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黄极连胜间,已经位列第一,分数超越银浮。

    一般来说,这已经是氮级能得到的最高成就了,不必再排。

    要么休息一段时间,学点别的,要么就升级,征战更强的领域。

    然而战斗还在进行,黄极竟然继续排位。

    “黄极,你不用看了!不会有人和你排的,你走吧!”刚刚落败的刹烛,凝重地说道。

    黄极看向场外,只见诸多强者心事重重,他们都受到了警告,绝不能跟黄极打。

    见没人动身,黄极冲着金乌族的御索玛说道:“你不是准备了必杀绝技吗?”

    “来了来了!”御索玛听闻,大笑一声,想要上场。

    然而一名金乌官员却拦住了他:“御索玛,你不能上,他已经位列第一!”

    “第一又怎样,我排了这么久,就是想和他打一场!结果迟迟轮不到我上场!”御索玛急道。

    那官员说道:“成为第一,再赢下九位皇者,便是大帝!你现在上,不是送吗?”

    御索玛怒道:“谁说我必输?没打过怎么知道!”

    众人纷纷侧目,那官员无语,御索玛心里这是没一点逼数啊。

    “总之你不能上,这是命令。”

    御索玛沉声道:“相信我,我能赢!”

    那官员说道:“你这是错觉!”

    “不是错觉,我真的能赢,你信我!我不光能赢,我还能在0.618秒内击败他!”御索玛认真道。

    许多人听到这话,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

    0.618秒击败黄极?这怕不是在做梦?

    那官员不解道:“你什么时候挑战不好?以后去虚拟宇宙约架不行吗?非要现在!”

    御索玛神秘一笑道:“就是得现在,因为他要维持圆周率魔咒,这既是破绽!”

    “换成平时,我反而没自信了!”

    见他说得如此自信,想着其他派系肯定也不会让黄极成就大帝的,那官员犹豫一下,答应了。

    “好吧,反正想成为大帝,得赢九名皇者,现在还早,你输了也不打紧。”那官员说道。

    御索玛一排,果然就排到了,毕竟现在大家都不和黄极排了。

    “来吧,黄极先生。”

    御索玛鹰眼如两轮太阳,宏照四方。

    金灿灿的身躯耸立在那,就如同一座黄金灯塔。

    “你还会3.14秒击败我吗?”御索玛笑道。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黄极点头道:“尽量吧。”

    御索玛凝声道:“你可不要使诈啊,必须想尽办法把我打成π!”

    黄极答应道:“好的。”

    外人都懵了,御索玛不是信心满满吗?好像有什么套路,可为何说什么一定要把自己打成π?这不是自相矛盾?

    战斗准备时间进入倒计时,只见双方都在场上没动。

    只是目运金光,蓄势待发。

    叮!战斗开始。

    御索玛瞬间释放他新发明的紫微流绝技,金色闪光!

    一道粗壮的光柱,以亚光速瞬间命中黄极,黄极直接连躲闪的反应都没做出来!

    激光!这是将碎金能量与激光结合,打出了近光速的攻击。

    虽说牺牲了一些速度,但如果这一道闪光中还蕴含专杀黄极的构型,那黄极的确会在刹那间就被击败!

    众人恍然,原来如此,这就是御索玛自信0.618秒解决黄极的原因。

    别说0.618秒,这一下连0.1秒都没用到。

    “嗯?”御索玛一怔,只见黄极被命中后,并没有倒下。

    身上竟瞬间绽放出黑色的能量立方体,掐着秒刚好折射了这道闪光。

    这是亚克流·黑方碑!

    不,这是个龙形的!这是亚克欧拉流·黑方碑!

    场外的亥伯欧拉浑身细胞都激动地发抖,这是他的绝技!

    “飒!”

    龙形黑方碑一口吐息砸在了……光柱上!

    相隔数十米,与金色光柱相连的御索玛应声而倒。

    “什么!隔空就击倒了御索玛?”

    “这是利用高能反噬,结合了紫微流对生命体内构造的理解!”

    热磁第一时间就看出奥妙,因为他们上次群皇开会,相互分享了许多对紫微流的理解里,就有类似的用法!

    当时他就猜测黄极会,所以此刻并不惊讶。

    他惊讶的是御索玛这手金色闪光太快了,黄极竟然都能反应过来。或者说,提前预判了?

