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型星球的经济,最是虚高。

    一块地,一片海,一座商城真有那么值钱吗?当然没有,它严格来说是被外资炒起来的,以至于诺母人自己反而没有土地了。

    整个母星,只有两成的地区属于诺母人,还无一不是豪富之家。

    他们大多数是靠着帮外族探听经济情报、招揽业务、管理诺母员工、代为经营进出口贸易、交通运输、房地产、工矿、娱乐服务行业……

    继而辐射到周边星环城,以及更远处的金字塔浮空城,乃至其他属于诺母文明的星球。

    这里是整个文明科技最发达的地方,几千亿人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一旦经济崩溃,而各大企业无力维持局面的话,整个文明都会受到影响,无人能独善其身。

    但受创者,也有轻重之分。

    损失最大的肯定是外资,但是人家体量也大,还有其他文明的底蕴作为支撑。

    除非是以诺母文明为主要利益带的贝塞尔人中小企业,否则大多数企业倒也谈不上伤筋动骨。

    损失其次的,就是被扶植起来的诺母崇外阶级,即在母星有两成地的那些人。

    再其次,才是诺母的广大群众,其中类似赛法以前的那种社会底层,几乎没什么影响。

    本来也没几个钱,经济再危机,日子也过得下去。

    甚至因为地产崩溃,有些诺母中产还能把母星的地买回来……

    可以想象,这所谓的金融风暴一旦成功,诚然会打击整个文明上百年难以振作,但这同时也是大机遇。

    不破不立,诺母阶级固化的现状将会就此打破,或是浴火重生最好的时机。

    妮菲塔头脑飞速转动,惊骇莫名。

    黄极说的一桩桩事件,之前多有蛛丝马迹。再加上紫微的情报还未出过错,妮菲塔自然深信不疑。

    仔细回想,诸多大企业即将围攻阿努纳奇,这事怕不是黄极一手促成?

    外资企业相互之间明争暗斗,恶性竞争,几乎是‘世界大战’,这个时候一场灾难袭来,谁会救市?

    阿努纳奇、光爆、灵竺、万瞳、通天阁等财阀,是在上百个文明里有产业,这场仗打出真火,谁还顾得上一个诺母文明的市场?

    至于以此利益为主,想要救市的企业,则也会陷入旋涡之中,有心无力。

    到时候外资打破头,买办阶级倒大霉,他们诺母人正好打碎这时代,重塑文明。

    妮菲塔是越想越兴奋,心说这就是黄极口中的‘百日计划’?果然越想快就得越激烈……简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也是破而后立,涅槃重生。

    此时奥卡坐在地上,自然也想得通这个道理。

    不过他视角不同,回过神来后,狐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你所说的这一切,太过惊人,若是没有发生呢?我们多少钱送进去,都不过是石沉大海。”

    他是冷静的,毕竟在他的视角,一群造反派跑过来跟他扯了一堆假设,倒是说的他热血沸腾,可若是有误呢?谁负这个责任?

    奥卡感情上,当然是想跟着干这大事!别看他表面崇外,实则内心深爱母族,所谓九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他若不参与其中,必懊悔终生。

    可理智上,空口白牙,凭什么就这么让他赌上人生?还不够,还差一把火!

    黄极笑道:“今天,阿努纳奇就会开始圈地,明天就会有大批虚空生命送达!”

    “而这事,光爆集团尚不知情!导致会错过一次让阿努纳奇损失惨重的时机……奥卡,你不如去提醒他们?让光爆集团去劫货?”

    奥卡一楞,这是什么鬼?

    光爆集团都不知道的事,此人如何知道?

    前面黄极说两方会杀得天昏地暗,可既然有这么大仇恨,为何光爆集团连阿努纳奇要运这批货都不知道?还要咱们来提醒?

    “难道说,两方本不会杀得太激烈,你所说的一切,其实是你们复兴社在背后推波助澜的结果?”奥卡反应过来道。

    黄极说道:“可以这么说。”

    “我把原初之水卖给光爆集团,又以阿努纳奇的身份重创其调查团,还得罪沙茶王室。此刻反阿努纳奇势力已成,但阿努纳奇自己并不知晓……”

    “反过来,阿努纳奇筹备三十年,要开辟虚空生命业务,乃是绝密!此事除了我给通天阁递了一些传闻以外,其他势力也都不知晓……”

    “阿努纳奇想打通天阁一个措手不及,但同时也会被光爆集团打一个措手不及。”

    “我们把那绝密情报卖给光爆集团,既能抽取他们大笔资金用做之后的金融操作,还能诱其劫货。”

    “阿努纳奇措不及防,反应不过来不要紧……我们反应得过来呀,事后我们再去光爆集团的隐秘据点把货劫回来……光爆的带头人哈洛根认识我,他认定我是阿努纳奇的人,所以会惊骇于阿努纳奇知晓他们的据点……”

    “反之,阿努纳奇也会因为这批暗标被人劫持,而惊骇内部有贼泄密!”

