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文带着东昊、西昊,外加两名硅基生物落到云顶的山巅。

    他们从天而降,惊得峰下云海无数奇兽四散逃跑。

    无形的冲击波,层层扩散,斥开大片云层,好叫他们能俯瞰下方的阳神氏族聚落。

    “队长,监察站的系统已经被控制。”

    “我还放出了侦查眼,环绕整个星球大气层,进行检查。暂时可以确定云端上没有任何异常,一如往昔。需要再细查一下云下,乃至海里吗?”

    听着手下汇报,迦文满意道:“很好,云上没有问题就行了,云下不用浪费时间。”

    “阿东,阿西,去收货!”

    “是!”两名鸟首人身,金甲辉耀的金乌,当即领命降下。

    就见下方的云层,数千名阳神氏族健儿,正在举行庄重的仪式。

    雷暴声连绵不绝,闪电链一个接着一个,相互传递,形成一圈圈美轮美奂的带电云气圈儿,一圈环着一圈,如同电光年轮。

    “给世界带来光辉的神明啊,您是自然伟力的结晶,光芒万丈,至高无上……”

    “遵循您的神谕,我们部落献上五千份祭品,向您虔诚祷告,还请您降下神威,给予我们恩赐。”

    阳神氏高声呼唱,祈求域外天神降临。

    东昊与西昊缓缓落下,映入云鬼们的眼帘,如同一颗炽烈光球。

    对于阳神氏族的祭词,东昊暗自一笑,和队友说:“竟然说我们是自然伟力造就的结晶,它们就是这么崇拜神明的嘛?应该直接视我为自然本身啊。”

    西昊收起翅膀,冷漠道:“它们的信仰并不虔诚,可那又如何呢?你在乎所谓的信仰吗?”

    “做好神明,是我们的工作,如果不够虔诚,它们会不听话的。”东昊睥睨道。

    西昊平静道:“我就想赶紧做完下班,回去拿奖金。”

    东昊微笑道:“你可真是的……对工作一点热情都没有。”

    西昊抠了抠鹰眼,麻木道:“你才干了多久?我当各个白痴种族的神,早就当腻了。”

    “而且干完这一单,我们就可以休息了。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上头说了,现在不宜招惹紫微,以后这里就让给他们了。”

    两人把足以伤到云鬼的能量波动收敛了一下,悬浮在阳神氏的头顶,但依旧是熠熠生辉的。

    即便是阳神氏族的云鬼,也感觉到害怕,不敢直视这两尊蕴含可怕能量的‘神明’。

    “伟大的昊神,应您的要求,祭品都在密闭舱中。”阳神氏低眉顺眼道。

    东昊念头一动,数千平方米的巨大密闭舱就展开一面口,只见数千云鬼拥挤在其中,惊恐地往后缩。

    被俘获的云鬼们都组织不了语言了,体内的气团搅成乱麻。这是它们第一次面见所谓的‘神明’,立刻感受到发自本能的惶恐。

    “都还不错嘛,以前都是献祭伤员,现在竟然一个个这么健康。”东昊略微感到意外地说道。

    阳神氏自己都愣了,明明它都把这些同胞打得半残,怎么现在生龙活虎的?

    这若是给它们冲出来,会给阳神氏族带来不小的麻烦。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不过神明已经降临,那就不必担心这种事了。

    之后这些云鬼都要被带走,更是与它无关了。

    “啊!好刺眼!”

    “神明?这就是它们信奉的神明……”

    “简直就是一道光!”

    “他会把我们怎么样?”

    “怪……怪物!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会杀了我们吗?”

    俘虏中声音嘈杂,各种紧张的声音汇聚在一块。

    西昊对此不屑一顾,甚至言语中有人冒犯他,他也不在乎。

    只是专心致志的检查每一名祭品的遗传信息,确保它们没有受过改造。

    除此之外,不愿顾及其他,就想赶紧下班!

    冒犯就冒犯了吧,为了在一群蝼蚁面前逞威风,而耽误时间不值得。

    可东昊却和他想的不一样,当即怒视俘虏,一对灿烂的金刚羽翼在背后轰然展开。

    电磁力场席卷而去,将所有的俘虏都凌空握了起来!

    恐怖的压力,把所有云鬼扼制得动弹不得。

    “亵渎神明,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东昊可怖的声音,振动得云鬼们,几乎肝胆俱裂。

    西昊的检测器都受到了东昊这波装逼的影响,烦躁道:“行了,阿东,你打扰到我检查了。”

    东昊念头一动,把之前说他是怪物的云鬼,从数千人里摘了出来。

    “那群信奉我的云鬼可都在看着呢,如果这一次忍了,以后它们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亵渎我们呢。这里暂时让给紫微,又不是永远出让,我们阿努纳奇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东昊森然道。

    西昊不耐烦道:“我不想加班啊,你先让我检测完好不好?回头你自己过来加班,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好吗?”

