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贝塞尔开放星的战事,毫无疑问不是什么小事件。

    其很快引发热议,传播开来,一万八千颗开放星都在转播热播此次事件。

    小小红矮星上,无数中小企业一开始也很恐慌,但发现星爆战云被星盟控制住,而神秘黑石军团与灵竺、光爆等战斗,没有往外波及,他们便冷静下来,很多人反而开启了直播。

    这年头人人都是媒体,没有单纯从事报道挖掘的职业记者。

    而这么多人直播,如何能在这种大事件中趁机吸粉呢?这就考验直播技巧了。

    有的人就不太有技巧,纯粹拍摄,设备也不是很好,除了自己铁粉,根本没多少人看。

    光画面清晰如现实就有用了?这可是在恒星上,红矮星再黯淡,各种强烈射线也是很影响拍摄效果的。如何尽可能将战斗细节凸显出来,而环境影响降到最低,这是考验直播者的东西。

    若是只待在一个地方不动,远远拍摄,这种直播就连铁粉都不会去看。

    好不容易遇到一次大事件,还掉粉,那就得不偿失了。

    真正主业是粉丝经济的人,各种尖端虚拟投影转播设备,那是随身携带,时刻准备。一旦开启,拍摄范围三维立体,覆盖半径数万公里的范围都是可以的。

    通过接受环境所有的电磁波、引力波,再用高超的计算机处理,直接还原成虚拟实境,呈现在自己的个人频道里。

    个人频道空间中,刷的一下就出现和现场一模一样的红矮星,各种人员、飞船,乃至星爆战云都还原出来,让粉丝可以直接身临其境地体验。

    粉丝能在虚拟宇宙近距离观察战斗,比如立在两名战斗者之间? 脸贴着脸看细节。

    这还仅仅是直播,有些播客必须有自己的原创内容,遇到这事? 那是兴奋得不得了? 直接上去作死。

    “哈哈哈? 好像是深渊来袭!这群破法者胆大包天,啧啧啧,灵竺集团不行啊? 看我上去帮他们!”

    陆陆续续? 一些路人加入了战斗。

    这些路人既不认识袭击者,也跟光爆、灵竺不熟,纯粹是想参与互动于其中? 用来吸粉。

    不少播客? 其实是很强的? 装备也很好? 艺高人胆大? 在战场肆意穿梭? 体验杀戮的快感。

    他们大多数,是帮着几大集团打阿努纳奇,因为很显然,阿努纳奇这批人藏头遮尾,之前好像还妄图毁灭开放星? 属于歹徒、恐·怖分子。打他们理所当然? 道义上是鼓励的。

    但也有些邪典播客? 不讲道义? 粉丝受众群体都比较邪恶,怂恿着播客去帮破法者入侵。

    还别说,真有播客这么干? 表面帮灵竺,暗地里突然反偷袭干掉几名灵竺员工。

    当然,这种播客,星盟事后会清算,所以往往会先把粉丝引流到小号,然后以一股‘我日子不过了’的气魄,以废一个号为代价去干这些事。

    边打还边带货,比如展示自己的兵器多么优秀,比一般的兵器好在哪里,聪明人都在某某家买兵器,不买大品牌的,大品牌又贵又不划算,去小企业提主播名字打多少多少折云云……

    还有的播客实力强劲,云淡风轻地在敌人机甲上刻粉丝榜一的名字……下一秒瞬间引爆了打赏热潮。

    他们粉丝人数众多,大多数人哪怕随手打发一个聚能币,合起来也不得了了。

    事后榜一的钱如数奉还,粉丝的钱三七分账。

    一时间,战场上众多莫名其妙的播客搅局其中。

    灵竺集团的研究所、总部大厦、高层管理办公室等地方,跟打卡似的写满了各种陌生人的名字……

    不过也有玩脱的,一名播客正在灵竺生命科学中心腹地,一边放烟花炮,一边跳舞。

    一道黑色流光袭来,阿努纳奇强者的大手瞬间扼住了他的脑袋,恐怖的力量骤然爆发,连机甲带本尊全都捏爆了。

    “哦豁……”此人的个人频道无数人哗然。

    但粉丝们并没有做鸟兽散,因为很快就有管理团队稳住他们,然后播客的亲人,比如儿子或者女儿出来,继承家业……

    很多虚拟国度,都是世代传承的,作死丢了命,没关系,马上‘太子’上位……

    ‘太子’表示:我记住他了!大家等着,我现在就去报仇,很快哈!马上给我准备飞船!

    说完,唰唰唰,当场把遗书都写好,然后指定继承人和粉丝受益人。接着就带领豢养的奴隶种族以及雇佣军,组建一个小团队就往虫洞赶!

