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布里忙活了一通,把月球系统里的一些不法数据清除之后,就等着奥玛佐回来。

    等待期间,他时刻关注月球监测系统,并且关注区着重于虫洞方向。

    很快,他就发现了虫洞彩虹桥触动了!

    月球系统检测到‘有客来临’!

    可能是游客,但卡布里觉得,恐怕是紫微来人了。

    从虫洞到地球,光速需要走六个小时。通常来说,没有飞船会临近光速航行,太浪费能量了。又不是探索未知星系的长途旅行,飞那么快干嘛?

    卡布里为了测算对方还有多久到地球,他用月球监测系统进行了多次测算,花了半个小时左右,最终确定目标飞船已经加速到了二分之一光速。

    “可恶,这么快,来者不善啊!”

    宇宙航行中有很多小诀窍,根据对方的速度,可以判断其来意。

    以节能和效率的双重角度来说,小型飞船,航行速度达到八分之一光速是最佳的。大型飞船则是十分之一光速为好。

    慢于这个速度,可称‘慢悠悠’。快于这个速度,就是超速航行了。

    太阳系这个地方,本就鲜有人来,这艘飞船不断加速,定然不会是普通游客!

    卡布里认识到,这绝对是紫微集团。可他们来接手地盘,没有必要赶得那么急,又没人抢。

    给他卡布里一些时间,双方一走一来,和平交割就是了。

    结果紫微集团偏不,已经加速到十五万千米每秒,还不停!继续加速度推进!

    越到后面,这能耗是越大的。何必如此来势汹汹?

    在卡布里看来,恐怕只能因为自己了!

    “来者不善!绝对来者不善!”

    “这是……不要我走?还是压缩我销毁证据的收尾时间?”

    卡布里感觉很急迫,这样下去,对方有可能在八个小时内赶到地球。

    不过? 他也不能不给奥玛佐收尾的时间,毕竟光明会高层从世界各地赶到奥玛佐那里也需要时间。

    肯定是等人到齐,一口气解决最有效率。

    在他看来? 小灰人根本不可能解决不了光明会。

    其实? 他完 全可以提前走掉? 之所以还等在月球,只不过是想最后利用一次奥玛佐他们,再将其除掉。

    卡布里觉得? 没有必要再带小灰人离开了? 毕竟小灰人的版权已经全部赔给了紫微集团。

    可是他又不能直接把奥玛佐等人留给紫微集团,谁让奥玛佐他们知道的比光明会更多,既然连光明会都要除掉? 自然也不可能留下奥玛佐。

    奥玛佐对自身命运的猜测? 是正确的。

    当他完 成任务? 消灭光明会高层之后? 就是他自己的死期。

    卡布里等了六个小时? 眼看紫微集团还有两个小时就要达到地球? 他有点没耐心了。

    “不行,我有不详的预感!”

    卡布里驾驶自己的冕卫·光影12漫游者,当即朝着太阳方向飞去。

    他打算提前开溜了,走之前,他在月球系统将奥玛佐等人拉进了黑名单? 并设定了击毙条件。

    这意味着奥玛佐完 成任务后? 一旦开着飞碟离开地球大气层? 就会被月球击毙。

    如此? 也不需要他卡布里亲自留下来灭口了。

    就在卡布里想得很好,飞离地球没多久后,他接到了奥玛佐的求救信号。

    “什么!”卡布里万万没想到? 一众小灰人,竟然被人类打得全军覆没!

    “废物!一群废物!”

    卡布里得到消息后很不满,首先愤怒小灰人办事不利,其次感觉事有蹊跷,因为人类不可能这么强。

    这一切都意味着人类不知不觉发展起来,而他们一无所知。

    “被上次的叛徒提供了基因技术嘛?可恶!这么说光明会已经不是我们的忠犬了,而是敌人的狗!”

    “这就更要除掉了!”

    卡布里这次撤离,哪怕光明会是自己人,他都要除掉,更何况不是?

    很明显某个神秘存在,把光明会征服了,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成了反阿努纳奇势力,这要是让他们与紫微对接,对他们阿努纳奇是极为不利的事。

    说不定又根据人口交易的罪行,对阿努纳奇给予打击,让公司损失惨重。

    这一切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如今若不解决,回头公司因此损失,他还是要负责!毕竟太阳系是他的辖区!

    “没用的东西,还需要我亲自出手解决!”

    卡布里本来都要走了,可为了公司,也为了以后不被追究责任,他一咬牙,还是选择了返航!

