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意识到,黄极至少是4星医师,很简单,黄极没有用任何工具,仅凭借自身的生理功能,就实现了纳米层面的医疗,解决了破坏碳基结构的纳米微观剧毒物质。

    有如此厉害的医师在,镰娜是想死都死不成。

    到了他们这个时代,智慧生命没那么脆弱,一个个生命力旺盛至极。毕竟体质太强了,文明的一个基本要求,就是要能适应母星以外的环境。

    如此一来,这个时代的星际生物,想杀死自己,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非得借助强大的工具,或者体内蕴含强大的能量才行。

    镰娜连续三招,全部被黄极化解,此刻是求死不得。就算一掌拍碎头颅,一爪撕碎喉咙,剖解内脏涂了一地,她也能活好几个小时!白白让自己痛苦不堪而已。

    “他竟然是个医生,还是个高星医师!”

    欧博无可奈何。不怪他没考虑这一点,毕竟黄极在他眼里,就是个战士、教练。

    资料上并没有显示他考过正规的医师,所以只是个无证神医。

    尽管挂了个临时1星的记录,但1星而已,之前谁能想到其实有4星?

    “事不可为了,没有死者,我的指控没有任何意义,该死,我就不该急着上传指控……”

    欧博一过来,就让光精灵上传了指控,并且以自己为证人,证明黄极杀了镰娜。

    人都没死就言辞凿凿,摆了一堆证据,要把这事坐实。

    本来不至于这么绝,他可以按照星盟老习惯,和稀泥,让帕斯顶在前面,咬死说是黄极杀的,他主要到时候模棱两可做个证,这事就成了。

    接下来,这个案子会由执法院的官员接手,将黄极挂上红名。之后正常走司法程序就是了,到底是拖个几百年,证据不足,黄极假释出来该干嘛干嘛,还是怎的,都不重要。

    欧博与帕苏要的,就只是挂上红名这一步而已。

    可结果帕斯没站出来,被人打得缩壳了……这是类似人类昏迷的自我保护机制。

    少了这个急先锋,欧博被迫充当帕斯的角色,屁股一歪,把话说的太绝对了。

    本来这样也没问题,他是星盟官员,自带高于物证的公信力,他那么坚定地指认黄极是凶手,指控一上传,黄极直接就是红名了!

    可千不该,万不该……人没死啊!

    这是一切的根基!

    没有死者!这红名就是个天大的讽刺!

    “麻烦大了,死成这样都能救回来……”

    “执法院官员了解情况后,肯定会把这事捂下来,但我吃不了兜着走啊……该死,计划失败,反惹一身骚。”

    这种滥用职权,妄加诬陷的行为,执法院的人不可能看不出来。

    当然,欧博可以说他不知道人没死,误判了,而且太冲动了,用词不严谨之类的。但没用,错误就是错误,他一定会受罚!

    而且紫微也不可能不反击,打蛇不死反受其咎!要是投诉力度大一些,他恐怕会停职。

    “哼!”欧博萌生退意,一句话也不说,闷头飞走。

    “怎么走了!不如你把她杀了,再诬陷我们!”布兰度高声道。

    欧博不理不睬,加速离去。

    不走还能怎么办,事不可为了,总不能真亲手杀个人吧。

    当务之急,他必须立刻赶到执法院,想办法找人把这事消弭于无形,至少也得先把黄极的红名消了,以免之后被拿来反击。

    “奶敌,盯着他,我现在去消红名,他如果去投诉我,你得帮我拖一下。”欧博给奶敌传讯。

    奶敌只能回道:“是……”

    ……

    镰娜看着黄极将自己治好,摇摇头,绝望地躺在地上看着星空。

    失败了就是失败了,事情办砸成这样,她的家族吃不了兜着走。

    她怎么有脸回去,可留下来又能怎样?她难道一个人苟活在此吗?

    “你是哪个市的?”达罗问道。

    镰娜呢喃道:“战歌市。”

    达罗激动地蹲下来道:“我也是战歌市的!”