    不玩虚的,纵然他赶到现场,都打完了,他的架势也得做足,给予粉丝期待感。

    甚至到时候还要表示自己打算去深渊调查,揪出凶手将其处决。跨越一万光年,也要报仇云云……

    这个噱头运营得好,中途有意思的话,可以做很久。

    若真能报仇,那自然是好,若做不到,等到感觉粉丝这个噱头没有意思时,此人往往会安排一段‘剧情’,作为收尾。可能是干掉某名乞死者作为复仇,可能是被某交好的大强者、大播客找上门来,表示:兄弟,听我一句劝,你不要再查这件事了。你不听?好,那你就跟我决斗,你输了,你就给我放下仇恨……

    不过显然,这一战并没有什么大播客,能左右战局。

    贝塞尔开放星太小了,这里主要是贝塞尔人的企业员工驻地,路人很少,播客们顶多也就玩点骚的,而装不了什么大的。

    仅仅十分钟,毒岚就带队彻底占领了灵竺的地盘,将其所有储存数据的设备毁掉。

    偌大的研究机构,此刻连一块哪怕最基本的芯片都没有了!

    就连员工都仅有一小撮被巨神兵拼死护送逃走,这让毒岚有些不爽。

    可惜,时间不够了,星盟要出手了,毒岚只能选择撤离。

    “毒岚!为什么!为什么他只揪着我们灵竺打?”巨神兵逃跑时欲哭无泪,他知道,灵竺完了。

    虽然老板还在,虽然各地还有分公司,但总部被彻底摧毁,研究数据全灭,一个失去科研能力的医药公司,相当于失去了所有前途。

    他们的设备,他们的数据模型,都是千百年来代代更新积攒的。

    没有工业基础,请再厉害的科学家也造不出有用的东西来。就好像当初死秃子拿到了原初之水配方,都没用一样。

    当然,设备什么的有钱还能再重建,可数据损失就无法用价值衡量了。

    这年头,任何一项技术,背后都需要庞大的数据支撑。并不是说懂这个技术就有用,又不是合成青霉素!

    他们这种入微到分子层面、原子层面的生命科学,随便一个所需要的数据,都是地球所有储存设备合起来,也装不下的!

    现在,就连地球这种堪堪踏入纳米时代的地方,其博士、教授,都开始越来越依赖国家级的大研究所、大数据中心了,因为随着技术发展,要记得东西太多,根本不是人可以处理的。

    全球最顶尖的科学家,若让他在家里自己研究,纵然给他几台电脑,他也休想研发前沿科技。

    靠着一名天才,什么条件都没有就带动科学进步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越往后,越是数据为王。

    纵然是5、6星的超级医师,若把他们的数据储备全部摧毁,而光凭他们的脑子,他们可能会直接跌回1星。

    甚至一些很基础的东西,学校学生都会的东西……他们可能都会忘了怎么合成。

    越强的医师越是如此,毕竟考的是创新力。

    除非是混基大能,个人脑力已经堪比一线计算机。

    “我真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让我保护你!而不是保护哪怕一台服务器……该死!”巨神兵冲着芬妮恼恨道。

    面对阿努纳奇不顾一切地打击,灵竺老板做出了选择:抢救科研人员。

    虽说数据为王,但人也同样重要。两者缺一不可,并不是说数据为王,其他就得靠边站了。

    巨神兵是专精于厮杀的战士,比较大老粗,他认为数据更重要,毕竟是他们公司一代代无数学者积累的,研究员死了可以再招一批,上手就能用,公司很快就能恢复元气。可数据没了,光有人,还得再花几百年……

    像灵竺这样的企业,每一家都是靠创新而立足的,买别人的数据没用,人家给的一定是淘汰的东西。学别人,就永远竞争不赢别人。每个文明内部私下里都得有独特的科技树,公司也一样。凡是达到灵竺这种级别的,都是有自己特色的。

    不过老板的想法不同,第一,敌人就是冲摧毁数据来的,强行保护,也保不下来多少。第二,保全人,有助于公司的凝聚力,公司遭此大劫,正是需要共度时艰的时候,不可再有人祸和分裂。

    第三,其实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保护芬妮。

    灵竺老总看出来了,阿努纳奇恐怕是冲着‘七星医术’来的。

    敌人占领了生命科学中心,对数据进行了短暂地检索,这很奇怪。一定是在找什么技术!

    可阿努纳奇也是医药大企业啊,有什么技术,值得人家这么不惜代价杀来?

