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岚叹了口气,朗声道:“今日惨败,我作为统帅,当以死谢罪。”

    “但是影龙说得对啊,公司利益岂可与个人荣辱相提并论。”

    “谈判桌上无论有何羞辱,为了公司,我去便是。”

    众人纷纷说道:“这不能怪你啊,经济危机谁也没想到,这不是你的责任。”

    毒岚摇头道:“老板最讨厌,把责任甩给天意。”

    “智慧生物存活一世,就是在与大自然抗争。若只知道把问题归结于天命,用老板的话来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件事,总该有人负责的……”

    众人又不敢说话了,现在毒岚是不能死了,投降是确定了,但失败还在那,不是说投降了就不用负责了。

    这次惨痛的失败,该由谁来负责呢?

    正当此时,黄极又说话了。

    “公司落到这步田地,我要负全责。”黄极情真意切,诚恳至极地说道。

    “啊这……”众人皆惊,敬佩地看着黄极,暗道有种!

    毒岚也愕然,影龙负全责?

    黄极严肃道:“若非我建议了不动诺母的资产,毒岚也不会想到抵押贷装备的方法,我们最后也不会后勤断裂,遭此惨败。”

    “当时若是维持毒岚的原计划,我们直接把资产卖了,用现金购买物资,凭大家在之前战斗中的漂亮表现……我不得不马后炮一下,这真的是稳赢的!”

    众人沉吟,心说还有这事?

    不过这绕的有点远吧?影龙又没有决策权,无非是建议了一下,而且毒岚也没全盘接受这个计划,是毒岚自己改了改,找人家抵装备的,结果关系不够铁? 人家最后一批货不送了,导致断了补给。

    这绕一大圈子回来,怪影龙不该提建议?

    “你不用说了!影龙? 这与你有何干系!”

    “诺母的资产出了事? 小鱼是直接负责人!物资没有护送到位? 影牙是直接负责人。这场争斗我们几次陷入被动,都是因为开局被人家一口气扫了所有卧底,琉恩是直接负责人!”

    “而我是总负责人!战略决策全是我做的? 岂能怪你!”

    毒岚很认真地说着? 他是真的觉得,怪不着影龙。

    若是事后憋着火复盘整局,毒岚会感觉到黄极那一下的建议? 有点问题。因为马后炮来看? 毒岚当时的原计划是最好的? 结果就那一下? 临时改变了想法。

    当然? 也仅仅是有点问题而已。影杀军团是最值得信任的? 毒岚倒也不会怀疑黄极什么,只是以后会觉得不爽,感觉:手底下的人太菜,拖累了我。

    可现在,黄极主动挑明这事? 没有让其憋在心里发酵? 反而把锅全部揽在身上? 那大家就很不好意思了。

    毒岚更希望小鱼、影牙、琉恩站出来负责? 结果黄极站出来了,这是他觉得最怪罪不到的人。

    “影龙,我说过无数次? 你功不可没!”

    “若没有你,我们早就输了。你本给我们带来了决胜优势,是我们送了出去……”

    毒岚也挑明了,直言‘影龙’不仅无罪,反而有功!

    真的怪谁都怪不到‘影龙’,这个锅谁都可以背,唯独影龙不能背!

    说着,毒岚看向小鱼。最大的问题就是处在诺母资产上,而这是小鱼这位专家负责的。

    他不仅没有作为,似乎还推了一把!

    “小鱼,我看了一下资料,星盟认证的星轨数据,是你提交的?”毒岚问道。

    众人一听他问小鱼,就心里有数了。确实,问题是出在钱上面,小鱼是主要负责人,就该他负责。

    小鱼欲哭无泪,是他管钱,但金融风暴之下,产业都抵押了,而他还没有充足资金,让他如何操作?

    他也提前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安,因为当时这个状态太危险了,若有大风大浪,他会毫无还手之力,所以不安之下,提交数据让星盟帮忙算一下,他也好提前预知消息。这其实已经算是防范于未然,很上心的一步操作了。

    没想到危机来得快,太突然!这反而又成了他一大罪状!

    “我……我……是我提交的……”小鱼叹道。

    毒岚怒吼道:“你刚才跟我汇报,处处找理由,公司把资产交给你打理,危机来临时,你做了什么补救措施?不要跟我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不是借口!”

    小鱼知道,他死定了。

    可就在这时,黄极说道:“这不能怪他,没有钱,产权也被抵押,他没法操作。”

    “被逼到这个份上,归根结底,还是我那条建议的问题,早把产业脱手,用现金就没事了……”

    毒岚就是想保黄极,才这么说小鱼,没想到黄极还出来帮他摘锅。

    “诶影龙!我都说了这不是你的问题,你是功臣,我不准你再替别人背锅!”毒岚急道。

    黄极忧伤道:“不,你不懂,毒岚。不是我想背负责任的问题,而是……”

    “轮到我了!”