    他万没想到,他们不仅是同族,还是同乡。

    不过镰娜并不兴奋,尽管在银河城这种地方遇到同乡很令人激动,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任务失败的惨痛后果。

    梦碎了,她是好不容易摇号才抢到的名额,没想到竟然失败了。

    这不仅仅是失去梦想,她的家庭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甚至可能被迁怒。

    想到这,她不禁发出呜咽声。

    “不要哭,活着不好吗?”达罗低吼道。

    “你懂什么!像你这种人,根本不能理解活着的艰辛。”镰娜龇牙道。

    她认为达罗是个有钱人,毕竟能在银河城参赛,还加入了大公司,这岂是一般家庭能做到的。

    怎料达罗怒道:“我就是乞死者的后代,我怎么不懂!”

    “什么!”镰娜惊讶地看着他,没想到眼前就是一个家人用命换来上升机会的小子。

    看看他现在过得日子,镰娜露出羡慕的表情,随后更加懊恼了。

    “我本来也能让孩子们开开心心,像你一样有尊严的活着。”镰娜懊恼地五官都扭曲了。

    菲斯环抱着手,冷声道:“你成功了,我们就得红名了。”

    镰娜不说话,本就是各有立场,在她眼里,只有家人。

    但是达罗听了,却激动道:“够了!我一点也不开心!父亲他一声不吭地就去死掉了,丢下我们全家,我还要背负无尽的压力在这里战斗,你哪里看出我开心啊!”

    镰娜听了,愤怒道:“你住口,你父亲牺牲了自己,给你换来了这么优渥的机会!你享受着这些,拥有尊严与荣誉,还有什么不满足!”

    “尊严和荣誉我都不要!他想要为什么要强加给我?他这样轻易地死掉,才是没有尊严!”达罗更加激动道。

    镰娜见状,一骨碌爬了起来,瞪着他道:“他是你父亲,他这都是为了你好!”

    达罗哭喊道:“为我好?这是宇宙第一自私的话!你们乞死者总要这么自以为是!”

    “呜……为什么啊,明明有吃有喝一家人在一起多快乐啊!为什么要拿生命换回来这些没用的东西啊!”

    “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镰娜沉默,作为一个真正的文明,尽管很弱小,但依旧追求着更高需求。

    越弱小、越屈辱地活着,就越想往上爬。

    尤其是基本的生理需求被满足的情况下,那么让后代能够得到更高的地位,就是人生的追求了。

    毕竟他们这一代,已经做不到了,只能以生命来开路。

    可是,牺牲者有牺牲者的觉悟,换来的一切,后代却并不一定领情。

    “我在小行星上等了他三天,最后只等来了三百万……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这辈子就没有见过钱……”

    “然后他们告诉我,这就是我父亲的生命。然后公司把它们换成了资源,注入了我的体内,让我拥有了强大的力量……而我,必须成为强者。”

    “我如果一事无成,输掉的,是我父亲的生命。我根本不想要这些……”

    达罗呢喃着,甚至在发抖。

    镰娜神色缓和地说道:“我承认,是很自私。但你必须,接受这些。”

    “为什么……我只想再见到他,而不是用他的生命,去成为什么人上人。”达罗呢喃道。

    镰娜把他抱在怀中说道:“这是责任。我们的文明太弱小,但难道你要去怪罪我们的祖先,不争气吗?难道要说,我不想要这样弱小的文明吗?”

