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华镜有自己的考量,他的思维高度和其他人不同。

    听到有个人选,竟然与紫微关系匪浅,这令他心思一动。

    本来大家一起上传人选,万华镜从中选一个就是了。

    到底替换谁,其实不是特别重要,资料其实都差不多,寒门、社会关系简单、有一定粉丝基础。

    然而在一群差不多的人选中,竟然有个寒避,跟黄极很熟?

    万华镜着重认真地审视寒避的资料,心里飞速思考。

    毒岚在底下说道:“这人选还可以,他本就是大明星,知名度是这群寒门王室中,最高的。另外他最近为了粉丝,得罪了一家财阀。阿尔沙兹,那财阀与你背后的支持者,正好是对立关系,方便你日后引流给他。”

    阿尔沙兹摇头道:“不合适啊。选择他,我们就得罪了撒瓜拉。”

    万华镜平静道:“无所谓,云鬼的事,撒瓜拉耿耿于怀。迦文答应了他,却拿不出货,已经得罪了。”

    撒瓜拉是阿努纳奇的重要顾客之一,黑暗娱乐、智慧料理的顶级会员……特别爱吃云鬼。

    自打云鬼的货源断了后,他就很不满了。

    因为他是沙茶的内阁大臣,所以迦文为了天崩计划可以更顺利,才去偷猎云鬼。

    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弄成了烂摊子。

    “老板,撒瓜拉那边我一定会安抚好的。”迦文认真道。

    万华镜语气平缓道:“拉不过来就算了,他自己想当皇帝,本也不会分票给我们。”

    “这个寒避是绝佳人选。此人与紫微大帝熟识,双方关系不浅。借助这层身份,以后对付紫微,定然大有帮助!”

    走一步,看十步。弄完沙茶的事,他们就要对付紫微,而且紫微最近就要来访问了,有可能节外生枝。

    此刻直接把黄极的朋友给替换成自己人,将是一步妙棋!说不定这层关系,能派上大用场。

    阿尔沙兹愕然,没想到他极力否决的人选,被老板一眼相中。

    “老板,这寒避是个运动员,就想着夺冠,甚至都发出话去,只打算竞选到一万名……”阿尔沙兹又说道。

    万华镜玩味地看着他说道:“但是他的支持者,都希望他当皇帝。到时候让影龙表示明白了自己的责任,蜕变一下,这种戏码还要我教你吗?”

    “是……”阿尔沙兹低头。

    众人一听老板已经决定了,也不再多说。

    唯有毒岚盛赞道:“这个人选好啊!紫微访问团两天后就要到,影龙,到时候你说不定还能坑黄极一次!”

    万华镜瞪他一眼道:“毒岚,不要节外生枝!”

    “火羽现在也带人进入了沙茶文明,他虽然不知道我们的计划,但他一定会设法破坏我们的行动。这都是你惹得麻烦。”

    “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毒岚之前惨败,万华镜一直没怪他,本以为这事过去了。

    却没想到,冷不丁万华镜忽然就提起这事,毒岚不禁惶恐。

    毒岚低头涩声道:“对不起老板,火羽那群叛徒,我会努力处理好的。”

    万华镜沉默下来,面色朦胧,看不出感情。

    半晌才说道:“不,火羽老十……我会亲自解决他。”

    “毒岚,你暂时听影龙调遣,为影龙提供帮助。”

    “这……是!”毒岚连忙应声,心里犯苦,他竟然要听影龙调遣了……

    黄极神色复杂地看着云端上的万华镜,只有他知道,万华镜实际上真的把火羽当做兄弟。

    万华镜根本不忌惮火羽,他有比天高的志向,就算大败亏输,他也有重头打一遍江山的魄力,又岂会怕火羽……

    所谓打压火羽势力,从来是无稽之谈,真要解决火羽,早几千年就解决了,还怕人说?