    众人思考起来长,实际从御索玛出手到黄极反制,只过去了……

    “0.618秒!”

    “哈哈哈!御索玛自己被打成生命常数了!”

    全场轰笑,快,真的快,御索玛前所未有地快速……战败了。

    “等等!裁判没判负!”

    “只是反噬,并不是跟其他人一样,中了黄极的碎金专杀。”

    只见御索玛还在地上抽搐,所以裁判没有判负。

    黄极笼罩着巍峨的黑龙高能体,不管地上的御索玛,冲着裁判包围作战场地的蓝色边界,龙爪如狂风骤雨般爆轰。

    “咚咚咚咚咚咚咚!”随着黄极的龙爪轰击。

    场外的亥伯欧拉,激动地大喊:牧大牧大牧大!

    众人无语地瞥了眼欧拉,同时心想黄极这是干嘛?浪费时间?直接把反噬中的御索玛解决不就好了?

    对了!时间没到3.14!

    黄极只用了0.618就击倒了御索玛,而战前御索玛反复交代,一定要把自己打成π!

    所以此刻,黄极这是在……故意多等两秒?

    果不其然,在3.1415926秒时,裁判突然判负了。

    “哈哈哈哈!御索玛你在干嘛啊!”

    “不愧是你啊,这也太快了!”

    “说什么把黄极打成0.618,结果自己被这个时间击败,搞得黄极多等两秒,凑了个3.14出来!”

    场外许多观众乐开了花,御索玛这输得太惨了。

    不过有几名皇者,却眉头一皱,感觉不对劲。因为最后裁判是突然判负的,而黄极一直在打边界,并没有对地上的御索玛补刀。

    这是什么情况?御索玛怎么输的?

    只见黄极收回龙形黑方碑,突然从边界里抽出了一道金色能量,快步地扑向地上已经没动静的御索玛。

    “坚持住!不要死!”

    黄极大喝着,冲到御索玛身前,将能量输入其大脑。

    灵舟等高量级的强者面露恍然,感慨道:“果然如此!”

    许多低量级的战士没懂,怎么从蓝色的能量边界里抽出一团金光?

    灵舟解释道:“这波御索玛在第二层,表面上金色闪光,以快致胜,实际上他有后手!”

    “御索玛也怕黄极有底牌破掉这招,所以这金色闪光,并不只是碎金能量与激光形式的结合,里面其实还蕴含了御索玛的思维记忆。”

    众人一听,骇然道:“什么!这道激光是分身?”

    能量分身,一方霸主层次的文明都能造出来,别的不说,灵舟本人就可以单独控制一团能量思维体存在。

    大部分时候,那团能量体都会在灵舟本体巨龙的额前,偶尔开出来遛一遛,当初跟黄极学技术的前几天,灵舟就是只用能量思维体听黄极讲道。

    御索玛的情况,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他的小能量思维体藏在眼睛后面,而且能级很低。

    刚才发射金色闪光时,偷偷控制这分身也飞过去。

    之所以瞬间倒下,不只是黄极攻击反噬,也是因为御索玛的意识抛弃了肉身,提前设计好这空壳子抽搐来麻痹黄极。

    很多人没察觉到这隐藏至深的‘出窍’之举,以为他真是被黑方碑震得反噬了。

    “原来如此,我说御索玛干嘛还要持续与射出的光柱相连,这不是给人家顺着光柱反噬自己吗?原来是有用意的!”

    “黄极展现黑方碑,反射了金色闪光,御索玛当即执行备用方案,将自己的能量思维体射出。”

    “反射的光柱,落到边界上被吸收,我们都没发现!御索玛竟然能稳定地藏身于边界中,这也是绝活啊!”

    “难怪,他开局说‘一定要把我打成π’,其实是要黄极用碎金指去打他的肉身,让黄极专注于掐秒维持所谓圆周率魔咒。”

    “一旦黄极用老一套,就会被开局的光速打击秒掉。退一万步,黄极预判到御索玛有套路,躲了闪光,也不要紧,还有第二层。”

    “在黄极最得意的时候,御索玛就会突然二段金色闪光,从边界里射出来,偷袭黄极!反败为胜!”

    众人七嘴八舌,这才明白御索玛的精妙操作。

    近光速的碎金一击,能量思维体藏在光柱里,之后又藏在边界的净世青光里,这就是三重绝活了!

