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谈判,各有立场,各执己见,光看气势,都分不清谁是战败方!

    “你给我摆正态度!毒岚,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你才是失败者!”光爆快气死了,毒岚这个不许,那个不干的。

    光爆这边好不容易啃下‘永远退出贝塞尔市场’这一条协议,结果在赔款方面,毒岚又百般还价。

    “说四万亿,就是四万亿,以后每年还要赔三十亿琅,延续一千年!”灵竺也桀声道。

    毒岚不屑道:“你是什么东西!留了你一命,你还敢说话!灵竺现在也配坐在谈判桌上吗?诸位,不如放我去把他灭了!少一家分钱怎么样?”

    灵竺顿时蔫了,瞪着毒岚,却没有说话。

    万瞳等集团,倒是颇为意动,但也不能在谈判桌上让盟友难堪。

    光爆还是说道:“你少挑拨离间,你害得灵竺还不够惨吗?我们四家同气连枝!灵竺此战损失多少,那便相当于我们损失多少!”

    “你要是没有诚意和谈,我每天杀你一个人!”

    眼见对方杀气腾腾,毒岚并没有被吓到,神色不变道:“光爆,莫以为我真的怕你,这一战你们还有余力吗?我承认,我毒岚是败了,但阿努纳奇没有败!”

    光爆威胁道:“我有没有余力你要试试吗?我须臾之间就能要你性命。”

    听了这话,毒岚无畏道:“好啊!你杀我啊!”

    “跟你们谈,是为了公司,不是为了我自己。”

    “我可以死,我手下还剩数千人,你也尽数杀光便是。且看到时候有多少人要为我陪葬!”

    “真要惹怒了我老板,便叫这星空,再无你们的名字!”

    毒岚直接化身滚刀肉了,这也是他在谈判桌上,仅有的筹码之一。

    要知道阿努纳奇总部? 此战并没有入局,虽说拨了一些款,但总体来 反阿努纳奇联盟也只是斗倒了一家分公司。

    光爆等人? 终究只是和毒岚谈? 而不是和万华镜谈。

    这一战下来已经是两败俱伤,虽说从各个角度来分析,阿努纳奇总部不会来给毒岚出头? 可也说不准。

    万一谈判解决不了问题? 万华镜直接又抽出一大堆精兵良将,或者干脆亲自来一趟。他们四家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毒岚的意思很简单:你们提条件可以,但不要太过分? 不然你们还是把我杀了? 跟我老板继续打吧!

    光爆他们当然不想再继续打下去? 所以仗着这一点? 毒岚才能讨价还价。

    不过反过来? 联盟这边也不是没有后台。

    光爆背后有斯杜碧? 通天阁背后也有沙茶文明的大佬。这也是阿努纳奇总部那边没有倾巢而出的原因,没什么收益不说,还有风险。

    都算是下面的人在打,既然已经分出了胜负,那谈就是了。

    可如果万华镜入场? 那战争就又升级了? 何必呢。

    “要我光爆除名?你问过沙茶王室没有!”

    “候选人就说候选人? 说什么王室!”

    “哈? 你真想再打一场吗!”

    “打就打啊?”

    眼看谈判又陷入僵局,貌似又有‘不谈了,继续打’的架势。

    六牙白象终于睁眼开始履行他的职责? 洪声颂道:“妙尊智佛!”

    两帮人当即沉默下来,谈判会场陷入一片死寂,只回荡着这声颂叹。

    妮菲塔只觉得浑身一震,为肃穆气氛所慑。

    再看黄极,竟然连黄极都不说话了,她和奥卡不禁悚然。暗道六牙白象声威之浩荡,亦或者是妙尊智王佛的威名太大,以至于一张口,便能慑令诸多大佬静默。

    六牙白象声若洪钟道:“几位斋主,如今愿意息兵罢战,坐在一起谈判,本是好事。有什么恩怨,不能平心静气好好谈呢?怎能为了只言片语,就伤了彼此的和气,再动干戈呢?”

    “万华镜斋主,与沙茶王室诸多成员,皆是多年好友,曾共同朝见妙尊,施以香金。你们这样闹起来,岂不是令他们脸上无光啊。”

    他一番话,不缓不急,全场无人打断与反驳。

    妮菲塔不禁低声道:“好重的威势,奥卡,以后莫要招惹佛系,我们虽然不接纳这种文化,但至少也要交……咦?”

    她正想轻声告诉奥卡,让他以后注意跟妙尊智王佛的势力打好关系,这个势力面子很大,又讲究和气生财,说不定有求到他们的地方。

    怎料她这话却没说出口,系统直接提示她:您正处于禁言区,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留言。

    “啊这……”妮菲塔一愣,这才知道,原来全场静默,大家乖乖聆听六牙白象发言,不是因为他面子大,而是他把所有人禁言了。

    六牙白象继续说道:“今日会前,本座曾言,将再添一席。”

    “如今人已到来,请容本座隆重介绍。”

    说罢,一挥手,黄极的身影以超光速膨胀,顷刻间达到了十二万光年的尺度!

