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悠悠转醒,通过自动探出的两只触角,第一眼就看到了黄极。

    “伤得很重啊,为什么要用这么粗暴的方式把头摘下来啊?”黄极捧着那大蜗牛壳,将其简单治疗了一下。

    很快从蜗牛壳里,就探出了一张脸,软趴趴的,但还能看出是帕斯的形象。

    帕斯有点晕乎乎,中途他昏迷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见自己被黄极捧在掌中,立刻滚动,想要逃离。

    可一股力量吸住了他,任他如何滚动,都如圆轮上奔跑的老鼠一般,原地打转。

    “放开我!你难不成还想杀死我?”帕斯的软皮咕噜道,声音仿佛是闷在液体里说话一般。

    黄极歪头道:“你说什么?死?死不了,死不了,放心,我是个医生,我一定能帮你治好,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真没想到你这么讲信用,千里迢迢跑过来,让手下把你的头摘下来给我。有龙族风范,佩服!”

    帕斯气道:“你敢监禁我?”

    黄极自顾自说道:“奶敌,他伤得这么重,要是一个人回去,死半路上,不会算我头上吧?”

    奶敌果断道:“如果是因为伤重致死的话,会的。”

    黄极说道:“那可不能让你乱跑啊,帕斯,你的头就安心在我这修养吧。想走,也得叫你的家人来领。”

    帕斯气道:“你这三眼怪,诺母文明还敢招惹我们沙茶人?出了银河城,我一人可灭你们一邦!”

    他还真没说错,得亏这是银河城,大家都只有个人武力。

    别看帕斯这么弱,其实回到自己文明里,想办法买到一些微子时代的武器,就能横扫诺母文明了。

    当然,前提仅限于保留地,如今诺母全境都是开放星,沙茶人对上的话就是藐视星盟。

    对于帕斯的气急败坏,黄极已不在理会他,将其递给亚当斯保管,说道:“通知他的家人来领他。”

    说罢,便带领大家继续去参赛了。

    如今全员都达到了男爵,而林立一马当先,是子爵。

    现在凡是关注紫微团冲分的人都知道,林立是里面最强的,实在是上分上得太疯狂。

    每天好几场!无论对上什么样的对手,林立不超过五分钟就能获胜。

    这还是算上好几次对上技术流选手,对面各显神通地逃跑、隐藏而拖得时间。实际上大多数人只能撑一分钟。

    如今各路团队的分析师,都在分析林立,并且都得出结论,林立没有拿出全力。

    其各路流派都会一点,招式随性而发,羚羊挂角、料敌机先,从头到尾掌控节奏,没有谁的假动作可以偏到他,经常会用超级自信的定格姿势,躲过敌人预判。

    最恐怖的,是他的心态。

    心态是影响实战发挥的一大要素,很多人都尝试分析林立的弱点,结果发现这家伙好像根本不知道何为紧张!

    对战前后,林立总是一副呆呆的样子,当然,大家种族不同,呆呆的样子也许正是一种专心致志,但总之所有对上他的选手事后都说,从气场上感觉不到林立任何情绪变化。

    从开打,到结束,林立的心绪都是维持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

    这真的是很奇怪的感觉,绝大多数人交手,总会有精神波动,或看到对手精妙的反击而心生惊叹,或察觉到自己奇差一招而暗道不好,或因自己灵光一闪而神意畅快……再不济,最后一击制胜,全部的气势一股脑绽放出来的快意,总该有吧?

    没有,林立统统没有,他连赢了都不兴奋!这是最可怕的。

    就算神色不表现出来,一切压在心里,气场也会不自主地发生改变。毕竟身体处于剧烈运动,各种信息素是极其旺盛地向外散发的,大脑极度活跃的电磁波也是非常明显的。

    这一点上,同样是紫微团里的‘紫微迪奥’就是个范例,其心绪完美映射在气场上。

    别说跟他打的对手了,就连场外的观众都能体会到他直截了当的情绪宣泄。毕竟每次一赢,庆祝动作摆个半天,最后被裁判驱逐出赛场的人,他也根本不屑隐藏自己的兴奋。

    那么,林立是个隐藏气场的高手吗?也不是,隐藏气场的高手也有很多,不说银河其他种族,单说同样是紫微团里的‘紫微罗言’就是个中高手。

    他的情绪心态也总是隐藏,可这种隐藏,是一股脑的,将所有信息素都收敛压制的状态。

    别人什么都感觉不到,这种是正常的,很多高手都会。

    可林立不是这种,他的气场不会收敛,也是正当坦然地释放出来,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可偏偏就是维持在一定的阈值间,一点剧烈的波动都没有。

