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奥卡说的是真的吗?”

    妮菲塔期盼地看着黄极。

    奥卡抢先道:“是真的!”

    妮菲塔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没有问你!奥卡!如果你当我是领袖,请不要愚弄我!”

    奥卡一颤,连忙闭嘴,同时他反而被呵斥地很开心……

    他想着:太好了,妮菲塔对我发火了,对,就该这样,你不能被我随意愚弄的。

    不过,她要是执意不接受紫微的黑暗娱乐业可怎么办呢?

    奥卡痛并快乐着,纠结怎么更高明地糊弄她……

    却只见妮菲塔低声对黄极道:“我需要紫微的全力帮助,现在是我们种族独立的最好机会,别说这个要求,就算是更过分的要求,我也愿意答应。”

    此话一出,奥卡惊喜,众人都松了口气,还好社长分得清大局小义。

    之前见她一副同情原始智慧生物的样子,差点以为她拎不清呢。

    不过妮菲塔继续说道:“……虽然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们听不进去,但我认为,那种血色的掠夺,总有一天会招来报应的。”

    尽管妮菲塔有些善良单纯,但也不傻,她看得出来奥卡在骗她,紫微分明就是要跟阿努纳奇做一样的事!

    可是她也没办法,只能尽量这么说,来劝诫黄极。

    黄极微笑道:“妮菲塔,你说得很对,所以紫微确实不打算搞这种遭报应的生意。”

    “我就是想把诸多原始文明,从阿努纳奇人的手中解救出来,为此,我们紫微才布下此局,算计阿努纳奇!”

    “我,既是他们的报应。”

    黄极说得诚恳而又认真的,妮菲塔惊讶地看着他,心里将信将疑。

    奥卡则是心里暗自感激道:说得好说得好,黄极真够配合的,很少有这种大势力的人,愿意照顾我们这些附庸之人的心思了。

    在场其他高层,也都觉得心里舒服,虽然都知道黄极说的是假话,但他愿意为了己方领袖这么说,真的也是非常友善了。

    待在这样的派系? 总好过面对沙茶派系里那些倨傲的家伙。

    妮菲塔也惊讶道:“对不起,我没有立场去说什么,但我是真的希望紫微不要那么做? 想赚钱有很多办法……”

    “如果您能听进去? 紫微将是我们永远的老师? 永远的救世主,”

    “紫微未来,无论要做什么? 只要不是危害我们的文明? 我都会全力支持!”

    她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很简单。紫微只要放弃这种违反星盟法律的利益,以后想赚钱可以找他们? 诺母文明愿意为此出政策支持。

    黄极笑道:“你还是有些天真? 你以为打垮阿努纳奇? 就没人卖智慧种族了吗?”

    “没有万华镜老六? 还会有黑暗张三? 或者邪恶老四……”

    “这种黑色利益? 你不做,总有人做,必然是屡禁不止的。单纯地阻止,只会招来更疯狂地掠夺。”

    “但星盟有星盟的秩序,深渊也有深渊的规矩。所以想解救原始种族的最好方法? 就是假装我在做? 这样别人就会因为所谓‘道上的规矩’而不跟我抢这块地盘。”

    “即便有人想抢生意? 也得先找我们。”

    妮菲塔一怔? 陷入思索。

    奥卡则在一旁心里感慨:厉害啊,还是人家黄极说的好,硬是把谎言说得这么有道理!

    什么‘假装我在做’? 鬼信啊!但是这场面话说的,太给面子了!

    妮菲塔歪头道:“假装掠夺,实则庇护?”

    黄极继续说道:“你很聪明,地盘搞到手,到底怎么做,谁又知道呢?吃人那点利益,我们还看不起。”

    “原始文明终究会成长起来,我们紫微喜欢长远的投资。”

    “宇宙最珍贵的资源,是生命,是智慧。此为真正的……奇货可居!”

