的钱都是社团的。

    当初雷瑟算是第一批以复兴大旗,拉拢结交一大批热血青年,组建社团的,江湖资历极老。

    名声在外,兄弟众多,拉帮结派,正气浩然,在场过半的人直接、间接地因他入社。

    后来诸多社团合并,无数兄弟要把他推上总舵主,最后是他自己不当,让给了更有钱的妮菲塔。

    雷瑟骂外族骂得最狠,每年社团红利没少分,筹措行动资金时又甩给总舵主。

    现在被外族势力打上门来,扭头就投降了,还反过来说他们是贼,简直无耻之尤。

    “啊啊啊!我杀了你!”

    “今日就算死,我也要把你带走!”

    有不少人挣扎着要起来,说什么也要杀了雷瑟。

    他们知道,今日恐怕活不得了,反杀哈洛根是不用想了,可若能杀了雷瑟,也算能消解一番心头之恨!

    雷瑟冷哼道:“你们被哈洛根镇压,还想起来?哼哼哼……”

    “来来来!冲这打!我就站在这里不动!我看你们谁能杀我!”

    “啊?谁敢杀我!”

    话音未落,黄极睁开了眼。

    雷瑟只见突然有一道人影袭来,猛地一拳轰在他的胸口。

    “嘭!”

    雷瑟被这一拳打得胸腔凹陷,背脊暴突,六官痛苦地挤压成一团,一大口鲜血喷洒而出。

    他被这一拳打飞,却也没飞多远,就被一道能量墙挡住。背后轰在能量墙上,高温电浆灼得他血肉模糊。

    “是你!”雷瑟瞪着黄极,立刻想收拢自己的虚空生命。

    但是也不知道黄极做了什么手脚,他感觉自己与虚空生命,只剩下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联系。

    这种感觉,就好像明明手臂就在眼前,咬牙用力也能动几下手指,可是怎么都抬不起胳膊。

    “这……这是什么招数?”雷瑟恐慌了。

    没有虚空生命,纯靠肉身,他就是个氮⑦级。

    殊不知,这正是黄极高屋建瓴,明晰虚空进化本质,而开发出的绝招之一:神识封禁。

    人与虚空生命融合,靠得是一种暗电波进行交流、控制,只是因为它是暗物理体系里的力,所以各大文明对其物理性质缺乏了解。

    就连天心文明,都直接叫它神识。定义为任何有自我意识的生命,都具备的某种高维粒子投影,这种投影在三维世界表现为一种暗物质波,并且具备无法直接检测到的暗影相互作用力。

    这种如同灵魂意识力般的发现,证明了自我意识并非简单的明物质化学反应,它还有个暗物质形式的必需品,那就是这种‘神识力’。

    两者结合,才有自我意识,已知只有大自然才能赋予。

    这也是为何人造的人工智能,技术再高超,数据再庞大,电化学反应模拟得再精细,都没有诞生出真正的智能,真正的机械意识。

    因为他们造不出这种神识力。

    黄极也造不出来,但是他知道任何种族身上,都有扰动这种神识力的生命节点。

    他创造了一种通过能量场影响生命节点,继而隔断、干扰主观意识发送神识力的方法。

    这会导致敌人与虚空生命的联络被削弱,如同神经被点穴封锁一般。

    不过这可比点穴难多了,首先自己的虚空场得能破防……

    其次那种生命节点变得太快,它随着人的意识活动而不断改变,越强的虚空战士,变换越快。

    最后,对方与虚空生命联络越紧密,则越不可能成功。

    比如黄极本人,就是完美融合,根本没这个破绽……

    而妮菲塔作为一名虚空生命训练大师,她与自己的虚空宝贝融合的也很紧密,亲和度极高,那个生命节点若有若无的。

    得亏她不会打架,黄极这才轻松击败这个修炼天才。

    没错,妮菲塔是黄极自己打伤的。

    “哈洛根大人!哈洛根大人!快出手啊!”雷瑟痛苦地喊着。

    然而根本没有什么哈洛根,甚至于弥漫全场的狂暴电流都消停了,而在场被压制的众人,也全部感觉身体一松,再无拘束了。

    维塔第一个冲上台,周身数米范围都被恐怖的白色等离子电浆热流包裹。

    “轰!”他狠狠地一拳,把雷瑟轰得血肉模糊,肢体离散,残躯焦黑地坠落在台上。

    雷瑟还没死,但也奄奄一息了,他被维塔踩在脚下,还在那虚弱呢喃道:“哈……哈洛根……”

    其他内鬼慌了,四散而逃,但他们哪里逃得过在场三万多人的围堵?

    顷刻间就被一拥而上,死的死残的残,堆积在台上。

    至于黄极,则正专心地治疗妮菲塔的伤势。

    这是他自己打的,当然心中有数,不过片刻便痊愈了。

    妮菲塔这才反应过来道:“这虚空生命是你的?”

    黄极笑道:“没错。”

    妮菲塔先是惊喜,随后小拳狂锤黄极,气得哼哧哼哧道:“你你你……我请你来,是让你保护我们的,你怎么出手打我?我差点被你打死!”

    黄极耸肩道:“谁说保护你就不能打你?有我在,你想死都死不了。”

    妮菲塔无语,这什么保镖啊!

    不过黄极医术精湛,她算是看出来了,拿捏的分寸也是极妙。

    她刚才伤重的都以为自己要死了,结果转眼就被黄极当做皮肉伤似的治好了,合着只是看起来惨而已。

    至于黄极的目的,她也不是傻子,想想也知道了,逼迫内鬼自曝。

    “你……你也先跟我说一声啊,演一下就行了,你怎么真打我!”妮菲塔委屈道,她是真被打了一顿啊,刚才的绝望都是实打实的,都吓哭了。

    黄极扫视此刻都进入战斗状态的众人,平静道:“大敌当前,一群人还在那吵吵嚷嚷,身为领袖,抓几个内鬼,底下人差点打起来,还要什么铁证,我看得都要笑死了。”

    妮菲塔顿觉羞愧,她只是总舵主,又不是女皇,这里有一半的人都是更亲近雷瑟的,她的威望还不足以动雷瑟。

    刚才她若也把雷瑟点为内鬼,内战一场无法避免。

    黄极笑道:“没事,这病好治,揍一顿就行了。”

    “我先把你们全军覆没,这样你们就没法内斗了!”

    在他看来,演一下没什么用,真把这群人打一顿,马上都老实了。

    果不其然,这帮人都体会过一次绝望了,此刻心中只有庆幸与警醒!

    他们都深切意识到自己太弱了,得亏黄极自己人,这要是哈洛根,他们不就都死了吗?

    眼下一个个心中惊惧,却又不惊惧到崩溃,因为黄极展现出了实力,感觉不比名声在外的哈洛根弱。

    总舵主请来了这样的强者坐镇,等会敌人来袭,他们未必不能对抗。

    这种又敬又畏,心里还有底气的感觉,很奇妙。

    妮菲塔盯着黄极,也是无话可说。黄极的话乍一听很气,可仔细一想却没什么话反驳。

    她感觉到了,黄极此人做事不拘一格,胆大心细,如若做了什么出人意表的事,回过头来只看结果的话,就会发现结局很好。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