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角带着他争取到的一名卧底助手,奇迹般地逃出了灵竺生命科学中心。

    毕竟他是研究所高层,核心科学家之一。

    灵竺虽然得知了他是卧底,但还是给予尊重,希望能策反他,给了他一定的自主行动权力。

    再加上左角发现,他争取到的那名卧底助手,并不在肃清审查名单里!

    这使得左角手头上,依旧有一张暗牌。

    通过那名未被发现的卧底帮忙,左角成功逃出了基地,乘坐一艘漫游者飞船,全速逃离!

    毫无疑问,这里面有黄极的帮助。

    灵竺集团拿到的卧底名单,是从奥卡那里买的,也就是黄极提供的。

    他刻意,少写了一个卧底,以至于此刻左角能冲进太空。

    然而,也到此为止了,冲进太空的左角,本以为会看到毒岚大战千军万马,接应他的场面。

    可真正见到的,却是一片死寂的黑暗……

    “人呢!”

    左角傻眼了,说好的支援呢?说好的接应呢?他拿出底牌,拼死逃出,背后已有追兵袭来,眼前却是一片空虚?

    “左角院士,请立即停机,否则我要击毙你了……”地头蛇就是这么嚣张,灵竺的追兵直接广播,张嘴就是要击毙。

    星盟办事处也接到了这嚣张的广播,但是并没有出动,而是先交给本地的军方处理。

    可本地的军方,就是贝塞尔文明的军方,跟光爆、灵竺他们是穿一条裤子的。

    出兵还是要出兵,但稍微耽搁一下,左角也死定了。

    到时候随便交个人顶罪就是了。

    像他们这种有点破法背景的企业,最不缺的就是顶罪的人,他们往往养了一大批低等文明出身的临时工,那些临时工有时候恨不得去顶罪!

    因为顶罪出来后,直接转正,且正式员工的福利待遇很高,还有额外的一大笔补助。至少对低等文明的普通人来说很高……足以改变全家命运。

    纵然是死刑,都有人愿意去顶? 毕竟安家费给的实在是太多,家人还有强大的受教育、培养的机会。

    一人死刑,代代享福? 罪不至死? 全家血赚。

    在星际? 有一种可悲的职业,叫做‘职业顶罪人’,其中挂牌表示‘我愿意背死刑’的? 特称‘乞死门客’? 或‘乞死者’。

    这类人大企业都养了不少,竞争有时候甚至还挺激烈,一些不致死的背锅位? 简直抢破头……需要摇号排队!在公司里没点关系都没资格去背这个锅……

    不然影牙怎么会对队员说‘公司能捞你们’这种话?要不是大静默事件太恶劣? 出现了战略武器这种东西? 而且影纣等人被现场抓住。

    再加上这些影子杀手? 身上背了许多重案要案? 越过星盟的底线? 正好拿来交代。

    否则他们还真可能被阿努纳奇捞回去!

    若非黄极的算计,这些人还真不定能公开处刑。

    一万八千开放星,龙蛇混杂,种族众多,强者与弱者的差距有时候大到天文数字级? 更何况异族弱者?剥削从来都是赤果果的。

    星盟的存在? 让所有文明无论高低? 其公民在法律上都拥有平等的人格。

    但也仅此而已了? 生产力的巨大差距,导致有些人可能全身上下最昂贵的……就是他的身份证!

    换成帝斯来,他还没资格顶那么大的罪呢? 奴隶种族其在法律上不具有完整的承担性,会一定程度地牵连其主人。

    但是公民能完整承担自己的罪行,这是人格上的平等,可随之而来的,也是巨大商机。

    这种商机甚至是属于乞死者的,所以对于这种现象,星盟没有改变的欲望,因为这算是一条极弱者的上升通道……

    一旦严打这种现象,乞死者反而不干了,这简直是在断他们后代改变命运的机会。

    星盟只要解决不了弱者没有生产资料这种事,它就没法改变这种现象。

    ……

    “完了……死定了!”左角接收到背后的警告,心里哇凉哇凉的。

    他因为在基地里被监管,所以与上级琉恩的沟通,是通过一种间接留言传递信息。

    并不是直接沟通,所以左角看到留言后,马上就想办法逃了出来。

    却没想到,外面是这么个情况……

    “毒岚你人呢?说好的接应呢?”左角抓挠脑袋。

    旁边在过去卧底期间,新争取来的助手,也懵了,感觉自己上了贼船。

    “兄弟,我把命都交给你,跟你逃出来,你们阿努纳奇接应的人呢?”

