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避没有站在高台上,而是直接如同路人一般,立在人群中与人交谈。

    他不怕自己被民众的身影遮蔽,此刻的寒避乃是完全形态,碳硅氖三态混基,身高八十米。

    作为在银河城打出威名的顶级强者,他气度不凡,卖相还是十分威武雄毅的。

    眼下他鹤立鸡群,本就是人群中最亮的星。

    “诸位,我自幼在这座城市长大,大家街里街坊的,没必要这么捧着我,我帮你们主持公道,无非是自己感同身受。其实我不可能当得上皇帝的。”

    说罢,似乎是觉得自己站着太高了,直接盘坐下去,躬身说道:“我参加竞选,就是想讨回自己的公道。”

    “我被人抹黑打假赛,收受贿赂……已从文明代表队中被开除。”

    “开除我的人,是内阁大臣,而我不过是个运动员。我人微言轻,而他拥有政治保护,连传唤都不用去,随便派一名律师就能与我纠缠到底。”

    “明年就是大盛会了,他仅仅因为看我不爽,就剥夺了本属于我的机会,提拔了一名亲信顶替我的名额……我不想说他和新人有什么交易,我没有证据,但这个机会,于情于理,合理合法都该是我的!他一句话,抹煞了我千年的奋斗!”

    “所以我竞选,是希望自己的诉求,被更多的人听到。”

    “我,寒避!平生无罪,俯仰无愧!一世所求,不过是想为文明争光!但求一朝,登临绝顶,夺得冠军,我要让银心黑洞,闪耀我们文明的名字!”

    “为了这个理想,纵然是千难万苦,我也甘之若饴,宁愿将一生都投入进来!我去他娘的大臣,他凭什么开除我!”

    他的竞选理念,简直奇葩,如同莽夫。

    别人从政,说的初衷不是为民众服务,就是为文明崛起,总之承诺一大堆。

    结果他毛都没承诺,甚至是为了能给自己洗冤,才来从政的。

    既然冤他的人是内阁大臣,寻常的方法讨不回公道,那就从政,与其竞争。

    他压根没打算当皇帝,只是想要个公平。自己的事平了,他就打算退出竞选。所以承诺什么?没什么好承诺的。

    当然,这是皇帝大选。他一个没打算当皇帝的人,来这要票说不过去,所以他提出帮助支持者解决不平事,以作交换。

    谁惹到祸事了,谁生活中受到不公平待遇了,谁被强权冤枉了。

    寒避就尽己所能,帮忙调查清楚,或者为其争取公平待遇。

    这年头,谁没遭遇过不平事?

    两个月下来,寒避着实干了不少实事。

    或为请不起律师的平民翻案,或为职场被坑的人提供法律咨询,而做的最大的一件事,就是为了一名工人,得罪了财阀。

    这是几乎所有竞选者都不会做的事,不是怕死,而是财阀掌握了太多的票。

    所谓财阀,不光要有钱有权,还要能掌控麾下员工的选票。否则哪怕钱再多,员工再多,也不叫财阀,而只是个大公司而已。

    沙茶文明,有几十家年代久远的财阀,合起来统治了文明百分之八十的票,什么概念?他们如果团结起来,想让谁当皇帝,谁就是皇帝。

    当然,他们不可能团结,利益不同。经常相互较劲,各有各的支持对象,甚至一个财阀支持好几个,分开押注。所以剩下百分之二十比较自由的民众,还是很重要的。

    但总的来说,能争取到的财阀支持越多,越可能登基。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竞选者会得罪财阀的。就算得罪,为的也是更大的利益,比如对方是与自己完全敌对,不可能争取的财阀,得罪它反而能讨好另一家支持自己的财阀。

    可是,寒避是个奇葩,他压根没打算当皇帝,所以主持公道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将一家本来打算给他点支持的财阀,给得罪死了。

    他的心态,大多数人是不理解的,民众反而觉得这个竞选者,值得信赖。

    “寒避!你一定要当皇帝啊!”

    “我已经把票给你了,全家都给你了!”

    “寒避加油啊,你已经排名三万七了。”

    许多支持者,振奋地拥护寒避,为他摇旗呐喊。

    寒避本就是大明星,毕竟银河战斗大会中,属于沙茶文明的皇者总共才十六个,寒避是其中之一,名气极大。

    他参加竞选后,直接一批死忠粉就把票给他了。再加上他这两个月给支持者提供的种种帮助,如今寒避是这座城市支持者最多的王室。

    寒避看了看自己的排名,感激道:“谢谢大家,我的目标就是前一万,如此我就可以进入王都拥有行政头衔,可以对内阁大臣发起弹劾。”

    “前一万哪够啊!我已经到处给你宣传了,寒避!我们都希望你当皇帝!”支持者激动不已。

    寒避摆手笑道:“我自己几斤几两我知道,我的票是绝对不够当皇帝的,所以我不能跟你们承诺什么。”

    “我自己,就是为了求一个公平,而来竞选的。所以我能回报你们的,也就是一个公平。”

    “我的力量有限,等我回归代表队,大家到时候就可以把票投给你们真正心仪的王室了。”

    “文明崛起什么的,我真的不行,我完全不懂政治,但是明年的大盛会,我有信心拿到好成绩。”

    支持者呐喊道:“别啊,我们心仪的王室就是你啊!我们就想要你当皇帝!”

