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前所未有的壮举,历史上没出现过哪个公司一天上了九个王者。

    裂萌都乐疯了,手舞足蹈,消息传到诺母文明,举国欢呼。

    妮菲塔都哭了,这哪是九王啊,这是九大星系啊!

    整个文明全境才六个行星系,这一口气多了1.5倍的文明质量总合!

    不光是他们文明,其他王者所在的文明,也开始疯狂分析这一伙人。

    “紫微!紫微!”

    “我需要他们的资料!”

    王者段位,闯入了一群狼!激起了几乎所有王者的警觉和针对性分析。

    林立是全胜上位的,无一败绩,连续两次击败王者对手,都没拿出紫微流,让人忌惮至极。

    达罗和萨雅,各有风格,其中达罗也把黑方碑开发出了变化,并且还融入了紫微流打法,一会儿碎金体,一会儿黑方碑,让人防不胜防。

    萨雅也很强,天心流、星盟流、亚克流、紫微流的技能,全部精通,且随心所欲地释放,组合千千万,应敌人而变化。

    他是黄极真正意义上,教出来的地球强者。

    黄极是何等厉害的主教练?一直以来除林立以外的这些人,都是靠他喂招练出来的。

    配上萨雅这种所有的招式、套路反复练,可以融入骨子里,随心所欲地应激发挥的鬼才,正是相得益彰。

    可以说,黄极能打赢的对手,只要基本条件允许,他就能教得萨雅也能打赢。

    只有黄极知道这种天赋背后的原理,乃是萨雅的神识力,或者说灵魂很特殊,黄极把这种人暂定名为‘神性者’。

    地球也就出了这么一个真正的天才。类似的神性者,银河还有不少,赛法也是,只不过不是体现在战斗上,而是通过游戏的学习能力。

    甚至连苍屠也是神性者,其神性乃是体现在……对一切外来文化入侵免疫。这也是它明明学会了通用语,见过了那么多种族,还听不懂人家语气的原因。

    “一日九王,这个紫微团好猛!还会继续打下去吗……”

    “哼,实力不错,但一般那可能一天打这么多场?我已经打听了,都是灵舟总督安排的对手,有放水的嫌疑啊。”

    “放水?不会吧,我感觉他们的战斗强度一点也不差啊。”

    “有些放水,你是看不出来的,你难道没发现,紫微团的人总有神奇的预判吗?”

    “灵舟请的人,都掉段了,现在六成的王者,都和我们亘古派系有关系,剩下的大部分也和龙族派系没什么交情。这群紫微人再想找人放水,也没机会了。”

    “苍屠发了话,他要和林立打。其他紫微人,你们挑吧,杀杀新人的威风。”

    众多王者热议着,虽然紫微一日九王,极其震撼。

    但为了能短时间内排到这么多场次,灵舟帮了忙,这一帮忙,很多人就觉得,紫微战士们的实力有水份。

    哪怕那群输掉的王者根本没放水,但架不住别人这么想。

    一名昆虫样的王者,来到了紫微团的休息区,用空灵的微波说道:“恭喜你们,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米翁,排名88。”

    “除林立以外,你们任何人都可以和我打,不用想着还有别人了,王者区有王者区的规矩……”

    到了王者段位,除非提前谈好,否则几乎不可能排得到对手。

    此刻这名叫米翁的王者,就明确表示自己随时可以排位,紫微随便出一个人。

    众人都看向他们的主教练黄极,米翁见状,也看向黄极:“你是主教练吧,你派个人吧。”

    黄极平静道:“达罗。”

    达罗站出来走上备战区,米翁一笑,当即热身准备战斗。

    他众多的王者朋友,借来到现场观看,提醒道:“不要掉以轻心,米翁!这个达罗实力几乎仅次于林立,我仔细研究了他的战法,非常难缠。”

    “没错,米翁,你可别输了!”

    “你得赢得漂亮点,杀杀紫微的锐气。”

    “开局就产卵吧,像达罗这种对手,不需要试探,你得做好持久战……诶?他们主教练为何在热身?”

    众多王者突然惊奇地发现,紫微的主教练正在热身。

    一个主教练不赶紧帮选手分析几句,在这热个屁的身啊?

    难不成还想上场?这可是王者局,关他屁事?

    不过灵舟总督却兴奋地飞上高空,俯瞰着赛场:“终于等到你了,黄极!”

    王者们愕然,什么?主教练真的要上场?

    一场没打过的人,凭什么上场?难道……

    “现在开始王者挑战赛,达罗,你是否接受紫微黄极的挑战?”灵舟高声道。

    “接受!”达罗点点头,这是早就决定好的,刚才黄极叫他,其实就是要打王者挑战赛了,根本不是回复米翁。

    这场比赛,反而跟米翁没有半毛钱关系。

    黄极也走上了备战区,一时间围观众人哗然。

    “竟然是王者挑战赛?好久没见过了!”

    “达罗竟然直接答应了?这难道不应该经过他背后的文明允许吗?”