    两人争论着,反正云鬼也听不懂通用语。

    却不料这一幕,完全被黄极,直播给了‘六牙白象’。

    “斋主想怎么处理?”六牙白象了解情况后问道。

    “我这人很好说话的,虽然他们掠夺我庇护的种族,但如果愿意用钱解决问题,那完全可以谈嘛。”黄极也被钳制在半空中,仿佛被捏变形的气球。

    六牙白象暗自好笑,心说这怕不是紫微给阿努纳奇下的套吧?

    阿努纳奇违反协议,在紫微的地盘搞事,这个他信。但紫微的黄极刚好在现场,总不可能是巧合吧?

    不过无所谓,事实就是阿努纳奇违反了协议,虽然只是直播,但紫微大帝本人就在场。

    这个人证,就大于所有物证!而且这还不是远程观测或者推理的,阿努纳奇的人现在当着紫微大帝的面,贴脸犯罪!

    如今的黄极,可不是什么小角色了,身为大帝,他已然拥有不小的公信力!比很多星盟官员要高了。

    这还是黄极新晋大帝,没什么根基,若是天长日久,不被人搞臭的话,他的公信力会越来越大。

    更何况,妙尊势力的监管,相当于道上的规矩,本就不需要什么扯皮的法律程序,能抓到现行就够了。

    “斋主如果能把他们活捉,我保证给斋主讨到一个满意的价格。”六牙白象说道。

    黄极平静道:“好说好说。”

    与此同时,现场一片凄厉惨叫。

    只见东昊正在折磨俘虏们,其威势强横,吓得旁观的阳神氏族成员,一个个战战兢兢。

    东昊的手段十分可怖,将辱骂他的几只云鬼,置身于微波加热中,由内到外,慢慢熔烤,使其入坠炼狱!

    “怎么这么久?”一个声音从天而降,下一秒,五百米高的巨大机甲轰然落下,把云海捅了个对穿!

    阳神氏惊悚地看着从云层上,只露出一个庞大脑袋的发光体,无数云鬼当即吓得在地上蜷缩。

    来者正是迦文,他有五百米高,并不是本体有这么大,而是机甲太大。

    “迦文大人,是阿东非要教训亵渎者,我劝都劝不住……”西昊说着,其实就是他把迦文叫下来的。

    本来这趟任务,迦文不必亲自出面,在飞船里等着就行。他跟着过来是为了兜底的,因为此次任务不容有失。

    西昊不想加班,见东昊装逼干扰到自己,果断告诉了迦文。

    然而迦文来后,似乎并不在乎东昊的作为,反而一弹指,当场震杀了一只云鬼,将其内在结构绞成粉碎。

    “恫吓没有任何意义,清理了就行了。”迦文悠然道。

    “大人说得对。”东昊连忙收回电磁力场。

    然而,脱困后的鬼霄,看着被震死的同胞,愤怒地冲上去。

    “就算你是太阳,我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当真是无知者无畏,鬼霄强行冷凝自身水汽,化作一颗颗冰核,浮现在体表。

    身体不停地喷射氮气加速,如一颗彗星砸向迦文。

    “咚!”鬼霄狠狠地砸在东昊身上,但东昊纹丝不动,如同撞上一座大山。

    反而是他自己,被相互作用力震得奄奄一息,如同在自杀撞柱。

    迦文、东昊、西昊都没有任何反应。

    西昊专心地检查云鬼们的基因数据,更是连头都没抬。

    无数俘虏敢怒不敢言,只有黄极,凑上前去,托起鬼霄重创的身躯。

    “那个昆仑鬼,别去了!”有云鬼提醒道。

    “不及时救治,它会死的。”黄极一意孤行,着手救治鬼霄,鬼霄的生命力被他调动起来,开始自愈。

    东昊见状感到莫名其妙,一个祭品救另一个祭品,治好了又能怎样?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迦文的注意,他这一看不得了,惊得浑身一震,因为他感应到了虚空场!

    虚空场不吓人,一个小小的云鬼,拥有虚空场,那就很诡异了!

    而且操控力极强,若不是聚合起来使用,他都没感觉到!

    “你是谁!”迦文惊骇莫名,直接用通用语喝道。

    黄极头也不抬道:“我是一名医生。”

    云鬼一族哪有什么医生!

    迦文脸色不断变幻,惊得头皮发麻!

    他意识到了什么,可东昊还没懂,在那冷喝道:“蝼蚁,你对神灵毫无敬畏!”

    黄极笑道:“你对生命,毫无敬畏。”

    西昊第二个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通用语!”

    东昊这才意识到,黄极至少是个游客!

    “做掉他!”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