    恐怕就是芬妮口中的那个七星医术了!这个级别的技术,就连大文明都会动心。

    趁着灵竺才刚接触一点,阿努纳奇这一波,是能学多少学多少,学不走的就宁可摧毁。

    如今灵竺完蛋了,但灵竺老总还不想放弃,眼下芬妮口中的七星医术,成了他的救命稻草。虽然遭此大劫,但如果真的能咬牙搞出那七星医术,灵竺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所以仅仅犹豫了刹那,灵竺老总还是选择了救人。

    “老板……”巨神兵将芬妮以及众多科研人员带到安全区。

    他们是抛下了所有电子仪器,这才逃出来的,不然毒岚一定不会放过这群人。

    只见灵竺老总的投影,出现在安全区的房间里,神色黯淡绝望。

    “巨神,你干的好。”灵竺忧郁地夸奖了一下。

    “老板你看明白了吗?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你绝密,一定要把那具尸体偷走!有些技术,不是我们可以拥有的,一旦被人知道,会引来灭顶之灾!”芬妮激动道。

    她当然也想到了阿努纳奇的目的,肯定是为了七星医术啊,不然没道理啊!难不成有病啊?

    所以公司虽然遭此大劫,但对她而言,貌似还是个好消息……间接证明了芬妮真的触碰到了某个顶尖技术!

    阿努纳奇可是早有原初之水的老牌医药大亨了,人家肯定是识货的。

    “导火索,应该是从你帮极光的助手凝固尸体开始的,当时你不知道重要性,很得意地介绍了一下自己新开发的技能。”灵竺老总说道。

    芬妮有些尴尬,低声道:“老板,对不起……”

    灵竺老总沉默片刻,选择微笑,说道:“这不能怪你,芬妮,对不起,就连我也对你的技术没有信心……”

    芬妮抿嘴道:“老板,都怪叛徒!”

    灵竺点点头道:“是啊……当时哈洛根、梭西亚,以及万瞳的三名杀手,都在场。他们之中,有勾结阿努纳奇的叛徒。之前还利用伐鲁劫走了货……”

    “那个叛徒应该是听到你的介绍,以及展现出的那种物质,然后汇报给了阿努纳奇。”

    “这种奇异物质,阿努纳奇应该是认识……继而引发了猜忌!”

    “阿努纳奇哪怕不确定你真的掌握了这项技术,都还做下如此大案,可想而知,一定是你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触碰到了医学上,某个阿努纳奇懂得的禁忌领域!”

    灵竺老总有两把刷子,很快就分析出了此次事件背后的含义。

    事实上这与真相很接近了,阿努纳奇确实是发现了灵竺拥有某个物质,而引发了猜忌,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们先灭了。

    只不过所谓的‘奇异物质’,两边想的不是同一个东西……

    “接下来,我只能依靠你们了……”灵竺老总温柔道。

    芬妮坚定道:“我父亲、祖母、太祖母都是灵竺的人,这里就是我的家。”

    灵竺说道:“好孩子,从现在开始,你负责的项目,高于一切!”

    “我们现在很虚弱,此事不可以让任何外人知晓,包括盟友。”

    “是!”一众研究员,皆坚定表态。

    这时,巨神兵突然说道:“老板,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汇报,请屏退左右。”

    灵竺说道:“不必,在场的都是我的心腹,没有不值得信任的!”

    巨神兵脸色古怪,疯狂使眼色。

    灵竺感觉不妙,还是屏退了左右,不过留下了芬妮。

    巨神兵见研究员们离开后,立刻说道:“老板……其实研究所内部,还有个内鬼没查出来……”

    只见他很快把左角叛逃的事说了,其中有两名专家跟着一块跑,有一个死了,查明了身份。但还有一个被毒岚接应走了,至今也身份不明。

    “什么!还有个内鬼是研究所里的人?”灵竺脸色难看。

    巨神兵说道:“是的,我本想通过考勤,清点所有离开研究所的人,来判断是谁。但我们公司太大,很多人公差外出,一切都需要时间慢慢盘查……而阿努纳奇这次袭击又来得太快……我还没来得及查完……”

    灵竺沉声道:“那现在……岂不是没法查了?”

    当然没法查了,总部都没了,所有研究所的所有数据也没了。再想通过排除法查,已经不现实,数据都丢失了。

    巨神兵丧气道:“不仅如此,我猜测……那个被毒岚接应走的叛徒,很可能在这次大战中,趁乱又以幸存者的姿态混了进来,故意被我救走……”

    灵竺呢喃道:“也就是说……你救下来的那群研究员之中……还有个身份不明的……卧底……”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芬妮听闻,气得发抖!

    灵竺老总,想着这一个个经历劫难,死里逃生的‘忠心耿耿’之辈里面,其实很大可能,还藏着一名毒岚派进来的卧底……

    而这个卧底,因为此次劫难导致的数据丢失,而根本无法验证,身份不明。

    他的心态就彻底炸裂了。

    要知道他可是刚准备在这困难之际,着重仰仗这群研究员啊!现在……还让他怎么相信?还怎么托付重任?