    反而是火羽太畏惧万华镜的才能,忌惮万华镜对付帝俊等当年那几人的狠辣,以至于两者渐行渐远。

    强者很难有弱者朋友,尤其是不愿意真实表达感情的强者。

    他的一切行为,都会因为能力的差距,而被他人脑补。

    火羽急流勇退,以求自保,万华镜没有解释,照盘全收。

    底下人会错意,才对火鸟族排挤。

    万华镜又是个不愿表露心思的性子,觉得‘你既然不懂我,我又何必解释’,便任由事况发展。

    他知道最终会走到这一步,只是没想到,偏偏是现在。

    “影龙!”万华镜忽然伸出手掌,掌中渗透出一团粘稠流体,从天而降,融入黄极的体内。

    “这是最后一份特级基因伪装药剂。融合它后,是否感觉到了自己的神识力?”

    黄极嗯嗯两声道:“是的,好奇妙,这是全新的感官吗?我能感受到大家的神识力形状……不停地变,不停地变……”

    万华镜眼眸微动,内心震惊。

    刚才那特级伪装物质,除了让仪器检测不出来外,还能通过肌肤之亲,启动蕴含在材料里的‘神识兼容粒子’,吞噬融合掉接触者的神识力,获得其全部的记忆。

    正是有这种功能,所以融合者相当于半开启了灵魂感。

    银河系除了天心文明的部分强者以外,几乎没有谁开启灵魂感,对于神识力的研究还停留在非常浅显的地步。

    这也是万华镜能在银河如鱼得水的原因之一,他掌握了很多神识力科技,在太微华文明是基础教育,但在银河,却是超前科技!

    “没想到影龙天赋异禀,这么简单就开启灵魂感了……算上能量感和时空感……他也有八感了!”

    “别人融合神识兼容粒子,顶多开一半,影龙竟然全开。”

    万华镜十分感慨,没想到影龙还是个神识力天才。

    他不知道,黄极早就开了灵魂感,但他知道什么是神识力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启了……

    至于传说中的维度感,黄极也只需要等到哪一天,理解维度的理论。

    万华镜教会黄极如何特级伪装,又说道:“阿尔沙兹,你负责把寒避抓来,影龙得到他记忆后,就把他做掉。”

    “之后的计划,你们自己安排,在我回来之前,我要看到影龙的继承顺位,达到前十。”

    阿尔沙兹连忙道:“是!我会配合影龙的!”

    万华镜点点头,便飞回冰雪星球,驾驶着整个星球离开了。

    他也想亲自坐镇于此,主持大局。

    可是,他最终还是选择,先与火羽老十,做个了断。

    “索锐,你暗中帮我关注事态发展。阿尔沙兹他当了一千年的皇子,好的没学会,学会了排挤同伴。”

    万华镜在冰雪星球中,对他的忠仆说着。

    这个忠仆,阿努纳奇里无人知晓他的存在。但他才是万华镜真正最信任的人,那些心腹都要次一等。

    “他以为自己从来没有表露出来,对影龙的恨,藏的很好,呵呵,殊不知神识力的波动,背叛了他。”

    索锐不解道:“既然主人对阿尔沙兹不太放心,怕他不顾大局……又为何还要让他们自己执行计划?”

    万华镜笑道:“阿尔沙兹既然不表现出来,那就还算是懂事。内心的嫉恨,终究是在内心,能忍得住,就不是错!”

    “阿尔沙兹是识大体的,他知道天崩计划有多重要,我让你盯着事态,只是为防万一。”

    索锐低声道:“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终究还是主人你自己坐镇比较好。”

    万华镜摇摇头道:“我必须,和火羽做个了断。”

    “主人,你当年就应该杀了火羽。”索锐说道。

    万华镜看着索锐,半晌才说道:“当年我逃到银河系,刚加入阿努纳奇没多久,携带的福寿粒子用完了,那个时候没钱,是火羽陪我去黑市,抢来的材料,为此他差点死了。”

    “今天他与我势如水火,我必须亲自送他一程。”

    索锐回忆道:“我记得你早已回报过他了,没有主人,他当不了老十。”

    万华镜点了点索锐的心口,叹道:“这不是个交易,懂吗?”

