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刚才是你?”

    获知真相后最惊悚的,是雷瑟。

    黄极的实力出乎他的意料,那场面,那威力,他真以为是哈洛根。

    毕竟哈洛根是大文明的大企业的干部,而且雷瑟被哈洛根暴打过,对方也会一招超大电流场,当时也是轰击得他动弹不得。

    所以刚才见识到同样的电网后,雷瑟是一点没怀疑。

    这套路说开了一文不值,可偏偏管用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雷瑟瘫在地上问道。

    黄极笑道:“我是一名医生。”

    这没头没尾的回答,雷瑟也听不懂,他现在动弹不得,旁边无数愤怒的昔日同僚虎视眈眈,他更关心性命问题。

    “去死吧!叛徒!”几人上前就要结果他。

    雷瑟强打精神,沙哑道:“别杀我!维塔!当初我还指点过你啊!”

    维塔身形一滞,旁边立刻还有人要动手。

    雷瑟又道:“小绵!你有两次暗杀失利,害我损失几万琅,我没有跟你计较过啊!”

    “老威,你瞪我干什么,你买飞船缺钱时,不是我借给你?”

    “路利亚,我们兄弟一场,百多年的情义,你不会真想杀我吧!”

    “蜜罗!还是我保你做干部的啊!”

    他一脸情真意切,或威势汹汹,或哀怨恳求,一番话说出来,围杀上来的几人都不禁踌躇。

    雷瑟的小恩小惠,往日着实拉了不少人缘。

    前脚还说大家是贼,死不足惜,招来敌人,要置大家于死地。此刻局势逆转,他又一一数往事,打感情牌,以求保命,着实无耻。

    明明一码事归一码事,可偏偏很多人就是拎不清,一时间竟然没人杀他。

    不过,妮菲塔总算还有点领袖能力,此刻毅然站出来,将之前没有拿出的关于雷瑟的证据,一一亮出。

    雷瑟所在的分舵,只有他一人投降,其他人都被他亲手杀了。

    之后他又连续暴露了很多分舵,杀了不少同僚,最后只有十几个叛徒跟着一块当内鬼,才活得命来。

    被他杀掉当投名状的人,不乏所谓的兄弟。

    “杀!”妮菲塔只说了一个字。

    这回没人跟她谈什么铁证了,妮菲塔现在的公信力在社内无限大。

    老大发话,哪有不从?

    “我来!”小契飞身上前,他职位低,本轮不到他出手。

    但他在后面早就看得急死了,前面几位舵主都纠结,他小契才不纠结,身上电蛇狂舞,如一颗闪电陨石似的就轰上来了。

    他一拳轰穿了雷瑟的胸膛,直把他电成焦皮烂肉。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股庞大的虚空场挤压了进来,与黄极的虚空生命分庭抗礼。

    唰唰唰!

    会场穹顶出现二十六名战士,一个个气度雄浑,周身飘舞三颗猩红等离子球!

    为首有两人,一个是贝塞尔人,巨大的山羊角发着橙色光芒,氤氲着恐怖的能量。

    脚底悬浮两颗巨大橙色热弹,翻滚螺旋,蒸发海水搅动暗流形成冗长的龙卷涡流,犹如脚踏两颗彗星!

    另一个则是一名沙茶人,闭着眼睛,头顶巨大蜗牛壳,不停地释放一种振动波,在头顶形成横贯数百米的水涡圈,跟头顶个水色光环似的。

    光爆调查团,除了死掉的豆大人,以及三名留守据点的以外,都来齐了。

    如踏彗星的男子,正是哈洛根。

    而团队中唯一的沙茶人,就是他的副手梭西亚。

    看起来就好强,一个个都展现出复兴社战士们不会的技法。

    动静实在太大,众人都抬头看着,其中维塔等舵主级强者,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他们很多都吃过亏,别看除了哈洛根,其他战士都只有氮⑦级。

    可他们就算八级九级的人,也干不赢人家七级。

    至于其他杂兵,那更是被哈洛根一个人横扫的份。

    得亏有个黄极,此刻黄极与哈洛根的虚空场重叠,深海中无数能量生生灭灭,无数电光时明时暗,双方正在暗中激烈交锋。

    “竟然已经严阵以待了……”

    “复兴社比我想象的厉害嘛……尤其是你。”

    哈洛根声色空灵,视三万人如无物。

    瞥见内鬼都被清理,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倒是注意到此刻正在与他分庭抗礼的虚空生命,乃是黄极的。

    黄极站着没动,平静道:“光爆集团呐,自从你们让沙茶文明王室入股之后,生意挺红火啊,也更嚣张了……”

    “诶?”哈洛根一万只复眼隐隐闪烁微光,沙茶王室秘密控股,这事鲜有人知,连自己的手下都不知道,不是大势力,是不可能晓得这种上层社会秘事的。

    他越发用力提聚能量,头顶的巨角嗡嗡震荡。

    场中能量生灭的也越发频繁,妮菲塔和老威、路利亚、蜜罗三名虚空战士,不明所以,都连忙控制自己的虚空生命,想要帮忙。

    结果黄极来了一句:“别捣乱。”

    “呃……”妮菲塔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忙道:“都把虚空生命收缩到身体周围!”

