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已做出选择,人类就必须面对相应的后果。

    这句话是黄极之前就说过的,此刻要刘腾空等人社会性死亡,他们亦是能理解。

    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如今能活下来,已经是血赚了。

    更何谈,从此还能跟着黄极,去闯荡浩瀚的星际社会。

    余沫朔以及两名首长,想了想,也没说什么。他们其实理解黄极非得这么做的用意

    别看他救了六人,看似事不大,实则影响深远。如果放任这六人好好回去了,那等于是说:随便作死,什么样的拼命计划,只要能达成目的,就尽管去做。回不来不要紧,说不定黄极就把人给救回来了,咱在宇宙有人……

    这不完蛋了吗?尽管这样的想法,还只是一丝苗头,几位首长没那么傻,绝大多数时候不会这么想。

    可等到了未来对抗伽马射线暴,针对这种特大灾难指定计划时,有人就会提出:我们可以不考虑人命成本。

    这显然是不行的。

    潜移默化地,人们的思想就偏了,偏一点也是偏。

    代价就是代价,如果今天牺牲的不是六人,而是六亿人,那么不管黄极选不选择救,地球都永远少了这六亿人!

    大家都是人精,理解黄极的意思,无非就是怕人类有依赖性。

    没关系,这都是小事,此次回返,黄极本就是来接引新人闯星际的,这六名英雄就当是第一批了。

    “刘腾空!”白发老者喊道。

    “在!”

    “今日起,你和你的船员都牺牲了,你们就跟着黄极。这是命令。”

    “是!”六名宇航员齐声道。

    解决这事,余沫朔看向黄极:“罗言说你们立国急缺人口?这次回来是找我们要人的?”

    黄极摇头道:“缺的不是人口,缺的是自己人。”

    他确实不缺人,诺母有大量的人口,紫微国是挂靠诺母文明的,就相当于地球文明的两大国。

    只要放开户籍发放,瞬间就能入驻几百亿人口。

    但这样一来,和开放星有何区别?异族几百亿,本国人就一百个?

    黄极不只是要人,他还要把星界人族的名头撑起来。

    银河城一行,他只打出了紫微的名头,但星界人族,依旧是不起眼,甚至都不合法。

    余沫朔沉思道:“黄极啊,你要的人有点多,难办啊……”

    黄极果断道:“没关系,我可以找其他国家。”

    余沫朔愕然,连忙道:“那倒不必……你的事现在都是国家任务,毕竟关乎人类未来。”

    “给我时间,全给你搞定,有要求吗?”

    黄极笑道:“没有要求,是人就行。或者说,什么要求,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他们以后,会接管这个国度。”

    余沫朔等人惊骇,还真是这样?

    他答应的爽快,有多重考虑,一方面的确是黄极这伙人太重要,人家如今在星际需要帮助,地球这边是义不容辞。

    另一方面,华国这边其实已经在考虑,以后正式加入星盟,地球文明如何与紫微相处。

    紫微与他们,会不会出现利益冲突?以后地球文明是不是变相地成为了另一个宇宙国度的奴隶?

    黄极此番前来要人,就是明摆着告诉他们,不会。

    以后紫微上上下下,除了领头的黄极,其他都是从这里拉的人。

    这等于是把国家拱手送给了未来的地球文明。

    黄极更是直接说出来:以后他们会接管这个国度。

    白发长者十分不解道:“我们之前就有所猜测,没想到你真是故意的,为什么?你图什么?”

    黄极平静道:“图个清闲。”

    众人茫然,拼命得到的权柄,就这么视之如粪土?这是真不在乎,还是说说而已。

    余沫朔和另外两名首长,没有纠缠,毕竟这是好事,有些问题点到为止,以后再说。

    此刻只是简单地问了一下:“我一直很好奇,黄极,你的追求……我指的是你自己的追求,到底是什么?”

    黄极悠然道:“无为。”

    无为?什么意思?真就什么都不想要吗?打算以后功成身退,当个逍遥闲人?

    大家都不解,唯有林立若有所思。

    ……

    未来一个月,黄极都留在了地球上。

    一方面华国安排、选拔人员,需要时间。

    另一方面,黄极也想回一趟家。

    上次解决完帝斯的事,黄极就让余沫朔等人,把自己的‘智商’在爷爷面前洗白了,由国家出面,很多事很好解释。

    那之后的独闯星际,他都是以配合治疗脑子,以及响应国家任务离开的。

    如今回家,更是身份摇身一变,成了一名正式军官,少尉军衔。

    其实余沫朔那边,给他准备了少将,甚至大将也可以,但黄极不想要。

    此刻黄极就是以一名普通的军官身份回乡的,用的是只有S6强度的人身,看起来就是个五大三粗的憨厚小子。

    见到黄极,爷爷那是非常开心,爷孙俩好好的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

    期间对于黄极结识的身体,清晰的思维,爷爷那是满意得不行。

    这天,爷孙俩正吃着饭,盘算了一下时间,爷爷说道:“墟儿,你今天就要走了?”

    和孙子相处一月,爷爷显然还有些不舍。

    黄极微笑道:“那我再多留两天,也没关系。”

    爷爷摇头道:“这咋成,说什么时候回部队,你只能早不能晚。你书读得少,得亏病治好了,又有部队收留。部队好啊,但可不能犯纪律。”

    “诶。”黄极也不犟嘴,只是应声。

    爷爷点头道:“你呀,病虽然好了,但这木讷性子还是没变。不过也好,在部队就得这样。”

    “在外头,不要学人家长那么多心眼,你不是那块料!”

