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着即将决斗的两人,总督满脸好奇和期待。

    “要中断决斗吗?这是不合法的。”阿虚说道。

    一旁的总督只有能量体,饶有兴趣地说道:“不,就让他们决斗好了,这黄极真沉得住气,那个叫镰娜的死者,分明活得好好的,他将错就错,这是想让我们星盟下不来台啊。”

    阿虚说道:“所以我们更应该阻止,一个不应该红名的人死在决斗中,是对星盟声誉的巨大破坏。”

    总督笑道:“黄极可不觉得自己会死,明明没有红名,却不投诉,还不慌不忙,任由自己身处险境,说明他有信心。”

    “所以我很好奇,他到底有什么本事,莫非紫微流果真有隐藏的绝技?”

    “可再强的绝技,也不可能破防啊。”

    阿虚撇嘴道:“你既然欣赏他,就直接出面解决此事便是了,事后想怎么讨教都行,何必还让这不该存在的决斗继续?”

    总督摆手道:“这次是我们星盟出了问题,他若有真本事,你就出面叫停决斗,严惩欧博,弥补错误。”

    “但他若没什么本事,以为自己无罪,就认定星盟一定会出面救他的话,那可就太天真了。”

    阿虚沉吟,总督这意思很简单,欧博虽然滥用职权,犯下大错,但星盟对此往往是私下处理,不公开的。

    黄极如果没什么本事,轻易死在决斗中,那么星盟就没有必要承认错误,自毁声誉,直接将错就错便是。

    紫微这小胳膊,还扭得动星盟大腿吗?

    想要星盟秉公处理,就得让总督看到高于一些星盟脸面的东西。那样他才不介意亡羊补牢,弥补星盟的错误,帮黄极摆平此事,甚至解决紫微团上分的后续所有障碍。

    说白了,总督想看到,到底是只有紫微流有价值,还是黄极这个人有价值。

    一旁的欧博听了,欲哭无泪。

    不管黄极有没有本事,他反正是完了,只不过是公开处理和私下处理的问题。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黄极会受到总督的强烈关注?

    就凭紫微流?这流派很厉害吗?迄今最强的使用者也才氮级男爵而已啊,就算把林立算上,那也才子爵啊。

    如今流行的各大流派,哪一个不是有亿万使用者?且有诸多称皇的存在?

    欧博想不通……

    而像欧博这么想的人,大有人在,其实就是紫微流还不够出名的缘故。

    不深入研究,感受不到它的潜力。深入研究的人,又太少了,要么就眼界不够。

    毕竟银河战斗流派有成千上万,随便一个打出风格,被人模仿的强者都算开了个流派,一些公司也专门有流派,比如阿努纳奇就有个‘万花流’。

    这些流派往至高境界脑补夸大一番,就都让人觉得好厉害的样子,仿佛无敌了似的,但这些,统统归入星盟流。

    就好像地球上太极拳没有相应的战绩,或者擂台上没有足够多的人使用它的话,那风传它再厉害,大多数人也会对其不值一顾。

    “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紫微流吧,放心,我会给你展现的机会。”帕苏站在赛场上笑道。

    赛场到处是奇岩怪石,一百五十米每秒的飓风,在呼呼狂啸。

    黄极缓缓闭上眼睛,所有人都感受到,他的虚空生命在生成热量,搅动暗流。

    方圆数公里,热量分布极不均匀,有的地方空气都在扭曲,有的地方还是寒冷低温。

    狂暴的飓风,本来都是朝一个方向刮的,但很快就被汇聚成数十万个高压风涡流。

    肉眼可见的半透明旋涡,出现在各处,分布看似毫无规律可言。

    即便是土壤岩石中,也出现这种涡流。一时间各色土壤、碎岩、矿石、空气、液体,都被搅成一锅粥。

    场外的观众有的开启了热成像视野,就见场中无数红黄蓝紫的热力罗盘,在斑斓分布着。

    “这是……天心流?哈哈,生死战的时候,果然还是用别人强大流派的手段啊。”帕苏笑道,轻松撑起一圈球状能量罩,抵抗到处都是的物质涡流。

    黄极不说话,他专心致志地操控着什么。

    “懂了懂了,你想靠自然之力击败我……但是……”

    “你太慢了!黄极!”帕苏冷笑道。

    黄极在这施法,他当然不会再干看着了。要说有什么流派能施展出超越自身能量上限的招数,那无疑当属天心流了。

    一个个化学性质变化,物理形态变化,借助自然力量,往往能一份能量打出千百份的效果。

    不过引动越强大的自然之势,准备时间越长,也是一大弱点。

    帕苏果断出手,想要打断黄极。

    “噌!”可突然脚下有金色的触手破岩而出,点中了他的身体。

    直接在他身上,刺出无数碎金色的球状小冲击波。

    “嗯?竟然从一开始向地下灌输了大量的菌丝……好快的发育速度,已经遍布地下了吗?”

    “但这威力也太差劲了吧?”