    每一个都能难,不是一般人能创出来的,御索玛一套下来,是天才般的必杀设计。只有高能级的几个观众,比如灵舟,比如裁判,凭借强度超高的感应力,才看出妙处。

    御索玛精妙绝伦地骗过了场外几乎所有人,秀了观众一脸!却偏偏没有骗过他的对手,黄极。

    黄极使出欧拉流黑方碑,冲着边界疯狂‘牧大牧大牧大’,看似在浪费时间,看似在玩闹式地等待‘3.14’的到来,实际上,是很认真地在攻击匿于边界里的御索玛!

    许多弱小的粉丝观众,听高手们分析完,直叹这是神仙打架。

    原来可以躲边界里的嘛?

    学不来,学不来,别的不说,光能量思维体,这就不是一般的文明能造出来的!

    中低层文明的人,一辈子别想打出这种操作,御索玛这是技术碾压!

    不过这技术碾压,却还是没能逃过黄极的眼睛,黄极意识碾压了!

    “败了……我这都败了?”被黄极救回来的御索玛,躺在地上幽幽地呢喃。

    他满怀自信,就是因为上次开会,从紫微流里得了许多灵感,开创了这些奇招。

    当时只对旁人说了金色闪光,其实不止。他暗中其实还完成了自己能量思维体与碎金激光糅合的模型,可以把能量波动隐藏到极深。

    没想到,这都输了。

    “你怎么识破的?”

    不光他好奇,就连灵舟都很好奇,他和裁判这些三十多级的强者能看出来,是因为感应强度够高。黄极是怎么发现的?

    黄极微笑道:“你的激光反射角度不对,比正常的反射现象多偏了1.5度……”

    “啊?”御索玛大惊。

    黄极继续说道:“而它在到边界上又反射一次时,反射率却正常了。所以我猜测到了你的套路。”

    场外一片哗然,那么激烈的战斗,黄极竟然注意到了反射率异常!

    一道激光射来,反射时多偏了1.5度,这都会警觉吗?

    目测算反射率,这个很简单,大家的感官精度是很高的,理论上都能做到。可问题是战斗细节那么多,谁会关注到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啊?

    怪物!这种眼界,这种意识,这种细节,这种观察,这种敏感……独一档!碾压了在座所有人!

    “打得好!”

    “服了服了……”

    “我御索玛,愿称你为紫微大帝!”

    御索玛直接把黄极称为大帝了,哪怕黄极没有大帝之冠,他也愿意以此名称呼,以彰显自己输得不冤。

    这不是大帝什么是大帝?他已经超常发挥,有心算无心。从几天前就开始套路,直到今天在几秒内分出胜负!

    可以说这是他活这么大,打得最好的一场!

    他连场外的诸多皇者都骗过去了,结果还是败了,无话可说!

    “让他成为大帝吧。”

    “战斗大会,就不该掺入政治。”

    许多皇者想要上场,奈何这是各自的文明绝对不允许的,他们选手认可黄极没用,无论如何也不准和第一名打。

    当年亚克达到大帝成就,也是历经波折,背后的文明多方妥协才成功。

    等待良久,无人上场,黄极一边等,一边在休息室给布兰度开小灶。

    大家心说还不走吗?这是又回归主教练了?

    “等一下!紫微其他人多少名了!”

    之前大战,大家都在关注黄极,他一个人吸引了几乎所有目光。

    实际上,紫微其他人也在排位。

    只见布兰度又赢下一场,击毙了亥伯牧大,成功踏入前十,将沙茶文明的刹烛挤了下去。

    接着,萨雅也冲了上来,他击败了好几个顶位的王者,也位列前十了,挤掉了牧大的皇者位置。

    “牧大!你怎么会输给紫微迪奥?”众人惊愕,而且输得也太多了,连输了三场。

    牧大的皇者段位都跌落了!都快跌到二十名了。

    他不光把自己的排名打掉,还让布兰度比林立更快进入皇者段位。

    只见亥伯牧大耸耸肩道:“说实话,这个迪奥挺强的,我第一场没有放水……”

    第一场没有放水?这意思是后两场放水了?

    几名皇者突然明悟了什么。

    亥伯牧大说道:“正好,皇者也当累了,降了就降了吧,虫洞收回有一个月的宽限期,我一个月内再打回来就是……”

    诸多皇者露出微笑,是啊,这皇者当得有啥意思。

    既然不准和黄极打,那就和紫微其他人玩玩吧。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