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主人!你好强啊啊啊啊!”

    “那是我的主人!那是我的主人!哦哦哦哦哦!”

    “我无敌的黄极大人啊!你是大帝!你是大帝啊!”

    奶敌在场外肆无忌惮地加油呐喊,身形化为黄极的名字,在天空中形成云雾般的蓝光大字,摇曳生辉!

    尤其是在死寂的现场,奶敌的呐喊更为凸显。

    圆周率的魔咒还在继续,五连π!

    很多人把目光,投向备战区的最后一名王者,骨托。

    骨托神色凝重,不过却并不畏惧,反而战意昂扬。

    他散发着极其强烈自信的气场,以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气势走入场中。

    谁上都被打成π?王者区从来没有过这么厉害的新人,骨托反而出奇地兴奋!

    只有分奴才怕输,能上王者的人,其实反而大多不在乎胜负,他们更享受战斗的过程,更渴望挑战强者,更喜欢和强于自己的劲敌对决。

    像南卡罗那样在乎面子而提前找好台阶的家伙,骨托心中不屑。

    只见骨托坦然说道:“黄极,你真的很强,皇者们都在研究你。”

    “虽然很多人嘴上不愿意承认,可至少在他们研究出对策前,你确实是无敌的!”

    此话一出,场外哗然。

    第一个对手分析一堆,被秒杀。第二个对手一上来就承认打不赢,说自己受了伤。

    结果第三个王者一来,直接说黄极的确是无敌的!

    黄极点头道:“但是你必须了解我,所以来了。”

    骨托笑道:“没错,黄极,我学会了你的紫微流。”

    “我必须承认,这是惊才绝艳的创举。”

    “这些人,看出点皮毛,就迫不及待地蹭这个热度,却不知道虚心去学习你的强大。”

    骨托凝视着黄极,话语中毫不吝啬对紫微流的赞叹,同时身上也闪烁出碎金色波纹。

    黄极认真道:“你的碎金能量,用得很好。”

    骨托看着金灿灿的手臂沉声道:“只有紫微流,可以击败紫微流。”

    “我学会之后,就能体会到这一点……不学会这种能量变化,根本不要想对抗你。”

    黄极微笑道:“其实也是有办法的……”

    骨托摇头道:“你不必谦虚,现在很多人都对紫微流重视起来了,随着研究深入,会有越来越多精通紫微流的强者出现。”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心胸。你完全可以藏着紫微流,凭借这一手绝技,以后在氪36级的战斗中拿到好名次,甚至是挑战亚克……”

    “氮级的平台,终究小了。如今你最多最多,能在氮级登顶。等你达到氪级,你的紫微流早已没有优势了,这太可惜了。”

    黄极说道:“没关系的,都一样。”

    骨托认真道:“你不知道那些真正大文明的科研实力吗?他们足以把一切公开出来的东西研究透彻,不然银河战斗大会的上流强者,也不会被各种大文明垄断。”

    “你懂得分享,不会以为别人都懂得分享吧?”

    黄极笑而不语。

    此时两人站在台上,都已经准备好战斗。

    裁判示意进入准备倒计时,骨托说道:“我彻夜尝试建立你的专杀,可惜做不到,你的能量性质变化得太细节,太隐晦,光从观战中,是不可能体会到的。”

    “所以我来了,今天我会输,但我也会受益匪浅。”

    “而这对你来说,不过是一场无聊的战斗吧?”

    黄极凝视着骨托,点头道:“是的。”

    骨托一愣,黄极竟然直接承认了……

    他苦笑道:“你可真是……不客气啊。”

    叮!战斗开始。

    两团碎金色波纹瞬间碰撞到一起,现场出现无数细小如牙签般的金剑,浮现而又溃散。

    铛铛铛铛铛!一连串撞击声清脆悦耳!

    场外无数人瞪大眼睛,心中振奋起来,终于出现缠斗了!

    然而,这种念头刚刚升起,就见黄极指尖一道金色细柱,瞬息间暴涨十几米,如针般扎在骨托身上。

    骨托不知为何,流畅的身体僵在半空不动,被戳了个正着。

    叮!碎金光屑飞舞。

    裁判降下蓝光,黄极冲过去救人。

    “呃……”

    “怎么突然又结束了!”

    “时间是多少?”

    “3.1415926535……”

    “不是吧?”

    “骨托都破不了圆周率?这是真的要成魔咒啊?”

    六连胜了,王者局六连胜,且都将对手打成了π。

    已经有人,将这称为圆周率魔咒。

    骨托可不是寻常的王者,他曾经打上过二十多名,可以说状态好起来,特别猛!

    如今也学会了紫微流,竟然还是被打成π了。

    说好的紫微流能对抗紫微流呢?怎么就不能多坚持一下?

    “这个黄极,到底有多强?这不会是个大帝吧?”

    “氮级要出现大帝了吗?这也是史无前例的事啊。”

    “大帝?现在还没有皇者出手呢,怎么又吹成大帝了?”

    “不是吹,我看了这么多年比赛,没见过这种统治力。刚才败的可是骨托啊,你们不认识骨托吗?他真的很强,有争皇的资格。”

    很多觉得黄极被吹得过分的人,都在关注今天的比赛。

    亲眼看到他又三连胜,维持圆周率魔咒,不少人当场被征服了。

    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统治力,给人一种皇者来恐怕也是这下场的震撼感。

    更何况,有争皇水准的骨托,亲口承认,现阶段的黄极是无敌的!

