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琴湖内的一间大宫殿内,两坨苍白的‘肉山’正在咆哮、碰撞、揉搓虬结。

    头颅跟没有骨头一样左右摇晃着,时不时还顶撞在一起。

    各自的前肢上,布满了数百根张开的钩爪,泛着金属光泽,正抠抓在彼此的肉中,用力挤压。

    虽然旁人看不懂它们在做怎样的血肉运动,但却能感到残忍而凶恶的气息正从它们全身上下散发出来。

    “嗡!”宫殿如山般大的巨门突然展开。

    一片炽烈的火红色光雾飘了进来,见到这一幕,骤然收缩成一团。

    “苍屠,为什么每次见到你,都在做这种事!”火红光雾扭曲着时空,发出愤慨的引力波爆吼。

    这种爆吼下,如果有地球人在场,恐怕当场就化为肉酱了……

    更别说听内容了,地球人没有接收引力波的器官,只会把这种说话,视为可怕的攻击。

    名为苍屠的肉山,一阵发抖,身上有点像浓疮的器官爆开,喷溅无数铁水般的浓稠高温流体,落到另一座肉山身上,使其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啸。

    如果有地球人在场,耳膜会瞬间破碎,颅内的压力会急剧升高到人类无法承受的地步,继而七窍流血而死。

    “宇宙唯有战斗与美男,不可辜负啊!哈哈哈,热磁,有什么事吗?你又想和我做上一场?还是想和我爱上一场?我都接受啊!”苍屠大肉山推开另一座已经虚脱的肉山,示意其退下。

    名为热磁的火红光雾嫌弃道:“我的种族没有性别,即便有,我也不想与自己以外的物种诞下后代。你还是找其他碳基物种做你的血肉运动去吧!”

    苍屠靠坐在巨大的平台上,钩爪挠着墙壁,发出刺耳的声音,无聊道:“碳基生物我都玩遍了,就剩下一个天心仙族不知道什么滋味。”

    热磁扭曲道:“哼哼,你可以试试惹他们。”

    苍屠挥舞钩爪道:“好了,不要废话了,你没有事不会来找我的。”

    热磁展开出投影,呈现了一片赛场的景象。

    “又有新的王者要诞生了,我预感他会对现有排名造成很大冲击。”

    苍屠看着投影中的两人,一个是龙族的亥伯欧拉,另一个不认识。

    “这个欧拉不是关注过了吗?他并没有他哥哥牧大那样的天赋,要不是看在总督的面上,他还想上王者?”苍屠提不起兴趣。

    热磁揶揄道:“你真是一点也不关注新秀啊,他对面那人,可是三百连胜零败绩的超级新人王。”

    苍屠稍微认真了一些道:“零败绩?我怎么没听过?”

    热磁呈现出大量的关于林立的资料,说:“这就是关键所在啊!他是今年突然崛起的,之前完全没有他的战斗资料。”

    “在短短三个多月,就从无到有冲上来,一场不败!”

    “最可怕的是,他没有用全力,战胜强敌后,就好像只是打完一场训练似的轻松。”

    苍屠认真地审视资料,过了一会儿后可能是眼睛的器官,泛着诡异地光泽。

    “这一定是个王者。但你要说他没用全力……嘿,就过分吹捧了啊。也许他只是心境特别稳。”

    “不过,我喜欢,这是我从未见过的种族。”

    苍屠的钩爪,刺耳地挠着墙。

    热磁连忙道:“不只是他,其背后的公司也是新出现没多久的,典型的千年积攒,一朝爆发!”

    “这是一共十三人的团队,看起来都想冲击王者。他们的教练也非同凡响,迄今为止还没有让手下的谁在战术上吃过亏。”

    “更是发明出了紫微流,我学了一下,感觉有点强,简直天克我。”

    “其他人都在靠紫微流上分,唯独这个林立没有用过,作为紫微集团最天才的人物,他不可能不会紫微流,必然是一直在藏拙!”

    苍屠兴奋道:“其他人不足为虑,但是这个林立,我喜欢,我想狙击他!”

