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价值五十亿的货物被劫走乃至毁掉,气急的雷阳疯狂地追杀老三。

    甚至一路追进虫洞,杀到了其他恒星系。

    他们之间的激烈追逐战,渐渐牵扯进双方越来越多的支援部队。

    至于黄极,返回了拿托罗,这里复兴社众人正在庆祝这次行动的丰厚回报。

    最值钱的,就是这价值五十亿的一大批虚空生命。

    没错,它们并没有被毁或遗失,而是被赛法等人安全带走。

    黄极当时断后,让赛法他们把货箱运走,两者是分开行动的。

    在黄极争取时间时,赛法他们环绕天狼星系的碎冰云,绕了一段路,找到了停泊在那里接应的妮菲塔。

    妮菲塔是虚空生命学家,明星训练家,本身就很擅长照顾虚空生命,并且有相关人脉。

    她弄到了合法运输虚空生命的手续,然后用准备好的数十艘商船,分成小股运到其他恒星系,乃至其他文明售卖。

    只是几只的话,很好脱手,找一家店就可以卖,就像黄极之前一样,没人会关心其来历。

    五十亿的货太扎眼,若是直接在母星脱手,而且是阿努纳奇刚丢一批货的情况下原地销赃,猪都能查到他们!

    所以化整为零,一点点地分开送往遥远的恒星系出手,才是迅速套现的方法。

    复兴社出动了很多人,以各种各样的身份面貌,找上各种文明的各种店出售。

    从拿到这批货,再到全部脱手,一共花了两天,他们共计卖了46亿琅。

    虽说价格上低了,但要知道这是空手套白狼,几乎相当于白得这么多钱。

    除此之外,还有卖情报的二十五亿? 以及各方面抵押贷款得到的钱。

    一波行动下来,复兴社现在有将近八十亿琅的活资金,可以用来进行各种投资和操作。

    然而奥卡说道:“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想撼动一整个文明的经济体系? 这顶多算前期第一批投入。”

    “若要让最后连那政府都破产的话? 我们必须要有第二批投入,至少需要十倍,也就是八百亿左右。”

    本来很开心的众人? 在会议上听到奥卡的话后? 瞬间无语。

    “奥卡,你没有开玩笑吧?我们哪有那么多钱?”裂萌惊道。

    奥卡说道:“这是我详细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就这? 还是建立在阿努纳奇、通天阁、光爆、灵竺、万瞳等大财阀无暇控场的情况下。”

    “要知道? 抛去这些财阀? 市值过百亿的企业? 母星上也有过一千家。我们想掰倒他们? 这八十亿只是入场券。”

    众人怅然? 如果只是赚钱,翻倍,他们有这么多资金,可以很轻松地在这场金融风暴中赚到大钱,收割外资的财富。

    但是? 他们并不是只赚钱? 而是要驱逐所有外企? 推倒当前的官方。

    利用这场金融风暴? 改天换地。最后要从中赚到的钱,必须是一笔天文数字,大到足以把天狼星系‘买回来’。

    最后让无能的官方破产之余? 以武力推翻它,挽救民众,然后以新诺母文明的崭新面貌、全民的支持和雄厚的资金,获得星盟的认可,替代诺母在星盟里的席位。

    整个大计划,光靠这初期的八十亿,远远不够。

    奥卡说道:“我们最后,必须要赚到二十万亿到五十万亿左右,再加上于战争之中击败现有军方,我们才能夺回我们的文明。”

    “第二期只投入八百亿,真的是很少了,已经是历史大机遇的加成。”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妮菲塔说道。

    奥卡笑道:“我既然支持这个计划,当然是因为有办法。本来我的想法是妥协,并不与所有外资为敌,争取到两成外族势力的支持,拉拢他们,许以重诺,融合其资金,一起干这番大事,但这最终会有后患。”

    众人脸色一变,这必然要用新文明未来的政策和利益去交换,现在或许没什么事,但千百年之后,文明又会落得现在这副田地。

    若不是奥卡说了‘本来’,现场恐怕都要骂起来了。

    奥卡笑道:“弱者本就只能于妥协之中谋求发展。能抓住时机,悍然崛起,为文明拼出千年的独立自主发展的宝贵时间,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

    “世界上哪有完美的事情?若非紫微,我们连这八十亿都没有……”