    “双方都以为自己有对方的内鬼,不查清楚,不会和谈,必将战至两败俱伤。”

    妮菲塔和奥卡,人都傻了。

    一套下来,让两虎相争,而他们既拿到光爆集团的钱,又拿到阿努纳奇的货。这就是情报的力量吗?

    而且原初之水还是他给的?仇恨也是他挑拨的?合着都是黄极制造的这场大动乱?

    奥卡心中惊骇:复兴社原来这么厉害!运筹帷幄其中,乱武离间各方……之前所说并非听天由命,而是事在人为!这是忍了多少年啊?厚积薄发,才等来今日的良机!振兴种族,或许真的能成!

    前面听黄极说,他还以为只是情报风闻,难以作数。所以理智站了上风。

    但现在听来,原来是复兴社主动争取的,这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事在人为,成与不成,得去做了才知道!

    复兴社这么做,等于是豁出一切,赌上所有。纵然失败,但他们拼过。

    如果只是风闻而动,坐观云涌,那情报哪怕只有一成可能是假的,奥卡都不想做。

    但若是主动起事,创造机遇,为了文明的复兴而去拼了,那纵然只有一成希望成功,奥卡也愿随之。

    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此刻妮菲塔也在发呆,她当然发呆,因为黄极说的这些,她也刚刚才知道。

    原来紫微如此阴霸,玩弄各方势力于股掌之中。这里面的情报,每一个都是无价,不知道花了多少精力才弄到手的,而黄极却用来给诺母文明制造这么一个大机会。

    当然,妮菲塔也知道,紫微恐怕真实目的不是为了复兴社,其以文明为棋子,这格局至少也是囊括旋臂,放眼银河,所图甚大!

    但哪怕是顺带的帮他们复兴,也值得感激了。

    纵然只是棋子,可这个棋子她也当得快哭了,九千年来的梦想,这是最接近、最有希望的时刻。

    “奥卡,帮我们吧!”妮菲塔抬起头,眼中珍珠闪烁地诚恳道。

    奥卡俨然已经心动,想要加入这股浪潮之中,但是,他还是故作冷漠,盯着妮菲塔道:“哼,纵然赎买母星,推翻腐朽,重建文明,我又怎知复兴社不是下一座大山?”

    妮菲塔一愣,随后激动道:“我热爱自己的文明,胜过一切!”

    她的声音昂扬而诚挚,教人心里一颤。

    奥卡定了定神,说道:“光热爱没有用,此法乃是打烂一切,换得新生,文明遭此浩劫,百废待兴,你若没有良策,最后还是得依赖外资,重蹈覆辙!”

    妮菲塔哪有办法,但她却坦然道:“对不起,我无良策,别说以后了,甚至连此刻的计划也无万全把握。”

    “这样吧,我们的计划,缺你不可,若最后能成功,你必然功不可没,自当为复兴社长!”

    “我愿让贤,换种族新生。奥卡,你现在就跟我回去主持大局吧!”

    妮菲塔的笑容极其灿烂,眼中含着珍珠,期待地看着奥卡。

    “呃?”奥卡懵了,他并不是这个意思。咋的?复兴社来这找下任社长来了?

    此刻妮菲塔情真意切,是真的不在乎当不当这个社长。

    她之前好几次也都对黄极说过想让贤,但黄极都无视了她。

    如今直接对奥卡说出来,让奥卡感受到了妮菲塔的诚意。

    奥卡并无权欲,只想重振民族尊严,所以反而十分感动,原本有的一些担忧,也因为妮菲塔这态度而打消。

    “不必如此,我毫无根底如何能做社长?复兴社有今天,您必然付出太多,谁也不能抹煞您的功劳……”奥卡说着。

    在他看来,复兴社能创造这样的历史机遇,社长定然功不可没!

    人家好不容易从最艰难的时候走到今天,他凭什么摘桃子?

    连黄极这样的人才,都能吸纳进来,甘为其出谋划策,他一个搞金融的,凭什么当社长?

    只见妮菲塔认真道:“还是你来做吧,真的,我不行的,之后即便文明独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振作经济。”

    奥卡连忙推辞道:“不不不,我愿为文明出力,当一个普通的幕僚。社长既然不懂经济,没关系,便让我来分忧。”

    “此次金融风暴,请让我来操手,只要这位仁兄所言不虚,我定重创外资,摧毁买办,将母星赎买!日后百废待兴,我亦有办法……”

    “只望社长不负初心,我必为复兴大业效死。”

    说完,他一把扯下自己的沙茶人发型,将其扔掉,然后低首躬身,眼中闪烁珍珠。

    妮菲塔愣在那里,有些茫然。

    随后还是很开心地抱住奥卡,笑道:“也好也好,那就拜托你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