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场中,已经是打成了一锅粥。

    二十五名氮⑦级战士,各显所能,与数十名舵主激战。

    外围数以万计的底层战士,围攻掠阵,他们也浑然不怕。

    一时间会场中的海水被搅得天翻地覆,热气狂卷,各种由海水形成的冲击波夹杂着等离子态热弹爆炸,让现场无比混乱。

    无数飞椅被溶解,好几处地方,直接形成等离子态电浆湖。

    不过会场本身,还是稳稳当当,超固态合金墙壁,默默吸收热能,在电浆炮的轰击下亦是光滑平静。

    而在会场上方穹顶处,有一处战场,谁也不敢靠近。

    那正是黄极与哈洛根在激战,双方游戈肉搏,动作飞快。

    哈洛根脚下等离子球如彗星冲击,瞬转折跃,头顶巨角放射橙色能量波中程打击,身体覆盖闪电外衣,各种近程的高能拳击如狂风暴雨!

    虽然虚空场被完美压制,但是哈洛根并没有畏惧。

    因为他可不是单靠虚空生命才达到十二级的,通过奇异纳米蜂群,他哪怕不用虚空生命,也能释放最多两千多吨TNT爆炸的能量,达到镁?级的强度。

    而身体内部释放的高能攻击,理论上对方用虚空生命,是没法化解的。

    虽然虚空体系输了,但二十级以下,高能战斗者打赢虚空进化者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

    所以哈洛根此刻还是颇有信心与黄极一战的。

    即便打不赢,不是还有后援吗?他的手下马上就能带着武器赶到,到时候在这海底,核聚剑头顶一悬,谁敢造次?

    这就和地球上一群人在打群架,某一方马上有人能带着枪来支援一样!

    因此哈洛根有底气,便一点不慌,压着黄极一通狂攻猛锤,越打越起劲。

    “哈哈哈!我把虚空能量纳入体内,就与你近身搏杀,耗也耗死你!”哈洛根兴奋狂笑道。

    他那边简直如彗星撞地球,激烈狂暴。黄极却给人一种静而稳的感受。

    在哈洛根惊涛骇浪般的攻势下,黄极都稳如泰山地化解。

    他闪躲的速度并不快,但总是提前做出闪躲动作,卡在哈洛根攻击已出,却又无法收回的时刻。

    哈洛根斗志昂扬,打得是一个出招无悔,锐意进取。黄极的走位,却是走得让人悔之晚矣,怀疑视力。

    黄极总是让自己置身于受力最轻,还击最快,而哈洛根最别扭的角度。

    他甚至没有多大的动作幅度,但在细胞层面,乃至分子层面都有无数精细变化。卸掉各种狂暴的外力压迫,和偏转哈洛根的能量擦边。

    黄极本身就走位变态,再加上入微的抵消技巧,直接让哈洛根的攻势如同海啸撞上大陆,或许浩荡摧折,令其损些皮毛,但却撼不动那无边的厚重。

    “咚咚咚咚咚!”

    “咻……轰隆隆……嘭!”

    哈洛根越打越累,能量靡耗。

    黄极则还精神饱满,甚至在高压下修炼精进,高能细胞反而升了一级……达到了三级。

    是的,抛去虚空生命,他的星界人族之躯,之前只有两级……

    要知道,他的内经第六重,本就是入微的分子锻炼。看似表面没有剧烈运动,实则身体处处是看不见的激烈反应。

    此刻战斗中所运用的细节,同时也都是第六重里的磨炼技巧。

    是以,越战越勇,只要能量供应的上,对手保持这种强度,他能一直把自己打着打着……打到氮⑦级。

    “还手啊!只有三眼的丑八怪!你怎么不还手?”

    哈洛根咆哮着,同时冷笑道:“因为你的身体太弱了!一旦还手,就暴露你的能量全是虚空生命给的!对嘛!”

    他终于看出来了黄极的底细,因为黄极刚才高能细胞跃迁,动静是能感应到的。

    这一升级,马上暴露出黄极身体之前只有两级,现在只有三级的事。

    哈洛根更加自信了,肉搏上黄极根本没法跟他打,唯一能杀他的方式是用虚空能量狂轰。

    但是他也有虚空生命啊,可以感应判断到对方的攻势。

    虽然他不能像黄极之前那样不断化解,但可以左飞右闪,躲避能量炮,无非是看起来狼狈些而已。

    “你可真聪明,没错,我比你弱。”黄极承认道。

    哈洛根说道:“还手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攻势,等你能量耗尽,就没有机会了!”

    “那你小心点。”黄极提醒道。

    哈洛根神色一凝,就见黄极从虚空中抽取能量凝聚在手臂上,使得整条手臂闪烁金光,流转一层层高温震颤的能量。

    黄极就这么披着金色能量护臂,伸手往前方一横。拳头握紧,向右比了个大拇指。

    脚下还做出冲刺的动作,看的哈洛根一头雾水。

    “终于要出拳了嘛……你可打不中我!”哈洛根说着,突然感应到身后有能量出现。

    “哈!原来还是靠虚空场开炮偷袭!”

    哈洛根冷笑,原来黄极同时还在他身后,快速凝聚出电浆炮,瞬间爆炸。

    可是哈洛根也是虚空高手,他化解不了,还不能躲吗?

    早有判断的他,瞬间闪开,并且攻防一体,闪躲的同时还朝黄极弧线突刺,拳势如彗星。

    “嗯?”

    突然,在哈洛根的正前方,同步凝聚出一小团高能热弹,波动很轻微,很隐晦!

