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不是一次触雷了,而且都是品质极佳的炸弹。

    电磁探测不到,还可以平抑引力波,威力也是巨大。

    他们此次行动所带来的生产车间,能造出来的最好的炸弹,也就这样了。

    众人之前就经历了一场大战,回来之后还来不及多做补给,能量储备都越过了红线,这些炸弹威胁很大。

    可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黄极离开?

    “跟着他走!”

    眼下在探测不到雷区的情况下,诸多战士汇聚在一块,果断紧随黄极的路径,顺着同样的轨迹飞行。

    毕竟黄极所飞过的地方,没有触发任何攻击,可以确认是安全的。

    “嘭!”

    “什么!”

    就在黄极飞过的地方,追击的众人触发了反物质炸弹。

    邯郸学步之下,他们反而因为太集中,而集体被一片反物质雷区轰炸。

    狂暴的能量消磨他们护罩的同时,还触发了远处的光爆弹!

    混乱的光爆力场还是移动的,仿佛他们之前就是在高速飞行的,此刻展开力场后,如巨浪般拍来!

    “轰!”他们的能量护盾被瞬间引爆,得亏机甲极其坚固,里面的众人只是受伤,但这样下去也撑不住第二套!

    “怎么回事?为什么他飞过去没事,我们就触雷?”梭西亚万分不解。

    “后面的人绕开那里!”哈洛根喊道。

    两名杀手见到前面的战士触雷,果断转向避开。

    “不要哇!有炸弹……”伐鲁见了他们的飞行方向连忙喊道。

    但是那两人速度太快,这一避,就正好触发了右侧几百米外隐藏的重力炸弹。

    顿时一颗颗球状向心塌陷的引力场爆发出来,全部集中在一边!

    离得近的众人瞬间受到一股强劲的拉扯,都被赋予了3000g的重力加速度,痛苦地坠向右斜上方。

    “噗啊啊啊啊!”

    尽管他们什么都没撞到,而且这加速度只持续了一秒钟,可也是他们的身体所无法承受的。

    一个个骨骼错位,内脏破裂,肌肉暴涨,体液喷溅,休克昏厥在机甲内。

    至于机甲,倒没大碍,无非是机体微微扭曲,然后以十分之一光速朝着右斜上方飞离? 离天狼星系越来越远,没有人阻止的话,他们会在深空中一直飘荡下去。

    这就是重力炸弹的杀伤力? 作用于身体内外每一寸物质? 而且因为不同部位与引力场中心的距离不同? 所受到的重力不同,不同部位的强度不同,所受到的压力也不同? 继而全身错乱? 机能崩溃。

    再厉害的机甲也只能帮忙抵消1000g的影响,除非藏身在有对应抵消加速度影响的设施或飞船中,否则就只有纯身体素质达到氮⑦级的人才能存活。

    得亏在场没有低于氮级的人? 这才强撑住没死? 可也大多数完全瘫在机甲中? 任由惯性匀速运动了。

    只此一炸? 就减员了一百多人? 只剩下六十名身体有十级的战士得以稳住。

    “可恶!怎么到处都是雷!”

    特杀队的杀手? 倒是没什么大碍,他们都做过混基手术,纯身体素质都有硫?级,加上虚空生命更是不得了。

    身高十八米,体重七百多吨? 强大的‘晶粒细胞’配合奇异纳米蜂群? 可以承受3000g的重力而面不改色。

    个人格斗更是极强? 打普通的二十级都不在话下。他们其实就是被派来? 对付黄极这种阿努纳奇格斗高手的。

    可惜,没想到黄极的机甲战也极强,大家都用同级别的机甲? 等于抹掉了个人力量的差异。

    三名特杀队成员,一时大意,现在就剩俩了。

    倒下那位,就是大意之下,被黄极金光一闪,附加超恐怖的能量输出,一拳秒了,现在还躺在飞船外壳上没醒过来。

    高手对决……胜负分得就是这么快,尤其是机甲战,彼此的输出都太高!一次失误直接没了。

    对黄极而言,露破绽,给机会,就等于送……

    “大家小心,这不是普通的雷阵!绝对是精通战阵的高手部署!”哈洛根广播道。

    他自从自己的飞梭被炸掉一半后,就不敢动了。

    伐鲁也没动,所以他虽然只有氮⑦级,但因为离得远,便没有被波及。

    “团长,这不是你安排的嘛?”伐鲁惊异道。

    哈洛根气疯了,机甲掌心回首就是一炮!

