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紫微国吗?看起来好冷清的感觉。”

    “真的跑人家地盘上去了?典狱长不会真的要制裁大帝吧?”

    “还是你猛啊,典狱长。就算这是史上势力最小的大帝,也不能随意揉捏的吧?”

    “开玩笑的吧?开玩笑的吧?你的号不要啦?真不要啦?”

    “就这么闯入人家保留地,说实话,你收了多少钱啊?之前那帮粉丝怂恿你,你就来了?我才不信的……”

    “说收钱的肯定是小文明。在沙茶这种级别的文明里混,地位比钱重要。以我多年的经验,他这波若把紫微国打烂,一个百星领主少不了,若办得漂亮,还会赐婚于王室,以后典狱长的孩子也是王室了。”

    “这好像是我第二次看到有明星打诺母文明了,这个文明就是纯废物,注册的是原子入门,结果打进去一看,真就是原子入门时代,笑死我了。”

    “打爆黄极!打爆黄极!大帝我只认亚克!”

    “黄极残忍弑杀,一身绝学都是靠杀戮练就出来的,百年前,黄极闯入我家族隐居之地,将我兄弟姐妹屠戮一空,只为练招!我苟且偷生至今,终于找到此人,他竟然已经名扬天下?该死!该死啊!主播为我报仇啊!”

    “有些人别刷了,我就想知道今天过后,典狱长还出不出作品?不会以后去沙茶王都,潇洒隐退了吧?”

    “别啊,打什么紫微国啊,继续在蟹状星云地狱花式虐·囚不好吗?上次不是说要整那个欧博吗?怎么不整了?他是王室你就手下留情了?”

    “说典狱长会对王室手下留情的,实属脑融,去翻翻以前的记录,乐基世子,还有那个刺杀大势利尊者的纯惑,不都是王室吗?典狱长不是照样整得他们想死?”

    “啊啊啊啊~典狱长你有星爆战云?你特么还说你不是有备而来?”

    轩辕星系边缘,一道彩虹桥由虫洞延伸向外,无数星光如银河洪流,浩浩荡荡,飞泄而出。

    在这璀璨的星际云中,通体幽幽发绿,混杂着猩红光焰甲胄的怪物,身长千米,牛首人身。

    浑身色彩斑驳,就像是乞丐的百衲衣似的杂乱,主要是红绿配色,看起来奇丑无比。

    当然,这是人类视角,若在能见瑕色的生物面前,他其实是雄浑霸气的模样。

    典狱长分心在虚拟宇宙频道里,借用投影发声道:“有的粉丝可能还不知道,我再说一遍,这里是诺母文明,紫微国都!新晋的那名大帝就在此,今天是人家的立国大典。”

    “没错,有眼力的小伙伴,已经认出来我身后的星际云了……这可是我花大价钱买来的八卦级星爆战云!”

    “它太大了,还需要多传输一会儿……嗯?呵呵,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套原子巅峰的星系防御玩具!”

    名为典狱长的牛首巨人,立在虚空,任由各种能量光束轰击身体。

    他一身甲胄,丝毫无损,更甚至,很多攻击碰都碰不到它,在三十米外就一化为万,分解消融,最后万道能量统统被吸进了红绿甲胄之中。

    “大家知道,我这个人喜欢研究老玩具,拆着玩。”

    “咚咚咚咚咚咚!”

    典狱长从体内抽出一把九十米蛇矛状螺旋银杆儿,熠熠生辉,以肉眼不可察的微小振幅,超速振动。

    瞬时间周围展开一片无形力场,不需要抛售任何介质,就凭空加速了典狱长,如同时空在推着他飞。

    所过之处,紫微国部署在虫洞附近的浮游飞行器,监视器,小行星大小的动能炮,弧形的巨大能量盾,统统扭曲破碎,化为尘埃。

    这是完全的技术碾压,紫微国花大价钱配置的星系防御系统,被摧枯拉朽地震成齑粉!

    极其可怕的时空扭曲!给人以无边的压力,仅从星空背景扭曲的图案来看,就能感受到这扭曲之下的可怖威力。

    微子时代掌控三相之力,沙茶文明的三项,正是弱、电和引力。

    擅长改变时空曲率,制造引力斥力,结合弱核电磁力的微观分解。

    除非有同级别的技术破解,否则就是无坚不摧,无物不破,三项力场内,可肆意分解吸斥万物。

    “哗哗哗!”无数残渣碎末,被引力牵引地环绕典狱长,随后化作一条星屑长龙,涌入其身后的星爆战云,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典狱长,你这身装备,敢说是自己买的?”频道里立刻有人质问。

    典狱长无所谓道:“怎么了?就是我买的啊,时空守序者之矛,虽然是军用武器,但只要在斯杜碧军火公司成为终极会员,就可以买了。”

    频道里有人似乎来自中小型文明,怒气冲冲道:“你这太欺负人了吧!一个原子文明,你竟然用微子盛期的武器!你要干什么!”

