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人岂能想得到,黄极才十八岁。

    在他们看来,都成为大帝了,怎么也活了几百年吧?

    他们查了黄极的公民资料,上面可是记录着年龄有666岁。

    “欲加之罪!”灵舟很是不屑。

    他虽然不知道黄极多大,但他却很熟悉沙茶文明这种操作,无非是推出个顶包的,令其随便找个报仇的理由,来杀紫微大帝。

    不过是为了不把文明牵扯进来,把此事定性成个人复仇行为,明面上就不能说是文明政府指使的而已。

    黄极对此,没有反驳,不厌其烦地问了第三遍:“我还有机会吗?”

    典狱长不耐道:“我给你机会,谁给我机会?”

    “聚!”

    他不再废话,守序者之矛猛然一刺。

    一团放射着万千条不规则涟漪的黑球,从长矛顶端迸出。

    所过之处,时空都仿佛凝滞粘稠了,形成一条肉眼可见的模糊扭曲甬道。

    透过这扭曲时空,可以看到背景的星光,都变得如同不清晰的照片,再被放大好几倍的模糊图样。

    眼见典狱长出手,黄极的眼神陡然锐利!

    “嗡嗡嗡!”

    黄极修长高大的华丽战甲,形象变动,由原本温润无奇的模样,眨眼间变得冷酷肃杀。

    之前深邃乌黑与太空背景融为一体的颜色,也变得炽烈而有光泽,泛出淡金色的流彩。

    “飒——”碎星者机甲上的双目以及第三只竖瞳,流转一抹璀璨星芒。

    下一秒,黄极挥出金色的手掌,将黑球扇飞,打着旋儿远去。

    “哦?三相之力……”典狱长略有惊讶。

    这团黑球威力惊人,所过之处时空都会陷成凹透镜,任何物体碰上,便会坍缩进去,挤压在黑球中,性质上其实和简并态炸弹是差不多的。

    但简并态炸弹乃一瞬间,此黑球却是能长期存在,若把它扔进行星地心,整个星球最终都会坍缩成一块白矮星物质!俗称‘聚空球’。

    如此可怕的威力,微子时代以下,根本没有抵挡的可能,唯有统一力或者三相之力才可以操控它。

    “果然不简单啊,紫微大帝,竟然掌握了微子时代的根基力量。”

    “再给你时间,那还得了……”

    典狱长意识到黄极这身碎星者,看起来只是原子巅峰,实际上有很多微子时代的模块。

    仔细一扫描,果然如此,额前第三只眼,其实是无上限激光放射器。

    全身上下也有很多三相之力的组件,可惜就是护甲材料太一般,整体大部分还是正常碎星者机甲的材料。

    姑且,可以算个改装版半步微子时代机甲。

    “嘿嘿,你更该死了。”典狱长挥舞长矛,周身噌噌噌冒出三颗黑球!

    三颗黑球乖溜溜地在他身边萦绕、护体,正好挡住灵舟忽然释放的一道钻头般的螺旋能量攻击。

    这钻头攻击也非同凡响,如果不亲眼看,但从引力波的数据上解析,人们会觉得有两大天体正在相互环绕,搅动时空呢。

    然而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天体,只有数万颗裂龙珠,排列成钻头,并带动浩荡的红色螺旋能量,嗡嗡嗡地爆钻典狱长。

    可惜,双方的武器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更何况灵舟还要抵抗星爆战云,此刻只用了数万颗?

    只见红色螺旋能量统统被吸收进黑球,剩下数万颗裂龙珠,犹如海水退去后的鱼虾,灵舟连忙将其召回。

    “吸!”典狱长飞升向前追击数公里,长矛挺刺。

    数万颗裂龙珠当场掉队,被一股巨力强行吸引,扯到典狱长身旁,乖溜溜地环绕起来。

    守序者之矛,无非就是吸、斥、聚、散。

    典狱长凭借装备碾压,只用了一招吸,就将灵舟的攻击吸掉,外加刷走了他的兵器。

    “爆!”

    “什么!”

    忽然之间,被捕获的裂龙珠,轰然爆炸,绽放耀眼的强光,瞬间把典狱长吞没!

    待光辉散尽,典狱长颇为狼狈,身上绿色的躯壳到处流出融化的高温浆流,整体破损惨烈。

    灵舟总督,岂是凡夫俗子?他早已料到典狱长会捕获自己的兵器,所以在里面预设了自爆程序。

    虽说技术上被碾压,可战斗经验与意识,却远超这所谓的典狱长。

    若不是守序者之矛的力场太强大,刚才这波爆炸就能秒了典狱长。可惜了,高能洪流的绝大多数威力,还是没能突破束缚,就又被强力吸扯了回去。

    “不愧是总督大人……”典狱长脸色难看,同时注意到虚拟频道中一片嘲讽。

    “杀大帝啊!你干嘛呢!”

    “别跟总督纠缠了,快弄死紫微大帝!”

    “渣滓,你连我们龙族的亥伯大大都敢打?找死!别让我逮到你!”

