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完这场差距悬殊的战斗,场外众多选手如痴如醉。

    一时间黄极的粉丝数暴涨,无数人开始关注这名一场正式比赛都没打过的选手。

    越级战斗并不难,基本上是个选手都能做到,可越这么多级,而且对方也是知名强者,那就大不一样了。

    场外很多分析师,见过更多更强的比赛,所以场面上没什么好惊讶的。

    可黄极只用了16级的力量,却打出了20级的效果。

    其实这也不少见,天心流、技术流经常以有限之躯,撬动庞大的力量。或靠漫长发育,或靠浩荡自然,以势压人。

    但像黄极这么熟练,且融为一体,相互加速,就少见了。

    黄极自身弱小,却能短时间内化生万日凌空,靠的是技术流的生物工厂在地下汲取元素,为其加持。

    反过来,常人眼中磨蹭的技术流,也在黄极手中大放异彩,变得干净利落,又快又强。这里面肯定也运用了天心流的技巧加速,毕竟不管什么技巧,本质还是数理化,相互之间是有着共通性的。

    再加上黄极战斗意识强悍的星盟流作战拖延,以及紫微流的破招解法。

    四大流派相互帮助,形成闭环,任谁都看得出来,黄极绝对是顶尖的战斗大师,他几乎精通所有流派,且都融成了自己的风格。

    “但我觉得其中最妙的,当属‘为什么不听医生的话’,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帕苏的崩溃。”

    “是啊,这个黄极还帮对面治病,一开始我也以为他是故意吓唬,想要骗帕苏罢手,没想到说的都是真的!”

    “越级战斗,以弱胜强,无非就两条路,强化自己和削弱敌人。这个黄极两手都硬!他伤害你,还能防范……可人家救你,这防不胜防啊!帕苏输得一点不冤枉!”

    “如果这个黄极对谁都能使其身体排异,岂不是又是一大流派?医生流?”

    “这……一旦中招,身体异常,根本用不了特别高能的招式,一身本事发挥不出一半,否则就会自己把自己打得基因崩溃。这医生流有点强啊。”

    “医生精于战斗之后,竟然这么厉害吗?我也见过不少医生打排位,怎么没有他这么优秀?”

    “你们想多了,黄极这也算是运气好,帕苏刚好身体有隐疾,混基手术没做好,不然这场对决胜负难料。”

    “嗯,我也觉得是,这场帕苏明显没有打好。因为身体排异导致偶尔愣神也就罢了,可中后期的时候,他却连虚空生命都不知道用了!不然打断掉黄极的万日凌空,还能赢。”

    “对,我貌似注意到帕苏说了句‘我虚空生命呐’,他好像与虚空场的融合出了点问题。”

    “以前看帕苏打氮级的比赛,那是精彩纷呈,没想到钙级的本体实战这么拉胯。”

    “这恐怕就是经常脱掉虚空生命,用分身参赛的弊端吧!”

    “虚空生命就是要长年累月地保持融合,使人与虚空相性融洽。若总是分分合合,甚至经常更换虚空生命,融合性就会很差。”

    场外无数分析师,那是不断地评头论足。

    赢了吹,输了踩,都是很正常的事。

    对黄极的实力,现在他们是一致的认可,不过具体段位就看不出来了。

    谁让帕苏的实力遭到削弱,外人看起来就很拉胯。

    若非这是生死战,且大家都知道黄极来了一手‘治病救人’,导致其身体排异……不知道还以为打假赛呢。

    堂堂22级且身经百战的强者,竟然让一个弱者完成了天心流的大招蓄力。

    在加上他们根本不知道帕苏的虚空生命是被黄极暗中禁绝之后吞噬了,所以旁观起来,就觉得帕苏发挥失常。

    能看出妙处的,唯有巨龙总督。

    此刻他与阿虚,正在急速赶来。

    黄极看着天边,蓦然回首,就见有几个最近林立冲分时认识的选手和教练,纷纷来庆贺。

    “打得好啊!黄极,没想到你实力如此强劲!为什么不参赛啊?”

