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胖子成功甩脱追兵,逃到了一片云雾缭绕的群山巅。

    它凝望脚下那在炼狱旋涡中默默卷动,大放光芒的地母,心里浮现出某个人形轮廓,诚心祈祷,感激涕零。

    祈祷的是同族们能相安无事,感激的是自己逃出生天,全赖地母的指引。

    蓝胖子浑然不知,它此刻观测的地母,和想象的人形轮廓,完全不是一个对象。

    它此刻心里所想的那个化身,根本就是黄极,但这并不妨碍,将一切功劳归结于他。

    直接预言今夜之事就不说了,克制火焰的种种知识,都是来源于黄极滋生万物,熔炼巨弓的过程。

    黄极什么都没教它,却又什么都教了。

    蓝胖子白天死记硬背下来的场面,当时还不知有何用,可到了晚上大劫之下,竟然用上了!

    氦气突围、生水灭火,还有那思维盲区的外肢延展。

    这些若无白天的奇遇,它是全然想不到的。

    一切尽在不言中!

    蓝胖子此番回忆起来,顿觉‘地母’果然高深莫测,神异绝伦。

    “我得快去取来神弓,拯救大家!”

    蓝胖子默念地母之名感激一番后,立刻往黄极抛弓处赶去。

    并非只有它一个人逃出,事实上整个部落,逃掉的反而是大多数。

    一路上,蓝胖子还遇到许多逃散的同族,相互悲戚一番后,云鬼们很快团结在蓝胖子麾下。

    毕竟大家都知道它受过地母启迪,之前蓝胖子回来报信的时候,鬼霄就把这事传开了。

    那把神弓,蓝胖子并无贪念,本意是让尊敬的鬼霄去取,奈何阳神氏族来得太快,连夜横扫了它们部族,鬼霄被重创带走了。

    既如此,蓝胖子作为神启者,唯有当仁不让,成为主心骨。

    它铆足了劲地鼓励大家振作:“……我们难道要坐视同族成为祭品吗?你我的家人都落到阳神氏族的手中,还等着我们救他们呐。”

    “不过是一群异端邪说的信徒,拿着所谓神明的恩赐,怕什么!我们鬼霄部落的好男儿,挺立千秋,志在万古,岂容邪神笑!”

    “都振作起来,地母在护佑着我们!”

    大家突遭大难,正是群龙无首的时候。

    蓝胖子却豪迈云霄,内心因得到指引,而有着强烈的自信心与使命感。

    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成功激励了同伴,纷纷叫嚣着打回去,把亲友救回来。

    “说得好!”安路伴混在其中,高声叫号。

    蓝胖子见士气可用,非常激动,不过看到安路伴,不禁问道:“你是……”

    旁边有同族说道:“它是昆仑鬼族的一员。”

    蓝胖子嗯了一声,说道:“我看到你们的部族也被掠夺了不少同胞……还有谁是昆仑鬼族的?”

    无人应答,都看着安路伴。

    安路伴摇晃肉嘟嘟的身体道:“不用找了,就剩我一个成功逃出来……”

    一众云鬼讶然,这也太惨了吧,全族都被抓走了。

    打散重聚的云鬼里,有之前躲在附近看的,此刻汇报道:“我看到阳神氏族带走了将近五千多,而我记得,你们昆仑鬼就有三千多吧?”

    众云鬼心说,这岂不是说,阳神氏族抓走的大部分都是来做客的昆仑鬼?

    反倒它们鬼霄部落,作为主要攻击目标,却逃走了多数?

    大家纷纷安慰安路伴,安路伴心里淡定得很,却也一副戚戚然的模样。

    蓝胖子宽慰道:“大家都是同胞,都是地母的子民,我们一定会救出彼此亲友的!”

    安路伴一副‘我完全相信你’的样子说道:“你有地母的启示,定能成功!”

    “事不宜迟,快去找神弓吧!”

    他有些迫不及待,甚至是跃跃欲试。

    那当然,因为安路伴,就是为了爬山而不被抓走的。

    充当俘虏的主要是奶敌,黄极、林立等人其实根本不必被抓,大家跟着蓝胖子这头也行。

    只不过黄极表示,被抓走的云鬼里,会有伤重濒死的,他跟着一块的话,也好救治。

    林立那是什么人,大哥被抓,他当然也跟着被抓。

    阿兰见林立都被抓了,就也没怎么反抗,任由自己被打伤拖走。

    最后就安路伴独自逃掉,然后加入了蓝胖子的队伍。

    毕竟黄极给蓝胖子的考验很有意思,倒爬山!

