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瞳的杀手说道:“行行行,一会再谈,总之这不是我所知的任何摆放方式。”

    哈洛根凝重道:“这应该是某个顶级战略大师私密设计,不公开用做底牌的地雷阵。”

    “你看,明明这么多漏洞,好像随便飞都能飞出去,可却摆放地如此复杂,浪费如此多炸弹,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依我看,这是个可自动变化的‘活阵’!”

    众人惊骇道:“活阵?可是不对啊,这里用的炸弹,都是伪装型,绝对动不了的。一旦能自己飞行变换位置,就会被我们的探测器扫描到!”

    哈洛根严肃道:“这就是此阵的高明之处!总算我对地雷阵很有研究,看出门道。其设计非常精巧,极可能是在利用重力炸弹,和已经引爆的炸弹的能量,拨动所有地雷变换位置。”

    “也就是说,只要炸了第一颗,所有地雷的分布就和初始阵图完全不一样了!”

    “这就是为何我们沿着那医生的飞行轨迹,走同样的路依旧会触发爆炸的原因!”

    万瞳的杀手说道:“你早怎么不说呢?”

    哈洛根无语道:“我也刚发现啊!因为我观察到,每次爆炸都波及了好几个地方的雷区,而且是移动式地拍过来。”

    “这不就是证明那些看不见的炸弹群,本身就在惯性地飞吗?”

    “地雷阵是一个立体的模型,我们上下四方都有。一个地方出现重力拉扯,整体会发生拓扑变化。”

    众人问道:“那也应该飘走才是,为什么总是在我们附近飞?”

    哈洛根说道:“并没有在我们附近飞,而是我们总是……飞到地雷的轨道上……”

    各种炸弹,飘得没有他们机甲飞行的快,所以不是炸弹追他们,而是他们几次改变方向,都是在追炸弹……

    人家炸弹还没来得及飘走,就被他们追上触发,继而又一通炸,换了个方向飞,远处其他地方的炸弹也受波及,重新打乱分布。

    就像之前,远处有重力炸弹莫名触发,对他们影响其实不大,可对炸弹的分布影响巨大。

    “你们看,我们把每公里当做一层,我们的位置? 相当于初始阵图的第12层,在这第12层,我们前方的确一片坦途。”

    “可之前有好几次? 这几个地方? 都引爆过重力炸弹。”

    哈洛根的机甲释放出迷雾? 随后投影出立体阵图来,无数砂砾光点代表着炸弹。

    “现在,我在这几个地方? 加入同等的重力参数一秒钟。”

    说罢? 哈洛根掌中投影,无数光粒瞬间乱成一锅粥。

    本来就奇形怪状的光粒图像,下往上? 上往下? 左往右? 右往左? 斜前往斜后……周天所有方向的光粒? 相互穿插畸变? 还有快有慢!每分每秒都不是一个模样!

    哈洛根加速演算一下,中途又加入过几次重力点,随后暂停。

    “你们看!我们现在的位置,从原本没有炸弹,变得布满炸弹了!”

    “来自我们下方数十公里外? 以及右上方十几公里外? 还有左前方几公里外的炸弹? 都刚好经过这里!”

    “我们一头就撞了上来!”

    众人深以为然? 感慨道:“的确如此……”

    “你刚才为什么不把这变化说出来?非等到我们耗尽能量,机甲破损才说?”

    哈洛根气道:“我说了!我也是刚看出来!我之前又没有阵图!”

    伐鲁急道:“就是你给我的啊!我哪懂这个?都是你带队离开后,联系我安排的!”

    “你老实交代!阵图谁给你的!”哈洛根怒道。

    场面再次吵起来? 万瞳的杀手烦躁道:“好了!回头再说,哈洛根,把投影放大,看看出路!”

    哈洛根照做,众人很快找到一片无雷区。

    “先从这边绕开!”万瞳的杀手冷漠道。

    说完他带队,绕开了变化后阵图的雷区。

    可是没飞多远,他们再一次触发了爆炸。

    太空中一阵阵烟花绽放,反物质炸弹、光爆弹、重力炸弹连番出击。

    一通洗礼之后,全都身受重伤,机甲破漏,能量一丁点都没了。

    “妈的!我忍不了了!哈洛根你玩我!”万瞳的杀手怒吼。

    哈洛根说道:“关我屁事!”

