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这打法差点把我吓死了!干嘛要这样刀尖跳舞啊!”奶敌见自己不辱使命,松了口气道。

    今日与黄极融合联手,奶敌才知道自己的主人战斗起来是有多疯狂。

    简直和不要命一样,脑子里全是疯狂的念头,操作之中,多次把自己逼到极限。

    之前迦文一个念头就能杀死他,是他早就料到的,可却不想办法避免,反而打算用一席话语拖住对方,争取到真空切赶来救驾。

    如今又是耗尽能量救人,而把自己置于死地,全部希望寄托于那份来历不明的数据,可以帮助自己及时夺取对方的武器。

    这也太冒险了!处处玩极限!哪怕晚了一秒钟,甚至一微秒,结局都会不同,可黄极却偏偏做了。

    说得好听是自信,说得难听就是玩命!

    斯斯文文,温润如玉的主人,竟然是个疯子……

    “你会习惯的。”黄极没有解释过多,操控敌人买的武器,追击敌人。

    杀生轮置身于太空,形成立体的点阵图,整体像巨大的虚线手掌,拍向迦文。

    反观迦文,还在震惊自己的武器被黄极轻松夺走。

    由不得他不惊骇,夺取别人的宇航兵器,是很难的,要么武器的技术层面压制,要么就得有对方详尽的武器控制系统的数据。

    这与双方操控者有多强,反而关系不大,哪怕是5星指挥官,也不可能凭白控制1星指挥官的兵器。

    “如果是我以前那套兵器,他还可能是提前收集过相关资料,知道了控制系统的数据。”

    “可这套杀生轮是我新买的啊,我也是刚刚熟悉,此战是第一次拿出来,他凭什么这么熟练地夺取控制权?”

    迦文心神惊颤,如有一股寒意涌上后脑。

    谁都可以用杀生轮这一款武器,但每个人的操控系统的源数据是不一样的。

    宇航兵器操控系统的模型数据,都是随机生成的,基本只有主人自己知道。有些人为了防止被人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探查分析出来,还会今天用一套,明天用一套,上一战的模型,下一战就换。

    当然,迦文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这套是新买的,还没有置换新数据。拿到手之后,里面随机的是哪一套,就先用哪一套,没来得及换。

    如此一来,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卖他军火的人,泄露了自己的情报。

    “没道理啊……低价把这套杀生轮转手给我的,可是毒岚啊。”

    “他怎么会把我的情报给外人?他可是恨紫微入骨的人啊!”

    “毒岚若是有问题,天崩计划岂不是也要出问题?不可能的……”

    迦文放下心中这份怀疑,专心对敌。

    哪怕知道这套杀生轮数据的人,只有自己和毒岚,他也不愿意怀疑毒岚。

    大家都是老板的心腹,彼此信任至深,岂会无故疑心。

    迦文死盯着黄极,又瞥了眼快赶到的伊妹,暗叹一声,决心用杀手锏了。

    只见他顷刻间,在周围形成菱形的巨大红色力场。

    菱形力场置身于太空,好似一颗千米高的庞大红宝石,晶莹剔透,高速移动时还缀着酒红色残影。

    “嗡嗡嗡嗡!”

    杀生轮砸上去,菱形力场不断振动,呈现出明显的裂纹,密密麻麻,到处都是。

    不过,这宝石般的力场,却是碎而不散!

    更甚至,杀生轮进入之后,速度变得奇慢无比,犹如皮球在阻力巨大的沼泽里潜行一般,身后还拖拽出具有粘稠感的轨迹。

    这是原子时代的顶尖防御力场,六菱红光盾。

    杀生轮可分解万物,倒是不假,但想要克制它,却也不难。

    六菱红光盾内,聚合的都是离散原子,或者自由电子,杀生轮的威力就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使不出来,甚至还会被其强大的阻力所拖累。

    迦文走出力场,就见百万杀生轮,皆困在力场中,无论进退,都无比迟缓,这算是间接地把它们封印起来了。

    “哼,夺走我的武器又能怎样?我的手段多得很!”迦文依旧是信心满满。

    哪怕单看指挥官的对决,他乃是完败,但这本就不是公平的战斗。

    黄极见杀生轮被困住,似乎并不死心,还继续朝迦文靠近,并把剩下的百万真空切,也给送进了菱形力场中。

    这下子,黄极没有任何武器了!

    “你再不用杀手锏,就没机会了。”黄极认真地看着他。

    迦文见状怒道:“少在这虚张声势!”