    “祖先已经把能做到的最好的,留给了我们,同样也包括他们未竟的事业,也许这有很大的压力,甚至也许还是一个黑暗的时代,文明的低谷,但我们只能接受这一切,并总得有人做出牺牲,改变局面。然后再把更好的世界留给后人,这便是传承。”

    “当然,你我太渺小了,并不能给文明带来什么,但缩小到家族,也是一样的道理。”

    镰娜眼神极其复杂道:“他一定挣扎过,一定也很不舍和心疼,但整个家族都没有人愿意踏出这一步时,他愿意站出来,便是最勇敢的人。”

    “在你与家族之间,他做出了选择。你可以认为他牺牲掉的不仅仅是自己,也牺牲掉了你。”

    “也许你很痛苦,也许你觉得自己被强推上了本不想要的舞台。但他也让你成为了家族的希望,这正是作为一个父亲,相信孩子可以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

    达罗呆滞,他并没有质疑为何镰娜这么了解他父亲,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

    “所以我必须,按照他所期待的,去战斗吗?”达罗呆滞地说道。

    镰娜说道:“他已经死了,生命融入了你体内,成为你强大的根基。你再不甘也无济于事,只能相信他,正如他相信你一样。”

    “幼稚。”菲斯双手环抱道。

    “什么幼稚?”镰娜蹙眉道。

    菲斯小嘴一撇道:“没有紫微,他连第一场都赢不了,所谓的相信,有什么用?”

    镰娜欲言又止,战斗什么的,她又不懂。而且这些人,她谁都惹不起。如今任务失败,意味着她没有任何依仗了。

    布兰度笑道:“还是有用的,能踏出这一步,奇迹就是这么来的呀,这就是相信的力量。是吧,黄极。”

    然而黄极说道:“不是,你说的只是鸡汤。”

    “啊?”布兰度一滞,大家正是相信着黄极才有今天,尤其他布兰度更是个中滋味体会了个遍,本以为黄极会赞同这相信的力量,没想到竟然不是。

    黄极说道:“创造奇迹的不是所谓‘相信的力量’,而是被相信的人。”

    众人怔怔地看着黄极,布兰度自嘲一笑,心说是啊,没有黄极,有个屁的奇迹。

    重点不是他们相信谁就有用的,关键是被相信的人够争气啊……

    听到黄极的话,达罗一惊,他自己正是那被相信的人。

    黄极说道:“是否幼稚,取决于被相信者能否成功。如果不是我创造了奇迹,布兰度你岂会相信我?”

    布兰度笑道:“确实如此啊。”

    达罗呢喃道:“那我父亲……”

    黄极不客气地说道:“你父亲无疑是幼稚的,我不否认他对你的爱,因为爱本身就是自私的。但他坚信的东西,也本身就是‘失败者的经验’。”

    镰娜惊道:“你说什么……”

    黄极说道:“你前面说的传承,是没有错的。但先祖中的牺牲者并没有必要规划后人的道路。既然选择相信,那么就应该相信后人能想到更好的办法,而非对自己没见过的时代指手画脚。”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局限性,放到家族也一样,你父亲本身是一名失败者,那么他眼中的成功之路强加给后人,岂不是幼稚?”

    “如果非要这么做,他可以给你多一份选择,而非直接选定一条路,说:喏,我相信你能做到,我是为你好。”

    “你们的祖先解决了吃喝的问题,才让你们能选择更多。”

    “前人没得选,但让后人有的选,才是真的伟大。”

    镰娜陷入茫然,成为大公司的打手,只是他们认为最有可能的道路。

    但这并不该成为孩子们唯一的选择。

    达罗抬头道:“所以黄极大人,你认为我不应该按照父亲的选择去战斗是吗?”

    黄极摇头道:“我并没有说指定的道路一定就是错误的,万一他运气好呢?是否相信他,是你自己的事。”

    “别人选的路,你还能抱怨和后悔,但自己选择的路,你只能无怨无悔。”

    达罗凝视着黄极道:“大人,你说过,我能成为王者,你看中我的潜力。”

    黄极说道:“我没有说过你能成为王者,我只说过你的潜力非常高,且我希望将你们都至少送上王者。”

    达罗深吸一口气道:“你是成功者!黄极大人,你是我所见最成功的人,您的教练能力也让我深深佩服,我相信你的判断。”

    “所以我的父亲也是对的,他也相信我能做到。”

    “作为被相信者,我会证明这一点!”

    他的眼中,拥有前所未有的斗志!

    心魔已解。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