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琴湖算是大角星街区的中心地标,围绕它还有众多小行星似的建筑群。

    只不过都太小了,以至于众人肉眼根本看不见。

    总之这样一大片建筑群,便是银河城的一角,中间就是空旷的真空。

    毕竟再有钱,也不可能闲的没事把九个星系整个包起来,那需要的物质太多了。

    ‘银河城’是个区划,而非真的是城。

    奶敌指着海底道:“水里面有一大片休闲区啊,要不要去玩啊?”

    黄极悠然道:“不必了,我有朋友在十二号氮级赛场打比赛,你尽快带我们过去吧。”

    奶敌说道:“哦,那不远哦,看到天上那颗星了吗?那不是恒星,只是一颗发光小天体,距离我们七千万公里。”

    说着,祂从体内掏出一个篮球大小的装置,随手一抛,装置立刻膨胀。

    很快展开到直径三十米,如同一个球状空心飞船。

    祂带着众人都走进去,随后大球释放一股强大的斥力,直接把海水压出数百米深的巨大水坑!

    “出发!”

    “咻!”

    空心飞球瞬间消失在天际,仅仅五分钟就达到光速。

    这是曲率飞船,唯一可以达到光速的载重飞船。

    微子时代才有的技术,前后只用了十分钟,就把众人带到了十二号氮级赛场。

    这是一颗直径三千公里的小行星,环绕它有十座金属巨像。

    金属巨像的形象有龙族有鸟人,也有光怪陆离的硫基、硅基生物。

    它们摆着不同的姿势,托着中间的小行星,整体构成一座奇特的复合建筑。

    “它们是氮级当前的十大皇者的雕像,如果有新的皇者顶替上来,就会将被顶替者的巨像改造成新皇者的形象,永远伫立在这里。”

    “是雕像的同时,也是休息区、备战区与观赛区。”

    “至于战场,就是那颗小行星,上面有数十种环境。”

    奶敌介绍着,且按照黄极的要求,将其送到了龙族巨像的膝盖上。

    光这膝盖一处平坦的表面,就有两千五百平方公里,上面如大草原般还长着植物,笼罩着一团高压气雾充作大气层。

    只见在一座小山丘上,一名沙茶人正在与瑟提激烈的对战。

    索米、亚伯等小伙伴们,则神色凝重的观战着。

    看到黄极众人下飞船,索米大为惊喜,冲上来道:“你们怎么来了!”

    布兰度抢先说道:“当然是来帮瑟提那首胜啊。他作为先锋,输得太惨了。”

    “另外我们都练的差不多了,黄极说我们也可以上场了。”

    林立指着正在激战的两人,问道:“瑟提在和谁打啊?比赛应该还没开始吧?”

    索米说道:“比赛还早,但这里强者如云,汇聚了银河各地的战士,私下里也经常切磋。”

    “那个沙茶人过来找茬,故意辱骂瑟提,瑟提气不过,两人就直接打起来了。”

    林立无语道:“这不是有病吗?什么素质?沙茶人作为霸主一族,这么爱无事生非?”

    亚伯走过来解释道:“哪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对方应该是瑟提下一场比赛对手的幕后团队。提前过来讨打,收集瑟提情报的,如果能把瑟提打成重伤,或者心态打崩,那就更好了。”

    “卧槽……”林立说道:“那就别打了啊。”

    索米摊手道:“瑟提这脾气……我哪劝得住啊?从他第二场比赛开始,就把把开局有人来骚扰他,他硬是每回都上套。”

    独眼鹰不屑道:“战斗靠的是本事,场上分胜负就是了,干嘛幕后搞这种手段?”

    黄极笑道:“规则范围内允许的事,就自然会有人做。”

    “这个沙茶人属于一个职业帮人刷分的团队,甭管是菜成什么样,他们都负责帮对方打到指定段位!”

    “金主越弱,要求的排名越高,他们的要价就越高。”

    “这种事在男爵以下段位极为常见。”

    众人恍然,原来是这样。难怪之前黄极说,教练团队很重要。

    看来除了分析、陪练、训教之类的正面帮助以外,还要负责防范对方团队刺探情报、和伤害己方战士。

    “住手!”裂萌大老远看到这一幕,立刻带着一帮人围上来。

    那名沙茶人见瑟提的人越来越多,当即罢手,拉开距离笑眯眯道:“不打了不打了,果然是二十一连败的菜鸟,太弱了。”

    瑟提怒道:“继续啊!我还没出绝招呢!”