    众人愕然,毒岚蹙眉道:“什么叫轮到你了?”

    黄极怅然道:“毒岚,为了公司,总要有人牺牲的。”

    “这个责任,小鱼负不了。别忘了,斯杜碧一定要我们交出当初挑衅他的影子杀手,弥补颜面。”

    “到底是谁,其实不重要,现在只能我去。”

    “影子杀手,本就是死士……在必要的时候站出来,这既是影杀军团的宿命!”

    众人哗然,肃然起敬。

    毒岚也一愣,是啊,差点忘了,还要个影子杀手给斯杜碧交代,否则连谈判都不给谈!

    他看向现场,败到这步田地,眼下就剩两名影子杀手还活着了,一个是影龙,一个是其队长影牙。常规来说,是队员先牺牲,队长活下去。

    “影龙……你……”影牙见黄极主动背负,忍不住感动出声。

    黄极回头呵斥道:“你给我闭嘴!这与你无关!影牙!你可是队长!给我老老实实地活着!接下来,是我的任务。”

    影牙一滞,呆愣在原地,感觉场景莫名熟悉。

    呵斥完影牙,黄极又转头凝视毒岚道:“上次被敌人围剿,我不在,而我们小队为了突围,已经牺牲了四名队员……”

    “后来大静默事件,雷阳叛逃,我又不在……影纣他们全部被抓,为了公司的利益,最终被公开处刑,我去牢房见过他们最后一面,可谓全无怨言,慷慨赴死。”

    “再后来,我去救队长,当时他为了保全我的身份,让影桀牺牲。影桀到死连个名字都没有,是背负着我的代号死去的。”

    “而现在,轮到我了!”

    众人悚然一惊,注目致敬。

    “影龙……”

    他们之前有的人,还隐约觉得‘影龙’背锅有点刻意了,有故意邀名之嫌。

    毕竟他是功臣,确实没什么错,他负什么责任?轮不到他!

    可这番话说出来,众人才知道,他是认真的,惨败的责任虽然轮不到他,但是公司最锋利的剑,老板最信任军团的宿命……轮到他了。

    这就是影子杀手!他们是死士!锋锐无挡却又易折!

    毒岚沉默片刻,感动之余,坚决道:“你说得好,但是我拒绝!”

    “你不一样,影龙,这次绝对不能轮到你,你必须得给我活着!”

    黄极蹙眉沉声道:“为什么!是影桀背负着我的名字,让我活下去的。现在只剩下我和队长了,我将背负队长的名字,给斯杜碧一个交代。”

    “如果轮到我牺牲,我不会拒绝。不,其实挑衅沙茶王室的人就是我!本该就由我负责!”

    “毒岚,我们活着本就背负着许多自己人的生命,我的后事自有老板操持,他不会亏待我的。”

    “都是自己人……你不会以为我比较特殊吧?”

    此话一出,影牙感动之余,觉得有点耳熟。

    好像是他让影桀赴死时说的话,没想到‘影龙’都记住了,甚至今天以同样的理由,去赴死。

    众人尊敬地看着黄极,只见他拿出了自己的真空切。

    黄极叹道:“我花了公司大量经费,全无作为,还误导了你……本当以死谢罪,但沙茶王室需要一个交代,恐怕只能被公开处刑了。”

    “这些真空切,是我当初找公司讨要的,如今也用不上了,便归还给公司。”

    毒岚怒吼道:“把武器拿着!我不同意你去死!你要违抗我的命令吗!老板可是让你们听命于我!”

    “给我听着!影龙,你就是特殊的!”

    黄极皱眉,众人暗自点头。

    “……”至于影牙,沉默无言,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

    毒岚继续说道:“影龙,你卧底这么好,此次战事你最功不可没,我就不再赘述了……”

    “事已至此,我们只能投降,但是我们并不能就此服输!”

    “你可还没有暴露呢!赴什么死!你给我好好待在光爆集团,这次我们输了,但错不在你,光爆赢了,你却是立了大功!”

    “日后你在光爆集团,大有可为!你就是我们未来一雪前耻的机会!就是我们留在这片天区的顶梁柱。”

    “终有一日,公司会卷土重来,而你将是我们最大的仰仗,你怎么能去死!”

    众人惊骇,原来影龙在光爆卧底。

    之前大家还对影龙的功劳没概念,大多是听毒岚说而脑补的,黄极也只是说什么‘背负名字而活’,没有直言自己是卧底。

    此刻众人才听出来,原来‘影龙’是如此功不可没,他是公司最后的王牌卧底!

    直到此刻惨败投降,都还没有暴露,反而打入敌人内部,深受信任!

    这样一来,他确实死不得啊,别说负责任和什么给斯杜碧交代。这要是拿去交代,身份不就全漏了吗?

    反之留下来,他可以不用投降,就潜伏在这边,日后为公司卷土重来,撑起一片天!

