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城的消费很高,但都是生存需求以上的事物很贵。

    其实贫穷选手,也能在这住很久。

    原因在于注册的银河战士,食宿全免。

    距离龙琴湖一亿五千万公里,有一颗盖亚星,名叫烛九域。

    所谓盖亚星,就是所有种族都适宜环境的行星。这当然不是天生如此,之前作为赛场的小行星上就有好几十种环境,没有哪个小行星会天生长成这样,这是用技术实现的。

    同样的技术,用在一颗庞大的星球上,就成了盖亚星。

    当然,也非真的刻意给每个种族都营造一片环境,实际上只有星盟三千文明的主族,才会在这里适合自己的环境。

    裂萌直接带着黄极等人,来到了属于诺母文明的驻地,这是一大片海域,巨大的水晶宫就耸立在海底。

    一间宴会厅中,众人已经用餐完毕,全都坐着看绿皮兽人还在那胡吃海喝。

    他正在吃一头比蓝鲸还大的青色巨兽,那巨兽已经被激光蒸熟了,浸泡在如同果冻般立体的‘热汤’中。

    绿皮一边嘴巴吸溜着热汤,一边操控两根四米长的飞行餐具,尖端不断变化成各种器械模样,凌空飞舞,切割下大块大块的肉膜筋骨,送入口中。

    两百余吨的巨兽,就这样被他慢慢吃光了……

    他们这种职业战士,消化能力是极强的,体内的特种菌群和高能细胞链,如饥似渴,地球人吃的食物送进去连个泡都冒不出来。

    别说这种精心烹饪的氮级肉兽,就算是一碗岩浆干下去,那也是可以把热量吸走,杂质排出的。

    “太爽了……我好久没吃这种高营养的食物了。”绿皮吃完一头巨兽,意犹未尽地说道。

    黄极微笑道:“达罗,要不要再尝尝阿努纳奇的极品羽麻根?”

    “会不会太破费了?明明是我要感谢你们,结果你们还请我吃饭。”名叫达罗的绿皮兽人不好意思道。

    黄极笑道:“总是吃免费食物,你的细胞强度会下降的。”

    “不会的,我可以靠近大角星,吸收能量维持强度。”达罗笑道。

    黄极摇头笑道:“那是最初等的活性维持方式,其实状态依旧会下滑。”

    “低等级你还感觉不出来,以后你的强度越高,下滑得就越厉害。”

    “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那些医药公司整天斥巨资研究强大而又便于吸收的营养物质,岂不是要破产?”

    达罗似懂非懂道:“对不起……我不懂这些。”

    黄极点头道:“是的,你没有分析师,没有营养师,没有训练师。虽然银河城给你提供免费的食物与带训练场的住处,但就凭你一个人这样胡乱混着,只是荒废你的天赋”

    “恕我直言,这样下去,你只会越来越弱。今日的首胜,就成了你最后的闪光。”

    达罗低沉道:“其实今天我差点就输了,若不是瑟提大哥战胜强敌,给了我鼓励,躺在那里的就是我了。”

    “如果今天输掉,我也不会离开,我会像瑟提大哥一样,继续留下来战斗,哪怕实力不断下滑,哪怕永远赢不了,我也不会放弃。”

    “是瑟提大哥让我明白,即便是0-21,也要豁出性命去战斗,永远不要投降。因为我们都是为了家园而战的人,我们没有退路了。”

    瑟提无语道:“你能别提0-21的事吗?”

    “啊?”达罗挠挠头。

    瑟提说道:“其实是黄极让我那么鼓励你的。”

    说罢他看向黄极问道:“话说,大哥你之前就认识达罗吗?”

    黄极说道:“我帮你分析对手时,顺带了解了今日所有参赛者的资料。”

    “达罗很强,理论上他可以轻松战胜对手,就像他最后爆发时表现的那样……因为黑方碑是不属于这个段位的技术。”

    达罗点头道:“黑方碑是我的偶像亚克发明的,我虽然学会了,却总是用不出来。”

    黄极笑道:“因为你有着强烈战斗意志的同时,却又很怀疑自己。”

    “如果你能走出阴影,解·放自己的内心,蕴养出强烈的自信,那你绝对可以在银河战斗大会上,走得很远。”

    达罗行礼道:“多谢指导。请问具体我该如何蕴养自信心?”

