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白亮与黑暗的作用其实是一回事,充斥全频带,所有人的电磁感应统统失效。

    但对黄极都没什么意义,甚至白亮提供的信息更多。

    梭西亚抱着哈洛根,夺门而出。

    可刚飞出去,便迎面撞上黄极的金色拳头。

    梭西亚尽管闭着眼睛,实则察觉到了黄极的移动,只是他没料到黄极的行动如此精准,就好像能看到他一样。

    在这白亮辐射下,银河绝大多数种族都会失去视觉,而依靠触感、听觉等就太慢了,等声波传到人身上,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而他之所以不受影响,在于沙茶人的引力波感应器官极其发达,是整个猎户旋臂基因第一发达的种族。

    单纯凭借三螺旋序列,沙茶人可以在引力场内‘游泳’,即‘凭空飞翔’。

    引力场如海,沙茶人如鱼,畅游大海的同时,海里有什么波动,他都能敏锐感觉到。

    ‘眼见’黄极貌似也不受影响,梭西亚闷哼一声,头顶蜗牛壳中飞出万千根0.1纳米的细线。

    这些细线能切割分子,还能释放一圈强大的斥力,把大多数物质撑出直径0.1厘米的洞。

    此刻弥漫的细线肉眼不可察,飞射时也毫无波澜,它们一部分直取黄极,一部分化作天罗地网。

    这招梭西亚屡试不爽,本来这细线就防不胜防,更何况没有电磁感应?

    寻常对手会顷刻间被他捅成筛子,切成碎块。

    “咻!”

    千钧一发之际,黄极心口肉缝中飞出一把血色羽刃,凌空飞舞,精准斩断纳米细线。

    所有纳米细线都与梭西亚的蜗牛壳连接,一旦被斩断,那么断落的部分就无法控制了。

    “怎么可能,这么准?”梭西亚大惊,一边游走,一边继续往外喷射丝线。

    可不管什么细线,飞舞的羽毛刀都轻松摧毁它。

    “他也有宇航武器,而且也是原子巅峰的!”梭西亚暗道对方果然是大势力出来的,己方在装备上不存在什么优势。

    从帝斯到雷阳再到现在的梭西亚,一个个都有一种单兵操控的武器。

    这种武器往往可以自己飞行,随心操纵,并且兼具多种功能。

    看起来像兵器,实则是无人袖珍飞船,其内部原理和飞船是一样的。

    在纳米时代飞船是越做越大,可到了原子时代开始,科技的操作层面入微到皮米、费米尺度,飞船是越做越小,越做越便利。

    战舰之类的东西,从需要几百上千人操控,渐渐进步到只需要一个人,甚至是一个人操控成千上万‘艘’。

    有些战舰,还保持在几十、几百米的宏观规模,但那是为了能装人,属于运输、后勤、生产型战舰。

    而真正的战争中,前线使用的大多数是无人机,既然是无人机,那么当然是能做的多小做多小。

    一万艘宏观战舰,和一万艘袖珍‘飞刀’交战,在技术同等的情况下,往往是袖珍的一方胜利,毕竟后者以点破面的能力太强大了。

    这类兵器,就被称为宇航武器。

    其级别对应科技时代,也是原子早期级、原子巅峰级、微子盛期级之类的……

    只不过每个时代,都还分民用与军用。

    而同级别破坏力最大的一种宇航兵器,公认的就是纳米风暴。

    都不用操控,它们会自己执行战争任务,投放到某星球,就是一阵腥风血雨,不断生产复制自己,不完成目的不罢休。

    若在地球上,这东西或许叫‘冯·诺依曼战争风暴’。

    高级别的纳米风暴是违禁品,根本买不到,买到了也带不进任何行政区。

    甚至血色羽刃、纳米细线、核聚剑这类也顶多带几十把,再多就很难了。

    不过,有权势者,无论去哪,怎么都会随时带上一两把本命的。

    其与基因绑定,融入身体,过安检时别人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他完全可以说:这是我肉里长的,与我与生俱来,是我的生理器官,涉及种族机密与隐私,无可奉告。

    如此,他就可以用身体把一两把宇航兵器随身携带了。此乃星盟故意留的漏洞!