    一时间,大家都认为他绝不能死,纷纷劝说起来。

    黄极低头道:“可是……”

    毒岚斩钉截铁道:“没有可是!我把话撂在这,谁也不准让你负责!”

    “这个责任谁都能负,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影子杀手!”

    此话一出,一旁仅剩的另一名影子杀手……影牙,悚然一惊,嘴角抽搐。

    什么叫又不只一个影子杀手?

    经此惨败,现在就剩他和影龙了啊……

    果不其然,只见毒岚凝视影牙道:“轮到你了。”

    “呃???”影牙无语:之前谁说必不负我?说什么一定不会把我交出去的?

    众人皆看向影牙,现在也只能是他了。

    小鱼暗喜,自己貌似活了……心里感激黄极,之前为自己开脱。

    影牙深吸一口气道:“毒岚,你之前说……”

    毒岚打断道:“放心,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牺牲者的……”

    “我特么……”影牙一滞,这话也是他说过的,不,最早是万华镜说的,他只是学老板。

    毒岚平静道:“我们必须投降,以防备火羽给老板难堪,这个道理前面影龙分析过了,我就不说了。”

    “可有一名影子杀手,挑衅了斯杜碧,为了王室的颜面,他最大的条件就是要人,我们不得不给个交代。”

    “我没办法,对方曾指名道姓,要交出你影牙,之前这事我压下去了,现在我们已经惨败,没有选择了。”

    影牙很纠结,他不是不敢死,只是不甘心。

    之前毒岚都承诺他了,现在又说轮到他,这让他没有准备,继而觉悟未满。

    人就是这样,一开始若有觉悟,死算什么。可突然很被动地转到他头上,他就有点懵了。

    只能说,当过领导就不一样了。影桀他们都是队员,从来都是被动。但影牙是队长,以前他总是这样让队员去牺牲,可突然同样的理由让他赴死,他就有点别扭了。

    他现在还有个队员活着,就是影龙,影龙也很乖,主动‘要背负着队长的名字’去死。

    可突然之间,所有人都不要他去死了,他死公司血亏,反观让影牙去死,好像没什么干系。

    再加上敌人指名道姓,提了可以拿他影牙交代,这就更合拍了。

    可前面不是还在说小鱼和影龙吗?怎么突然一下,就变成他影牙非死不可了?

    风向转的太快,搞得影牙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不是……为什么斯杜碧要指名我啊?到底是谁挑衅沙茶王室?这事我们都没搞清楚呢……感觉不对劲啊,要不问一下那边?”影牙说道。

    众人撇嘴,都说了是谁不重要,现在要一名影子杀手交代,就两个人选,影龙不能去,只能是影牙了啊。

    就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说什么不对劲,影牙现在明显有点往外摘自己了。

    同样是影子杀手,怎么差距这么大?

    一旁的赛法,眼观鼻漠然而立,他可是知道怎么会指名影牙……因为就是他当时伪装成影牙,用心脏麻痹威胁光爆等老总。

    同时,黄极在会场中欺负哈洛根和梭西亚,对斯杜碧王子不屑一顾。

    这才惹得斯杜碧大怒!可当时黄极没报名字,只有与之同步行动的‘赛法’,显露了自己是‘影牙’的身份。

    消息传上去,到了斯杜碧这里,自然就只能指名道姓,提影牙了,谁让他声名在外?

    影牙哪知道这个?他了解影子杀手,琢磨按理来说,队伍里没这种鲁莽之人啊。

    会是谁呢?所以他说不对劲。

    “真的,我觉得这个要查一下……”影牙说道。

    黄极突然道:“不用查了,是我!是我挑衅了沙茶王室!”

    毒岚摆手道:“你不要说话!”

    黄极认真道:“真的是我!”

    “你给我闭嘴!”毒岚怒吼道。

    众人暗自点头,这才是负责任的态度,都不用扯别的,直接说是自己就完事了!

    作为死士,背负无数队友活到今天,轮到了,那就认!一切为了公司的利益!

    影牙哑口无言,感受到了大家的目光,叹了口气,他知道,真轮到他了。

    毒岚沉声道:“谁都不要说话!现在我只问影牙一个人!”

    “是你吧?影牙,挑衅斯杜碧,导致其给光爆集团提供了大量的支援……敌方联盟,斯杜碧若不出力,我们相当于少一个劲敌,不会这么被动,也许今天就赢了。”

    影牙嘴唇颤抖,明白了什么意思。

    毒岚双手搭在影牙的肩膀上,凝视他,深情追问道:“是不是你?”

    影牙眼中含着泪光,最终说道:“是……是……”

    “是不是你!”毒岚大吼道。

    影牙终于有了觉悟,也昂首大吼道:“是我!就是我!他娘的斯杜碧……老子见了他面还要骂他!没错!就是我影牙干得!”

    “好……兄弟,很好。”毒岚重重地拍打影牙的肩膀。

    “都是自己人,我会争取让你死的体面点。”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