    由不得他失态,这个伐鲁简直有毛病,从之前开始就一直在这不知道叽歪些什么。

    之前说他知道安全屋位置暴露,现在又说他部署的这雷阵,干什么?在这硬生生地诬陷他吗?

    “你是什么毛病!这雷阵与我有何关系!我人都刚回来,哪有时间部署这么复杂的雷阵!”哈洛根怒道。

    伐鲁被哈洛根的愤怒吓到了,连忙说道:“错了错了,是我部署的!我的意思是……”

    “什么?你部署的?”梭西亚吼道。

    众人都看向伐鲁,伐鲁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实际执行,但这个阵图,是团长你给我的啊。是你让我进入仓库制造大量的特种炸弹,部署在安全屋附近,防范敌人偷袭。”

    听了这话,众人都傻了。

    本以为是阿努纳奇一伙知道了安全屋位置后,偷偷在这布下地雷阵,留守的人极其失职,没有发现。

    现在倒好,原来不是没有发现的问题,而是压根就是自己人摆的!

    “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让你做这事了?”哈洛根怒道。

    “早说啊!为何不早把阵图分享给我们,害我们损失惨重!”万瞳的杀手惊怒道。

    哈洛根连忙道:“我没让他这么做,这都是他擅作主张!”

    伐鲁更惊骇道:“你怎么不承认呢!分明就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万瞳的杀手怒喝道:“不要吵了,现在不是甩锅的时候,先追击敌人要紧!阵图!阵图给我!”

    “既然是你们设置用来对付阿努纳奇的,不分享阵图岂不是连自己人一块坑吗?”

    哈洛根感觉不对劲,死盯着伐鲁道:“我没有!”

    伐鲁倒是有,他直接给所有人共享数据,然后无辜道:“我以为哈洛根早就和你们分享了!我还奇怪你们为什么一直触雷!”

    “妈的!”万瞳的人都快气死了,但还是强压下怒火道:“好了好了!我们都是盟友,一些小心机都给我放下!不要再说这件事了,继续追!”

    众人心说没错,阿努纳奇才是敌人,大家还是暂时放下争执,之后再谈这事。

    “往这边来!这条路过去全是无雷区!”

    “奇怪,既然这么大一片范围都有炸弹,阿努纳奇人为何不触雷?”

    “哈洛根,你之前说他叫什么来着?”

    众人一边飞一边交谈着,哈洛根说道:“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反正他是个医生,我就直接这么叫他。”

    万瞳的杀手说道:“这个医生很不简单,也不知道运气好还是什么,你看他飞行的轨迹,正好一条线直到出圈都没有雷!”

    另一名杀手道:“也不算运气好,你看这地雷分布,花里胡哨的!有大量的缺口,虽然看起来复杂,可实际大片的地方都不部署炸弹……”

    “比如我们现在所在这片往前随便飞都没事……前方一片坦途……”

    “轰!”

    他话音刚落,就撞上反物质炸弹!

    这一爆,又引发连锁反应,四面八方都有高速移动的混乱力场,如一阵阵惊涛骇浪般拍来!

    同时更远处,也莫名引爆了一颗重力炸弹,虽然距离很远引力很小,但也拽了他们一下,导致他们没能及时逃出轰炸区。

    连番折腾下,他们一个个被弄得机体破裂,好不狼狈!

    得亏各有底牌,这才保住命来。

    “什么情况!这阵图是假的!”梭西亚愤怒道。

    众人都气懵了,明明按照没有部署地雷的地方飞,为什么还是触发了?

    万瞳的杀手怒道:“伐鲁,你在找死!”

    伐鲁也慌了,急道:“我没有!这是真的!我就是按照这阵图摆放的炸弹!”

    “还不说实话!”万瞳的人群情激奋。

    光爆的几名战士也非常气愤。

    只剩下灵竺的人脸色难看,因为伐鲁是他们灵竺集团的人。

    “不对!他这个阵图应该是真得。”哈洛根反而突然帮他说话。

    万瞳的杀手惊异道:“果然还真就是你安排他做的?你前面还想打他,现在却帮他说话?”

    哈洛根一愣道:“你想什么呢!仔细看阵图,你可识得此阵?”

    众人都仔细看,表示完全不认识。

    万瞳的杀手道:“你的阵,我们哪知道?”

    哈洛根无语了,急道:“都说了这不是我的阵!”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