    此刻现场数平方公里的范围,完全是黄极与哈洛根的领域战场。

    妮菲塔等虚空战士,则只顾自己周围领域,以免影响黄极。

    如此虽然只能在身体周围转换能量,但至少方寸之间,威力非常集中。也算是一举数得。

    妮菲塔身为虚空生命专家,懂得很多,若是有名师指导,好好训练一下战斗,其实可以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女战士。

    “嗯?呃滋……咯……哈?”哈洛根有些吭哧起来……

    他一开始还气度从容,一副我一个人包围你们一群人的气派。

    可跟黄极一番隔空交手后,就感觉不对劲了。

    哈洛根越来越认真,越来越吃力!他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转换、操控能量的妙法,施展了个遍。

    可黄极却一一化解,全部看穿!

    以至于场面上,各种能量生灭,看起来很恐怖,实际上却一个囫囵招式都没放出来。

    黄极的化解精准而迅猛,他疯狂被打断‘施法前摇’!

    这种在对方能量招数成形前,提前化解对手的能量攻击,是一种经典的高手技能。

    一人刚要凝聚出高温热弹,对方就打断了,硬把对方的一炮憋回去,非常实用,因为往往只需要对应消耗两成到六成左右的能量。

    具体消耗多少,则因人而异,看彼此技巧差距有多少了。

    作为真正的战斗精英,哈洛根当然也会很多这种‘化解式’妙法。

    他也经常这么化解别人的,可也没见过黄极这种,把对方所有能量攻击都化解的人!

    什么概念?哈洛根在左前方三百米外,以A手法凝聚出X值的能量,准备释放某某攻击,所需时间1.25秒。

    然而,在这1.25秒内,黄极在同样的位置,以反A手法,凝聚对应的‘化解场’,打断了他的攻击。

    从这就能看出来,化解一次攻击很难的,必须根据引力、能量的细微波动,精妙判断,看穿对方的操作模式,对意识的要求极高。

    数平方公里的领域战场,出招的角度千变万化,哈洛根时而这里,时而那里,甚至几十个地方同时转换能量。

    结果黄极竟然全部化解,一点不差!

    两人跟打牌似的,他出一张3,对面来张4。他同时出十几张牌,对方也同时压他十几张牌,哈洛根都快被怼懵了!对面凭什么次次都判断到自己要出什么牌?

    “啊咧?我的套路被他看穿了?我以前跟他打过?”

    哈洛根有点怀疑自己了。

    他自诩已经是高手了,也只能战斗中,十次化解两三次。

    此刻遇到黄极才知道,还有人可以十次化解十次的?

    这是什么变态感应能力?什么恐怖的经验意识?

    “你是何方神圣?”哈洛根凝重道。

    这可不就神圣吗?对面举重若轻,四两拨千斤,用比他少的能量,化解了他所有的招数。

    在虚空战斗领域,这是被全面碾压,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现象。

    他问出这话,黄极还没说话,雷瑟突然嘶哑抢答道:“他是医生……大人,快救我!”

    雷瑟毕竟也有虚空生命,身体底蕴也很强,小契那一下,竟然没打死他。

    千钧一发之际,雷瑟突然感觉神识封禁松动了,立刻调动能量保住了一命。

    此刻他抢答,正是想提醒哈洛根自己还活着,希望他救自己。

    可惜,哈洛根又怎会关注一条狗的死活。

    听了内鬼的话,他反而悚然一惊:“医生?”

    本来听到医生,也不至于这么敏感,可这是内鬼,奄奄一息了都还要告诉他的事……

    莫非雷瑟知道了什么,这句医生另有所指?

    这一瞬间,就提醒他想到了豆大人的死。

    他们搜索到了豆大人的死亡地,尽管已经人去楼空,但豆大人临死前留下了一些暗藏信息的益生菌。

    “小豆说有阿努纳奇人追查配方,并且认为是我们光爆集团做的……”

    “他说的那个追查者,好像就是这种人形且额前有黑色竖瞳的样子,非常强。对了,也是医生……”

    哈洛根仔细打量黄极,意识到对方是阿努纳奇公司的强者。

    “果然如小豆所说,公司与阿努纳奇,不免做过一场啊!”

    “竟在这等着我呢……”

    哈洛根为防万一,先叫支援。

    不就是战斗大师吗?光爆集团又不是没有,哪个大企业不养点顶级高手?

    他直接跟公司说,阿努纳奇追查配方,已经对咱们光爆集团动手了,请公司决策层立刻采取反制措施。

    做完这些,他凝视黄极,不堕气势地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虚空战法着实厉害,不愧是阿努纳奇人。”

    黄极微笑道:“我怎么可能是那种正规公司的人?”

    “嗤……”哈洛根一听这话,暗想阿努纳奇人总是这么无耻。

    “少废话了!既然贵公司决定武斗,那我们光爆集团也只好还击了……”

    “贝塞尔天区,是我们的地盘,你们阿努纳奇的产业,都给我小心点,到时候别怪我们贝塞尔人,手太黑。”

    “至于你,今天别想走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