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没有漏网之鱼了……”

    一名影子杀手,仔细搜索并整理废墟之后,把自己的虚空生命笼罩在方圆十公里内,极其圆润,并且持续释放静电网,这样有任何人或物在电网内移动,他都会察觉到。

    随后,他又找了一处残垣断壁,然后将其削得左右对称。

    做完这些,他倚靠在墙壁的正中间,拿出能量晶补充自己的虚空生命。

    “我的好乖乖,刚才的战斗压榨你太狠了,饿坏了吧……妈的,你为什么吸收这么慢啊!我对你还不好吗?能不能大口吃饭!长好身体啊!每次都只吃这么点,你不要逼我把你卖了!”

    他闲的没事跟虚空生命说话,实则虚空生命根本听不懂。

    只见其一边修养,还一边用随身电脑查看内网新闻。

    看着看着,他啧啧出声道:“啧啧,战火弥漫整个贝塞尔天区,公司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大的麻烦了。哼,偏偏是这里,会跟火羽老十有关系吗?”

    “咦?灵竺集团有原初之水了么,线人表示是我们的配方?呀,地头蛇就是地头蛇啊,什么时候偷走的?公司一点察觉都没有。”

    “嘛,反正不关我的事,我只负责杀人。”

    阿努纳奇的影杀军团人数众多,此次被毒岚派来诺母文明搞破坏的,只是一支小分队,由名声在外的‘影牙’率领。

    影牙不信任雷阳,来了之后,根本没去见他,直接就带着队伍到天苑四的一颗工业星球上,把光爆集团的军火工厂给砸了。

    母星上是卖货,这边是制造,如此可以就近供货。

    他们这波行动,至少让光爆集团损失了超过十亿价值的原材料和无数不好用价值计算的技术人员和卫兵。

    可就在他休息看新闻的时候,突然一把尖刀无声无息地刺穿背后的墙壁,划破了他的战衣。

    “什么!”这名影子杀手大吃一惊? 敌人怎么会摸到身后,而他毫无察觉的!

    他明明张开了警戒电网,能在里面行走而丝毫不惊动他? 这必然是虚空生命控制力达到了极高的水准。

    “撕拉!”他瞬间跳起来? 身旁隐形的数十把羽刃? 排列组合成盾,释放出电磁控制场。

    一时间鳞甲盾,犹如具有磅礴的吸力一般? 想要拽住已经刺入体内的敌方飞刀。

    然而? 让敌人的兵器,穿透了他的战衣,他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啊啊啊!”他惨叫一声? 被一股恐怖的电流? 瞬间接管了身体。

    他感觉自己的高能细胞失联? 能量运输线路被截断。

    “噗通……”

    这名影子杀手趴在地上? 不住地抽搐? 咬牙切齿地想要站起来? 但是这无法改变他被人偷袭瞬秒的现实。

    紧接着,他余光看到一个人影来到身旁,连忙想要凝聚虚空生命拼命,却连虚空生命都失联了。

    “这都是什么能力,这家伙凭什么能封印我与虚空生命的联系!”

    对方使出的招数? 一个比一个厉害? 让他的肌肉动弹不得? 高能细胞聚能不得? 虚空生命联络不得……

    简直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也不得!

    影子杀手知道,他算是彻底栽了? 人家现在对自己生杀予夺。

    “该死,完全动不了……”

    “喂,放开我!偷袭算什么本事!你若杀我,你也活不成!我有同归于尽的自毁手段!”

    他越想越气,他自己就特别擅长偷袭,没想到今天会被人偷袭瞬秒。

    “哦,你说这个?”对方轻而易举地从他体内,安全地取出了一颗奇异炸弹。

    “啊?”影子杀手万没想到,对方可以把这东西取出来,这炸弹与性命相连,一旦他死亡,就会制造一片坍缩场,他的尸体连同数十米范围内的东西,都会直接化作简并态物质!

    这既是保密,也是同归于尽的手段。

    如果贸然取出,也一样会触发。没想到眼下竟然被人随手就取出来了!

    “你竟然如此熟练?”

    “你是什么人!哪个公司的?”他问着废话,本以为对方不会回答。

    没想到对方却回答他了:“我是一名医生。”

    下一秒,影子杀手大脑一嗡,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醒来,自己正在莽莽冰川冻土之中。

    “我没死?那医生没杀我?”

    他还没来得及惊喜,就见自己一身装备都没了。

    身上穿着光爆集团工程师的,任何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都不见了,包括……他的虚空生命!

    “我的虚空生命死了?啊啊啊啊!”

    这影子杀手气急败坏,可又无可奈何。

    并且疯狂砸冰层的同时,他发现了另一件惊悚事实:他变身了……

    “这不是我的身体!咦?我现在是……贝塞尔人?”

    “我被强制改造了!肯定是那个医生,他真是个医生,不是代号吗?竟然这么快就对我完成了基因伪装。”

    这名影子杀手站起来,感觉自己弱了好多,直接跌到了氮⑦级,连体内最新型号的奇异纳米蜂群都没了。

    “那家伙把我扒得真干净!”