    紧接着,妮菲塔也长大,投影急剧延伸到九万光年,奥卡更矮,只有五万。

    不过灵竺也才五万光年高,这里就看得出来,在文明代表与公司代表同列一席时,文明永远是要高于任何企业一等的。

    虽然诺母文明很弱,可在弱,人家在星盟也有席位。而任何企业再强,也不可能参与进星盟大政策的决议中。

    毒岚见到三名诺母人入席,本以为是光爆又请来了几个势力,共同逼迫自己。

    可见到黄极等人,位列第四方,顿时心里咯噔一下,不解其意。

    尤其是黄极这个诺母人,竟然有十二万光年的投影尺度,仅次于六牙白象这个公证人了。

    这让毒岚很不解,诺母人有这么厉害的势力吗?

    殊不知,诺母人没有这么厉害,但‘出资方’可以这么厉害……

    “这位伊西丝斋主,乃是紫微集团代表,此次谈判大会一应用度,皆由其紫微集团负责。本座亦是伊西丝斋主请来,为众位主持公道的。”六牙白象介绍道。

    毒岚这才恍然,原来这是金主!

    两个月前开始谈判,见到六牙白象,以及如此隆重的谈判仪式,毒岚就知道大事不妙。

    这次协议一旦签署,就不是可以糊弄事,轻易赖掉的了。

    所以他才迫切地争取协议内容,尽可能地止损。

    他还纳闷,光爆他们也应该强弩之末了才对,怎么还能请动大势利尊者的人?

    原来还有个紫微集团进场了,这次谈判人家是‘请客的’,不坐主位也是次位,这倒是很正常。

    “这位妮菲塔斋主,乃是诺母文明代表,已位列星盟成员国元首之一。其身后的奥卡斋主,是诺母文明总理。两位诺母文明代表,同时也是紫微集团成员。”

    “此次谈判大会,紫微集团将位列一方,参与协议制定。”

    六牙白象说完 ,关闭了禁言。

    毒岚马上说道:“异议!”

    六牙白象看向他。

    毒岚说道:“紫微集团凭什么参与谈判?就因为他们付了钱?如果谁交一笔钱就能参与进来,那我申请休会,再去请几家同僚过来一块谈谈。”

    灵竺冷笑道:“毒岚,原来你还没意识到吗?你败就败在紫微集团搅动的这场经济危机之中啊!”

    “什么!”毒岚虎躯一震,心说那不是巧合吗?

    他仔细打量紫微这帮人,只觉得脑袋嗡嗡的。

    打死他也想不到,一个诺母人的无名公司,竟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果然自己不是败在天命,而是败给了人为。还是老板境界高,老板曾说过:一切天意的背后,皆是人心。

    “你听说过紫微集团吗?”毒岚问身旁的深蓝财阀代表。

    深蓝财阀的代表,透白色荧光面纱般的身体一震,发出声音说道:“当然知道,它就是在诺母金融风暴中,最后的大赢家!”

    “啊!”毒岚心说难怪觉得紫微集团听得这么耳熟,原来就是前不久,狙击一个文明的经济,在金融市场翻云覆雨,最后横扫市场,几乎赶走了所有外资企业,独霸诺母文明六颗开放星市场,赚得盆满钵满的那个无名小卒!

    这个势力突然崛起,他也是近期才听说过,原来自己的失败,还有他们故意针对的缘故!

    深蓝财阀代表道:“哼,果然是故意的!我当时就觉得这个集团有备而来,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看来那场经济危机,就是他们蓄谋已久的行动。”

    “我一直在查这个公司,但他们前不久才被注册出来,完 全查不到更远的跟脚来历,如同突然冒出来一般。”

    “可是毒岚,你千万不要以为这个公司真就是新成立的,而掉以轻心。”

    “紫微虽是无名小卒,但绝非无能之辈!”

    毒岚暗自点头,一出手就重创文明经济,还扶植地方势力革掉了原政府的命,岂是一个新公司可以做到的?无非又是哪个隐藏至深大势力的马甲!

    这种基本操作,大家都懂。

    只见毒岚眼神狠厉地瞪着黄极:“那场经济危机是你刻意为之?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当然知道,你在与联盟决战,却自作聪明,找乌鲁塞抵押军需物资。我正是看准这个大好时机,才给了你致命的一刀!”黄极大大方方承认了。

    “你……”毒岚瞪大眼睛,气的浑身发抖。

    见黄极说出乌鲁塞这个名字,他就知道,那场金融风暴不是巧合了!

    “妈的,难道是乌鲁塞背叛了我?”

    “还说我坑他,可恶……恐怕是他在跟紫微集团一唱一和……把我坑死了!”

    毒岚一直认为,自己必胜,影龙给他营造了致胜良机,他自己也很争气,战术战略全都没问题,堪称完 美!

    眼看就要赢了!就差一点点!结果后勤突然断了,可以说,他自认为唯一的败点,就是这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更细节一点的话,就是乌鲁塞延迟发货这件事。

    “可恶……”

    “是你!是你!”毒岚死死盯着黄极,心说终于找到真正的幕后黑手了!

    真是万万没想到,如果不是紫微上了谈判桌,他都不知道暗中还有这样一个敌人!

    全程他都没有察觉到,结果最后给他来了致命一击。

    “紫微什么时候加入联盟的?”毒岚问道。

    黄极摇头道:“我们没有加入联盟,我只是一直在看着你走向末路,然后……帮了点小忙。”

    毒岚气道:“为什么!”

    黄极凝视他道:“这是报应。”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