    他坐到王座上,又抽出一份福寿粒子,慑入体内。

    万华镜一边低笑,一边闭着眼睛说道:“那个影龙非常老实,神识力没有表现过多胡思乱想的波动,是个专心做事的人。”

    “没想到他刚才觉醒了灵魂感,这意味着他的神识力天生强大,真是个惊喜啊。”

    “你找个机会,把我的神识力种子,寄生到他身上,这样我就有你和他两条命了。”

    索锐认真道:“明白。”

    ……

    仅仅半天过去,寒避就收到了来自阿尔沙兹的邀请函,说什么佩服他敢于得罪财阀也要为人主持公道,邀请他去私人度假星球一聚。

    “太好了!阿尔沙兹邀请我了,这肯定是他听了赛法的话,同意了帮我们!”寒避欣喜道。

    然而斯匹克却皱眉道:“你先别急,寒避大人,这邀请函只字没有提及赛法。”

    “而且赛法也没有联系我们……不如先问问。”

    寒避心想也是,向赛法的账号发送联络请求。

    不过等了很久,依旧音讯全无,没有任何回应。

    “赛法不接。”寒避皱眉。

    “这不对劲,这邀请函有问题!”斯匹克本就警惕,此刻更加认定了。

    寒避沉吟道:“不同意就不同意,邀请我干嘛?”

    斯匹克说道:“阿尔沙兹的私人度假星球,可没有贝壳系统,在那里犯罪,可没有要求两个小时内必须破案的规矩。”

    “你说他要害我?为什么啊?就因为我想查这个案子?你老婆不过是个普通的机械师,她到底牵扯了什么?”寒避凝重道。

    斯匹克摇头道:“我真不知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会有大人物,杀死我老婆。寒避大人,赛法可能已经遇害,至少也是被监禁,你一定不能赴约!”

    寒避也感觉蹊跷至极,换成平时,阿尔沙兹这种大人物邀请他,他肯定就去了,说不定就把代表团名额的事解决了。

    可现在情况不同,他们和赛法说好,一起揪出凶手。

    赛法表示要先请示阿尔沙兹,结果赛法一去不回。

    阿尔沙兹突然邀请自己,他们还联系不上赛法,这尼玛谁敢去啊?

    “寒避大人,赛法或许在紫微易数那里留了重要信息。”斯匹克说道。

    寒避连忙登录虚拟宇宙,他直接花钱,向紫微询问赛法的事。

    私聊频道中,黄极回复道:“寒避,好久不见。”

    寒避喜道:“你是程序,还是本人?”

    “我是本人。”

    紫微易数现在粉丝群体极其庞大,不过大多数时候,是奶敌在回复。

    黄极给了奶敌全网的数据,奶敌现在对于网络上信息的了解,不比妙尊智王佛少……

    “你竟然亲自回复我,你是在等着我?你跟赛法很熟吗?”寒避问道。

    黄极说道:“当然,他是我最早的粉丝。”

    寒避只知道赛法崇拜黄极,却不知道还是个终极元老粉。

    他很快把自己与赛法的约定说了,并道:“他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黄极回复道:“他人没事,但他暂时不可以和你联络。他留言给我转述,说阿尔沙兹要杀你。”

    “阿尔沙兹真的要杀我?他……可恶,我明白了……”寒避咬牙切齿。

    黄极继续说道:“如果你拒绝他的邀请函,他会派各种人,用各种手段诱你离开贝壳世界。”

    “不过如果有个叫影龙的人,自称医生接触你,那么他是可以信任的,是赛法的挚友。”

    “赛法呢?他在哪?我要去救他。”寒避立刻说道。

    黄极微笑道:“你先管好自己吧,切记,不要表现的你知道太多。”

    “我明白,我会装象的,否则会害了赛法……”寒避重重点头。

    黄极最后说道:“好了,我的委托完成了。钱,赛法已经付过了。后天我会去沙茶王都访问,如果你需要帮忙,可以找我。”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