    “畜生快住手,我已经举报了,星盟护卫队马上就到!”

    “别管他们说什么,杀了黄极,你名动银河!”

    虚拟频道里什么样的人都有,有谩骂的,也有支持的。

    典狱长定了定神,无视灵舟,手中长矛的力场不断扩大,拨弄时空,荡出一道黑色负压斥力场。

    这如同无形深渊旋涡般的一股力量,猛扑向黄极。

    该黑色斥力场非同小可,所有的物质在其中,都会被强大的力量分开。

    犹如在橡皮筋上写字,再把橡皮拉伸到极致,那上面的字就会散开成无数个墨点。

    其力量之强大,号称强核力材料之下,无物不分解!

    “终于来了!”黄极一笑,周围笼罩出庞大的三相之力场,淡金色,半透明。

    从外表来看,明显是非主流构造的三相之力。

    就见黄极整个人朝负压波冲锋,如同不要命一般。顶着浩荡金色力场,如厚重大山,压向典狱长。

    “嗯?你干什么!”灵舟大惊。

    典狱长也愣了,这不找死吗?

    以为就凭这身半吊子机甲,便能抵抗强斥力负压波?

    “急救弹射!”黄极忽然脱离了机甲,真身从里面钻了出来,飞出了斥力场的攻击范围。

    “哈!”典狱长见状恍然,心说原来如此。

    这一波冲锋,只是佯攻,耗费能量制造如此强力的三相力场,不过是虚张声势。

    以此吸引注意的同时,真身脱离机甲,逃出攻击范围。

    “没用的,你以为放出去的斥力场是不能控制的嘛?”典狱长冷笑,隔空一挥。

    就见那片黑色斥力场,凌空挪移,好像高速冲刺的棒球忽然向上跳了一截!

    “你这样是射不中我的。”脱离出的黄极说着,身体似乎早有预计地凌空一横,精妙的与斥力场擦肩而过!

    “哼!回!”典狱长念头一动,擦肩而过的斥力场黑芒一滚,竟然锐角转向,逆向飞行!

    可是黄极如同背后长眼,又好似预演了千万回般,再度躲开!

    典狱长与其如此博弈四轮,冷哼一声,忽然斥力场扩大了!

    变大的斥力场,直接把黄极笼罩进去,不给他操作的空间。

    “不好!”灵舟惊得头皮发麻,黄极的闪躲能力的确强大,但速度就那么快,之前躲闪不过是依靠放弃机甲后的身形娇小。

    如今斥力场放大,黄极身法再好也没用了!

    “嗤!”

    黄极瞬间如天女散花般裂解开,身上每一寸都散成细碎的,看不见的微粒。

    整个过程,如同灰烬铸就的人儿,被大风吹散一般。

    “黄极!”

    “先生!”

    昆仑宫上众人大惊失色,太空中的灵舟更是懊悔不迭。

    黄极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这个时代好不容易出个大帝,还没俩月,就陨落了?

    “哈哈哈!打完收工!”典狱长笑咪咪,心里乐开了花。

    财富地位娇妻通通到手了,剩下的战斗已经没有意义了,他没有兴趣真的把诺母文明打残,真的把紫微国灭亡。

    黄极才是核心目标,他一死,票也没了,这些不过癣疥之疾,覆手可平。

    星盟护卫队随时可能赶到,典狱长不敢久留,扭身就要走。

    灵舟怒不可遏,心中懊悔之际:我真该把裂龙珠给他防身,他若有微子级武器,怎么也不至于死得这么快。凭借那预判意识,别说裂龙珠,哪怕有几十万把真空切,也能多坚持一会儿啊。

    “唉,现在说……诶?”灵舟忽然一怔。

    就见向前冲锋的紫微碎星者机甲,并没有停下。

    通过刚才黄极争取的时间,此刻竟然已经逼近典狱长不足十公里。

    额前第三只眼,先是光芒大炽,随后变得乌黑深邃!

    这是要释放创世死光!

    “什么!”典狱长猛然回头,就听见系统警告:“前方欧透!”

    创世死光,是连强核力材料都能湮灭的。

    “啊!”典狱长上一刹那意识到前方欧透,下一刹那就发现自己的大脑被光柱洞穿!

    太快!太近了!

    更甚至他以为杀死了黄极,而都打算离开,没有心理准备。

    此刻再面对这突然爆发的创世死光,根本没来得及躲闪。

    一片璀璨白光,遮天蔽日,掩盖星空。

    灵舟震动裂龙珠,轻松将白茫茫的余晖驱散,看了看漂浮在太空中不动的典狱长,与同样伫立在太空中不懂的紫微碎星者,心中哀叹。

    “这是……同归于尽了?”

    “预设了攻击策略,以自身为诱饵,制造绝杀机会……”

    “但这不是有病吗!你杀了他,但是你自己死了啊!”

    灵舟捂着脑袋,被黄极这让对手轻敌的自杀式打法整懵了,这是疯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