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缘抓捕了军方所有首脑,接管了母星最后的抵抗力量。

    旧政府亲手捧起来的英雄,倒戈迎接新政府,直接让复兴社兵不血刃拿下了母星。

    浩浩荡荡的星舰群,一炮都没开,便开始驻防。

    九颗卫星开始扩轨,去往虫洞附近巡游。

    从一开始这场仗,复兴社就没把腐朽的官方当做什么大敌。

    敌人内外早已经安插了无数复兴社义士,军方也随时能倒戈,推翻官方已经是顺理成章,一战可定的事。

    但真正的考验,现在才到来。

    “黑鲨真是没用,我只打算他坚持三十分钟,没想到十五分钟就投了!”

    “一定要阻止叛军,给我拖时间,再拖二十分钟就行了!”

    占地数十平方公里的庞大国会要塞,这里还有一支不错的武装,是直接保护政府重地的安全部队,由领导层直接统帅。

    但复兴社的战士们,团团包围了这里,层层推进,若不是不想破坏这里,早就攻下了。

    “先生,有事?我正在围攻国会,让对方投降。”绝缘接到黄极的通讯。

    黄极说道:“不要浪费时间,立刻攻进去,有人卖国。”

    “卖国?是!”绝缘听了,马上下令。

    “谈判破裂,立即攻坚!”

    “轰!”

    太空外一道蓝色光束,从天而降,直接将其炸出一个巨坑。

    数千名武装士兵,张开能量罩,挡住冲击波,以免波及民众。

    随后绝缘开启大型气候干涉场,把爆炸的火光与热浪扫开、吸走,派人冲进去打扫战场。

    里面的议员,还是活下来了。

    他们一个个全副武装,穿着机甲,挡住了最猛烈的冲击,不过他们都不擅长战斗? 仅仅又坚持了一分钟,便全部被捉拿。

    “你们在做什么?”绝缘质问道。

    一名高大议员摇头道:“没想到是你背叛了……绝缘,你们以为暴力推翻我们? 文明就可以复兴了?天真……天真……”

    绝缘追问道:“少跟我废话? 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高大议员笑道:“没什么? 只是我们终于下定决心,让贝塞尔文明出兵平乱。”

    “什么!”绝缘大怒,掐着对方的脖子吼道:“你让异族武装干涉我们内战?你疯了!”

    高大议员丧气道:“你要杀我就杀吧? 终究还是多犹豫了……呵呵? 黑鲨这家伙,哪怕多坚持几分钟,协议就签下了……贝塞尔的正规军? 就会进驻天狼星系? 帮助我们消灭你们这群叛军。”

    绝缘悚然一惊道:“你……你们真要这么做?引外敌进来? 诺母文明? 还是诺母人的文明吗?”

    “早就不是了!”高大议员怅然道。

    做出这个决定? 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或许在地球? 引狼入室这个决定,在既得利益就要被全盘掀翻的情况下,很容易就做出来。

    但是在星际文明中,背叛自己的母族,出卖文明核心利益? 乃至让文明有彻底消亡的危险? 是一切文明都无法接受的事? 是越过底线的事。连大多数破法者都不会这么干。

    绝缘咬牙切齿道:“最邪恶的破法者也没有你这样混账!”

    “你打算跟他们签什么? 说!到底签什么协议?他们出兵的条件是什么?真的没来得及签吗?”

    高大议员说道:“条件还不错,贝塞尔军队在我们境内,有无限通行权? 和无限自卫反击权……”

    军队一片哗然,人群里被关在电笼里的黑鲨等人,也懵了。

    饶是黑鲨他们这些个崇外者,也忍不住咆哮道:“无限自卫反击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们可以因为你伤了人家一根头发,而灭了你们整个国会!你们比我还不要脸?”

    绝缘连忙把这事通告妮菲塔,随后冷声道:“何止国会,只要理由充足,他们可以把母星屠了,无非是被谴责而已。”

    高大议员说道:“你说的是极端情况,贝塞尔人没那么短视。他们只会把这项权利,用在你们叛军身上。”

    绝缘怒道:“你这么做,纵然把我们镇压了又如何?迎来的是文明无休止的暴动!”

    “只要我们有反抗,他们就可以镇压。你要干什么?你要贝塞尔人,把我们诺母族杀光吗?要把我们的血性彻底杀没吗?”

    “你还是不是诺母人!”

    高大议员摇头道:“怎么会杀光呢,你想问题能不能不要这么极端。你觉得嚷嚷着要诺母崛起的复兴社若是成功,会听从沙茶文明和贝塞尔文明的安排吗?你们会无脑地跟着在星盟摇旗呐喊吗?不会吧?你们只会真正的激怒沙茶文明。”

    “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灾难。”

    绝缘咬牙道:“你就知道在乎异族的看法,你就知道沙茶文明、贝塞尔文明,他们害得我们还不够惨吗?”