    热磁满意道:“你这个怪物,我就知道你感兴趣。那么他就交给你了,我不想和紫微流的人对上,你把他们挡在王者之外吧。”

    作为能量输出大师,热磁看懂紫微流的妙处后,就知道这流派天克自己。

    苍屠则不然,它是罕见的动能大师,一爪下去,如陨石撞击,天崩地裂。

    两人是盟友,一个排名92,一个排名93,看似王者垫底,实则是有皇者实力的!

    他们之所以维持在低名次,正是专门负责把一些非友好文明的对手,拦在皇者之外。

    至于敌对文明,更是连王者都不要想上,上了也给打回去。

    这是政治任务,充当着相当于守门员一样的角色。

    热磁是绝尘文明的附庸种族,苍屠来头更大了,是亘古文明的成员,两者皆是银河霸主文明培养的高手。

    银河五常,分别是天心、妙尊、孤独、亘古、绝尘。

    也代表着银河最强的五大派系,相互制约又相互合作。

    亘古、绝尘两大文明,在星盟领土分配上,就是处于合作态势。联合压制其他文明上王者,而尽可能让自己派系的文明多分走星盟的星系。

    中小文明,本来就实力不济,很难打上王者,好不容易出现天才,还要面对强者故意降分狙击,可谓难上加难。

    可见,跟个好大哥有多重要……

    不过,这也是规则之内的事。

    打不赢就是打不赢,真有本事,就不惧任何敌人,战无不胜,否则就不要怪高手刻意狙击。

    苍屠发出嘶吼般的恐怖笑声,说道:“你这家伙不要太认真了,诺母文明给他们几个小星系又怎样?如果这个林立愿意和我爱上一场,我不介意他上个王者。”

    热磁无语道:“你这怪物,老变态了。”

    “嗯?比赛开始了!”

    “你看,欧拉完全不是林立的对手。”

    “好细节!”

    热磁评头论足着,苍屠则只盯着林立,一言不发。

    场上,欧拉对阵林立,开局就是一系列极其激烈的肉搏。

    双方都是碳基生物,太微华型的种族,此番战作一团,拳拳到肉,场面火爆。

    “啊拉啊拉啊拉啊拉啊拉!”

    “牧大牧大牧大牧大牧大!”

    林立浸泡在青色的离子光焰中,口中无意义地发声。场外的阿兰听到自己名字的缩写,振奋激动,为其加油。

    亥伯欧拉也是斗志昂扬,他是以自己的哥哥牧大为假想敌的,每场战斗都要把对手想象成他,喊着牧大的名字,战斗热诚极其高涨。

    不过光气势激昂没用,亥伯欧拉很快发现,自己的动能攻击远不如林立,对方似乎看透了自己所有的目的。

    “嘭!”

    欧拉被一拳轰进场地里的岩浆中,下一秒尾立而起,体表撑起暗黑色能量立方体,正是黑方碑。

    林立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全神贯注地引导周围的元素,生成漫天地离子旋涡,这是天心流·离地焰光海的起手式。

    “昂!”欧拉尾立而起,人首蛇身,犄角冲天,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吟咆哮!

    下一秒,周围的黑色能量骤然变形,化为了高达一百米,鳞爪飞扬的长龙状。

    这已经不是四十二方碑了,而是龙形黑方碑!