    即便学了紫微流,也对抗不了黄极,只是表面上打出了点缠斗的样子,实际上黄极还是没有用别的招,依旧是‘破绝闪击’,一指致胜。

    “太强了,现阶段,谁来都是送分。”

    “不把紫微流,练到黄极这种境界,谁还敢跟他打?”

    “我估计接下来,黄极排不到对手了。”

    “排不到对手?别的新流派恐怕会被人故意冷却一段时间,针对研究到有把握后再打。但黄极不同……”

    “怎么不同?”

    “黄极是跳级上来的,以前没有什么战绩可以研究。而且紫微流跟别的流派不同,必须深刻体验其高能结构数据,建立相关模型才行,否则没法开发专杀。”

    “啊……也就是说,想击败黄极,或者打破这魔咒,就必须不断地与他作战,亲身体会他的能量,收集他的数据?”

    “这……就算皇者不亲自来,恐怕也会让很多王者前来试探……这岂不是送分?”

    “不送分,以后都别想打赢他。”

    ……

    果不其然,接下来每天,都至少有三名王者对战黄极。

    毫无疑问,全部是被横扫,圆周率魔咒继续。

    不光是黄极,林立、萨雅等人,也在王者稳扎稳打地上分。

    他们都不缺对手,首先是来自苍屠王者队伍的狙击,这就是六成的王者了。

    打不赢黄极,难道还打不赢其弟子吗?

    结果还真打不赢……林立竟然也同样保持连胜,不断冲击皇者领域。

    其他人也胜多败少,展现出越战越勇的势头。

    紫微团如此凶猛,看这样子,是想上皇者?

    前一百名,九十个是王者,前十就是皇者。只要连胜起来,分上的特别快。

    短短三天下来,黄极十二连斩,场场都圆周率,把无数人打得没脾气。

    越狙击,名次越高,让很多人急了。

    一名沙茶文明的王室,以及一名贝塞尔文明的官员,去见了诸位皇者,决定插手此事。

    成为王者,送个行星系,还不算太大的事。

    但成为皇者,送的是虫洞!这东西限购,而且对经济发展极其重要,所以很多大文明都想垄断此物。

    小文明根本拿不到,只能买,还得排队买。要么就向星盟妥协,以开放疆域等各种代价,讨要一个。

    很多弱小的文明,都还只有一个虫洞,就是加入星盟送的那个。

    而贝塞尔文明,疆域极其辽阔,却也只有五十几个!可见这东西的稀缺。没有虫洞的星系只能靠飞船硬飞过去,交通极其不便利。

    紫微团是诺母文明的,复兴社上台,已经让他们失去了对这个文明的控制。

    新诺母政府迟迟没有选择加入沙茶派系,这已经引起了沙茶文明的不满,此刻还想赢走虫洞?痴心妄想!

    “黄极?我休息几年,竟然就出了这么厉害的人物吗?”

    虚拟宇宙中,有一片璀璨星云,一尊银色的生物,以光年计的巨大投影之躯,正坐在星云上,浏览着新闻。

    他浑身无一丝杂色,如同流动的水银构成的瘦长躯体,左半边充满了银色尖刺,右半边则光滑如镜。

    看起来很不对称,但又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他正是当前氮级第一名,银浮。

    在他对面,还有其他各色种族,其中有龙族有金乌,有能量生命也有气态生命,苍屠、热磁亦在其中,一共十六人。

    这都是氮级的顶尖强者,除了前十名以外,还有苍屠热磁这两名故意降级的皇者,与排在十一二名的王者。

    排名靠前的王者,其实就有皇者层次的实力,只不过名次没排上去而已。

    一个量级,最强的一批人如果再细分实力的话,共有三档。

    长期霸占皇者段位,名次始终在前十名徘徊的老牌皇者,都是绝对的独一档强者,称为顶点皇者。

    而上过皇者,却只是暂时,偶尔还会被人打下来的,乃是第二档,就是普通皇者。

    至于有皇者实力,却因为名次就那么多,再加上运气不怎么好,挤不上去的王者,是第三档,称为准皇。

    其中苍屠比较独特,他以前是独一档的顶点皇者,后来主动退下去当守门员了。

    此刻这十六人,便是氮级最强的一批人了。

    如今齐聚一堂,讨论着黄极。

    “你们不是在骗我吧?”

    “说实话,我打算一直休息到银河大盛会的,下一届的文明盛会就要到了,你们若想要这个第一名,拿去好了,我氮级的分身已经没什么可以进步的了,打算升级了。”

    “这种小角色,你们直接看着办吧。”

    银浮看着新闻,并不惊讶,反而很应付地调侃。

    热磁激动道:“银浮,能不能别装逼了?你光看新闻顶什么用!你看看我给你的资料!这家伙现阶段无敌!”

    银浮低声笑道:“哦喂哦喂……”

    “无敌?别人这么说也就罢了,热磁,你怎么会说出这么不科学的话?这世上没有无解的东西,只是研究的不够透彻。”

    “我承认这个黄极非常厉害,但这世间又有谁真正的无敌呢?”

    “我已经在研究大盛会的对手了,这种角色不要来烦我。”

    苍屠肉瘤臌胀道:“好厉害,银浮,你莫非已经完全超越了皇者的层次吗?”

    热磁无语道:“他超个头啊!这家伙明显在装逼,苍屠你是笨蛋吗?认识这么多年,你还听不懂他的骚话吗……”

    “咯咯咯……哈哈哈哈!”银浮先是低效,随后笑声越来越洪亮。

    “因为弱小,而无法认识到与我的差距吗?我理解你,热磁。”

    “什么时候,你们愿意让我成为大帝,再来找我吧。”

    “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

    银浮大笑着下线离去。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