    黄极身上使用的这把,是雷阳给的,品质极佳,乃是原子巅峰民用级。

    梭西亚的丝线只是原子盛期民用,技术上被完全碾压了。

    不然按照常理来说,肯定是0.1纳米的细线能切割一切,不管什么东西去砍这条线,都是自己被砍断。

    所以当梭西亚看到自己的线被轻松斩断后,就知道那一定也是原子巅峰武器。

    “看来得祭出我武器的本体了……”

    梭西亚嘀咕着,下一秒,他的蜗牛壳里飞出一坨‘螺纹菠萝’。

    这‘菠萝’其实才是他宇航武器的本体,与黄极的血羽一样,都是原子巅峰民用级,之前的丝线只是它制造的衍生物。

    ‘菠萝’一出,周围一公里范围内的所有海水都被排斥开,一片庞大的球状气泡悬浮在海底。

    既然是袖珍飞船,当然有力场发生器。

    气泡同时包裹黄极与梭西亚,梭西亚感觉到黄极在场内,立刻喝道:“张力撕裂!”

    霎时间,气泡内的所有漂浮物都在疯狂螺旋,并且裂解。

    一小块碎石每一寸都在膨胀,最后如同鼓吹破裂的气泡般,化为一堆火星子消散。

    这是强大的电磁控制场,可以施与场内物质强大的张力,令其分子再也拉不住彼此,自行裂解!

    突如其来的张力打击,黄极自然早就预料到。

    微微一笑,血色羽刀疯狂自旋,同样撑开一片力场,与梭西亚的完美叠加,使得表面上他们依旧共处于同一个气泡。

    他逆转裂解,反向使用电磁控制场。

    “嗯?”梭西亚大惊,力场内刚才裂解的诸多漂浮物,又反向旋转,从一堆分子汤重新聚合回原样!

    “不可能!”

    这不由得他不惊讶,要知道把花瓶砸碎再搓回去,它不该再是花瓶了。

    他刚才用力场将碎石裂解,对方可不是简单地反向发挥力场,就能把其复原的。

    根据熵增原则,事物会自发的趋于混乱。

    一滴墨会自发地染黑一杯水,但绝不会自发地又变回一滴墨……如果要这么做,必然要消耗更多的能量!并且需要极其强大的数据检测和处理能力。

    同样是使用原子巅峰武器,对方无疑展现出了惊人的控制力。

    他毁灭,对方复原,他破坏,对方修好。杀人容易救人难,破坏容易建设难。这不是单纯地正力场和反力场的区别,后者的技术含量要比前者高得多得多。

    虽然都只是复原一些石块、渣滓,而非更复杂的事物,但也比他强得多了。

    “哈洛根,我们完败了。”

    两人以兵器对决,只一次交锋,梭西亚就知道要凉……后悔没有带更多的武器过来。

    他哪知道这次会撞上如此硬茬,虚空体系可称宗师,高能格斗臻至化境,就连武器操控也是绝世高手。

    这打个锤子?就这还是个医生?

    “咻!”黄极的血色羽刃,自旋飞出,若一道激光,瞬间命中梭西亚的‘螺纹菠萝’,随后在上面快速旋切了几圈,转了几个旋。

    梭西亚连忙想要拼命,却见‘螺纹菠萝’叮当一下,失去控制,散落成一堆零件!

    “欧凑!”梭西亚眼睛看直了。

    “机械大师?可他怎么这么熟练?”

    对方这必然是对他的螺纹菠萝极其了解,才能凭借同级武器将其解剖!

    刚才他注意到,对方精妙地使用了拆解力场,瞬间就拆卸了他的装备,这通常是职业级机械师才懂得用的。

    尤其是他这螺纹菠萝,可不是一般的商品,而是来自他沙茶文明内部的产品,而且还是王室订做的那种,外界买不到的。

    也就是说,黄极就算是个机械大师,也不该这么熟练才是!

    必然是黄极或其背后的大势力,还弄到了他们沙茶王室特供武器系列的设计蓝图!

    “擦!内务府有内鬼!”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