    虽说这很大概率被紫微集团堵在地球,错失逃离太阳系的时机。

    可他依旧选择这么做,料想紫微集团也不会杀他,毕竟都停战了,平白撕毁协议对紫微一点好处都没有。

    “回去!”卡布里下定决心返航,并给奥玛佐回传信息。

    他距离地球已经十五光分了,消息一来一回,就是半个小时。

    是的,这才是奥玛佐足足求救了半个小时才得到回信的原因……

    他根本不知道卡布里已经飞走了,硬被他这封求救信,又给喊了回来……

    ……

    地球上,布兰度打发走了所有人,就连白兰迪都被他找了个理由支走。

    眼下,在内华达州的峡谷荒野上,除了一千多名光明会死硬分子以外,就只有布兰度与菲斯,以及瘫痪的奥玛佐。

    布兰度一脚踢飞一名死硬份子,其他人便都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了。

    “菲斯,你为何不走?”布兰度说道。

    菲斯双手环抱,靠着一块大石头说道:“我去哪里?我与那群昆仑人格格不入,他们看老婆的看老婆,护妹妹的护妹妹,陪兄弟的陪兄弟,各有各的家人,而我孑然一身……”

    布兰度笑道:“你也有家人啊,没有必要死在这。”

    菲斯不屑道:“你说那两个小灰人?与我何干?”

    “终究是你的血亲啊,正因为你从来没有家人,所以你还是在乎他们的。不然你也不会让白兰迪,把他们两个送走,以免在这里被波及。”布兰度说道。

    菲斯摇头道:“这可不是为了那两个小崽子的性命,纯粹只是为了帮你支走白兰迪。我若不开口拜托他,白兰迪又岂会轻易离开?”

    “同样的话,从你口中说出来,他一定会意识到你是想把他骗走,而独自面对什么……”

    布兰度微笑道:“嘴硬!”

    菲斯蹙眉道:“其实该走的是你,虽然这个办法是你想的,但执行者可以是任何人。如果你死掉,白兰迪会疯掉的……”

    布兰度凝视着菲斯,说道:“你打算替我去死?为什么?”

    菲斯眯眼道:“你又为何愿意牺牲自己,保全其他人?这不像你,布兰度,你变了。”

    布兰度耸耸肩道:“人都是会变化的。这一刻的你,与半年前的你浑然不同。而去年的你,又与三年前的你,完 全是两个人。”

    菲斯怅然的看着天空。半年前他在最强的时候,被黄极击败。

    三年前,他被帝斯发现完 美生殖体质,继而出现心魔。

    而在更远之前,他其实是抱着反抗外星人的心思,以人类最强天赋一步步登顶光明会,成为掌剑的。

    思想、态度、立场这种东西,的确是在随着人生经历,而不断改变。

    菲斯说道:“我不得不佩服你们,击败了帝斯。可显然这于事无补,死了一个帝斯,还有更多的敌人等着我们。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类拼尽全力算计出来的机会,如梦幻泡影,说灭就灭了。”

    “宇宙里随便发生一点小事,就能打乱我们全盘谋划!”

    “就像这次,谁能想到,阿努纳奇会放弃地球?换了个我们毫不了解的小熊座集团,接管这里……”

    “统治了地球数万年,被我们引为一生之敌的阿努纳奇,突然就随意地把我们放弃了,前面都有一切努力都白费了。这谁能想到啊,黄极机关算尽,也想不到我们的敌人变了!”

    “他在宇宙中,对此一无所知,而我们就已经要面临阿努纳奇的大审判了。”

    “人是会变化的,可敌人也同样会变化。世间万物都在变,时代也永远在变。一切变得太快,而人类太弱、太迟钝,稍不注意,就会被千变万化的时代洪流碾过。”

    布兰度坚定道:“阿努纳奇走了,又来个小熊座集团。是啊,时局是在变化的。可我们活在当下,只能面对。”

    “不就是个全新的势力吗?我们大不了从头来过!重新去了解他们!”

    “黄极在星际里消息比我们灵通,我相信他会意识到这一点,并做出应对的。”

    “而我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稳住后方,给他争取时间。”

    菲斯说道:“你以前可不是这么想的,你会认为这一切都是无谓地努力。”

    布兰度笑道:“那是以前。虽然理智告诉我,这努力最终迎来的是绝望。越接近成功,就越绝望。”

    “但是……我不相信自己了。”

    菲斯惊道:“你不相信自己?”

    布兰度认真道:“因为相信黄极,不会再比我自负于自己的判断,更糟糕了。”

    “相信自己只有绝望,不如去相信一个希望。”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