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岚从未经历如此大败。

    这还是他坐镇一方,独当一面以来,第一次输得这么惨。

    没了,什么都没了。尽管他带着一批老员工成功逃离,但他们阿努纳奇在贝塞尔天区的势力,已经全完了。

    贝塞尔天区总共三十处开放星系,之前就抵押了十几家,后来为了麻痹敌人又关了十几家。诺母文明的更不必说,太阳神树都给炸了,其他全部产业也被抵掉。

    刚才经济危机蒸发掉的,那都是后来从其他地方挪动资金购置的。

    其本该是他憋了许久的底牌,打算依靠这一笔钱打翻身仗,一举制胜!却没想到自己这张底牌自爆了……

    这一战,是赌上一切的决战,结果因此断了后勤,遭此大败。

    实在是太气了,毒岚逃回到一处仅有的偏远小据点,脑子依旧气得嗡嗡的!

    逃回来的这一路,他们也是经历了众多围追堵截,得亏他实力强大,这才得以活命。

    而就是这样,他更气了!

    他的发挥没有一点问题,战略上偷袭了敌人,战术上更是把对方分而破之,在开局经济落后的情况下,差点以少胜多!

    个人战也不虚,他挑翻了对方无数精兵良将,简直大杀四方,巨神兵这个劲敌,也被他最后爆种击败,打得抱头鼠窜,残血逃离。

    毒岚前线每一步都赢了,后勤补给却被拖垮了,简直是躺着输了!

    “乌鲁塞!你们不讲道义!凭什么延迟发货!你告诉我凭什么!”

    “你知道害我损失多大吗?我们可是有契约的!你竟敢违约!”

    毒岚越想越气,马上到虚拟宇宙,去找英仙座旋臂的那家大军火集团。

    乌鲁塞身高两万公里,盘坐在一颗虚拟行星上,脚趾处云雾缭绕。

    他身体如紫晶构成,就像是一座晶体怪山? 身上爬满了粉丝……

    这些粉丝,都是崇拜他在银河战斗大会上的优秀成绩,而来此学习瞻仰。

    其实际身高当然没这么夸张? 这是放大一万倍后的效果。但他的个人实力? 却比毒岚要强? 是氪级的一名王者。

    毒岚就曾经在排位赛中被他毒打过,不过此刻毒岚也不怕他,因为此人不擅长热战? 若在现实里遇到? 毒岚一百零八万架真空切,能将他按在地上摩擦。

    “毒岚,我没有违约? 在短时间内立刻把三批货全给你发来? 是我给你的人情? 你不要不识好歹。”

    “你的时间这么紧? 我为此需要把其他人订的物资挪用给你。这本不算什么? 但你抵押的产业? 在协议签署后不久就开始暴跌,短短几个小时从八千多亿,缩水到八十亿!”

    “不,这还是之前的消息,到现在? 它只剩六十亿了? 已经只有建筑本身的价值了。”

    “你六十亿想拿我四千亿的货? 我已然被你害惨了? 你还怪我延迟发货?”

    乌鲁塞的语气不缓不急,却越说越怒,这种压抑的暗怒? 有一种不显露于外,却让人心底发毛的惊悚感。

    毒岚咬牙切齿,却无话可说。

    是的,人家接受产业抵押,并且当天就拿现货给他,这算是人情。

    结果价值突然缩水,人家这笔生意做的血亏。根据协议,这算是他自己倒霉,抵押之后降价的责任肯定是乌鲁塞负,而不是毒岚负责。

    但乌鲁塞因此收回人情,不挪用别人现金订货的物资,把毒岚往后排队,也是本分,又有何问题?

    毒岚说他损失大,难道乌鲁塞损失不大?

    怪只怪这场经济危机,大家都损失惨重,不要指望别人为自己买单。

    只能说,两人关系没那么铁。

    “我回头会拿现金补给你!”毒岚说完就走了。

    乌鲁塞用平稳地声线说道:“不必了,协议白纸黑字,是我自己亏了。毒岚,我们战斗大会再见!”

    “妈的!”毒岚闪身消失。

    他憋一肚子火,却无处发泄。

    回到自己频道后,毒岚越想越气,暴躁怒吼。

    “让小鱼来见我,快让他滚来见我!”

    不多时,在隐蔽据点,小鱼战战兢兢地来见毒岚。

    毒岚在虚拟宇宙中正疯狂发泄,一人独挑千军,靠着‘无限后勤’的插件,一人把联盟军挑翻了!