    黄极说道:“很简单,一直赢下去就可以了。”

    “……”达罗哑口无言。

    这是什么鬼方法,他想一直赢下去,就得解决自己训练猛如虎,实战菜如狗,状态极不稳定的问题。而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得先调整心态,拥有强大的自信心。

    结果想拥有强大的自信心,却要一直赢下去?这不是又绕回来了吗?

    黄极解释道:“越是低端局,教练组的作用越大。你需要营养师保持你的身体状态,还需要分析师帮助你了解敌人,更需要训练师磨炼你的技巧。”

    “如此,当你一路赢下去时,你迟早会认识到自己的强大,继而激活出更多的潜力,帮助你继续地赢下去。”

    达罗低沉道:“我请不起教练组。”

    黄极说道:“你为何不加入某个俱乐部?凭你的潜力,理应得到培养。”

    达罗摇头道:“我面试了很多家公司,实战时表现的太糟糕了,没有公司或者俱乐部愿意要我。”

    黄极笑道:“仅凭着一次实战面试,就把你否定了嘛……那就活该我捡漏了。”

    达罗尽管已经心有猜测,但听到这句话,还是很惊讶道:“您真的愿意收留我?”

    黄极说道:“为什么不呢?你拥有超强的潜力啊。”

    “太好了,我愿意!我愿意!”达罗说道。

    不过紧接着,他就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我打不出成绩怎么办?”

    他的意思是,黄极会不会雪藏他,会不会觉得自己看走了眼,亏了,然后苛待他什么的。

    这就是达罗的毛病,太在乎自己能给家人带来什么,心里始终患得患失,怕自己辜负家族的期望。

    所以他一定要问清楚,万一自己扶不起来,打不出成绩怎么办。

    对此,黄极只是微笑道:“我养你啊。”

    ……

    接下来每一日,昆仑一伙都要打排位。

    昆仑墟参赛的共有十二人。

    林立、阿兰、萨雅、恶龙、菲斯、罗言、瑟提、瓦力、亚当斯、布兰度、白兰迪、独眼鹰。

    加上达罗是十三个,全都前缀挂名紫微,以显示是紫微俱乐部的。

    每天在黄极的调、教下,众人的实战能力突飞猛进。

    首先,他传授了许多市场上学不到的技巧,外加自己开发的许多妙招。

    银河战斗大会主要有四大流派。分别是星盟流,亚克流,天心流与技术流。

    星盟流最通用,最均衡。其实就是所有杂七杂八流派、战法的统称。生物电磁场,激光束,电浆炮,高能热弹,闪电外衣,爆炸连击什么的,这些经常出现的技巧都属于这个流派。

    亚克流不必说,其名声在外,屹立于巅峰,地位超然,天下无敌,自然就有无数人研究、模仿他,继而形成一大流派。其主要特色,就是一力降十会……

    技能都是些恢弘庞大的砸、锤、轰、砍、撞……覆盖范围极大,让人躲无可躲,可实际上在命中的瞬间,威力会瞬间收束,并集中传输给敌人。

    这就导致他的战斗,看起来举重若轻。一击好似彗星撞地球,威盖万里,最后敌人被加速飞走,地球没事。

    这流派只有亚克一个人玩得好,其他人不过东施效颦,往往都是把亚克的技巧混合在其他的流派里用。

    天心流最为难学,是天心文明独创的‘道法自然式’战法。跟这种对手打,根本不叫格斗,而是人与自然搏!

    各种化学现象,物理现象,宇宙奇观,对方直接当场具现出来,或浩荡之威,或诡谲奇妙,以此克敌制胜,让人仿佛在对抗整个大自然。

    最后是技术流,又称‘你们先打,我回头看录播’流……

    讲究的是一手发育!