    众人一愣,这话原则来说,是没错的,但回报太过长远了。

    银河只有极少势力热衷此道,最大的就是星盟,没有星盟保留各个星球的生命火种,银河永远是几十万年前崛起的那些文明,不会有新鲜血液。

    其次就是龙族,这个奇葩种族特别喜欢收小弟。

    黄极扫视众人,凛然道:“这些时日我所挑起的各大企业的战争,你们也看到了。”

    “内忧外患,多方围剿下,阿努纳奇伤筋动骨,耗在这里也无利可图。”

    “你们实现独立后,只要夺走阿努纳奇的承包权,相当于加入战场。”

    “这最后关头,若有一个文明入场,就是打破平衡的时候。届时光爆集团他们肯定欢迎多一个盟友,到时候你们的政权不光会得到他们的认可,也能加入了瓜分阿努纳奇的谈判桌。”

    “军火市场有光爆,医药市场有灵竺,娱乐业有万瞳,而虚空生命有通天阁……最后,原始文明的地盘,归我们紫微。”

    “此战,就是要让阿努纳奇彻底滚出贝塞尔天区!从此放弃这里的利益,不得越界!无论黑白哪一道!”

    妮菲塔明白了,当真是一局大棋。

    众人一时间也气氛热烈,鱼尾拍得啪啪响,口中称好。

    奥卡也忍不住鼓鱼尾了,言道:“说得好啊!不愧是紫微,当真是我们弱小文明的救世主,我等必全力为此正义而战!”

    同时他心里想着:‘还是黄极厉害,硬是把我编得瞎话圆回来了!言辞凿凿,情真意切!气场浓烈,眼中还有信念!天哪,说的我差点信了!’

    ‘相比起来,我讲得太侮辱社长智商了,连她那么单纯的人都糊弄不过去……’

    奥卡私以为,紫微定然还是图黑暗娱乐业的利益。所谓假装掠夺,实则庇护,他是不信的……那原始文明是得救了,但利益呢?图啥呢?真就投资文明本身?

    想必刚才那一大套,只是冠冕堂皇的漂亮话而已。肯定假装掠夺,实则就是掠夺……

    “原来是这样,太好了!复兴社必全力支持紫微!”妮菲塔开心道。

    全场,就妮菲塔信了黄极的话,她能感受到黄极内心的认真。她也是相信宇宙最珍贵的资源,是生命。

    对此,黄极微笑道:“某个层面上,你是唯一清醒的人。”

    ……

    复兴社投入金钱,大肆进行金融操作的这两天。

    阿努纳奇和光爆等集团,冲突已经连续升级,战火弥漫整个贝塞尔天区。

    本来还只是价格战争、恶意挖角、宣传污蔑、排挤陷害、原材料掐断……之类的。

    可经过天狼星系的事,双方都觉得是对方先动手杀人越货,继而果断反击。

    这反击,可就不止是在天狼星系了。

    整个贝塞尔天区,近百亿颗恒星,数十个文明。

    每个文明都有他们的产业,这打起来,是万线作战。

    以天狼星系发生的事为导火索,连锁导致两大阵营在其他文明的地盘上武装冲突。

    各种运输链断裂、珍贵货仓被攻打、后方研究所被奇袭、高管被暗杀、员工被威胁等事层出不穷。

    双方都疯狂投入资金和人力物力,天狼星系只是冲突的战场之一。

    “老三!你安全归来真是太好了!”

    在诺母军方的卫星基地市里,老三与阿大、哈洛根等人汇合。

    上次哈洛根他们飘在太空中,后来是靠联系军方接他们,才得救的,包括被重力炸弹抛飞流浪的百来个濒死战士,也都找了回来。

    安全屋没了,再加上他们几个公司已经彻底决定跟阿努纳奇翻脸,要全面战争,所以他们干脆将诺母的军方也拉下水,说动了黑鲨将军站在他们这边。

    如今诺母的军方卫星,就是他们的新安全屋!

    “那雷阳真是嚣张,仗着飞船好,敢孤军深入,追我到莫亚文明,还活捉我,想逼我背叛公司,提供情报。”

    “我假意求全,最后招来援军,将其击败……可惜让他跑了。”

    老三简略地说了一遍他和雷阳的战斗。

    梭西亚漠然道:“是吗?那你假意求全时,交代了哪些情报?”

    这话说得,带刺。

    老三一愣,怒道:“你什么意思?”

