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菲塔仔细研究了一番黄极的人事调动。

    以她的威望,提拔一些底层人员,倒也不是太难,尽管这瓜分了很多老资历干部们的权力,但经过与光爆集团一战,大家有意见也不会说什么。

    没有雷瑟之后,妮菲塔感觉自己的工作好开展很多。

    另外黄极的计划书,也很照顾现实情况,并不是无视人心瞎指挥。

    整个组织所有人,都是有用的。纵然是那些只靠着有钱和声望升上来的复兴社干部,也并非废物,他们以前那种制度下能做成干部,本身也是一种能力。

    可以专门去做思想工作,继续去发扬他们的吹……交朋友能力。

    黄极只是把人与人的位置换了一下,该学习的学习,该修炼的去修炼,该工作的直接投入工作。做行政的去搞外交,做外交的去做后勤,做后勤的去经商,经商的去打拳,打拳的去开机甲……

    整个复兴社,将在极短的时间,发生蜕变。

    集中整个组织的资金,集中大家的商业资源,集中所有生产资料,集中全体的人际关系。

    有针对性,有精确目标地往外扩展势力,提升技术和发展新成员。

    除此之外!在黄极的计划书里,还夹杂着一份珍贵情报。

    那是天狼星系从军方到市政,从能源行业到医疗行业,从机械工程到理论物理,从学院导师到服务人员,从金融操手到娱乐明星……各种有可能加入复兴社,甚至暗自极其渴望种族复兴的爱国人士名单!

    这是黄极着重强调,要拉拢、渗透、说服过来的人才礼包!

    妮菲塔看完之后,惊起一腔热血,因为名单里不乏已经颇有成就,或身居要位,或名声已显的诺母人。

    如果说前面的内部人士调动,都是黄极空口白牙,没有证据指点的隐藏人才的话。

    那么这份招揽名单,就都是社会上已经混出名堂的人物。能力上、财富上、权力上都不必说,只是可信不可信的问题。

    “这位叫‘绝缘’的军方大校,2星指挥官,颇有实权,掌握一支军队,每年也拿了光爆集团不少好处,你怎么知道他是可以争取的?”妮菲塔问道。

    黄极笑道:“此人外表圆滑,内心刚硬,虽然偶为外族办事,但也渴望种族振兴。只是他隐藏的很好,从不把真实想法外露于人。”

    “你只注意了他媚上、崇外,却没有注意,他对待下属也很好,手下提拔的大部分都是寒门诺母人。纵有富家庸人镀金,那也是他迫于压力不得已而为之。”

    “此人每年都往军事学院跑,经常性地指点学生,给予寒门机遇。除了必要的应酬所需,他大部分用的还是诺母人自己的产品。”

    “大环境在此,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你如果只看表面,那有成就的诺母人岂不是没一个好人了?”

    妮菲塔若有所思,前面虽然黄极也说了,因为大环境的原因,能崛起的诺母人多是崇外者。

    但不代表,真就只是外族走狗。智慧生物都是复杂的,不可一概而论。

    谁可以争取,谁可以招揽进复兴社,这份名单上一一列举,黄极早已看穿。

    “诺母文明不缺人才,缺得是发现他们的眼睛。”黄极笑道。

    “你们紫微,竟然查到这么多适合我们组织的人?”妮菲塔茫然道。

    黄极说道:“紫微平时就注意收集每个人的情报,以建立大数据人才智库。”

    “你觉得这些人多?你信不信我能拿出‘反复兴社’人才名单,人数比这多一千倍?”

    妮菲塔脸色一囧,不过很快就露出笑容,为这份名单而兴奋起来。

    黄极这份名单,若是真的,那就太珍贵了!

    全是大才,包揽各行各业,分居方方面面的大才!

    若将这些人吸收进来,复兴社将急剧膨胀,建立起仅次于政府的诺母族本土势力,触手遍布各行各业,团结所有可团结之人,彻底蜕变。

    黄极坐在屋里,只此一策,就把半死不活的复兴社,直接点成潜龙。

    “我会安排人,却秘密接触他们,将其一一吸纳……黄极,之后呢?我又该如何做?”妮菲塔问道。

    黄极笑道:“有些人可以派人接触,但有些人,你必须亲自去说服,成为维系他们的纽带,否则以后摊子大了,你凭什么当老大?”

    妮菲塔低声道:“我让贤也可以啊……”

    黄极无视了她,继续说道:“不是所有人一句话就能争取过来的,招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策略。这些我自会教你……”

    “你的能力强弱不重要,你是领袖,会用人就行了。未来如何发展,细节上这些人自会集思广益,助你成就大事。”

    妮菲塔还要在说什么,黄极继续打断道:“就比如这份名单上的那个金融天才,想说服他,不拿出些真本事是不行的。”

    “你速度重组社团,十五个小时之内,你必须将所有的资金集合起来,然后我带你去找他。”

    妮菲塔点点头道:“要多少钱?”

