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努纳奇对此次运输,是没有防备的。

    为首的烈阳鸟族的团长,在船队遭遇哈洛根一行人的突然偷袭时,可谓一脸懵逼。

    “通天阁的?”他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为了瞒住通天阁,他们已经很隐蔽了,要卖虚空生命一事鲜有人知。

    毕竟这是人家的市场,他们突然插手进来,当然要防范一下。所以打算先把货运到,商城建好,一切就绪后再摊牌。

    怎料昨天大肆购地时,就莫名引起了通天阁警觉,那群沙茶人不止怎的,对他们购地建房的行为非常敏感,故意找茬恶性挤兑抬价。

    这就很莫名其妙了,虽然的确是来抢对方生意的,但货都没运到啊,就只是买些地皮而已,通天阁凭什么就针对自己了?

    带着这样的疑惑,阿努纳奇的团长继续原计划,秘密运输虚空生命来天狼星系。

    结果就遭遇抢劫,这不由得让他意识到泄密了。

    “是谁?敢劫阿努纳奇的货!”

    烈阳鸟团长非常愤怒,但对方显然也不会理他。

    他只能第一时间向天狼星系的军方求援,随即全力应战。

    奈何敌人的准备也太过充足了,人人穿戴机甲不说,还有十九万架角状飞梭,浩浩荡荡地围攻上来。

    飞梭或放射高能激光,或飞舞碰撞穿插,或电浆狂轰滥炸,或制造强磁干扰,阿努纳奇的船队在短短数分钟内,损失惨重,残破不堪。

    这毫无疑问有一名2星指挥官在操控它们,使其如臂使指,还相互配合。

    不得不说哈洛根热战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再加上他们人多势众,可谓大占上风。

    当然,阿努纳奇也不是吃素的,数十艘货船以及一艘战斗旗舰,也在不断地生产兵器!跟敌人对耗,以待援军。

    双方在太空大战,相互之间能量碰撞波及方圆十五万公里!

    然而因为方圆数百万公里内什么都没有,所以也等于没有波及。

    有过路者,其他商队之类的经过远处,发现大战,立刻装作没看到而离开。

    渐渐的,三十几分钟过去,阿努纳奇没有任何援军。

    烈阳鸟族的团长愤怒而绝望道:“什么情况?为什么军方不管?还不派人来?”

    “还有雷阳……雷阳为何你也不来?你这鸟东西是要反吗!”团长疯狂催促本地的负责人雷阳。

    另一头母星的雷阳本来也很焦急,想拼命赶到战场,此刻倒也不是故意不到。结果对方说了这么句话,让他顿时满腔怒火。

    不过他也习惯烈阳鸟族找茬了,谁让他们火鸟族本就是人家文明的附庸,而在公司也是少数派,甚至还跟着火羽老十混……所以忠于老六的人,见面后一天不找他们茬,就不开心。说话总是带着刺和偏见。

    “可恶,你说什么呢!我是被诺母军方拖住了!我为了去救你,带的武器太多,现在诺母军方拦着我在故意拖我时间。”雷阳还是解释道。

    接着那团长不讲话了,因为战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哈洛根这边火力全开,势要速战速决,眼下除了千疮百孔的旗舰以外,其他货船统统报废成渣滓了。

    而阿努纳奇这边,则也是拼命了,几波反击让哈洛根等人减员不少,精疲力尽。

    双方如同绞肉机,彼此消耗、杀戮。有的被残破飞船活活撞碎,成为太空冻肉。有的则被重力炸弹的超高加速度,给挤成血肉之花。还有的干脆就被能量,给轰得连渣都不剩。

    各种闪光与爆裂发生在太空中,光芒传播几千万公里后,远处浮空大陆的居民们都能看到黑暗苍穹外那细碎的闪光。

    如此激烈战况下,阿努纳奇人越来越少,就要全军覆没。

    “军方也跟着害我们?还是雷阳故意不来在撒谎?”

    那鸟人团长猜测着,心里知道今天栽了,好在他也带了微虫洞通讯器,立刻将这边发生的所有事汇报给上级。

    “哈哈哈!不管你们是谁!敢劫我们的货,就等着迎接圣焰的审判吧!”

    那鸟人团长也是刚烈,眼看手下全部死光,他直接自爆了旗舰!

    “轰!”

    恐怖的闪光在夜空中如一颗新星诞生,光耀万里。

    “什么!快保护虚空生命!”哈洛根瞬间下令,同时率先抽调所有能量,形成护罩把一个个引力约束器保护起来。

    其他人也纷纷照做,这才在大爆炸中,保下了这批货。

    虚空生命本身当然不会被这种光能炸死,但是约束它们的盒子会毁掉,届时这些暗物质云会极快地飘散,他们岂不是白来一趟了?