    那名沙茶人都乐了,说道:“想不想赢啊?三眼怪,首胜五十万,有需要联系我。”

    瑟提瞪眼道:“用不着!我下局一定赢!”

    “就你……哈哈,你能赢我把头摘下来给你!”那名沙茶人摸了摸头顶的蜗牛壳笑道。

    黄极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嗯?”那名沙茶人看着黄极,打量了他一下说道:“我说的,怎么啦?”

    黄极说道:“没什么,希望你说话算话,毕竟我是瑟提的主教练,我答应过让他赢。”

    那沙茶人撇嘴道:“你是主教练又怎么了?我向来是说一不二,我说他输,他就一定会输。要是赢了,我把头摘下来送你们!”

    黄极点头道:“你们这行可是要讲诚信啊,话不能乱说。我给你一个机会吧,换成把脸摘下来如何?不然摘头就太过分了……你真把头摘下来送人,岂不是死了?”

    沙茶人哼哼道:“有意思,竟然跟我们帕苏上分团叫板,你们以后都不想赢了是吧?”

    黄极一脸惊讶道:“竟然是帕苏上分团!”

    那名沙茶人笑道:“哦?你知道?”

    “你们团长帕苏是伯爵段位!他的分析能力很强,曾经指点过很多人也打进伯爵段位。如今在低排名赛场帮人上分,已经是知名的工作室了。”黄极说道。

    那名沙茶人说道:“知道就好,你们想拿首胜,就找我们团队。”

    黄极说道:“那下一场呢?”

    “下一场不行,我们已经接了对面的单。豪意瑟提想赢,得往后排队。”那名沙茶人正儿八经地说道。

    黄极继续追问道:“要不要输得好看点?”

    “哈!那可不行,雇主有要求,下一场一定得是一场大胜,要把对手往死里虐!毕竟很多亲朋好友现场观赛呢!”那名沙茶人冷笑道。

    黄极挑眉道:“真的?就不要虐轻点?点到为止?”

    “哪有什么点到为止!小子,银河战斗大会是残酷的!”那名沙茶人喝道。

    黄极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嘁……”那名沙茶人摸了摸脑壳,扬长而去。

    瑟提脸色沉重,他不拍挫败,向来锐意进取,可是连败二十一场,不知道胜利是什么滋味,还是让他的心态有点崩。

    裂萌带着他的团队走过来,恭谨道:“先生,元首交代过了,我们全力配合您。”

    黄极点头道:“把瑟提下一场对手的资料都给我。”

    裂萌连忙照做,随后担忧道:“我们着重分析过了,对手实力本来就比瑟提强,幕后还有帕苏上分团帮忙分析和规划战术,想赢太难了……”

    瑟提下一场的对手,是个身体如同水母般晶莹剔透的瘦长身影,也就是当初深蓝财阀谈判代表的种族。

    “这个莫亚人,哪里比瑟提强了?”黄极浏览了一下资料反问道。

    裂萌一愣,有点怀疑黄极的水平了。

    “先生……这莫亚人在氮级已经磨炼三年了,而且莫亚人的体质特殊,体内全是剧毒,寻常碳基生物都承受不住,这在近战上有天大的优势。”

    “至于瑟提,恕我直言,他真的太一般了……”

    裂萌有些不客气地评价瑟提,这让瑟提神色僵硬。

    黄极笑道:“毒而已,提前免疫不就好了。”

    裂萌惊道:“先生……莫亚人的毒素有数千种,很多是可以根据对手的身体状况,而改变成分,临时生成新的剧毒。怎么可能提前让瑟提免疫?”

    “姑且一试,再不济可以远程制胜啊,我看瑟提的能量运用也很强啊。”黄极说道。

    裂萌愕然道:“这名莫亚人磨炼了三年热弹技巧,在我看来比瑟提厉害多了!”

    黄极摇头道:“你根本不知道瑟提有多强!”

    “啊?”瑟提听了这话,都挠头了。

    “你啊什么啊!你比你想象的强多了!当年在纽约晨光学院,我说过,你是个天才。”黄极说道。

    瑟提连忙道:“教官!我一定赢给你看!”