    “我只是不愿意把自己置身于能量耗尽的窘境,你不是喜欢护着原始爬虫吗?你试试挡下这招吧!”

    他双爪向前,形成一条通道,胸前羽毛似的装甲展开,汇聚成十米直径的光球。

    先是红色,随后变蓝,最后一片纯白!

    光线很柔和,甚至越来越柔和,逐渐变得暗淡,直至成了一团黑色!

    “主人!他在聚焦激光!”

    “能级在不断飙升,不好……那里的能量被完全汇聚,一点都逸散不出来了,无法探测!”

    “这是无上限型的激光武器!是微子时代的技术!”

    奶敌一口道破迦文的攻击形式,所谓无上限,顾名思义,只要有能量,这种激光就可以无限制地提升威力。

    该武器的重点特征,就是在凝聚时,可以不逸散哪怕一粒光子。

    如此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团黑色!

    查不出能级,检测不到状态,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放出来了。

    一旦释放,躲无可躲,因为是光速!

    “嗯?竟然还不跑?你难道不认识黑暗死光炮吗?”迦文惊讶地看着黄极还在向他靠近!

    激光是最好对抗的武器,反射偏斜,逸散分解,甚至波对波……这都是可以的。

    黑暗死光炮不同,无法提前观察状态的话,意味着只有在命中的那一刻才知道它释放了……

    唯一的解法,就是离得够远,且不断地改变位置。

    毕竟激光直来直去,如果敌人在三十万公里之外,光需要走一秒,等赶到时,这个人已经挪位置了。

    然而,黄极不退反进,竟然来到了迦文面前三千米的地方。

    “我赌你,射不中。”黄极微笑道。

    “哈哈哈哈!你要笑死我吗?”

    说罢,迦文已经锁定了黄极,死光炮直挺挺地瞄准了他。

    迦文发现黄极并没有疯狂跑位的举动,心说这不是找死吗?

    这么近的距离,瞬间就能秒杀了他!

    “黄极……”

    迦文自信的声音,以引力波的形式扩散。

    “你可见过创世的光辉?”

    如果一粒光子,携带10的24次方电子伏特的能量,便可称为创世能级。

    该能级的光,是真正意义上的‘死光’,不可能被反射,连折射都做不到,它会摧毁路径上的一切物质。

    这不是形容,而是基本法则,就算是统一力文明创造的超级物质,也一样会湮灭成基本粒子。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或许这种文明有的是办法巧妙消弭化解这种激光,但绝对造不出一个可以硬抗这种能级的物体。

    这就如熵、光速不变等概念一样,创世能级下,只有基本粒子可以存在,一切更复杂的结构都会消失。

    很显然,迦文机甲内的能量是足够实现创世能级的,他这套机甲里储存了一千六百多万吨正反物质,可以将一颗行星炸毁。

    这些能量都拿来凝聚激光,一旦命中,黄极会被湮灭殆尽,不存在任何侥幸。

    创世死光,触之则灭!

    “诶?”就在迦文释放激光的同时,忽然一股力量施加于他,让他整个人在太空猛地一转,偏了四十五度!

    “飒!”

    极致璀璨的光柱,贯穿虚空!

    纯白色的激光,长达千米,以光速掠过云鬼星球上空,消失在眼前,向着遥远的深空离去……

    高能本体已经飞走了,但是现场还是留下了华光万丈的光路。

    那是激光在穿透伪真空时,被湮灭的物质,所逸散的光芒。

    这些灭杀物质所留下的残影余晖,耀眼至极,乳白色的光辉不断扩散,以光速淹没了周围的一切,仿佛把整片星空染成白色!

    若有人从云鬼星球往天外看,就会发现宇宙不是黑暗的,而是白色的!

    星球如同置身于一片纯白的空间中,上面的黑夜,也成了白昼。

    就这,还只是创世光辉掠过,所散发的残影!

    “这就是创世的光辉吗?真的很美啊。”黄极欣赏着眼前浩大的余晖,真诚赞叹。

    他看的只是余晖,但信息上能以此感知到那创世死光本体。

    这是只有黄极可以体会到的美,它是唯一的观察者。

    毕竟宇宙中,不存在可以接收创世死光的光学传感器……不存在直接的科学观测法,一切智慧生物,都只能欣赏到余晖,顶多可以模拟出它的概念图景……

    “果然是有大美而不言。”

    “宇宙的自然之美,到了极致,就是无法看到的啊。”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