    欧拉根据自己的理解,改造了亚克的绝技,使其更加适合自己发挥。

    他凭此绝技,击败了无数强敌,是典型的依靠绝活上的王者。

    这招攻守兼备,威能恐怖,就是能耗太大,敌人熬过去就好了。

    所以此刻是欧拉的强势期,当即如巨大黑龙般冲着林立狂轰滥炸。

    林立早有预判,拉开距离闪躲铺天盖地的黑色龙爪镇压。

    虽然是变异的,但这本质上依旧是黑方碑,看似宏大,实则力量集中于一点。一旦被打中,所有的能量都可以瞬间击中爆发在自己身上。

    就好像庞大的蓄电池,只要有一根电线连上,能量便全部由此涌出。

    “吼!”欧拉见林立预判闪开扑击,毫不犹豫地一个龙摆头,竟从黑色巨龙口中喷出一大团黑色吐息。

    黑方碑只有砸、镇、压等打法,是无法分裂出飞行能量的,至少包括亚克在内的其他人,都没有打出过远程黑方碑。

    可是欧拉做到了,他对黑方碑研究极其深入,早已将其化用成自己的东西,独创了‘黑色吐息’。

    “终于等到了,就是现在……”林立突然不跑了,回身放出了离地焰光海。

    霎时间浩浩荡荡的等离子海洋,形成滔天巨浪,滚滚如潮,呼啸而出。

    “嘁……这东西都破不了防!”欧拉不躲不闪,任由自己被离地焰光海淹没。

    黑色蛟龙,在高温炽烈的海洋中徜徉自在!

    什么等离子海洋,力量太分散,对付别的人还行,但根本突不破黑方碑的强大防御。

    反观林立那边,因为停下来,硕大的黑色吐息已经近在眼前。

    “变!”林立不慌不忙,眼神专注,就和没看到黑色吐息似的,还在那默默地搓招。

    千钧一发之际,他终于搓好了,炽烈的离地焰光海,突然变化成了青色,化作巨大光幕,将欧拉的黑龙能量体与黑色吐息,全部罩住,不得寸进!

    “这是天心流·青莲宝色山!”观战的王者苍屠一眼认出,桀声大笑。

    所谓青莲宝色山,正是脱胎于星盟护卫队当初镇压太阳神树爆炸的‘净世青光’。

    这是控场约束高能的强大技术,当初诺母文明的母星上那场大爆炸,被其轻易笼罩镇压,一丝能量都泄不出来。

    如今这青莲宝色山也一样,都是天心文明发明的,只不过一个是机载的,战争型仪器所生成。一个是天心流强者,依靠自身所施展。

    功率、能级皆天差地别,但本质原理是一样的。皆有极强的防御镇压效果。

    热磁在一旁惊叹道:“他竟然能把离地焰光海,改造成青莲宝色山……而且相生相济。”

    “这是天心流的大招,别人都是分开释放,顶多一心多用同时放。他却将其中一个转化成另一个……他这是统一了这两招啊,研究出了相互转换公式!”

    苍屠桀声道:“小东西还挺聪明,这是对天心流的一大补强。他这个公式价值不菲啊,照这个思路发展下去,天心流就越来越厉害了。”

    热磁感慨道:“天心流蓄力时间是短板,可他却用蓄一个大招的时间,放了两个大招!”

    “而且还骗得欧拉掉以轻心,傻乎乎仗着防御高任由自身被淹没,结果林立突然变招,他被镇压了个正着,防不胜防。”

    “现在这是岩浆场地,离地焰光海激发了岩浆湖里的能量,使其离子化,给自己源源不断提供能量和物质。接着又把这些,转化为青莲宝色山,维持镇压。”

    “三环相扣,生生不息。这是借地利而成天威啊!”

    “这林立仅凭着对天心流运用的理解,就能跻身王者!他若是加入紫微流,我根本不是他对手!”

    作为一名老王者,热磁直接承认自己不是林立这一个公爵的对手。

    实在是忌惮林立怎么都不用的紫微流杀招!

    光表现出来的,辅修的天心流都这么厉害了,那精修钻研的紫微流,林立施展起来是何等可怕?

    更别说,热磁知道自己的打法习惯,被紫微流的特性天克了。

    果不其然,林立活活以天象地势,持续镇压着欧拉,磨掉了他的强势期。

    等欧拉好不容易打破了青莲宝色山,却已经耗尽了能量,被以逸待劳的林立轻松击败。

    欧拉就是一招鲜,结果他强势的绝活被大自然磨平了棱角……

    热磁叹道:“我不想和这家伙打,只能你去狙击了,苍屠。”

    苍屠哐哧哐哧地笑着:“知道了,我先跟他表个白。”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