    一旁的裂萌无语地说道:“先生,不瞒您说,其实我也是专业的分析师……”

    “瑟提真的打不赢对方,这是我严格分析过的结果,他连半成胜率都没有。”

    黄极笑道:“你别毒奶了。”

    裂萌愕然道:“怎么会是毒奶呢?我专业上的事,从来不开玩笑!就是打不赢啊,精神胜利法也没用啊。”

    黄极问道:“还有多久比赛。”

    “五个小时……”

    “还早!”黄极朝着众人招招手:“大家都来,我只教你们一招。”

    众人立刻来了精神,纷纷围上来。

    只见黄极伸出手,顿时手臂镀了一层金色,闪闪发光。

    这是他当初暴打哈洛根用的招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旦发力,可以瞬间释放身体所有的能量。

    当然,也可以不释放那么多,总之这是一种瞬发能量的招数,不需要任何提前聚能的多余动作。

    “奶敌,帮忙当个沙袋。”黄极说道。

    “好!”奶敌毫不犹豫答应。

    “铛!”

    黄极的手掌碰到奶敌的身体,瞬间迸发出碎金冲击波,叮叮叮地在奶敌身上连续绽放。

    所有能量,都集中在敌人体内肆虐,而几乎不浪费在外在效果上。

    很多人的能量攻击,动不动打出狂暴的冲击波,看起来毁天灭地的,可这其实意味着,大量的能量施加在环境中,转化为了动能。真正伤到人的,只是很少一部分。

    可黄极的这招,打出来人都不飞的,交击处仅仅闪烁碎金小光波,如同气泡破碎般的金色火星,震颤几下就没了。

    铛得一下,直接把奶敌的身体打成了碎屑!

    不过下一秒,奶敌一点事都没有地恢复如初。

    “好厉害!黄极先生,你这招我从来没见过!”奶敌欢快道。

    黄极笑道:“想学我教你啊。”

    奶敌微微一楞,诚实说道:“我的主人也是一名伟大的战士!他如果会这招肯定更厉害了,我学会后,肯定会交给主人!”

    祂是识货的,知道黄极这招真的厉害,光是没有任何征兆,任何波动,随心所欲地瞬发能量这一点,就是星空中很多强者的不传之秘。

    黄极说道:“没事,你想学,我就教你。”

    说罢,他把诀窍毫无保留地交给大家,并且反复演示,还不断拿奶敌当沙包。

    瑟提、林立、布兰度等人都学得很认真。

    不过这招太难了,一个小时后,奶敌才学会!

    三个小时后,菲斯、阿兰和萨雅才陆续学会了,四个小时后,布兰度与罗言、独角鹰、瓦力也学会了。

    眼看着临近比赛,其他人还是学不会!

    瑟提吃奶得劲都使出来了,可就是没法让自己手上稳定,如平湖般没有波动地包裹金色能量。

    “明明我都知道诀窍了,为什么我用不出来……”瑟提急切地说着。

    黄极笑道:“瑟提,不用急。”

    裂萌跟他的团队交谈片刻后,跑过来说道:“不急不行了,他还有五分钟就要上场了。”

    黄极说道:“那就打完了再练吧,这招急不来,懂了就懂了,不懂就是不懂……”

    “打完了再练?这么说放弃这一局了?好吧,也这是没办法的事。”裂萌点点头。

    他见识黄极这招后,着实有些惊骇,这绝对是顶尖的技巧。

    如果瑟提学会了,胜算大大提升,当然,也不是稳赢。毕竟技能是技能,实战是实战。

    没想到,五个小时过去,瑟提学不会……

    “本来真有可能赢的,但你学不会,那就没办法了,瑟提……”裂萌叹道。

    “对不起……教官。”瑟提感觉自己让黄极失望了。

    然而黄极淡定道:“这有什么对不起的?你没看到林立也没学会吗?”

    一旁也打死学不会的林立,愣了一下尴尬一笑。

    阿兰狐疑道:“你没学会?”

    林立老实道:“太难了,我脑子记住了,但是手用不出来……”

    黄极说道:“念头不对,就是学不会,很正常。懂了自然懂,回头再练吧,瑟提,我先教你怎么赢这场比赛。”

    众人愕然:“啊?刚才不是教瑟提赢这场吗?”

    黄极笑道:“这招是技能,以后高端局用得着。这局想赢,用不着这招。”

    裂萌茫然道:“那怎么赢啊?不是……现在也来不及学别的了呀,要上场了!”

    只见黄极释放奇异纳米蜂群,稍微调整了一下瑟提的身体,帮他生成了两种新蛋白质,然后将自己体内的一种菌群,植入了瑟提体内。

    最后耳提面命一番,说道:“……明白了吧?最后你就拳打脚踢,随便发挥就行了,打得他认输为止。”

    瑟提眨巴眼,点头道:“明白倒是明白了……”

    “明白就行,去吧!”黄极推了他一把。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