    梭西亚平静道:“没什么,就是问问,听说你当时一个人开走航母,跟人家的小飞船同归于尽,只开了一架救生艇逃离。而雷阳开着极爆六代,追杀与你,我想不到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话说的没问题,听得难受。梭西亚明明就是在说:你个傻雕开航母都打不赢人家,最后逼得把五十亿的货都给毁了,最后开个救生艇,反而在专门来追杀他们的雷阳手下活命,这太奇怪了。

    老三听出味道,一万只复眼瞪着他道:“你想不到的事多了!我承认,他装备好,把我活捉了。但是我也成功与其周旋,拖了很久时间。这个家伙,不像是来杀我的,虽然他刚开始杀意凛然,可活捉我之后,却和个问题宝宝一样。还问我为什么劫他们的货,为什么知道运输路线,为什么会有原初之水……”

    “就好像,他完全不知道我们与阿努纳奇之前的冲突一样。”

    梭西亚怎么可能相信这个,嗤笑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阿努纳奇人知道的多了,雷阳这是故意装傻,问原初之水,问运输路线,其实就是想知道是哪个内鬼告诉我们的。”

    老三好奇道:“话说他们的内鬼到底是谁啊?现在都全面战争了,就别瞒着了。”

    万瞳的员工也纷纷看向梭西亚。

    上次奥卡在虚拟宇宙装内鬼,出售情报,是直接找的芬妮,后来芬妮叫来了哈洛根。

    全程没有万瞳的人在场,后来一起劫货,也是哈洛根他们转告的情报。

    在万瞳员工的视角里,是完全不知道光爆与灵竺怎么跟那个内鬼联系的。

    此刻问出来,哈洛根和芬妮都犹豫了。

    梭西亚果断道:“不知道,再也联系不上了。”

    他现在认为万瞳的人有问题,甚至几乎断定!

    很简单,黄极取货断后,雷阳杀人灭口,分工非常明确。

    前者做得非常好,堪称恐怖。反之雷阳却一塌糊涂!

    以当时的情况,老三必死的。可雷阳竟然因为问东问西,而错失良机,让老三活了?

    梭西亚相信,雷阳当时的确在问问题,但不是那些废话问题,而是想问阿努纳奇里内鬼的线索。

    反过来,这说明阿努纳奇还没有查出自己的内鬼。

    “两大阵营,都出了叛徒。姑且把对方的叛徒叫‘神秘情报员’,这个情报员根据我和哈洛根的分析,大概率是火羽……或者其亲信。”

    “至于我们这边,安全屋一战证明有某家公司在吃里扒外,泄露机密,还利用伐鲁。而且必是在有密码的六个人里。”

    “我知道自己不是……哈洛根和芬妮应该也都没问题。”

    “因为如果哈洛根和芬妮跟阿努纳奇勾结,那早就把他们在虚拟宇宙里遇到神秘情报员,疑似是火羽的相关线索给传过去了。”

    “不知道这线索的,只有万瞳公司。而雷阳还要问老三关于情报员得线索,这其实就间接排除了哈洛根和芬妮的嫌疑。”

    梭西亚反复推敲,结合老三回来后的问题,心里更加确信。

    不过他并不愿就这样轻易地揭穿,现在联盟还需要万瞳公司的力量,而且这未必是万瞳老板有问题,可能只是这三名杀手缺钱了。

    梭西亚给哈洛根私信了一下,随后两人找了个由头离开。

    “哈洛根,你还能联系上次卖情报的家伙吗?”梭西亚问道。

    “当然,我已经联络过他了,他还在用那个号。”哈洛根说道。

    梭西亚点点头道:“上头又拨给我们一笔巨款,战场上情报为王,你问他,知不知道我们阵营里谁是内鬼。”

    哈洛根说道:“这个我问过了,他说人太多了……阿努纳奇的情报部有百万卧底潜伏在外,涉及猎户旋臂所有的大势力,只是地位高低的问题而已。”

    “什么!”梭西亚大惊,他本以为就几个内鬼,合着人家到处都有线人。难怪阿努纳奇这几千年无往不利,一路崛起。如此潜伏能力,是怎么做到的?

    梭西亚想不通,只能感慨道:“万华镜这个人,能一己之力把阿努纳奇带起来,着实不简单。”

    “百万卧底?哼,我们不用知道那么多,就买我们三家的就行了!不,就只买我们一家,先试试他的情报准不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