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胖子全力一箭后,云狗就在下方承接所有残渣物。

    然而却发现只有箭的残渣,悬空岩没有丝毫破损。

    机甲的坚韧性超出了蓝胖子的想象,任何巨岩,都会被它这一箭击破,哪怕只是掉点粉末,也不可能像这样一丁点损伤都没有。

    蓝胖子嘀咕着:“我还是太弱了,我虽然准,却力量低,如果是族里的大力士,肯定能击破它。”

    “你让谁来也不可能伤害到我。”一个古怪的声音忽然响起。

    “啊!谁在说话?”

    “这声音好诡异……”

    蓝胖子吓了一跳,它隐约听懂了黄极话里的一些意思,但整个语调和节奏太诡异了。

    就如同故意拖长、放慢、吟唱一样。

    人类与云鬼的思维速率也是完全不同的,人类两三秒中说完一句话是很正常的,可云鬼不同,它们一秒钟足以说几百个词!

    语法也截然不同,比人类复杂太多了,人类说一句话,就是一句话,最多加上语调的变化,和意会的内容。

    但云团咕噜轰隆一下,那其实已经说完一大堆话了。

    经常是三四句话同时发出,这已经不是遣词造句了,而是多维句式。

    词组成句,句组成段,三句话同时叠加,这种多线程语法,会表达出极其丰富的含义。

    一句话负责陈述,两句话是叠加注释,三句话是叠加场景描绘。

    如果需要修辞,那么甚至会叠加第四句,营造现场气氛,表达语气,增加评价,让人意会等内容。

    云鬼的语言,复杂到普通地球人根本无法学会。

    毕竟它们是用全身发音,尤其是在传达一个场景时,一段话的信息量等于放了个短片。

    风声雨声滴答声全模拟一遍。时间地点场景人物对话,各种要素,都会叠加着全部表达出来。

    这让它们彼此交流时,极有气氛,感情渲染力极强,如同交响乐。

    所以黄极哪怕说的就是云鬼的语言,可只要一次性只说了一句话,那在云鬼听来,也会是充满了神秘与未知的意味。

    自带一种不清不楚,朦朦胧胧,晦涩难懂的感觉。

    不过黄极并不打算迁就蓝胖子,反正一次只说一句话,蓝胖子又不是听不懂。

    蓝胖子茫然四顾道:“你在哪?别吓唬我。”

    它还在想,会是哪个同族跟自己开玩笑。

    却见半透明的悬空岩忽然飞动,靠近了自己。

    它看到了无尽的白光,自云端之下乍现,冲霄而起,充斥脚下的荒野。

    蓝胖子愣愣地看着白色背景下,凸显的诡异的人形轮廓,踏着白光而来。

    这一切超出了它的想象,突破了原始生物的三观,它的概念中根本没有神这种东西的存在,以至于心中第一时间,是对未知事物的惶恐。

    “活的!这石头是活的!”

    “昂噜昂……”蓝胖子发出惊悚的怪声,身体从扁圆的样子,骤然拉长,吓成了热气球状。

    上半身向后飞退,下半身却还滞留原地,竟是被吓得裂开了!

    原来它的下半身并不是身体,而是携带的各种工具,其中大多数是沉重的气体,或者是夹杂了重元素的气固混合物。

    蓝胖子第一时间把沉重的事物丢掉,想以全速逃离。

    人类的形状,蓝胖子显然不能理解。

    无形之物是活的,还会说话,这就已经很恐怖了。

    尤其是人类手脚这类外肢,看起来太诡异:肢体不长在体内,竟然摆在外面?太可怕了!

    然而它刚转身逃跑,就有一面风墙,挡在了蓝胖子面前。

    周围气流涌动,狂风席卷着地上的云雾瞬间形成连绵上千米的气墙。

    “轰!”白光中生出一团蕴含炽烈高温的能量弹,忽然出现,砸在脚下的一座山上。

    瞬间那山峰被轰得粉碎,炸出巨大蘑菇云升腾而起!

    源源不断地物质被蒸发,气流卷着尘埃升腾上来。

    它们交错流转,开始滋生分离出各种物质,氢气、氦气、氮气、氧气分门别类。

    这在蓝胖子眼里,就是颜色各异的涡轮在空中盘旋,合成变化出更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东西。

    “好强大的力量!瞬间将一片无形壁垒湮灭,制造出如此庞大的云海!”

    “滋生万物,这是在滋生万物?”

    “我攻击那悬空岩,好像惊动了什么不得了的生命……”

    蓝胖子震撼地看着宏伟气象,它哪里见过轰得一下就炸出蘑菇云的场面?整个僵在那里不敢动弹了。

    但过了一会儿,还是厉声说道:“我不怕你!你既然也会滋生万物,就该知晓……我是地母所创造的生灵,我是万灵之长!”

    它在这话中,还叠加了许多关于地母和万灵之长的注释。

    又用了包含强烈情感的修辞和语气叠加,如同自带背景音乐,在云鬼的语境中,是非常霸气的宣言。

    不过这霸气内涵,简直是说给聋子听,人类根本感受不到。

    而且此刻说来,也不过是强撑着恐惧,内心其实充满了说不出的对这种伟力的敬畏。

    如同一名原始人,在电闪雷鸣中咆哮,恐吓天威。

    “万灵之长,不是自称的。”

    反观黄极,忽然走出了机甲,提聚能量,让蓝胖子看到了自己的真身。

    “啊!地……地母?”