    万瞳的杀手道:“你演算半天,全是错的!我们还是被炸了!”

    哈洛根解释道:“我没说这个模型就一定对!因为这里面不止重力,还有爆炸波的影响。可是从一开始,我们就触发了各种爆炸,一次次累计起来,对整体变化影响很大,而之前的爆炸数据我根本没收集,无法加入推演……”

    谁没事收集爆炸数据?重力炸弹还好说,引力波探测器是随时记录的,可前面那么多次反物质炸弹的触发,众人只顾着防御、保命了,连炸都不知道在哪炸的,头上脚下全都是能量冲击波,各项数据谁会关注?

    万瞳的杀手烦躁道:“但你演化的有什么意义呢?你是想说我们倒霉,就往变化后有雷的地方撞?”

    “亦或者,设计者知道我们追击时走位的方向?”

    此话说出,众人都愣了。

    仔细一看哈洛根的推演,的确如此,他们有很多方向可以选择,却每一次都选择经过有雷的地方。这是巧合?

    万瞳的杀手看着哈洛根说道:“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设计者也是指挥者,他可以给我们指路。”

    哈洛根见状道:“我什么时候给你们指路了!刚才是你带路!”

    万瞳的杀手沉声道:“但我是按照你的演化模型选的!”

    这回,他也加入了争吵之中。

    没办法,追不了了!毕竟他们都已是强弩之末,再也承受不起一次轰炸了。

    现在不知道哪个方向有雷,他们置身于看不见的天罗地网之中!

    唯一的办法,就是慢慢等地雷阵因为惯性而散去,可这时间明显就耗在这了,等他们脱困,黄极早不知道去哪了。

    本来还能让飞船过来接他们,远程操控清扫雷区,但是飞船进入了停机检修状态。

    远程无法改变这个模式,只能有人在里面才行,但现在所有人都出来了,没有一个留在里面。

    一环一环,他们直接被困在阵中,根据演算,至少半个小时。

    梭西亚看着哈洛根道:“是你的阵图吗?”

    哈洛根坚定道:“这不是我的阵图!我怎么知道为何这么设计!仿佛知道我们怎么走位一样!要么就是我们倒霉!”

    梭西亚沉默片刻道:“好,我信你。那就是这伐鲁的问题了……”

    伐鲁连忙道:“别听他狡辩,就是他给我的阵图!哈洛根你害我?”

    “你给我闭嘴!你损坏智能管家,擅自进入武器库,还布下地雷阵将我们困住,你背叛了我们!”梭西亚直接飞向伐鲁。

    这时,名医芬妮站出来拦住他道:“住手!”

    伐鲁毕竟是灵竺的人,芬妮岂会坐视?

    她回头问道:“伐鲁!你说实话,到底是谁告诉的你密码!”

    “是哈洛根!我愿以性命担保!”伐鲁愤怒道。

    梭西亚冷声道:“你的性命不值一提!”

    芬妮怒道:“你什么意思!我的人不会撒谎,他只是个小兵,没有人告诉他密码……他凭什么拿到这么多炸弹?”

    梭西亚幽幽道:“你不是也知道密码吗?而且你也留在飞船里……”

    万瞳的人一听,对啊,纷纷盯着芬妮。

    梭西亚继续说道:“我们三家公司,集结力量去伏击阿努纳奇,你因为不是战斗人员,所以留守下来,为防万一,还让你带着两个你们公司的守卫,也留下来。”

    “安全屋里都是你们灵竺公司的人,这阵的问题,也能赖到我们两家公司上吗?”

    芬妮一愣,随后怒道:“你怀疑我?我当时一直在给自己混基改造!”