    黄极平静道:“五千万琅。”

    “啊?哪有那么多!我只有一千万!”妮菲塔懵道。

    黄极笑道:“所以我让你集结社里所有人的资金,各个舵主以及中层干部的钱掏出来,都参一份股。”

    “告诉他们,有个赚大钱的机会。”

    ……

    黄极将赛法拿到的武器,除了裂地者机甲以外,全部分发给了妮菲塔。

    妮菲塔又将其分给心腹,大大增强了复兴社尖端战斗团的实力。

    十五个小时后,妮菲塔完成了对内部的整顿,带着五千万琅来找黄极。

    黄极冲她耳提面命一番后,带上她和赛法前往富豪区三星湾。

    赛法最近建立投资公司半月,挥洒大笔资金购买房产,也有较高的社区等级,得以预约到那个名叫奥卡的金融操手,和其见面。

    “请进。”奥卡是一名发型模仿沙茶人头顶巨壳造型的诺母人小伙,以地球审美来看,极其非主流。

    就算以诺母审美,这也不怎么样,妮菲塔一见心里凉半截,这真的确定他热爱自己的文明?

    三人走进来,奥卡瞥了一眼道:“哪位是赛法?”

    赛法笑道:“是我,但真正想和你见一面的,是她。”

    奥卡见黄极和赛法站在妮菲塔身后,不禁恍然道:“哦,我明白了。看来这位美鳞要和我谈一下见不得光的事。说吧,反正你们只有五分钟……”

    妮菲塔坐下来,开门见山道:“我是复兴社长,这次来找你,是希望与你合作,共同在金融市场上大赚一笔。”

    奥卡顿时僵住,复兴社?这是被通缉的恐·怖组织啊。

    他平日还是很关注这个组织的,尽管小打小闹,但他佩服这群人的勇气。

    没想到,其领袖竟然是个女的,而且看起来有点眼熟,好像在虚空生命学杂志封面上见过……

    奥卡一查,还真是,这女人是个虚空训练大师。

    “没想到,会被通缉犯找上门来了,你身为社长直接暴露,事后不会灭我的口吧?”奥卡不跟她客气,一挥手直接在桌前升起一道能量屏障,将自己与对方隔开!

    妮菲塔认真道:“你不要激动,我们是很诚心来找你的。为了表达诚意,我亲自来见你,如果你要报警的话,那我也认了。”

    “为了能让复兴社资金翻上一百倍,我愿意冒这风险。”

    奥卡当然不会为了一点赏金,就出卖这为复兴文明而拼命的组织。

    听完这话后,他好奇道:“什么合作,能把本金翻一百倍?”

    妮菲塔哪知道去?她老实道:“我不懂……”

    随后回头笑道:“黄极,你和他说吧。”

    奥卡看向黄极,心想这大约是复兴社的专家。

    他暗道这社长有点意思,单凭手下谏言,就敢抛头露面来找自己?

    只见黄极说道:“房价最近会有大波动,并随之引发数千年来最大金融危机,如果你愿意豪赌,借到更多钱,别说百倍,千倍都可以。”

    奥卡摸了摸自己的蜗牛壳发型,笑了:“我本以为你们复兴社,冒着大风险来找我,必有高论。”

    “没想到,竟然是如此无稽之谈!”

    黄极笑道:“你不信?”

    奥卡说道:“房价就算有再大的波动,也轮不到我们赚这么多。诺母的金融市场,已经是死水一潭,外资把控经济,稳定得很,轮不到你我来操盘。纵然掀起海啸,你我这种小虾米,也只能跟在人家背后混点汤。”

    “什么千百倍,少跟我吹,我不吃这套……我知道你们什么目的,你直接说吧,你们复兴社到底掌握了什么内幕消息?反正不管什么内幕消息,都必然有大庄家出手,你们找我,是希望我帮忙操作吧?”

    “可以,我看利好的话,你们把钱交给我。消息不怎么样也行,钱往我这存,看在你们这么信任我的份上,我一年给你们十个点的复利。”

    黄极摇头道:“我们检测到未来十天母星将被恩美雅甩开,经过一个月的流浪后,被天狼星捕捉。之后天狼星会直接带着母星不断远离另外两颗恒星,长达数百年。”

    奥卡和妮菲塔都愣了,赛法早就知道,倒也不惊讶。

    “你说什么?天狼星会带着母星远离另外两颗恒星?可是所有的预测都是说母星会稳定公转于恩美雅啊。”奥卡惊道。

    不待黄极多说,奥卡自己又明白了:“我知道了,这是真正的内幕消息对吧!”

    “官方预测错误!对,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毕竟我们星系的运转模型太复杂。而每次发生这种事,都会导致母星周边的星环城房价崩溃。”

    “你们这是从哪个势力得来的消息?是某个大文明或者大势力无意间发现的吧?他们打算利用这个机遇大赚一笔吧……”

    “消息可靠吗?有多少人知道?多少资金参与?若是属实,跟着他们,我们也能赚不少。”

    他一边说,一边操作自己的计算机助手,建立数据模型,推演市场变化。

    怎料黄极指着妮菲塔说道:“这的确是个大势力发现的,但这个势力是深渊里的,他们不打算坐庄,而是将消息卖给了复兴社……”

    “嗯?”奥卡猛然抬头。

    黄极笑道:“现在整个诺母文明,知道此事的,都在这间屋子里!”