    不过货是保下来了,他的手下也因此重伤惨痛。

    最终哈洛根这边算是艰难取胜,以损失三分之一的人为代价,全歼了这支五十人的阿努纳奇商队。

    “阿努纳奇着实厉害,五十人对三百,不落下风……我们损失有点大了。”哈洛根悲苦道。

    梭西亚笑道:“都是些低等战士,损失就损失了,这批货价值五十亿,血赚。”

    他是沙茶人,又不是贝塞尔人,这些个贝塞尔下级员工在他眼中本就是炮灰,死了也没什么感触。

    梭西亚眼中,只有比他强的,才算是个人。

    哈洛根无奈地看着他,也没说什么,真要算这笔账,确实是血赚。死掉的人合起来,抚恤金还没一亿呢。

    再加上武器、机甲等军费消耗,总弄成本不到三亿。

    真要论起来,反倒是情报花费巨大,为了得到这详尽的时间和地点伏击,他们花了二十五亿琅来买情报。

    而即便这样,都血赚二十多亿!可谓只要有这批货,就怎么都不亏。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说的没错。虽然损失很大,但能得到这么多虚空生命,确实是物超所值啊。”

    哈洛根说着,挥手让人带上货。

    一名一万只复眼全部发红的冷冽男子,血肉模糊的身体,快速恢复如初,同时说道:“哈洛根!我们打太久了,黑鲨将军那边也不能一直拖,该来维持治安还得来……我们必须撤了!”

    “嗯!回安全屋!大家好好休息。”

    很快,他们带上珍贵的虚空生命箱,又收拾了自己的人尸体,率领惨胜的残兵,立刻逃离现场。

    他们前脚刚走没多久,后脚黑鲨将军带着诺母国防数百大军赶到。

    不要小瞧这数百人,下等兵的入伍标准是同时控制五千架航天器,上等兵是八千架。军官最少得考过1星指挥官才能当,控制一到九万的航天器。

    这数百大军合起来,相当于支配着数以百万计大大小小的袖珍飞船所构成的舰队。

    “好大的胆子!什么人竟敢在首都区内抢劫商船!”黑鲨将军看着狼藉的现场愤怒道。

    随着一块到达的,还有雷阳,他见到现场一片太空垃圾,又联系不到商船团长,就知道他们都凉了。

    听了黑鲨将军的话,雷阳心里冷笑:还不是你的人拦着我?不然我早就支援过来了!

    只见他嘴上漠然道:“黑鲨,凶手是谁?”

    黑鲨将军一副茫然的样子道:“我怎么知道?放心,我一定彻查到底!”

    雷阳愤怒不已道:“若不是你们军方拦着我反复搜查,我们的人也不会全军覆没,你故意拖着我,当我看不出来?”

    黑鲨将军严肃道:“雷阳,我知道你受此打击,情绪不稳定,但你也不能赖我啊。你带着那么多武器,我的人拦住你也是合理合法,遵循星盟秩序办事。”

    雷阳憋火,他知道凶手大概率是之前‘焰华离’跟他说过的‘反阿努纳奇联盟’。

    而且黑鲨一定与此有关,可雷阳偏偏却无法发作。

    他太气了,自己作为天狼星系分店的主管负责人,这么重要一批货在境内被劫,而他没有及时支援到,本身就是一大罪过。

    最恶心的是,带队的商团长死前怀疑自己是故意不来,这猜想肯定也传达给了上头。

    “也不怪他怀疑我,这批货是机密,敌人精确埋伏,准备充足,绝不是临时起意,公司里确实有内鬼里通外敌。”

    “该死,万华镜的人本来就喜欢找我茬,现在更不用说了……”

    “焰华离上次冒着生命危险告诉我地球的事,还提醒我要小心那三个集团联合针对……果然来了啊……现在又有五十亿的货丢失,真是山雨欲来……”

    他思来想去,意识到自己再不做点什么,恐怕就是坐以待毙了。

    雷阳心中纵然恼火,还是先带人收拾了现场的残骸,仔细检测勘察一番,然后一五一十地向上汇报。

    他的上级,是贝塞尔天区的副总管,毒岚。

    正总管是火羽老十,但因为长期不管事,混迹在黑暗星际里,所以这个毒岚才是阿努纳奇在这片天区的实权负责人。

    雷阳按照正常程序上报,已经做好毒岚大发雷霆的准备。

    怎料毒岚并不惊讶,而是说道:“他们团灭前,已经把情况汇报给我,‘六总’也已经知道了。雷阳,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雷阳当然不会出卖焰华离,所以故意不提光爆集团,只是沉声道:“劫匪定是敌对势力,通天阁的可能性极高,而且诺母军方一定与其勾结,我本来支援过去,结果被军队的人拦住搜查……”

    毒岚低喝道:“你不要和我说这些!劫匪我知道是谁,用不着你来跟我推理!”

    雷阳一惊道:“什么?你知道是谁?”

    “呵……”毒岚冷笑道:“光爆、灵竺、万瞳……”

    雷阳愣道:“你怎么知道?”

    毒岚心说当然是因为阿努纳奇在这三家都有内线了,别说这三家,猎户旋臂数得着的企业,都有他们阿努纳奇的人!

    这三家最近频繁走动,并且这两天在贝塞尔天区各个地方都开始针对他们公司,他就已经警觉了,知道他们联合起来要搞阿努纳奇。

    可惜,还是不够警觉,毒岚没有想到虚空买卖开张,藏的这么深的计划,竟然会被如此精确劫掠……

    他们阿努纳奇,看来也有人家派的内鬼啊。

    在毒岚心里,有这个欲求当内鬼,最大概率被收买的人,肯定就是昔日火羽老十手下的那批人。

    如今第一批货在雷阳的地盘被劫,他还因为携带太多武器而被军方搜查,导致救援也不及时,尼玛,内鬼不是他是谁!

    “我会派影牙带人过去,你辅助他去查光爆集团,给我把货追回来!”毒岚冷漠道。

    雷阳咬牙道:“是……”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