    “搜我装备,换我身体……这是要干嘛?”

    影子杀手想着,刚走出一步,突然一阵强劲的电流扫过身体,将他轰得一下炸飞十几米。

    “警戒电网……难道……”

    他抬起头,果不其然,一名队友从天而降,喊着:“看我发现了什么!一条咬饵的小鱼!”

    “啊?”影子杀手错愕,随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被自己的队友当成了敌人!

    只见那队友制造出强大的金色热弹,就要轰杀于他。

    “等……等一下!自己人!我是自己人啊!”

    “影桀,我认出来了,你是影桀!别冲动!我是影龙啊!我的装备被敌人拿走了!”

    他现在的状态太弱了,根本不是队友的对手,只能极力地解释。

    然而影子杀手,执行任务,怎会听敌人废话?

    还自己人?没有密钥,没有千变万化的电子口令,没有特定装备的秘网判定。

    更甚至,眼前这贝塞尔人,连个虚空生命都没有,正对应之前逃跑时,把自己虚空生命压榨死掉的工程师。

    “哈?呵呵呵,影龙,你快过来,这里有人冒充你!”天上的影桀狞笑道。

    不多时,一名身穿黑色战衣,头戴狰狞恶虫面罩,周身飞舞羽毛,裹挟强大虚空场的男子,来到了影桀身旁。

    “哦?他冒充我?这就是求生欲啊。”被叫做‘影龙’的男子笑道。

    影桀笑道:“这家伙之前偷听了我们聊天,知道了几个代号,就以为能冒充我们。”

    “喂,蠢货,影杀军团虽然不知道彼此真实面目,可我们也有无数验证方式,永远不可能被人冒充的!”

    地上那人竭力喊道:“真的!我才是影龙,他抢了我的装备冒充我!他……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我密钥的……他是一名医生,非常了解我们!”

    这时陆陆续续其他队员也都飞过来,有人笑道:“嘿,人都齐了……”

    “光爆集团的蠢货,你起码也杀掉我们中的一个,再冒名顶替啊!”

    名为‘影龙’的人,也混在其中说道:“不用不用,你把自己改造成傻鸟一族,我保证就信了!真的!我把我的代号让你给你!正好我也讨厌叫‘龙’……”

    此人,显然,就是黄极。

    黄极将落单的影龙击败,然后掠走其所有装备,基因改造后扔进其他杀手的搜索区内,让他被队友发现,却无法自证身份。

    而黄极知晓对方所有的验证方式,完美伪装成影龙。所谓的‘永远不可能被人冒充’,对黄极而言是无效的。

    他甚至还知道所有队员的真实身份,以及他们彼此都不知道的很多秘密。

    此刻旁人听了影龙的调戏,笑做一团道:“哈哈哈!对对对,你把自己改造成傻鸟,我们就信你!哈哈哈!”

    听着天上一群队友的嘲笑,而那个冒充自己的家伙混在其中与人谈笑风生,毫无破绽。

    地上真正的影龙,心态爆炸,一万只复眼流出泪来。

    他也有密钥,但是他没有装备,无法发送……此刻只能绝望呐喊!

    “不要相信他!我真是金乌!对!我本体就是金乌!我在光之文明有星球!”

    “我们真是自己人啊!”

    黄极微笑道:“噢……谁知道呢?”

    “这……”影龙快疯了,压抑喊道:“兄弟们,给我装备,我能自证身份!”

    影桀冷笑一声道:“爬虫,谁跟你自己人,逗你玩还上纲上线……化作肥料吧。”

    他的金色热弹,如彗星般撞击下来!

    “别别别!影桀,你还记得当年我们一起杀……”

    “轰!”

    蘑菇云在冰川上升腾而起,恐怖的热浪席卷方圆数千米。

    下方冻土冰层爆裂融化,蒸发出无数水蒸汽。

    有冒着白起的喷泉冲天而起,又很快被冲击波震飞,化作漫天滚烫的开水雨!

    热雨和细碎得石渣,吹打在天上这群影子杀手的战衣上,发出叮叮当当声。

    黄极说道:“他最后一句话,莫非是想说当年我们俩联合刺杀莫亚文明大法官?”

    “哎呀,影桀,你干嘛不听完啊,他好像想说具体任务,这不应该是他能知道的。”

    “他知道个毛!”影桀无语道:“我们影杀军团,谁没有一起杀过人,他说的是废话。”

    黄极摊手道:“话听一半,我好难受啊。”

    众人都笑道:“你又来了,行了行了,任务完成,影牙那边应该也搞定了,我们快跟他汇合吧。”

    黄极微笑道:“知道了。”

    说罢,他临走前,还是将崩裂的冰川,又轰炸了一番,小改了一下,使其裂口变得圆润,对称。

    队友看到,习以为常。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