    “嘿嘿嘿。”黄极一边扒饭,一边笑。

    “啧!吃饭不要笑!”爷爷说着:“十八岁就当军官,你这是因祸得福而已。其实在我看来,你还嫩着呢。”

    黄极说道:“我脑子好了以后,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会照顾我的。”

    爷爷满意道:“诶,这就对了。多交朋友,在外面爷爷也帮不了你,你只能靠朋友。”

    “不过也不要被人骗了,尤其是女朋友,你就不要交了,你搞不清楚这些个东西,你还是个孩子!”

    “是是……爷爷我都听你的。”黄极应声着,一边扒饭,一边看向院门口。

    刚走到院门口的林立,听到里面黄极爷爷的那句‘你还是个孩子’,差点没摔一跤。

    “咳咳……”林立扶着门框咳嗽两声。

    爷爷看到,黄极解释道:“他是我好朋友,也是部队里的。”

    “哦!”爷爷看林立有点眼熟,不过林立已经变化了些许容貌。

    他对林立十分热情,连忙拉林立进门,同时对黄极说:“你有朋友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墟儿你这真是的……”

    林立被拉上饭桌,黄极很自然地给他添了副碗筷。

    “大……老弟……你家饭不错啊。”林立尴尬道。

    黄极笑道:“我做的,你尝尝。”

    随后对爷爷说道:“立哥是来接我回去的。”

    爷爷点点头,专门跑来接黄极,这肯定是很好的朋友,而且看面相也十分温善。

    当即笑着对林立说道:“我这孙子,年纪太小,这身军装,当不得事。他在部队还得拜托你多多照顾啊。”

    林立连忙道:“互相照顾,互相照顾。”

    爷爷摆手道:“你不用客气,他懂什么?为人处世,还得你这个当大哥的多帮衬。他若是犟了起来啊,你就抽他,没关系,我说的。”

    “啊这……黄极其实聪明着呢,我也从他这里学到很多。”林立低头扒饭。

    爷爷笑道:“你不用夸他!”

    “墟儿,以后你立哥教你做事,你得记住,知道吧,你的病虽然好了,但还有的是要学的呢。”

    黄极对林立挤眉弄眼道:“是啊,我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啊。我以后多听立哥的。”

    林立汗颜,他第一次见黄极做鬼脸,差点没吓死。

    见林立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黄极促狭道:“咋了?立哥,我的菜不好吃?”

    “……”林立连吃三大口,心里感到惊奇,他知道黄极让自己多多照顾是开玩笑的,可是一个月不见,黄极的性格,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更像个孩子了。

    与爷爷吃完饭,黄极把碗筷收拾了一下,拎着包跟林立走了。

    爷爷一路跟着,又是一阵拜托。林立十分尴尬,但还是连连应诺。

    林立的车停在村口,到了这里,黄极才道:“行了,爷爷,不要送了,我朋友嫌你烦了。”

    “没有没有!”林立连忙摆手。

    爷爷笑骂道:“我看是你嫌我烦了……走吧走吧。平时也打打电话回来。”

    “知道了!”黄极在窗前摆摆手,林立开着车离去。

    直到看着车渐渐消失在远处,爷爷这才背着手悠哉回家。

    回到家后,他默默给黄帝他老人家,上了三炷香,祈保佑黄极平安。

    殊不知,天空中黄极和林立,倚靠在真空切上,默默注视着。

    “大哥,为何要瞒着爷爷呢?时至今日,作为人类中的至强者,地球上你足可说一不二。”林立说道。

    黄极吐了吐舌头道:“我不还得听你的嘛?”

    “啊?”林立惊愕。

    黄极微笑道:“好了好了,因为爷爷不需要,他只希望我平安就可以了,其他不过是徒增烦恼与担忧。”

    林立微微点点,随后好奇道:“大哥,我感觉这一个月下来,你比以前变了一些,更像个孩子了。”

    “很正常。”黄极说道。

    “哦?”

    黄极说道:“因为我十八岁了。”

    林立不解道:“十八岁?和这有什么关系?”

    黄极看着他挑眉道:“我成年了啊,人总会长大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啊?长大了就更像个孩子?这什么逻辑?”林立真想不通。

    黄极摊手道:“青春期啊,像孩子很正常。”

    林立快疯了,黄极乃是紫微大帝,竟然说自己进入了青春期?

    “你别逗我,大哥。”

    黄极笑道:“唉,你太死板,不懂得开玩笑啊,立哥。”

    林立无语道:“因为你从来没跟我这么开玩笑啊……大哥,我分不清啊……我还以为你又有何玄机……我差点信了!”

    黄极认真道:“好吧好吧,其实打从当年离开家,我就没有停止过算计。”

    “这个月什么都没想,光陪爷爷聊天看电视去了,自然而然有此本性。”

    “其实我就是个孩子啊……”

    林立怔怔然道:“大哥……”

    黄极感慨道:“我做事往往不需要撒谎,便能达到目的。可面对爷爷,明明是我最真诚的时候,却偏偏满嘴谎言。”

    “这就是爷爷啊,需要我动用谎言最多的存在。”

    林立说道:“这我能理解,因为你爱他。”

    对亲人撒谎,人之常情,但利用亲人,就不一样了。在爷爷面前,黄极笨拙到只能撒谎。

    黄极伸了个懒腰道:“可我又从未对你撒过谎。”

    林立挠头道:“因为我们是兄弟。”

    黄极哈哈笑道:“是啊,我们是兄弟……”

    他手上电磁光弧一阵闪烁,往头上一抹,原本寸许长的头发快速变长。

    黄极玩笑似地将头发撸到脑后,说道:“好了好了,我现在要进入紫微大帝状态了。”

    “卧槽……”林立见他如此中二,不禁乐了。

    黄极微笑地拍了拍他,说道:“走吧,干活了。”

    “诶!”林立应着。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