    对于安路伴这个登山爱好者而言,这是必然要体验的!

    蓝胖子带领众鬼,连夜赶到上次见黄极的地方。

    这高度,至少六千米,神弓就在下方的尘土里,当然,看不见,上面笼罩了厚厚的一层红棕色雾霾。

    雾霾之上还有瘴气,再上才是富含腐蚀性蒸汽的各色怪云。

    而大家则位于怪云之上的清白浮云。

    这一路上,绝对是危险重重……至少对云鬼来说是这样的。

    安路伴现在就是云鬼,以他的视角,这根本不是什么空气,而是浑浊的沙海。

    从这往下爬,首先要对抗气压,其次就是空气里的细微颗粒。

    那真是什么空渣都有,对云鬼的身体有很大伤害。

    用地球的话说,PM2.5太高了。

    越往下,越接近土地,颗粒含量就越高。

    蓝胖子身上深吸空气,各种气流涌入,很快膨胀起来,这是在储存生命所需的气体,以及携带重气,好降下去。

    眼看蓝胖子往下降,安路伴拉住它说道:“你就这么下去?太危险了。”

    “危险也要下!我们必须拿到神弓!”蓝胖子坚定道。

    安路伴扫视一圈后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一个人太危险,我们要多做些保护措施,而且我们有这么多伙伴,可以结伴一起下去,相互照应。”

    其他云鬼也纷纷说道:“是啊,大家一起下去,我们团结一致,助你拿到神弓!”

    蓝胖子自然不会推脱,只是让大家小心,便准备带着一大群莽夫爬下去。

    “等等等等!我靠,准备呢?真就硬下啊?”安路伴无语道。

    蓝胖子不解道:“不然呢?时间紧急,不说阳神氏族会怎么对待大家,就说神弓待在无形壁垒上,万一遇到地啸,被卷走,我们就再也拿不到了。”

    安路伴从附近找了些云芽,制作成气凝绳索,随后说道:“那也得做准备!多制作一些绳索,我们彼此系在一起。”

    “对了,还有冰器,也多制作一些。”

    “准备冰器干什么?又不是杀敌。那些腐蚀性的物质,也不是冰器可以阻挡的,临时做些铠甲还差不多。”蓝胖子茫然。

    安路伴耐心地解释道:“直接这么降下去,还不得被雾瘴冲走啊?到时候你能保证你刚好降到神弓上吗?”

    “不要说什么你可以喷气游动,底下那种环境,体内多留点气用来驱散颗粒不好吗?”

    “将绳索用冰器钉在岩壁上,我们沿着山往下爬,步步为营,中途还能休息,甚至是让伙伴升上来补给,这不好吗?”

    云鬼们惊呆了,作为总有先驱者探索无形壁垒奥秘的族群而言,倒不是不能理解爬山,只不过很少有谁活着回来。

    作为原始部落,爬山的技巧是一窍不通。降到地面,其实就是抱着重物往下跳。

    像安路伴这么专业的存在,它们从来没见过。

    蓝胖子好奇地问道:“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你爬过无形壁垒?”

    安路伴只得承认道:“当然,我经常爬。”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众云鬼惊喜,没想到昆仑鬼之中,竟然有如此大才。

    蓝胖子连忙谦逊道:“原来是勇敢的朝圣者,我从来没去过地面,还请您教我。”

    安路伴兴致盎然道:“好说好说,不过这种地形,这种条件,我也没爬过,虽说我有些经验,但还是得因地制宜,有所创新才行……”

    “接下来你们都听我安排,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确定,但我们多尝试几次,绝对行的!”

    蓝胖子毫不犹豫地说道:“好!听你的!”

    ……

    安路伴可不仅是个地球登山家,进修了相关课程后,如今也是个星际探险家。

    那边有专业的安路伴协助,黄极这边是相当放心的。

    根本不必刻意去说,他知道安路伴一定会跟着蓝胖子行动。

    以云鬼之躯,原始工具,倒悬爬山,这对安路伴这个爬山爱好者来说,那是完全无法拒绝的诱·惑!