    开局一定要稳,必须擅长各种屏蔽、隐藏之手段,想尽办法苟起来,然后直接把赛场当工厂,开始攀科技。生产武器、生产怪物,最后靠生产力致胜……

    打别的流派还好,不会太久。但如果双方都是技术流,耗得那叫一个漫长……

    很显然,这种流派很小众,为了赢而不择手段的人发明出来的。而且大多数种族学不来,只有少数种族很适合。

    “黄极,你这招‘碎金体’算什么流派?”菲斯手臂包裹一层金光问道。

    黄极微笑道:“当然是紫微流。”

    众人一愣,自己开创了流派?

    “我感觉有点像亚克流,碎金体与黑方碑一样,都是能量能快速输入到敌人身上,而不浪费在环境中。”达罗说道。

    黄极点头道:“我这招放大了用,就是黑方碑。”

    “亚克讲究恢弘浩荡,并且是外力破坏。而我这招,覆盖身体表面,从内部瓦解敌人。”

    “并无优劣之分,只有适合与不适合。”

    黄极其实每个流派都会,但他有他自己的风格。

    同样对能量掌控入微,亚克的战法恢弘庞大,是为了让敌人避无可避,保证命中率。

    至于黄极,则不需要,其精微妙算,讲究方寸之中纳万象森罗。

    “不用执着于任何流派,我教你们紫微流,只是让你们多一些选择。”

    “我的流派最适合我自己,就好像亚克的流派只有他最强一样。”

    黄极的话,可谓毫不客气。

    林立等人还好,达罗听了,就感觉黄极实在是太狂!狂得没边了。

    黄极这是在拿自己与亚克相提并论?

    亚克之强,是银河公认的。一路打上巅峰,夺过36种皇者头衔,之后更是修炼到无人企及的量级,直接无敌。

    十年一届的大盛会,因为没人跟亚克同级,他开局就自带一项冠军奖牌。

    至于无级别混战,别人只敢争第二,亚克坐在那就夺冠了。

    有一次为了压过其他文明的总奖牌数,暗翼族直接让亚克在混战中把其他选手全部淘汰掉,导致那场比赛只有冠军,没有亚军……为此逼得星盟后来改了比赛规则……

    他已经无敌到寂寞,寂寞到经常把虚空生命卸掉,主动降级去参加氪36级的比赛,并且长期霸占排位第一。

    这样强大的存在,有人自比于他,只会让人觉得狂妄。

    换做一般的亚克粉,恐怕直接开喷了。

    达罗终归是没见过什么世面,见黄极这么说,只是问道:“黄极大哥,你为何不参赛呢?”

    “一步步打上去太慢了,在你们平时训练、比赛时,我还有很多事要忙。”黄极说道。

    达罗惊道:“太慢了?您难道是想参加王者挑战赛?”

    黄极点头道:“没错。”

    “莫非您有认识的王者?”达罗张大嘴巴道。

    所谓王者挑战赛,是一些大文明投票表决了好多回,才终于实行的一种制度。

    任何低段位的人,可以直接挑战王者,胜利则获得其排名。

    这其实是很有猫腻的,本来大家都是系统匹配对手,得靠实力上分。

    自从有了这制度,王者的水份就多了,经常有走后门上王者的人。

    所以,星盟规定,一个王者只能接受一次,并且依靠挑战赛上王者的,没有奖励。除非上了王者之后,又自由排位赢下一场。

    从这就能看出来,王者挑战赛,基本上就是‘政治任务’。不认识的人去挑战,根本不可能被接受。

    所以达罗才问黄极,莫非有很熟的王者?

    怎料黄极笑道:“没有。有也没用,所有王者接受挑战的名额,都是被各自政府,严格把关的。”

    “那您什么意思?没有王者接受的话,您就没法参加挑战赛啊……”达罗不解道。

    黄极摊手道:“所以我得先把你们送上王者啊。”

    “啊?”达罗目瞪口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