    在能量自动补满,高能发射器瞬间冷却,武器损耗直接关闭的情况下,面对千军万马,毒岚从北天区砍到南天区,有若无双战神。

    砍完之后,毒岚退出网络,浑身煞气。

    赛法已经准备好了庞大座椅和饮品,又一挥手,招来清洁机器人,处理毒岚身上的污秽与伤势。

    自从上次被毒岚救走后,赛法就一直跟在他身边,算是个跟班。

    毒岚没有给他安排职务,但如今赛法也算是个身边人。

    “说吧……”毒岚坐下来,神情呆滞,不知在想什么。

    小鱼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不过话里话外,表示自己实在无能为力,产业被抵押出去,手头又没有充足资金,简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毒岚没说话,他同时还在听其他手下的陆续汇报。

    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神色颓丧的表示,分公司已经完了。

    现在联盟在到处清扫他们,逼他们交人、赔款、投降。

    银行也找上门来,在逼他们还钱,现在十二月了,这个月别说分款,就连利息都还没着落呢。

    黄极也在汇报的人之中,他忧伤道:“光爆集团他们,已经高兴坏了,派人把守了所有虫洞,你若不投降,他们就把你逼死。灵竺甚至说,要是运气好能活捉到你,还要拿你找老板要赎金……”

    “呵呵呵呵哈哈哈!”毒岚听着听着,突然和疯子一样笑了,越笑越大声。

    众人面面相觑,士气跌到谷底。

    真的没法打了,他们已经输光了。现在就是投降谈判,还是直接战死的问题了。

    如今这边还活下来的,都是阿努纳奇真正的精英或者元老部下。最好的选择,其实就是投降谈判,保住人,日后卷土重来。

    可到底投不投降,还得看毒岚的态度,他不表态,没人敢直接提投降。

    不过毒岚却幽幽说道:“我终于切身体会到,过去的屡战屡胜,不是我等功劳,而是老板坐镇后方,给了我们坚强的后盾啊。”

    “以前和老板打天下,他从来没有让我们在后勤上吃过亏。现在才知道,老板是多么得不容易……”

    毒岚说着,都要哭了。

    众人也心生戚戚,小鱼瞥了毒岚一眼,心说:好家伙,这时候还要拍老板马屁,不愧是老板的心腹。

    只见毒岚越说越难受,突然脱下头盔,露出他暗翼金乌的华丽鹰首,掌中凝聚出高能反应!

    “今日之败,非战之罪,乃天要亡我……”

    “事已至此,我还有何颜面去见老板……”

    说罢,毒岚就要一掌毙了自己。

    众人大惊,大喊不要,却唯有琉恩跨步向前,想要阻止。

    不过有人比他阻止的更快,黄极飞身而上,虚空生命瞬间收缩,凝聚成黄金外衣。

    “梆!”他奋力一脚踢开了毒岚的手臂,让那一炮射空。

    “影龙!让我死,绝不可叫敌人再拿我去要赎金!”毒岚豁然而起,俯视黄极道。

    黄极昂首道:“毒岚,你不能死!你一死,再无人能在谈判桌上为公司力争。”

    “谈判桌?你要我投降?”毒岚瞪着黄极怒吼道,但屁股却坐了回去。

    没人敢提投降,因为他们已经输光了。之前还有点优势时,他们退出贝塞尔天区的市场,尚能止损,全身而退。

    可现在不一样了,走都走不掉。若是投降必然要交人、赔款之类的,而他们根本没有资金可以付了,也没有产业可以抵押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所以谈判桌上,不管谈出什么结果,都必然要劳累总公司,必然要让万华镜来兜这个底!

    理论上,为了不拖累总公司,大家现在该直接为战败负责,都牺牲算了,也免得以后回到总公司,在同事们面前没有颜面。

    不过黄极知道,到了这一步,大家其实都想投降,却都不想第一个提……

    包括毒岚也是……什么一掌毙了自己,什么绝不可叫敌人那他去要赎金……

    他作为领导,经历这么大的失败,大家又偏偏都不提投降的事,此刻他所谓的以死谢罪,只是被逼到了这个份上而已。

    黄极直接给他一个台阶:“毒岚,现在只能投降了。若非如此,难道要公司这么多精锐白白牺牲吗?”

    “你一死了之,谁又能在谈判桌上,为公司守住底线?”

    “大家都牺牲也就罢了,若是有人不想死,私自投降,跟敌人签署耻辱条约,让人拿着条约去逼老板,你我皆是罪人!”

    众人一听心说对啊,万一有狗贼投降,在谈判桌上毫无底线。

    就算这协议如果太过分,老板不会履行,可被一纸协议逼得下不来台,有损公司利益,是极有可能的啊。

    毒岚暗自点头,嘴上说道:“我只能投降?这让我怎么见老板……”

    黄极继续说道:“你别忘了,火羽还活着啊!他现在名义上是贝塞尔分公司的一把手。”

    “你若死,我们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了啊!”

    这话说的完美,众人纷纷附和黄极:“对啊,毒岚!你必须为公司在谈判桌上守住底线!”

    “虽然我们会与敌人死战到底,但万一火羽背着我们跟敌人签协议怎么办?”

    “为了公司的利益,你不能死啊!”

    毒岚点头道:“嗯,火羽这个狗贼!当初老板让我来做他的副官,就是为了守着他!”

    “他还没解决,我若一死了之,造成什么恶果,有负老板重托啊……”

    说罢他欣赏地看着黄极,心说影龙这个人,有能力,有脑子。

    这分析的,他不投降都不行。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