    在蓝胖子的视角,半透明的悬空岩发出诡异的光芒,一尊不可描述的身影浮现出来。

    它生平第一次见到近在眼前的,如同地核母亲般的活物。

    朦胧透明的躯壳中包裹着旺盛的能量,如同透明罩里有无数条细密的光线分岔流动,构建成色彩斑斓的网格,时而闪烁,时而变淡,不明意义地律动着。

    而所有的光影,都源于这身影的中心,一团螺旋的能量核心。

    这股能量极其庞大,蓝胖子的生命力与之相比,不过是萤火对比皓月。

    视觉上,的确像地母,但比之地母小太多了,蓝胖子微微低头就能看到地下那遥远的,无比庞大的光明核心。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地母还在无形壁垒下,眼前这莫非是地母的一部分?

    原来地母可以分身显圣出来的吗?原来悬空岩之所以悬空,是地母撕裂了牢笼将其送上来的?而里面包裹着地母的意志?

    “是您吗?地母?”蓝胖子的语气变了,背影音转而变得轻柔与热爱。

    懂得滋生万物,还长得如同小地母,这即便不是地母本体,也可能是祂的意志。

    对此黄极不置可否,依旧在继续用电磁力场,衍化出各种化合物,还随手从机甲里掏出一些材料扔进去。

    空中一个个涡轮如同熔炉,某种事物正在成形。

    “这是……”

    “它叫落日。”黄极神秘晦涩地说着。

    就见一阵光影绽放,最后创造出了一团浓厚的白色雾气,里面飞舞夹杂着各种细碎合金。

    雾气里还如同颜料侵染一般,浮现出金色的重瞳标记,随后又淡化消失。

    阿兰林立等人倒觉得没什么,通过机甲扫描,可以看出这不是一般的雾气,而是一团内涵复杂电磁回路,可以大范围操控金属的雾状超导体。

    在蓝胖子眼中,那就太伟大了。

    这是它从未见过的铠甲,神异威武到了极致。

    看起来如此沉重,却也浮动于空。

    而且这铠甲里,有类似它那把酸弓的构造,这好像也是一张云体巨弓。

    只不过这弓的形象,太精致,太震撼了,它完全无法用言语去形容这把神弓的质感。

    这就好像用简陋木弓的原始人,见到一把充满科幻质感的凝聚态纳米材料构成的高斯脉冲弓……

    说实话,除了知道看起来像弓,它没有任何辞藻可以去描述这神物。

    “伟大的母亲啊!我虽然记住了,但我完全无法理解……请告诉我您创造万物的奥秘,您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啊!”蓝胖子感动地看着神弓诞生的一幕,言语充满了崇拜。

    它感动于这份造物的伟力真实无虚地存在着。

    而它的话语,更是体现出云鬼的潜力。蓝胖子对神弓没有贪念,反而对如何做到的,抱有无尽的好奇。

    蓝胖子第一反应,不是认为地母在为它造神器,而是在教它造神器!

    这种第一反应,非常难能可贵。

    可惜它虽然记住了黄极造物的演化过程,但却根本看不懂。

    其中原理,黄极不会告诉它。黄极甚至还将这张弓,扔到了山脚下,距离蓝胖子此刻的高度足有六千米。

    眼见神弓跌落尘埃,蓝胖子愣住,不知何意。

    要知道云鬼是很难潜降到那么深的地方,浮力太大了,就算给自身添重,强行砸下去,也会难以承受地表的气压。

    而且地上危险重重,到处是腐蚀它们的沉重气体,它潜下去,又如同人在铁砂里刮一样……

    黄极说道:“曾经有一名英雄,攀登六千米巨岩,手持大弓,横行洪荒,射穿九尊太阳神,被称为地表最强者。”

    “你若得到这把弓,也将成为部族称颂的英雄,其名号终会响彻世界,称为云端最强者。”

    蓝胖子兴奋得云烟搅动,微微发颤。

    成为英雄,名动云端?

    黄极虽然没有承认,但在蓝胖子眼中已经是地母的意识化身了,这就是指引啊。

    一旦认可这个设定后,在蓝胖子眼里,黄极晦涩难懂的说话习惯,也成了毫无情绪的象征,空灵神秘超然,它不仅不觉得可怕,反而觉得这也许就是地母说话的感觉。

    就连人形的轮廓,也被它深深记忆,感觉亲近自然了许多。

    “是,我记住了,伟大的母亲,您还有什么要指引我的吗?”蓝胖子奥跋尊敬道。

    黄极继续说道:“下一个黑夜,侍奉域外天魔的信徒,会夺走你心爱的对象。你的家园会被冰冷的武器化作雨雪,你的同胞将被掠走成为祭品。”

    “什么!”蓝胖子听着这预言般的话语,惊骇莫名,心乱如麻,

    侍奉域外天魔的信徒,不就是阳神氏吗?它们正是崇拜所谓的太阳神,一直不与其他部族来往,如今竟然敢打鬼霄部落的主意了?

    传说它们有所谓的祭祀活动,将自己或者敌对部族的云鬼,关进气凝囊,献祭给所谓的东昊、西昊,换取大量的食物。

    虽然不知道祭品被带去了哪里,但家园会被毁灭,爱人与同胞都会被掠走,这显然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伟大的母亲,域外天魔难道真的存在吗?”蓝胖子焦急起来,它对黄极的话深信不疑。

    黄极回到机甲中,带着林立等人飘然而去。

    只留下一句话:“很快就不会存在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