    典狱长故作一副茫然的样子说道:“啊?做节目啊。”

    “畜生,你把侵略当节目嘛!”

    “恶心!你可是有公职的,大好前途,你竟然接这种邪恶的政治订单!”

    “我关注了你几百年,见你在地狱虐·待无数权贵,以为你是憎恨罪恶的明星,没想到你就是单纯的邪典播客。”

    一时间他的虚拟频道吵闹成了一锅粥,进入人家的保留地,本就违法,但还算好,骚一下就溜,也算是节目效果。

    可进来之后,直接把人家的防御系统摧毁,还好带了星爆战云过来,这就明显是来侵略的了。

    观众之中,不乏正义之士,顿时骂声不绝。

    不过也有很多无所谓的人,调笑、好奇、凑热闹。

    “吵什么吵,没看到是拆玩具吗?这都是紫微国在配合演戏,你们瞎操什么心?”

    “侵略?我第一次听说侵略能量盾的!”

    “喂喂喂,不会真有人把这套东西当贵重物品吧?成本低得可怕的玩意儿,五千还是六千?谁能告诉我它在低等文明卖多少?”

    “两百亿到三百亿来者,我有一次查小文明的物价,把我看傻了。几千的玩意儿,卖几百亿,尽给星盟交税了!”

    “嘿,那就赔他们个几千琅呗。”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得很懵。是低等文明又开始了?都说了,你们学我开智能屏蔽啊,我从来不和低等文明在同一个虚拟相位。”

    虚拟频道中,两极分化严重。

    不过更多的观众,其实是沉默着的,他们不发一言,默默地观赏,期待着典狱长接下来的作为。

    典狱长说道:“好了,好了,我就是来玩的,不会真以为我能对一个国度造成什么伤害吧?”

    “如果有……那很抱歉,纯属意外!”

    有人问道:“老典,你有公职啊,你不是打星盟脸吗?”

    典狱长连忙说道:“我早就辞了,嗯,打算以后也不播了,这将是我最后的作品。”

    观众们哗然,那么好的星盟公职,竟然辞了。

    典狱长虽然是个ID,但其实他还真是个典狱长,在蟹状星云星盟地狱供职,以花式虐囚而大火特火,是个很有名气的大博客。

    如今辞职,外加归隐,毫无疑问……沙茶文明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啧啧啧,别的我不问,就想知道有王室赐婚吗?”有沙茶观众好奇。

    俨然,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沙茶文明雇来的棋子。

    对于他人的问题,典狱长暧昧一笑,直接默认。

    众人感慨,看来从金钱到地位,从领地到老婆,沙茶文明给安排地明明白白,这确实没什么好播下去了,以后在王都享清福就好了。

    “唉,看来你要闹场大的了。”

    “交个底,大帝陨落吗?”有人又问。

    “低等文明哪有什么大帝……”典狱长意味深长道。

    随后开启大静默结界,径直朝盖亚星飞去。

    在其背后,一眼看不到边界的磅礴星际尘埃之海,源源不断地扩大、蔓延!

    从轩辕星系边缘开始,淹没无数小行星,滚滚如潮水,层层推进。

    “哇哦,八卦级星爆战云,强!”

    “这里有四颗恒星,要不引爆几颗吧?好久没看超新星烟火了。”

    “还是大帝陨落有意思,当着人家的立国大典,将其大帝斩杀如何?”

    “典狱长,你敢杀大帝,我赏你三千亿!”

    “呵。”典狱长横渡虚空,潇洒从容,手上的时空守序者之矛,所过之处,引力波震荡不息!

    时空如湖水般泛出涟漪,在光影扭曲的错视感下,呈现出光怪陆离的褶皱,从长矛一路延伸到极遥远处。

    伴随着典狱长高速航行,此物如同缀着一条条层次分明的飘带。

    三千亿?根本不放在眼里,但紫微大帝,却该陨落。

    名望、财富、地位、领土、娇妻,沙茶文明承诺的一切都在这紫微国,唾手可得!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