    “他背后的文明算什么?达罗现在是紫微的人,嘁……拼命上了王者又怎么样?还不是为老板开路……”

    “这种强者,也要为了领导而故意输掉吗?”

    “搞笑,主教练算个屁啊,达罗!我帮你付违约金,要不要加入我的集团?”

    场外热议纷纷,王者们心生不屑。

    他们也有挑战赛名额,但都由各自文明政府把控,凡是打挑战赛的,一定是大人物来镀金。

    因此他们认为,这个主教练也是镀金的,为此不惜找了灵舟帮忙,送了自己集团的人上王者,然后再牺牲掉达罗,把自己送上王者。

    “达罗,不要故意输啊!直接把你老板打爆,我帮你付违约金,真的!”

    “对啊对啊!我还没见过王者挑战赛里,挑战者输掉的画面呢!”

    “达罗,不要怕他,你跟他又不是一个文明的,公司这种东西,是可以背叛的啊!”

    王者们一个个都在起哄,想让达罗认真打。

    达罗却脸色凝重地看着走到他对面的黄极,说道:“教练,我不会放水的。现在的我,已经今非昔比,如果你输给我,可不能扣我工资啊。”

    黄极微笑道:“你能赢我,奖励你一万亿琅!”

    达罗的眼睛顿时发出金灿灿的光芒,斗志旺盛地露出獠牙道:“这可是你说的,教练,嘿嘿嘿,我会打爆你的!”

    怎料黄极继续说道:“只要你能回天逆命,坚持四秒钟,也算你赢。”

    达罗愕然,随后骄傲道:“是您培养我走到今天,我知道教练很强,但是四秒钟?您在瞧不起您亲自选中的战士吗?”

    黄极说道:“我如果放水,才是瞧不起你。”

    “啊?”达罗瞪大眼睛。

    黄极认真道:“你心魔解除后,突飞猛进,但是过刚易折。以为自己可以战无不胜了吗?不,你还差得远。”

    “必胜的自信是需要的,但你旺盛的斗志过了头,会反而蒙蔽你的理智。”

    “这场之后,你会掉落到无段位,正好重头来过。”

    “这一回,我不会再指点你,尝试着没有教练,从最底层再一步一步地打上来吧。”

    达罗身上提聚着高能,一半黑,一半金。这是他之前那场登临王者的战斗,都没有展现出来的技巧。

    他竟然已经融合了碎金体与黑方碑。这半黑半金的能量,让场外众人惊愕。

    达罗的面目都被两股能量冲击地扭动模糊,他心意激昂地说道:“教练,你太低估我了!我不会再输的,永远不会!”

    叮!战斗开始。

    达罗完美压哨出手,半黑半金的能量体瞬间膨胀成八十米高的兽型高能外衣,黑色的方碑巨掌与金色的碎金冲击波同时将黄极所站立之处吞没。

    然而黄极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达罗发现他的能量无法瞬间传输到黄极身上。

    “什么!”

    此刻,黄极左手为碎金色,抵住达罗黑色的方碑巨掌,右手为黑色,抵住了达罗的碎金冲击波。

    黄极就好像是连接达罗两股能量的中枢系统,黑色与碎金的两股力量传输不到他身上,反而突然相互冲突。

    达罗半黑半金的巨大能量体,颜色剧烈地搅动着,混为一谈。

    同时间,黄极直接踩着高温能量体,脚尖点出一圈圈小碎金冲击波,朝着达罗本体狂奔而来!

    “咚咚咚咚咚……”

    黄极踏碎达罗的‘黑金方碑’,在肆虐的能量洪流上奔跑,如彗星一般,一头撞入了巨大兽型能量体内部,直取位于中心的达罗。

    黑金色的能量如高温炽烈的海洋,但黄极却在其中肆意冲锋。

    “轰轰轰轰!”达罗的高能武装寸寸碎裂。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奔腾而来的黄极,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不知道该如何阻挡。

    这本就是新研发的招数,打算作为杀手锏,却没想到第一次使出来,就被黄极破了个稀烂。

    在黄极冲到眼前的那一刻,达罗仿佛什么都看不见了,整个世界都只有那碎金色的身影。

    “叮!”黄极一指头点在了达罗眉心。

    如碎金色玻璃球炸碎般的小光影,在达罗眼前绽放,他大脑瞬间失去了意识。

    唰!两名裁判瞬间蓝光笼罩住达罗,却发现他已经死了……

    “把他放开,还有得救。”黄极说道。

    灵舟示意裁判照做,蓝光很快散开,黄极立即进行急救。

    不多时,大家都感受到达罗的大脑恢复波动。

    “我死了吗……”达罗缓缓睁开眼,呆滞地说着。

    他不是问输了吗,而是问死了吗……

    黄极微笑道:“你输了。”

    裁判出手的那一刻,达罗就自动判负了。

    所以‘打死对手’,就是最快赢下的方式。

    从宣布开始,到蓝光笼罩,这场对决总耗时3.14秒。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