    其所在位置,仿佛预判了他的闪躲轨迹。

    “原来如此!”

    哈洛根的确是个高手,绝非凡俗之辈!瞬间做出反应。

    他一万颗复眼瞳孔一缩,集中精神,千钧一发之际锐角转向!

    轨迹如激光照镜子,滑出一个‘7’字,身姿飘摇若飞,华丽躲开热弹。

    “噗!”哈洛根一喉咙管,撞在了黄极伸出的大拇指上!

    “呃啊!”

    哈洛根痛苦哀嚎,黄极的金色能量虽然不多,但能级强度很高。哈洛根速度又快,撞上去直接把自己喉咙洞穿了。

    与此同时,黄极身前凝聚出热弹。

    “飒!”

    哈洛根连忙暴退拉开,心里又惊又蒙,不知道黄极什么时候前进了位置,但是姿势没变,还是三秒前保持的手势。

    不过这个姿势也没有继续维持下去,哈洛根拉开的同时,黄极左臂也灌满金光,缓缓抬起,按在自己左脸颊,手肘外突!双腿斜跨,身子倾向一边,摆了个很诡异的姿势。

    “什么情况?”哈洛根暗道之前失误,强忍伤势,脚下彗星般的橙色热弹一震,划出一个大弧线,又杀到黄极身后。

    可刚到这里,就撞上一发隐秘的热弹。

    “闪!”哈洛根瞬间低身。

    结果紧接着侧翼又生成一发电浆炮,他华丽转身,又一次锐角转向。

    这回他看清黄极的位置,稍微绕了一下,同时手头上凝聚出橙红热弹,准备反击。

    可是身前海水突然蒸发,化为一道高能冲击。

    他知道躲是来不及了,不过除了化解、闪躲,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以炮止炮,能量对冲。

    “来!”哈洛根掌中橙红热弹瞬间膨胀,喷薄而出。

    这种本能的战斗应对,可谓精彩绝伦。

    可是能量对冲有个毛病,那就是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除非背后有东西撑着,否则会受到反冲之力倒退。

    哈洛根这一受力,原本弧线的飞行轨迹又一折,飘出一个S!

    “梆!”

    哈洛根太阳穴正撞上黄极的手肘,同时腰部正好被黄极倾斜身体而斜插的大长腿给……拦腰一杠!

    彗星撞地球,软肋撞铁杠!

    碰撞点一阵金色冲击波,如泡沫破碎般叮得一下绽放开!

    这一下可痛得要死,哈洛根惨叫一声,又因为高速移动中撞上的,整个人失去平衡,在黄极斜插的长腿单杠上一个颠旋!翻滚腾飞了出去。

    咕噜咕噜……哈洛根凌空翻滚三十多圈,倒悬在海中。

    感受到重力反了,他连忙又调转回来。

    可黄极根本不给他多喘息的机会,又是接连的虚空能量生成。

    至于黄极本人,则身披金光能量外衣,摆出奇特造型。

    有时候原地不动,有时候突然横移数米,姿势定格又变换,又定格又变换,在方寸之间呈现出一座金色雕像的千奇百怪。

    而哈洛根,一通操作,疯狂地撞击这座雕像。

    “嘭!”

    “梆!”

    “啪!”

    “呃啊!!”

    碰撞点,一次次的有寸劲炸开,绽裂出美丽如碎金般的激流波。

    黄极的动作,哈洛根的飞舞,高能凝聚的碎花冲击波,形成完美的节奏点,叮叮当当,仿若舞台效果。

    “不对劲!咳咳咳呜哇!不对劲!”

    “该死!不能走位,要硬抗!”

    哈洛根硬抗了一发电浆炮,被轰得倒退三十米,而在那里,黄极不知何时已然等候。

    他如陨石下坠,刚好撞上伸出膝盖,摊开双手的黄极怀抱中。

    “咔嚓!”他垂直跌落,腰部被膝盖顶断了!

    哈洛根化作一个倒V字,玉体横程在黄极的膝盖上,一万只复眼疯狂翻白,口中咕噜噜飘出掺血泡沫。

    黄极摊开的双手高举,狠锤在哈洛根朝天的小肚子上。

    “啊啊啊啊啊!”哈洛根巨大山羊角闪耀的橙色光芒都黯淡了,五官暴突,复眼狂瞪。

    他的身体咯吱一下,又立起来了,从倒V字,瞬间又反折成了正V字。

    哈洛根抽搐几下之后,浑身脱力。

    黄极伸手扶住他的后背,金光手臂轻轻拍打他的胸膛,打出一阵阵碎花冲击波。

    “怎么样?还好吗?”黄极说道。

    哈洛根被一下一下地拍得气都喘不上,眼前发黑闪金星。

    “别……别打了……我认输。”他残破的喉咙眼沙哑挤出声音。

    黄极松开手,任他飘在原地。

    哈洛根动都不想动,一万只复眼发直,眼神茫然。

    “何方神圣……何方神圣!”

    “唰!”

    突然一道人影闪过,抱走了哈洛根。

    原来是那唯一的沙茶人,哈洛根的副官梭西亚。

    梭西亚神色凝重,头顶巨大蜗牛壳大放光芒,辐射全场。

    所有人都感觉眼前强光闪耀,无法直视,就算闭上眼睛一样通白一片,刺痛难忍。

    这是全频带射线,任何种族都会觉得刺眼。

    白亮之中,梭西亚带着哈洛根全速逃离。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