    说罢,她解开机甲,展露出碳硅双基体。

    十八米的身长,重达数百吨的沉重躯体,有硅基生物的硬朗,又有碳基生物的柔美。

    皮肤呈现着粗糙的质感,生物电绽放着恐怖的能量强度。

    “嗯……我们走的时候她还不是这样,时间上算,我们回来时她才刚好做完……我做过混基改造,要这么久。”万瞳的两名杀手说道,他们也都是这种躯体,自然是知道最少要话多久时间的。

    梭西亚冷笑道:“所以啊,芬妮,你让手下的伐鲁去做,告诉他密码和阵图,然后自己进入改造室,做不在场证明。”

    芬妮知道自己没做过,昂首道:“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我只是一名医生。”

    哈洛根一听,特别刺耳!

    芬妮继续道:“……我只会研究生物学,完全不懂排兵布阵,反倒是你们光爆军火集团,专门搞这个的,飞船上的军火生产线,就是你们公司的,有什么炸弹,你们心知肚明。这种级别的阵图,我想你们光爆集团有很多吧?天才般的哈洛根,年纪轻轻就是2星指挥官,我想也是非常熟悉的。”

    哈洛根死死盯着她道:“我做不出这么厉害的地雷阵,反倒是刚才阿努纳奇的那名医生,非常熟悉这部署……我怀疑,有人背叛了同盟,暗中与阿努纳奇勾结!暴露安全屋,甚至为其布下天罗地网!”

    哈洛根和梭西亚,算是回过味来了。他们毕竟与黄极交过手,知道这人的厉害,这阵图很可能就是他带来的。

    再加上刚才的许多疑点,基本上哈洛根可以确定,伐鲁与黄极勾结。

    而黄极和伐鲁都没有密码,所以这里面肯定也有芬妮参与!

    芬妮咬牙,不甘示弱,死盯着哈洛根。

    她当然是信任自己小弟的,此刻伐鲁已经把通话录音发来了,上面还有飞船主控认证的通话人显示。

    “都听听!这到底是谁在骗我的人!”芬妮共享通话记录。

    众人全部听完,梭西亚不屑道:“录音?这算什么东西?还有飞船主控系统的认证,呵呵……你当时就在飞船上!”

    两帮人互相怀疑,万瞳的杀手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谁是内鬼。

    他说道:“到底是谁勾结阿努纳奇,反正就在你们之中。不是你们光爆集团有问题,就是你们灵竺怂了……”

    梭西亚看向他道:“有密码的可不止我们三个,我们总共六个人有密码。”

    梭西亚的话没说完,他心里暗道:其中三个有密码的人……都是你们万瞳的。

    这话不必说,点到为止。

    有介于芬妮的证据太幼稚,伐鲁被骗这种内鬼形式,太愚蠢!

    如果真想甩锅哈洛根,应该准备地更充沛才是。

    所以梭西亚,想了想,心里反而更怀疑另一种可能。

    那就是万瞳的人假冒哈洛根,然后利用灵竺的人行事。如此嫌疑对象就只在光爆与灵竺之间,而万瞳置身事外了,不需要想办法自证清白。

    这年头,证据没什么用,不用自证,完全不把自己放在嫌疑范围内,才是最好的内鬼……

    这一点上,万瞳得三名杀手,完美符合。

    尽管梭西亚话没说透,但芬妮也反应过来了,也想到这手法之幼稚,反而是口称‘不是你们光爆有问题,就是灵竺有问题’的人,更细思恐极一些。

    细思恐极在于,他们都没有借口去指摘他,只能心里怀疑。

    万瞳的人还没意识到,这正在争吵的两家,已经暗地里同时怀疑己方了。

    他还在那说:“够了,我们已经入局,三家只有团结才能对抗阿努纳奇……不管是谁‘不小心’外泄了密码,这个伐鲁都留不得了!太蠢!”

    说罢,一个闪烁,掌中喷出一把能量锥,从伐鲁破裂的机甲裂缝中刺入!

    “轰!”

    裂缝喷出爆炸火光,伐鲁直接被他秒杀了!

    芬妮制止不及,盯着对方,却无可指摘,因为伐鲁确实犯了大错。

    “这件事,告一段落,到底是谁,大家相互监督吧,不要再犯错,我们还是得好好合作,对付阿努纳奇!”

    万瞳的杀手,是好心,想终结这争吵,按压下这彼此怀疑的矛盾。

    他想的是自己反正没嫌疑,宽容大量一点,以免三家分裂。

    殊不知另外两家,更加怀疑他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