    众人默默无语,都看向黄极。

    这次八十亿,大部分都是黄极弄来的,利用的是紫微的情报和黄极的个人能力。

    算作融资的话,紫微在这次事业中,占了八成的股份。

    值得庆幸的是,紫微几乎什么要求都没提,也许他们所图甚大,但至少不是在种族利益方面,而且没有让他们许以重诺。以后就算要求他们办事,恐怕也是谈合作、谈友谊、谈共赢。

    可以说,这是让诺母人最没有排斥心理的支持方式。

    银河各大派系,有坑爹的也有护犊子的,比如龙族派系,出了名的‘冤大头’……而沙茶派系,对麾下加盟文明则是出了名的苛刻。

    现在奥卡推演计划,表明未来还要八百亿资金,这是复兴社打死都弄不到的。

    所以他们现在要么跟更多的外星势力妥协,以未来换取资金,要么就只能找紫微要。

    从感情上,他们当然希望只有紫微这一个老大,可是又怕紫微提出过分要求。

    而且紫微会给吗?眼下紫微已经拿出了珍贵的情报弄来了八十亿资金,又要八百亿?龙族都没这么大方的。

    一时间,众人都不说话了,因为黄极没说话,他们不知道黄极的态度。

    好在,奥卡打破了僵局,他微笑道:“本来我们只能跟更多的外资妥协,但是显然……我们加入了一个好派系,黄极告诉我,钱的问题,不叫问题。”

    众人眼眸一颤,妮菲塔更是抖动灯笼,看着黄极道:“真的?你真的愿意出这笔钱?”

    黄极笑道:“我没钱……不过紫微有的是办法弄到钱,八百亿而已,这笔钱由紫微投资。”

    妮菲塔颤抖道:“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承包贝塞尔天区里,所有的原始文明监察站!”黄极说道。

    黄极说得严肃,众人听得很紧张。

    可听完之后,却一点也不骇然,反而有点懵逼。

    “就这?”

    他们还以为紫微要国土资源,要特殊政策,要法务特权……

    结果只是要他们承包原始文明监察站……这也太简单了。

    宇宙文明若以势力划分,可以分为四大阶级。最高层的当然是银河霸主般的文明,共有五个,乃是星盟最高议会五大佬。

    第二层的就是派系之主般的文明,每个都各有主张,为各自派系谋夺利益,小弟如云。一共二十个,沙茶文明就是其一。

    第三层就是老牌文明,在某个派系里混得很好,往往有亿恒星系的领地。这种层次是银河的主流,贝塞尔文明就是其一。

    第四层,那就是萌新文明了,其加入星盟时,已经错过了开拓期,没赶上当年到处是无主恒星系,可以随意跑马圈地的时代。往往国土狭小,在各大文明的夹缝之中。有的混得其实还不错,但有的就不行了。诺母这种就属于底层。

    其实还有第五层,就是连文明都不算的原始文明区,从法律上来说,不属于文明,只是地区。只不过由星盟直辖,算作野地,可以轻量的开发,但任何文明都不能霸占。

    这样的原始地区还是蛮多的,都是当年‘大圈地’时代,星盟提前做了‘银河生命大普查’而刻意划出来,不允许作为任何文明国土的公有区。

    公有区的划定原则很简单,一个恒星系里发现了生命,无论复杂与否,哪怕就是个微生物,只要确定是自然诞生的,那么这个恒星系乃至周边最近的五个恒星系,都是银河公有财产。

    如果周边五个恒星系里,还有其他生命,就继续往外扩五个,直到附近再也没有生命星球,才算是划定了一片公有区。

    整个贝塞尔天区,如今只剩五十个公有区,属于‘自然资源’。大的连绵数百万颗恒星系,但最小的就孤零零的六个恒星系……

    地球很不幸,就是最小的那个公有区。本来还有十二个恒星系,但一万年前因为诺母文明入盟,占走了一半,现在就剩六个了。

    太阳系及其比邻的五个恒星系,就是地球人未来倘若升天,所能占据的最大国土范围了。

    还想更大,那就只能跟附近的文明交易了……

    更甚至,因为太阳系就快被特大伽马射线暴扫射,有可能生物全灭绝,附近几个文明包括诺母,已经有人开始跟星盟谈价格,打算太阳系生命万一灭绝了,就将其买下来。

    贝塞尔天区五十个‘原始森林’里,像地球这样有智慧生物的保护区,共计一百零八个。

    有的还在蒙昧阶段,有的比地球科技还发达得多。

    众人都听得懂黄极的意思,这是要复兴社夺取政权后,直接以文明的身份,承包掉这一百零八个原始智慧生物监察站。

    “黄极,据我所知,监察站不是太赚钱,光凭旅游行业的收益,紫微要多少年才能收回这八九百亿的投资?”裂萌问道。

    大家都有这种疑问,太奇怪了,花八百亿扶持一个文明,这很正常,毕竟最赚钱的投资,就是投资造反……

    但现在紫微第一个要求,他们都看不懂,一百零八个自然旅游景点,能赚几个钱?

    黄极笑道:“只是旅游业,当然不够,知道这一百零八个监察站,现在都是谁在承包吗?”