    “你说什么?难道……”奥卡霍然起身。

    黄极点头道:“没错,这个消息,我们是独家。”

    “啊?”奥卡阵阵发懵,整个文明,各种大企业包括政府都不知道此事?他们还在遵循着错误的预测?只有在场的人知道?

    如果是真的,这就是真正的大机遇!

    要知道这不仅仅是星环城房价崩溃的问题,还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最后牵连母星的经济。

    除了个别刚需以外,所有行业都会被影响。要知道母星之所以如此地皮如此昂贵,就是因为这里是经济中心,商贸繁盛。

    如果围绕他的一系列卫星城都蒸发掉大量资产的话,母星必然也会陷入萧条。

    这里面,可以操作大赚的东西太多了,他拼了命借到一大笔钱,确实可以翻个百倍。

    他一直在思考,不断推演计算。

    黄极微微一笑,没有打扰他。黄极说有暴利,就肯定有暴利。星际社会的金融市场,跟地球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在地球上,想一波赚千倍,基本不可能。可是星际文明的资本市场太大了,人口也太多了,再加上其他文明的资本驻扎,资金流是恐怖的,一次金融危机搅动的风雨是惊人的。

    如果说地球上的金融市场变化是小溪湍湍,星际社会里的就是滔天巨浪。比地球危险无数倍,但机遇也大了无数倍。

    这还只是诺母文明,真要去了各种大佬文明的市场里,一次金融风暴下来,诺母这种小文明,纵然倾国之力都只是韭菜……

    奥卡闭上眼又说道:“不对不对……冷静冷静……哼,就算你们的消息比所有势力都快一步,但是母星上的光爆、灵竺、万瞳、通天阁、阿努纳奇、深蓝财阀、军方资本还有政府都拥有更大的资金,当星体运转出现异常变化后,他们一定也能反应过来,稳住市场,人家资本雄厚,你们能有多少钱跟他们叫板?”

    “他们有的是办法止损和转嫁,最后倒霉的还是诺母人。我们纵然快一步,也依旧只能喝汤……”

    黄极点头道:“正常来说,是这样的。但这不还有十天吗?”

    “这十天里,诺母文明刚好会有其他大事发生,结合星体变化之事,形成席卷整个文明的金融风暴。”

    奥卡追问道:“什么大事?”

    黄极一挥手,就把奥卡保护自己的能量屏障给关闭了,随后坐到他办公桌旁。

    奥卡脸色僵硬,但黄极显然不会对他动粗。

    黄极拍了拍他,然后在他的数据模型里,轻轻一点,把阿努纳奇的字样给删掉了。

    “阿努纳奇最近是有大计划的,筹集数千亿资金,准备了三十年,要踏入虚空生命的市场,先从低等文明开始……”

    “今天他们就会有一批人来到你们母星,投入资金,大肆圈地,建设新的商城……”

    说着,黄极又一一敲击模型投影,把光爆、灵竺、万瞳等财阀,全部删掉。

    “这几家企业,得到了原初之水配方,并且与阿努纳奇有摩擦,已经联合起来,打算与阿努纳奇大干一场。”

    “此刻大批人马,已经在刚才到达了母星,有杀手有医生还有数十万星战航天器!有资金有技术还有当地军方的人脉!”

    “这十天里,他们会打生打死,斗个血流成河,相互摧毁对方的产业和暗杀对方的人员,劫掠对方的货物,骚扰对方的客人……人力物力资金投入无数!”

    说着,黄极又一一敲击模型投影,把通天阁以及军方资本的标记也都删除……

    “因为阿努纳奇插手虚空生命市场,通天阁也会入局!”

    “又因为阿努纳奇昨天得罪了沙茶王室成员,斯杜碧王子,他对诺母文明施压,再加上其他几大财阀的利益牵扯,军方与政府全部会入局!”

    “本来阿努纳奇那个筹备三十年的大计划,是只打算对付通天阁的,如今却有这么多势力联合起来,将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又会把投资领域的深蓝财阀等企业拉为盟友,拖入水……最后在整个贝塞尔天区形成双边大战!”

    说着,黄极又把深蓝财阀等资本都一一删除,一时之间,奥卡的模型里只剩下了小型势力与散户……

    “十天之后,他们再发现星体有变,已经来不及了。根本没有充足的资金流,没时间再去筹集借贷,还要相互拖后腿,大乱斗……”

    “届时由我们掀起金融巨浪,可以摧毁市场,重创整个诺母文明的经济体!”

    奥卡懵了,什么鬼?这都是些什么魔鬼情报?

    “你们复兴社要摧毁我们文明的经济?你们疯了!”

    黄极瞪着他,一巴掌把桌子拍碎了喝道:“诺母文明的经济,又不是诺母人的!”

    奥卡浑身一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黄极笑道:“诺母文明的经济,掌控在各大文明的财阀手中,八成都是外资建立的。此次金融风暴会让无数外资财阀重创,无力主导诺母的市场……是诺母文明本土势力的历史机遇。”

    “可谓九千年来唯有之大变局!”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