    “什么时候你亲自讲解一番紫微流吧!收费也行啊,我只看了你手下们传授的教程,感觉你用起来不是一回事啊。”

    “你这个红名怎么回事?你真的不打算离开银河城吗?”

    对于这些问题,黄极都简单的解答了一下。

    “关注我的频道,我抽空会发布关于紫微流的详细战法。”

    “至于银河城,我当然不会离开,下个月还会亲自参赛。这红名我想星盟应该给我一个解释,毕竟帕苏口中我所杀害的死者,还活得好好的……”

    众人听了大惊,什么?竟然还有这么大的乌龙?

    黄极看向休息区,只见那里,达罗已经把养好伤的镰娜领过来了。

    镰娜回头看了一眼达罗,龇牙一笑,随后对裁判高声道:“我就是镰娜,我没有死,甚至是紫微黄极救了我。”

    “裁判,我要控诉帕苏、帕斯兄弟俩勾结星盟虫洞管理员欧博,伪证构陷黄极。我参与其中意图自杀害人,如今全然坦白,愿意做污点证人。”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竟然是这样?帕苏勾结欧博,陷害黄极,害其红名之后又与其决斗,这可是个大丑闻啊!

    不过很快,众人都感觉好笑,因为帕苏兄弟俩,现在都只剩下个脑壳……

    一个被亚当斯压着不敢动,另一个倒在擂台上,痛苦扭曲,蠕动下台。

    真是一个比一个惨,这也就罢了,结果连红名都是假的,死者竟然没死,如今站出来作证反水,星盟非得严格处理不可了!

    “子虚乌有!你这贱人,竟敢胡说八道!你是镰娜吗?哪来的冒牌货!老家在哪?黄极,以为随便找个同族整容,就可以洗脱罪名吗!”帕斯听了,急得直接把头钻出来!

    他在老家等字眼上,着重强调。

    镰娜听了有些慌,她不怕死,但她的家族可是丝毫经不起报复。

    不过做都做了,两头摇摆,只会两不讨好,这种人生阅历还是有的。

    相比起纯粹把她当消耗品的帕苏一派,短暂接触下,紫微这边的人都明显温和许多,最关键的是有达罗这个老乡在。

    两人又是同乡又同病相怜,经过上次的沟通后,已是间接的一家人,怎么也好过帕斯那边。

    她反正任务失败,帕斯等人饶不了她,为了家人的安全,她是有大腿就抱。

    “我是不是胡说,自有星盟决断。帕苏以为我报仇之名,决斗黄极,但我并没有死,红名无效!”镰娜坚定道。

    帕斯抵死不认道:“你又不是镰娜!你是假的!”

    “她就是死者镰娜!”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响彻众人心底。

    这是强者直接以虚空场在他们体表释放电磁波、声波、引力波。

    只见两条龙已经飞到小行星上空,一个英姿飒爽,一个霸气无双。

    “总督!”

    “大执法官!”

    众人皆行各自文明的礼节,表达尊敬。同时心中暗道:怎么惊动这两位亲自出马了?而且这也太快了!这边才刚举报啊!黄极有龙族背景?能量这么大?

    大多数人都认出来者,能量体的小龙正是第六银河城总督,此刻老神在在,闭目不语。

    至于头角峥嵘,黑发飘摇,身穿紫色战衣的母龙则是大执法官阿虚。

    这两位,即便有人没见过面,长期在银河城混,也得查阅过他们的资料。

    总督是银河城最高军事长官,大执法官是警务长,两者皆有实权,合起来几乎掌控了第六银河城的所有武装力量!

    二十五大银河城,前五大的熵、光、时、空、质,五座都城,无疑是星盟五大佬文明执掌。

    剩下二十大银河城,自然是被一些派系霸主文明瓜分了各种实权官职。

    其中第六银河城,龙族的官员就比较多。

    当然,也不是铁定的席位。除了五都永远都掌控在五大佬文明雷打不动以外,其他文明捞到的位置,伴随着政治斗争,经常会变动的。

    至少现在,这两位是第六银河城的实权大佬,此番竟然亲自出马,让在场诸人惊讶不已。

    “关闭所有直播。”阿虚冷声道。

    “是!”大家都很老实,直接关闭了所有录制设备。

    其实不关也行,但那样阿虚肯定会让光精灵将他们驱逐走。而大家都想看看星盟怎么处理此事,自然老实听命。

    此刻众人心里浮想联翩,要知道这位大执法官,一过来就承认了镰娜是死者。她说话极具效用,那基本上就是事实了。

    反观帕斯瑟瑟发抖,同时看到总督身后还跟着眼神呆滞的欧博,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莫非事情败露了?