    众人摇头,他们没了解过这方面,这就好像地球上大多数人,都不知道附近的名胜其幕后是谁在经营一样。

    “阿努纳奇。”奥卡提前跟黄极谈过,直接替大家回答了。

    黄极点点头,示意他来说。

    奥卡继续解释道:“我一开始听说紫微只要这个,也是很奇怪的,但黄极跟我普及了一下阿努纳奇娱乐业背后的利益链,我就明白了……”

    “诸位,人口贩卖,可不只是新闻,它是真实存在的。我以前只是听说,现在知道……这幕后一旦经营起一系列的消费链,那就是暴利!”

    接下来,奥卡简单给大家普及了一下,智慧生物贩卖上,到底有多少黑色利益可图。

    什么愿意吃人,践踏法律的富豪,根本不差钱。什么人家愿意犯一个法,就不介意再多犯几个。

    从吃人到奴役,以及各种花式的玩法,甚至都形成一系列黑暗文化。

    再加上因为是犯法的,所以整套服务都由阿努纳奇负责,带来的一系列捆绑消费是巨大的,并且垄断。

    奥卡侃侃而谈,众人听了,暗自咋舌,原来阿努纳奇就是靠这个发家的。

    妮菲塔怔怔地看着黄极道:“难道……紫微是想接手阿努纳奇的货源,进军黑暗娱乐业,争夺这里面的利益么?”

    黄极看向她道:“怎么,你不同意?”

    “我……你不觉得,他们虽然没有被星盟认可,但……也是文明吗?亦有自己的文化、历史、智慧与情感。”妮菲塔忍不住说道。

    黄极笑道:“你还是个原始文明同情者?”

    妮菲塔低头不语,她的确很同情原始智慧生命,她甚至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事。

    明明有法律约束,明明有虚拟宇宙,为何还会有这些猎奇者?她不能理解,甚至觉得极其罪恶。

    但是,她又不能拒绝紫微,她的种族需要这八百亿投资。

    见她沉默,奥卡微微皱眉,心里暗急:不是吧,社长,你不会因为同情低等生命而不要这八百亿吧?

    奥卡已经立志辅佐妮菲塔,不想看她犯糊涂,紫微的这个要求已经很照顾诺母文明了,至少没在诺母人身上抽血。

    或许未来还有其他一系列的要求,但毕竟人家一路扶植他们独立,这第一个要求只是针对外族的,甚至是原始生命,这个根本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啊。

    奥卡见黄极凝视着妮菲塔,现场气氛开始沉寂,他连忙说道:“社长,为了复兴,帮忙竞标一下旅游行业的资源而已,这是双赢啊。”

    “那什么黑暗娱乐,黄极跟我谈过了,其实紫微是不会弄的,他们只弄正常的旅游。”

    “你看,我们这是在解救那些原始文明啊,把他们从邪恶的阿努纳奇人手中解脱出来!社长,你还不相信我吗?你就放心把这事交给我处理吧……”

    奥卡很聪明,疯狂地打圆场,并且表示以后他来跟紫微对接这件事。

    他嘴上说是解救,实际上他知道,那只是第一层。

    其实黄极根本没跟他说这些,什么只搞旅游业,这纯粹是奥卡瞎编的,场面话而已。

    奥卡认定,紫微一定是想抢阿努纳奇的这块蛋糕,所以才扶植他们,不然纯旅游哪来的利益?

    以表面旅游业,掩盖紫微的黑暗娱乐业,肯定才是真正的目的。

    但是奥卡怕妮菲塔拗不过弯来,一时冲动,恶了紫微,那就完了。

    所以作为辅佐者,奥卡认为自己一定要承担起来。

    他一边嘴上说只弄正常的旅游,却还一边给黄极发私信。

    黄极回复道:“我可没跟你说这些啊……还解救原始文明?”

    奥卡私聊放低态度道:“场面话嘛,麻烦不要拆穿我,总之以后这种事就不要拿出来公开说了,我们心知肚明就行了。”

    “你放心,你们紫微拿这些原始文明做什么,我都不管。等我们独立,绝对帮你把货源给抢来,到时候我们政府负责帮你们作掩护,紫微爱干嘛干嘛……”

    黄极笑道:“你很懂我嘛……”

    奥卡也笑道:“哈哈,我都懂得!都懂得!”

    “我们未来毕竟是要做正经的政府,这种脏活我来干,请不要让我们社长接触这些比较好……拜托了。”

    奥卡的感性,是隐藏在理性的皮囊下的。

    尽管这两天奥卡已经看出来,妮菲塔没什么能力,但他依旧愿意辅佐这个女人复兴种族。

    也许是图她不会过河拆桥,也许是图她愿意放权,亦或者……只是想珍惜守护这个罕见的有着古典诺母人纯真善良天性得笨蛋。

    如果不是这样,诺母人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但这才是真正的诺母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