    所以,最终大家一致分析出,林立这个人是真的就全程不兴奋,好像只是在专心做一件日常工作,给一种‘我在上班’的感触。

    这种‘超然物外’的心境,往往只有高段位碾压低段位的比赛才会有。

    其中的佼佼者,就是亚克,他已经一千多年没有兴奋过了。连续一百多届大盛会,亚克都和上班打卡一样,坐在那淡淡地看着别人玩,然后拿到冠军走了。

    全程就是:我来上班了,我又下班了,工资……不对,冠军给我,好的,下次再见。

    这明显,就不是这个段位的人。

    赛场区,一名选手凝重地看着自己的匹配资料,说道:“老师,我排到林立了……”

    老师说道:“没事,放轻松。”

    选手惊异道:“莫非老师已经找到帮我战胜他的方法了?”

    老师摇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这分我们不要了。”

    “啊这……”选手愕然。

    老师淡定道:“孩子,胜负是次要的,重点是能不能从中学到什么,并最终更进一步。”

    “这个林立是高手,绝对的高手!他是注定要升到高段位的存在,而你还要在这个段位磨炼浮沉很久,所以……放轻松。”

    “这次我就不教你什么了,你在场上自由发挥,凭借你自己的临场应变,好好打,看看不靠我,你能坚持多久。”

    “孩子,超越自己!你总有一天也会这么强的。”

    选手激动道:“是!老师!”

    明明就是怎么分析也赢不了,干脆不分析了,但他却说得选手热血沸腾。

    可比赛开始,双方激斗44秒,林立以一招‘爆雨烈燃’,突然令现场狂风大作,骤雨倾盆,爆炸连绵,就将这名选手炸成焦肉而结束比赛。

    这是天心流的一小招,通过释放生物电磁力场,以精细操作在环境中合成出大量的七氧化二锰,那是一种墨绿色油状物质,遇到有机物和氢气就会燃烧和爆炸,反应极其迅猛,且高放热、生成高体积气体。

    单位面积的威力,肯定不如高能热弹这种简单粗暴的轰击。可作为专门针对有机物的一招,能直接以对方身体为引爆物,出手时机掌握好,妙用无穷。

    “老师,我败得好惨……”选手被救治过来后哭丧着脸道。

    老师惊叹道:“你输得不冤啊,孩子,林立最近又开始练上了天心流,这招熟练度和控制力都一般,但时机却是出奇的好……”

    选手懵道:“你说他在赛场上练技能?”

    老师沉吟道:“应该是练技能……把这招单独摘出来,说实话,他用得很僵硬,很生疏。可结合前面与你交战的伏笔,还有环境因素,他最后这一招是完美收官,熟练度无所谓,掐时机放出来就能赢。可见其战斗意识强得可怕。”

    选手无语道:“所以我这是被他靠意识硬吃了?他还顺便拿我熟悉技能?”

    老师感慨道:“要不怎么说他不是这个段位的呢!我复盘他前面所有的比赛,其实都是这么赢的。每一招单独列出来都很一般,可结合起来却化腐朽为神奇。”

    选手不禁震撼道:“也就是说,林立直到现在,都没有用过自己拿手的招式,全部都是在故意用熟练度很低的技能?”

    老师缓缓点头道:“是啊,他因时制宜,信手拈来,如手握乾纲,法用万物。出手普普通通,却屡出奇效。我们迄今也不知道,林立到底擅长什么……”

    “他一定有自己磨炼万千回,融入骨子里的绝技,只不过还没人值得他用出来。”

    选手恍然道:“肯定是紫微流,他作为紫微派系这批培养的最强选手,岂会不懂紫微流?其他迪奥、阿兰、罗言、菲斯等人,都以紫微流大杀四方,林立如此强,却从来没用过碎金能量,这不合常理。”

    老师说道:“没错,他至少还藏了一手紫微流绝技。所以他打上子爵,我们却都说他一定是伯爵段位,其实就是他明显藏拙了。”

    选手沉思道:“那如果他上了伯爵,还是只用低熟练度的技能呢?”

    老师一滞,随后说道:“那他肯定就是侯爵实力了。”

    现在林立,已经打出了名声,打出了威慑力!

    零败连胜一百八十场,这种连胜加成下,对上的都是排名高他很多的对手,可依旧是碾压。

    在所有人眼中,林立都是这个段位无法对抗的高手,谁也摸不透他的底!

    招式熟练度低得一塌糊涂,意识却强得一塌糊涂,这明显是在虐菜啊。

    肯定是紫微在幕后不知道培养了多少年,花了不知道多少资源,千磨万击后一朝出山的公司种子选手。

    这种人,低段位分析师一般把他叫做上分怪!都不必想怎么赢了:分给你!你赶紧去更高段位吧。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