    此刻阳神氏族领地内。

    黄极被剥离了身上所有原始衣物和工具,和其他云鬼一样,关在了一座封闭的金属密闭舱中。

    毫无疑问,这是阿努纳奇人给的,以云鬼的技术,连石器都没有,何谈冶金,制作这么大的密封舱?

    此刻舱内,一片呜咽,两千名鬼霄部落的成员,神情哀戚,惶恐无措。

    它们也尝试过打碎牢笼,但显然没有任何效果,这是对它们来说,完全绝望的监狱。

    紫微众人倒是极为冷静从容,因为黄极很淡定。

    而黄极则正在救治一个个伤员,即便没有工具,他凭借虚空场,也能治疗。

    似乎是他的镇定,感染了大家,渐渐的云鬼们也安静了,都盯着这名‘昆仑鬼’,一个接着一个治愈大家伤势。

    这可真是神奇到看不懂的力量,怎么就虚空冒出一股能量了?怎么就激发出伤者的生命力,让体内的气凝胶开始滋生,伤势开始自愈了呢?

    医术是云鬼还没有发明出来的东西,主要是它们的自愈能力本就强悍。

    它们其实就怕化学反应,外伤是无所谓的,迟早都能愈合,因此医学发展极慢。

    黄极的所作所为,在它们眼里,比大巫还神秘,神异至极。

    有些云鬼极为好奇,比如鬼霄,被治好后,跟着黄极不断学习。

    它们也想讨教,可是黄极专心致志的模样,终究还是让它们问不出口,只是跟着看。

    黄极确实很忙,他一边忙着救治伤患,一边还在和阿努纳奇的特派小队交流。

    “影龙,我们到了云鬼的星球,你的情报很准确,虫洞那里有监测器,还好有你提供的精确坐标,让我们一来就能第一时间控制住它。”

    黄极用藏在体内的通讯器说道:“当然,这点事我还是能办好的,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们等等,紫微集团的黄极和林立,完全失去行踪,我不知道他们在哪。”

    “迦文,再给我几个月的时间,确定他们的位置再说。”

    迦文既不是东昊,也不是西昊,而是此次特别行动的队长,万华镜的心腹之一,比毒岚的地位都还高一些。

    是黑暗娱乐业的负责人之一,专门因为云鬼缺货的事而来的。

    个人实力是氪级公爵,这也就罢了,它还有一百万把杀生轮。这是与真空切齐名的武器,甚至在非真空的星球大战中,威力更大一些。

    迦文在通讯器里说道:“影龙,等不了几个月了,参宿二那里顾客催的急。你知道的,这不光是钱的问题,还涉及人脉。”

    “不瞒你说,老板要有大动作了,有几个只爱云鬼的顾客最近对我们非常重要,不能失去!”

    黄极继续劝道:“你们要知道,被紫微发现的后果,你要招来妙尊势力的暴力干涉吗?这是在打他们的脸!”

    迦文不屑道:“呵呵,妙尊么,嘁……放心,这回我们准备充足,云鬼那里的监察站,当年可是一直在我们手里,割让出去时,我专门让人留了后门。”

    “紫微那群土鳖还不知道呢,他们根本想不到我们还敢动手!”

    黄极说道:“得亏他们没想到,不然清除了后门,公司就真没办法来捞这一票了。诶对了,会不会紫微故意装作没发现,诱我们过界啊?”

    迦文得意道:“我那后门,出自沙茶文明王室,微子文明的技术,紫微懂个屁!”

    “一群暴发户而已,我们现在是腾不出手来,以后迟早要收拾他们!”

    黄极忧虑地说道:“谨慎点好,我最近一直在查黄极,有个员工死在林立手上时,却说要小心黄极,这太奇怪了……”

    “后来果不其然,黄极一举成名,成为大帝。我们对紫微太不了解了,恐怕不是暴发户那么简单,我建议你再从长计议,等我确定黄极的位置。”

    迦文有点无语地说道:“你也太谨慎了吧?影龙,真不愧是毒岚夸上天的王牌卧底啊。”

    “可是你这谨慎没有必要啊,黄极和林立你找不到他们人很正常,毕竟你没有加入紫微,只是盟友而已。”

    “但他们总不可能刚好就在云鬼的星球吧?不可能那么巧的,没道理啊,他一个大帝,来这干嘛?”

    黄极极力劝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不可能的,顾客等不及了,速战速决吧,我不可能那么倒霉的!”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