    “好狠!好狠啊!毒岚!”

    “怕我还隐藏了知情者,可能继续研究那医术而东山再起,提前部署了这一手!监督我剩下的研究项目……”

    “这就是阿努纳奇吗?这就是阿努纳奇吗?怎么这么厉害!”

    “不,这不会是毒岚,莫非是万华镜的亲自指示?运筹帷幄于千光年之外?”

    灵竺感觉到深深的恐惧,这样一来,现在的研究员里,他只有芬妮可以绝对信任了。

    他如今可谓又缺钱,又缺人,又缺数据……这样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七星医术研发出来?

    前置准备工作,都不知道要努力多久!路几乎都被堵死了。

    灵竺越想越无力,结合前后很多事情,隐约发现事情并没有他之前想得那么简单。

    阿努纳奇从微末之际强势崛起,的确有非凡手段!他切身体验到才知晓,这公司有多可怕!比他想象中可怕太多了。

    仅从这一手就看得出来,背后定有高人,毒岚突然莽一波的粗糙背后,藏了一条或多条暗线,暂时他还看不清楚。

    但这暗线行事上的一些严谨和细微风格,不像毒岚。毒岚要有这么细,现在他的分公司不会被打成劣势,所以一定另有其人。

    灵竺猜到,毒岚应该得到了万华镜的指示,专门在关乎七星医术的事上,被纠正了一些细节。

    “好可怕啊……万华镜,明明可以赢我们,却不愿亲自过来坐镇帮毒岚……你手上到底在忙什么?”

    灵竺暗自思索,感觉万华镜这种人,定然隐藏了天大的秘密,也定有天大的野心。

    他摇摇头,不想了,他根本管不着。

    只得怅然道:“芬妮……我现在只能靠你了……”

    芬妮挠头,也很绝望:不是,我一个人?我一个人我怎么研究啊?

    不仅如此,芬妮紧接着说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老板……我们现在连原初之水配方的数据……都没有了啊。”

    灵竺眼前一黑,几乎要吐血。

    连原初之水都没有,还研究个屁的七星医术,他后悔选择救这群人了!他应该让巨神兵去救数据的!

    他心里暗念:我怎么鬼使神差想救人?我为什么要救人啊,正常都是救数据啊!妈的,救回来一群天坑!

    “老板……如果有原初之水,我可以继续研究那凝胶物质。那是我最新发明的,我的大脑都记着呢!”芬妮又说道。

    灵竺缓过劲来,心里苦笑,怎么办,没办法。救都救了,七星医术贪都贪了,现在只能赌到底了,只要真把七星医术搞出来,都好说。

    不过问题来了,想研究这个,必须有原初之水配方。

    “靠,又回到了原点!”

    “知道配方的,还有光爆集团。最初就是他们弄到手的,老板,可以再找他们买啊。”芬妮说道。

    灵竺幽幽道:“我们能想到的问题,光爆也想得到。之前的会议上,你提及了绝密医术的事,紧接着就遭遇阿努纳奇的针对性总攻。”

    “一个能让阿努纳奇如此针对的技术,你觉得,光爆他们……不想知道吗?哪怕他们是盟友……”

    众人都很绝望,盟友有时候,是靠不住的。

    到底是告诉光爆集团真相,以此换技术,大家一起研发。还是糊弄过去,隐瞒七星医术的事,暗中再想办法弄到原初之水?

    芬妮坚定道:“不可以泄露出去,在这个级别的事上,光爆也不能信任,一样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灵竺叹道:“那我们如何弄到原初之水?”

    芬妮问道:“光爆最初是怎么弄到的?”

    巨神兵想了想道:“我记得好像是在诺母文明的一个叫惑灵市的小地方。有个阿努纳奇叛徒,把配方卖给了当地的某个医药行业的小老板。那个小老板具体是谁,我不知道,光爆没告诉我们……我想光爆集团内部恐怕也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人的。”

    “但是……哈洛根肯定知道。另外惑灵市那种小地方,总共没几家医药公司,我可以去查。”

    灵竺陷入沉思,说道:“那个小老板,说不定有备份。”

    “所以,我要去查吗?”巨神兵问道。

    灵竺犹豫了一下,摇头道:“不,我们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去查光爆集团得事,我们太虚弱了,还需要依赖这些盟友。万一你派人调查时被发现,引起光爆注意,后果不堪设想。”

    “原初之水、七星医术这些事,姑且放下……当务之急还是让联盟赢。阿努纳奇搞出这么大的事,损失惨重,我们大概率是能赢的。”

    “修生养息吧,如今我们就算拿到原初之水,什么设备也没有,想研发七星医术还早呢。”

    “一切暂且搁置,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以后再图。”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