    帕苏轻松就震碎了无数金色触手,接着脚踏大地,瞬间在地上炸出一个巨坑。

    场外众人都能看到,坑中有无数荧光的线条,相互交叉、虬结,鼓动着、律动着。

    这是在吸收着大地里的物质,分离出各种元素相互传输、碰撞,甚至是高价合成。

    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眼看被发现,黄极干脆也不隐藏,直接让整片大地浮现出无数条金色纹路。

    “这应该是生物工厂吧……这家伙,表面玩天心流,实际上同时还在玩技术流?”

    “竟然融合地这么好,相辅相成,把大地里冶炼的能量与物质,传输到天上……看来是很强的一招啊。”

    “哼……但我不会给你机会了。”

    帕苏冷笑一声,化作流光飞身而起,周围在极短时间内生成数颗直径百米的巨大热弹,气势磅礴地裹挟而来,直扑向黄极。

    “飒!”黄极早有预判,凭空横移十米。

    当然,十米并不能闪出帕苏的能量轰击范围,这是如覆盖性打击般的爆轰。

    可彗星般的热弹,挣扎了一番却消散了。

    场外的人能看到,黄极横移时,闪过一道美丽的碎金光影。

    那是手掌上凝聚的碎金能量,在帕苏胸前划过的瞬间,还顺带消解了原本会攻击到黄极的能量弹。

    整个过程,举重若轻,就好像排练了无数回一般。

    “这黄极一口气用了技术流、天心流、星盟流和紫微流……而且融在一起我都快分不清了。”

    “他怎么统一不同流派的?他难道同时运转矛盾能量构造时,不会自我冲突吗?”

    “是很厉害,而且战斗意识顶流,但是没用啊,他根本伤不到帕苏,而他被打中一下,就会死!”

    场外众人分析着,虽然看出了黄极的厉害,但能级差距太大,一通操作帕苏还不是毫发无损?

    “嗯?”突然,场外众人,看到帕苏的半金属之躯,有一处裂开,喷出混乱的能量和体液!

    “噗啊!”

    帕苏的战斗意识很强,所以一交手就知道黄极的战斗意识碾压了自己。

    如此更不敢大意,直接用上绝招,胸前亮起诡异的能量集成图,准备放射大轰波,覆盖打击方圆数百米,粉碎一切!一力降十会!

    结果,这昔日千磨万炼,早已能随心所欲释放的一击,却突然紊乱,自残其躯!

    “你做了什么!”帕苏知道,自己不可能犯这种低级失误,刚才一瞬间,胸口的身体在排斥聚能的晶粒细胞!

    这肯定是黄极做了什么,可黄极只碰了两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你的手术在阿努纳奇做的吧?而且还贪便宜,选了折扣套餐吧?”黄极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帕苏假装询问,可话音未落就突然又袭击黄极,左手包裹着长达上百米扭曲实体能量,猛砸而来。

    黄极再次预判躲过,擦肩而过的碰撞处,也被他用碎金能量化解。

    同时黄极说道:“你的混基手术是量产模板,专家没有根据你的实际情况调整方案。”

    “你的排毒器官融合的不好,以前能量运转到那里时,是不是都会骤然变慢?”

    “此刻你‘移植肾区’的地方是不是在剧痛,且胸口处内压持续升高并伴有高温发热?”

    帕苏瞪大眼睛,他以前的确有那个小毛病,现在也的确是有黄极说的感觉!

    难道还真是身体出了毛病了?

    尽管他还在奋力地想要杀死黄极,可嘴上还是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情况?你干的!”

    黄极笑道:“我说了,是你混基的后遗症。硅基生物的晶粒与你的碳基细胞融洽度只有85%,一般来说是没问题的,但如果长期进行高强度的战斗,压榨能量,就会累积内伤,融洽度持续下降!你平时感觉不到,可一旦降到70%以下,你就会死!”

    “你如果每天打一场比赛,再过三年你就完了。不过放心,我在刚才用碎金能量触手,给你注入了原初之水,之后手掌划过你胸口时,又帮你治疗了一下。你已经没事了!”

    帕苏怒道:“哈!狗屁没事了!分明是你恶化了我的伤势!”

    “原来如此,你打算用医术战胜我?痴心妄想!这点伤势,我一样能打死你!”

    他持续猛攻,各种高能技层出不穷地使出,但是身体的硅基晶粒很明显在崩溃、脱落!

    黄极如一片随风飘摇的羽毛,闪转腾挪,且平静道:“大病初愈,本就不宜高能战斗,我的确治好了你,但也不能那么快恢复如初。”

    “你移植肾区的晶粒细胞在趋于融洽,但这个过程不能剧烈运动!”

    “如果你继续这样肆无忌惮地压榨自身施展高能技,就会出现强烈的排异反应。”

    “你最好静静修养一段时间,随便找个医生调理一下,我可以放你认输离开。”

    帕苏不屑地嗤笑道:“生死决斗,你还救我?可笑可笑!”

    “我信你个鬼!”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