    左角欲哭无泪,不过紧接着,他的微虫洞通讯器就响了起来。

    “我是毒岚……”

    听到这声音,左角喜极而泣,连忙道:“太好了,我差点以为你骗我!你在哪呢?是不是隐形了?快救我,后面有追兵。”

    毒岚人虽然没靠近,但往这边投放了探测器,发现了逃出来的左角。

    “还真给你逃出来了,厉害啊,左角。”毒岚说道。

    左角快速说道:“我有个助手没有暴露,他帮我出来了,现在在飞船上。你人呢?他可是把命都托付给我!”

    “原来如此……你快全速往大虫洞方向跑,我来接你。”毒岚说道。

    左角急道:“我已经是全速了,八分之一光速是这船的极限推进。你在大虫洞方向?哪呢?我没看到你啊,你隐形了?”

    毒岚说道:“你再飞一亿公里。”

    “……”左角呆滞。

    随后他和助手两人心态直接崩了!

    “你说你在基地外面……合着在一亿公里外?”左角怒吼。

    他听说毒岚亲自接应,他满心欢喜,好不容易跑出来,结果毒岚竟然在虫洞附近挂机!

    是,是在基地外面,可特么也外得太远了点!

    毒岚认真道:“你再飞四十分钟就到了,也不用……二三十分钟就行了,因为我也在往你那边靠近,你尽快点。”

    “毒岚!我去你……”左角的怒吼都没完,背后的追兵就一发入魂,将其飞船引擎摧毁。

    追兵之中,有一座身高80米的‘巨神兵’,这比很多漫游者飞船都大,但实际上是一尊机甲。

    巨神兵里的人,实力和毒岚差不多,此刻亲自出马,就是担忧有毒岚这样的强者来接应。

    事实上他确实判断对了,毒岚的确来了。

    不过毒岚也反向预判了他们的决策,所以只是佯救……

    “没有接应吗?如果真没有,那左角院士还真是找死啊……”

    “左角院士,你被终结了。”巨神兵冷漠地自语,额头一道白色光弹飞出,以亚光速追击飞船。

    灵竺集团的人,虽然惜才,但左角既然逃了出来,并且已经先一步加速,那么除非左角主动减速,否则灵竺的战士们就很难活捉他了。

    因为太空中,除了能量体飞船,任何航天器都需要一个加速过程。

    等追兵把速度也加上去,对方可能已经飞出好远了。灵竺为防万一,怕有人隐藏在暗处接应,就直接采取接近光速的打击,击毙对方。

    巨神兵下了狠手,死也不能留给阿努纳奇。

    “走吧,他已经死了……”巨神兵很自信,射完之后,连效果都没看,就说左角死了。当场就减速,扭头准备返航。

    其他追兵里的小飞船,也都选择减速转向,自信回头。

    在他们看来,巨神兵的这一击是绝对必杀的。

    果不其然,光弹以亚光速追击,左角的飞船有在尝试规避,但没用,光弹直接拐着弯跟踪撞击,轻松击毁了左角飞船的引擎。

    随后在光弹闪烁消失前,还释放出了三段引力拉扯,强行给飞船减速。

    飞船在这股拉扯下,当场解体,四分五裂,其中大部分打着旋撞上了一颗小行星!

    “轰!”无声的爆炸发生在小行星表面,那半截飞船插进岩石,掀起庞大尘埃云,其中还夹杂着火光。

    背对着爆炸,巨神兵已经回头飞了三万多公里了……

    自信!他了解敌人,也了解自己的攻击。

    刚才的跟踪光弹,其第一段轰击威力就已经很可怕了,更何况还有后续的三段引力拉扯,以左角的弱小躯体,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让乞死者去打扫战场……”巨神兵淡漠道。

    可同时,一名手下惊呼道:“等一下,有逃生艇!”