    “当皇帝要懂个屁的政治,我们就要一个公平!”

    “管你是不是要比赛,我们就算是抬也要把你抬进王宫!”

    寒避哈哈笑道:“哈!随便你们吧,反正我的票肯定是不够的。”

    “好了,接下来我还有好几个诉求没有处理,以后你们需要法律援助的,直接联系我的助手。”

    “至于……斯匹克,你来了吗?”

    人群中一名神情丧气的沙茶人,腾飞而起,闪烁了几道光圈,以显示自己在。

    寒避神色一黯,说道:“很抱歉,斯匹克,我还是没能查出你爱人为什么自杀,当时虽然有目击者,但他们看到的就是你爱人亲自服下了大量的碳基剧毒。”

    那斯匹克握拳道:“她不可能自杀,我们说好请假,一起去度假星球玩,我连行程都安排好了,她开心的很,怎么可能突然自杀?毫无缘由!”

    “我坚信,当时她面前一定有一名高权限者害了她!只是我的邻居们都看不到她而已!”

    寒避无奈道:“也许你是对的吧,但城主府给我的系统监控报告,证明事发前后你夫人附近并没有什么看不见的高权限者。至少我能拿到的线索,就是自杀。”

    斯匹克沉默着,神情压抑。

    这时人群中有人向他私信道:“城主府撒谎了。”

    寒避眉头一皱,发现通讯器显示的对方信息为一名诺母族,是某个上位者带进来的特殊雇员。

    “你是谁?你为什么这么说?”寒避连忙追问。

    这诺母人自然是赛法,他平静道:“我见过你说的那个女人,当时她还生龙活虎的。只不过我权限挺高,当时那地方没人看到我而已。”

    “可你让城主府拿出的系统报告,竟然说事发前后她附近没有高权限者……这就明显是假的了。难道我不是人?”

    寒避悚然一惊,城主府竟然拿出了假的系统报告。

    这显然有巨大的猫腻,否则公证机构不可能撒谎的。

    为什么?那只是一名普通的女机械师,哪个上位者会去杀她?

    “你为什么帮我?”寒避问道。

    他算是很大的公众人物,权限不低,但也仅限于格斗、媒体、生物资源等领域。

    很多地方,他也没资格接触。有些公道,他有心无力。

    一件让城主府撒谎的事,这个诺母人竟然主动帮他,提供这么重要的线索,不怕引火烧身吗?

    赛法认真道:“我认识你,紫微大帝的比赛我全看了,你当时也帮了忙。”

    寒避恍然道:“你是黄极的粉丝?唔,我也没帮什么忙……”

    “不过谢谢你的线索。”

    说完,寒避冲着斯匹克喊道:“斯匹克,我会继续帮你查下去的,你不要急。”

    “如果这件事真的有问题,我会让城主府给你一个公道。”

    在这座城市,寒避还是有些话语权的,他算是这座城市的骄傲,人人都认识他。

    所以他一竞选,再加上为民做主,一下子就把这座城的自由选票全部捞到手了。

    接下来,寒避带着斯匹克,以及赛法离开了现场。

    路上,他把赛法的话一说,斯匹克十分激动!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就知道有问题!她真的不可能自杀的,绝对是有人害她!可恶,城主府竟然提供伪证!”斯匹克虽然气愤,却没有说什么公之于众的话,那是找死,所以他只是转而带着期望看向寒避。

    “寒避大人,你能帮我吗?我该怎么做?我都相信你!”

    寒避很是无奈,换做别人,定然要敷衍过去,毕竟城主府的猫腻,这是能随便惹的嘛?

    不过,他不是政客,他是个战士,一双铁拳打出的今时今日的地位。

    只要能拿到证据,城主算个毛。沙茶虽然不乏黑暗,但因为竞选机制,以及高等文明的法律秩序在,明面上永远是正义必胜。

    当然,他是痛快了,以后麻烦会很多的。

    但是寒避并不怕,他又不想当皇帝,他就想打比赛!那名额该是他的就是他的,只要能进前一万名,成为议员,弹劾内阁大臣撒瓜拉,把事闹大,他在代表团里的位置是不可撼动的。

    所以寒避略一思索就说道:“我既然答应了帮你查清楚,就会帮到底。如果凶手真的存在,他不管是谁,都得给我伏法!”

    “寒避大人!谢谢你!”斯匹克激动地泪流满面。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竞选者,说好听点是为民做主,所难听点,头真特么的铁!

    为了他这一票,敢于得罪城主府里可能掌握了几亿票的权贵……古往今来,这就没有过的事。

    寒避还没当皇帝啊,当了皇帝掌握至高权力,玩一玩这种戏码可以,但寒避自己还是个需要票的中等排名竞选者,就敢这么做。

    只能说在他心中,真的公道昭昭。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