    “团长……哥!大哥……总督来了!”帕斯向帕苏偷发私信。

    结果帕苏只是蜗壳颤动道:“哎呀痛啊!嘶哎呦呼呼呼……”

    “靠……”帕斯探出的两只小触角直发愣,心说这咋办?怎么情况会演变成这样?

    “肃静!”阿虚说着:“关于此次决斗,经查实,虫洞管理员欧博对紫微黄极的指控不实,证据系伪造……对此,欧博已供认不讳!”

    “此事由沙茶文明成员帕苏意图陷害,勾结欧博,联合诬陷……”

    “我代表星盟紧急消除对紫微黄极的红名,特此通知。”

    她一过来,先把结果给报了。

    而且张口就是‘经查实’,‘欧博已供认不讳’等说辞,直接把基调定死了!

    这是很少见的情况!星盟向来和稀泥,哪怕证据链再充沛,也很少公开审定,大多数时候还是用‘嫌疑’、‘疑似’等字眼,留有余地。

    结果这回,帕苏、帕斯、欧博都还一句话没说呢,直接就被大执法官把帽子扣明白了!

    阿虚的地位在那里,代表星盟正式宣告的话,那就是定死了的事!

    这下子可没有回旋余地了!

    “我不服!”欧博吓一跳,本能地喊道。

    本以为阿虚就是过来给黄极一个清白,然后自己偷偷被停职就完了,以前都是这样的!

    没想到阿虚直接给他公开定罪!连个甩锅的机会都不给啊!这可就不止停职罚款什么的了,他要坐牢啊!

    阿虚平静道:“你有异议?”

    欧博纠结片刻,低声道:“长官,此事误会了,我也是被帕苏兄弟俩蒙骗,绝非故意!”

    “我是沙茶王室,岂会知法犯法,做下如此龌龊勾当?”

    “那镰娜自杀我如何得知?我误以为黄极杀人,一时义愤填膺,这才铸下大错……”

    “您忘了?您找到我时,我正在执法院,意图挽回错误啊!”

    指控的是他,举证的也是他,而且来之前已经被阿虚逼问地坦白了自己看到了镰娜没死。

    诸此种种,都是没法狡辩的,所以他只能说自己跟帕苏不熟,把这事定位成失误,失职,而非故意犯罪。

    话语之间,赶紧把沙茶王室的身份摆出来,提醒一下阿虚:你得注意影响啊!

    阿虚盯着他道:“你确定?”

    欧博眉头紧皱,想不通阿虚为何要如此公事公办?怎么的?黄极是龙族的?还是他有什么独特来头?

    在他看来,黄极在星盟应该没有什么背景才对啊。

    “我确定!我与帕苏并不相熟,只有过几面之缘,一起洗过澡而已!镰娜对我的指控,毫无根据!”欧博硬着头皮道。

    接下来,阿虚只要顺势表明此事还有疑点,将继续调查,时间就拖下去了。

    之后找关系慢慢谈,这都是可以回旋的。

    帕斯在壳里应声道:“执法官,你不要被蒙骗了,什么勾结我不知道啊。”

    阿虚一笑,看向黄极道:“紫微黄极,你怎么看?”

    这话是问黄极的态度,旁人当即惊骇莫名。

    尽管这是公事公办,但能被总督加大执法官站出来公事公办,本身就是地位的象征。

    黄极微笑道:“我当时只知道救人,什么陷害之类的我没注意……不过我雇佣了光精灵奶敌。”

    “我想祂肯定知道事实如何……也相信龙族会给我一个公道。”

    此话一出,众人愕然,奶敌惊讶!欧博狂喜!

    总督睁开了眼!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