    “什么?”巨神兵连忙回头。

    其实他不回头也能‘看得到’,在光学传感器上,正显示着一架逃生艇从撞击小行星的大半截飞船下,破开残骸飞出!

    速度越来越快,正朝着大虫洞方向逃离!

    “不可能!竟然还有人活着?”巨神兵顿觉尴尬。

    逃生艇还能飞,这个倒是没什么,毕竟逃生艇作为最后的逃生手段,其防御力必然是最强的。在设计时都是牺牲其他各种功能,而狂堆护甲。

    巨神兵惊讶的是,在自己的攻击下,飞船里还有人活着开走了逃生艇!

    难道是从一开始就躲在逃生艇里?那也不对啊,最后三段引力拉扯,其实就是天克这种‘乌龟壳’。

    他的引力攻击独具匠心,是高端的抵消器都扛不住的,中了就只有硬抗。

    如此只有一种可能,左角,或者说飞船里的某个人,单凭身体强度就在二十级以上,死扛住了三波强大的引力撕裂。

    “追!”

    巨神兵尴尬地回头,连忙再次带队追击。

    可是他都走回头路了,这个时候减速,再加速,与那持续加速的逃生艇,距离已经拉的很远了。

    而且,他看到的画面,因为距离的缘故,其实是两分钟前发生的事……

    这个时候再追,稍微有点晚了。

    “还好,左角应该没有接应,在他进入虫洞前,我可以追杀掉……”巨神兵暗道。

    随着时间推移,眼看着进入射程,他再次释放出白色光弹。

    逃生艇里的赛法,心提到了嗓子眼。

    “后面应该在狂轰滥炸吧?如果是光速打击,我这笔直的飞岂不是在找死?”

    赛法想着,但是依旧没有任何操作,因为黄极告诉他:什么都别管,直直朝着虫洞飞就行了。

    他相信黄极,没有做任何多余的操作。

    事实证明,任何操作都是多余的,巨神兵的白色光弹,是可以追踪的。如果做规避动作,反而会导致速度下降一点……

    只见逃生艇什么也没做,直线航行,眼看着就要被光弹击中。

    斜刺里一架金色巨鸟飞船,及时赶到!

    一片力场瞬间牵引住光弹和逃生艇,其中光弹扭曲一番,微微转向飞走了,与逃生艇擦肩而过。

    至于逃生艇,则被强行吸进了金色巨鸟飞船。

    “我这么划水……竟然还真的救到人了,天助我也。”

    “貌似不是左角,好像是那个把命托给他的助手?无所谓了,救到人就行。也算是对琉恩有个交代,不算无功而返。”

    毒岚暗笑着,很是开心。

    他此次‘佯救’,并不是和左角有仇,能救他还是想救。

    只不过他觉得公司的利益更重要,为救他牺牲太多不值当。可是老板的规则,也是为了公司长远利益着想。

    因此权衡之下,毒岚才亲自出马,半挂机式地救援。他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名誉得最坏准备。

    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这下子他名誉也保住了。

    当即也不恋战,洒下一大堆炸弹陷阱、航天地雷之后,潇洒逃离现场。

    等巨神兵看到这一幕时,已经过去了快三分钟。

    他暗叹一声,摆手道:“不必追了,那是毒岚的座驾……这个距离,他们已经进入虫洞了……”

    “这……”手底下人欲言又止,都不敢说话。

    这次的失误大发了,这都能让飞船里有人跑了?

    还好是巨神兵老大犯的错,这倒不算什么事。

    巨神兵很郁闷,他还是想不通,里面怎么会有人开逃生艇跑掉的。

    “回去检查残骸,肯定不是左角跑了,那一下他必死,我敢肯定!”巨神兵冷声道。

    他们返回小行星带,找到残骸。

    果然,里面检测到两具碎尸。一个是左角的,一个是他们研究所另一个专家的。

    “呀!这个专家竟然也是卧底!跟着一块跑了……我们得到的卧底名单没有他!这是个隐藏至深的卧底!”

    “诶?所以还有一个叛徒成功跑掉了,那是谁啊?”

    “立刻通知下去,让所有人考勤,看看谁不在!”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