    “你贪得无厌,还帮着他们榨同胞的血,如今我们终于可以复兴,被压迫的诺母人终于推翻了你们,你竟然都要临死之前,把外敌招进来,你是畜生!是蛮夷!”

    听着绝缘的怒骂,被捕的议员们纷纷摇头,站在他们这个位置,其看法与下面所有人,都是不同的。

    高大议员低沉道:“是,我是贪钱,但在我心里,诺母文明的存亡,永远是第一位,这一点从未变过。”

    “哈?”绝缘愕然。

    高大议员自嘲道:“我确实帮着异族压榨同胞。但这是必要的,因为这样的诺母文明,是值得他们保护且看重的……”

    绝缘一拳将其打飞,踩着他说道:“你只想着他们?他们当年害得我们那么惨,你怎么不想想同胞!”

    高大议员吐出一口血,也大声道:“是啊,他们当年害我们那么惨……你说我不知道想着同胞,呵呵,那你怎么不知道痛呢!”

    场上的热血战士们,一片死寂。

    妮菲塔他们也赶到了现场,眉头紧皱。

    高大议员爬起来,指着复兴社这群人吼道:“你们什么都不懂!不先想着他们,怎么保护自己人!”

    “人马座旋臂的甲虫族文明,是什么下场?光之文明整治了他们一千年,现在那群虫子吃饭都成问题了!堂堂文明,还会饿死个体,这也能叫文明吗?”

    “诺母文明唯有侍奉大文明,才有今天的好日子。这九千年你们日子过得不滋润吗?你们体会过饥饿的感觉吗?”

    “是啊,你们赢了啊!好厉害,然后呢?”

    “你们难道要文明像当初开放前的那黑暗三百年一样?连工业都被摧毁掉?”

    高大议员渐渐怒吼起来,指指点点道:“被异族欺负几下就要死要活,怎么?饿死你们了吗?是饿到你了……还是饿到你了?”

    “这种协议我也不想签,我们也是拖到这最后时刻,才下定决心,要不然人家早就来了,也不会被你们阻止!”

    “没办法啊,你们逼得。就算我们灭亡,文明也不能交到你们这群人手中,我宁可交给异族,因为我知道他们不会涸泽而渔。就你们,只会把文明害死!”

    妮菲塔瞪着他说道:“你让贝塞尔军队进来,才是害死文明!”

    “你们要背叛文明,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一定会保护好文明,我什么都不怕!我豁出性命也要保护她!”

    高大议员冷笑道:“我求求你怕一下吧,好吗?”

    “不知道畏惧的种族,现在还剩几个?哈,也许你要说龙族,可是龙族也是知道怕的啊!”

    “你们知道什么是战争吗?你们知道星盟诞生前的战争是什么样吗?你们知道为什么星河银行是仙女座大星云的文明开的吗?你们知道为什么全银河系都要用人家的货币,而所有文明都没有意见吗?”

    “因为所有在星盟诞生以前就存在的文明,他们知道怕!知道痛啊!”

    众人呆滞,理论上来说,好像是这样的。

    九千年前他们就经历一次了,人家想玩死他们,实在是太简单了。

    像诺母文明这样的情况,银河中并不少见,不乏比他们还惨的。

    新生的复兴政府,真的可以复兴吗?所要面对的阻力,太多了。

    虽然推翻了过去的政府,但并不意味天下大吉,还会有无数的挑战,此刻众人只觉得身负千钧重担。

    “把他带下去。”奥卡冷声道。

    议员们都被带走了,现场留下人收拾残局。

    妮菲塔还在思索,奥卡轻声道:“社长,不……元首。我早已经提交了申请,顶替原政府在星盟的席位。你知道的,谁代表诺母文明,星盟都无所谓,作为内战,复兴社是拥有人口更多的一方,星盟没有理由干涉。我们已经实质上,代表了绝大多数诺母人。”

    绝缘也在一旁叹道:“还好先生及时提醒,让我强攻,不然若真让原政府签了那个协议,贝塞尔文明军队现在已经进来了,我们绝不可能是对手。”

    妮菲塔定了定神说道:“你说我们真的会害死自己得文明吗?”

    奥卡说道:“如果我们不尝试收回开放星,就肯定不会。”

    妮菲塔小灯笼一紧道:“但这,正是我们的初衷。如果我们维持现状,没有一块完全独立的星系,何谈复兴?没有保留地,意味着我们无法阻止异族企业进入,我们利用金融风暴,一时把它们赶走了,未来不还是和过去一样吗?”

    奥卡说道:“所以说,我们任重道远。当务之急是准备新诺母文明的建立大典,随后我还有全套的经济复苏计划,需要实行。”

    妮菲塔问道:“先生呢?”

    很快他们联系到黄极,只听得黄极说道:“打完了吗?打完了你们就代表紫微集团,上线去谈判,在虚拟宇宙直接联系伊西丝就行了。”

    “跟阿努纳奇他们谈判?知道了……那个,你不去吗?”妮菲塔问道。

    黄极说道:“大姐头,会带领你们的。”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