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此刻的身体,本就是阿努纳奇当初为他改造的,碳硅混基,相貌是光爆集团的间谍极光。

    如今又要伪装成寒避,自然要再次升级。

    寒避不光有碳基和硅基,还具备氖基能量体,三重混基下,不光思维能量体能更换身体。

    现有的这身体还能长期单凭热能生存,并且无视包括伽马射线在内的刺激。

    在没有任何食物的情况下,将自身物质分解为元素和能量。如此,饥饿不会死亡,而会不断地消耗自身体重,体积和器官一步步地变小,身体功能一步步地丧失。

    根本不会有饥饿感这种东西,最终到达极限时,不是饿死,而是先基因崩溃而死。

    而这只是基本功能,实际上还可以主观把一切器官,在血肉、岩石、能量三者之间变化。

    阿尔沙兹有钱有势,轻松帮黄极完成了进化。

    黄极从密室走出,已是身高八十米,肌肤白软,又有紫色骨骼贯通全身,幽蓝色的能量块点缀在肌肉与关节间。

    脑后斜插着巨大蜗壳,如同超大的卷硬发型,或是像印第安人的高大头冠。

    看着黄极的形容仪表与寒避一模一样,毒岚插着腰赞道:“可以了!接下来你获得寒避的记忆,你就是寒避了。”

    黄极看向阿尔沙兹道:“我要获取他的记忆,必须接触他。”

    阿尔沙兹神色复杂地看着黄极已经一切准备就绪,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积攒了一千年的支持者,全都要给眼前这家伙,又怎么会开心。

    “我已经邀请寒避来赴会,以我的身份,他不可能不来。”阿尔沙兹不冷不热道。

    黄极问道:“具体什么时候到?我记下时间,先回去适应新身体。”

    阿尔沙兹仰脖道:“你不用走,就在这等着,他马上就到了!”

    说完他一挥手,投影出一幅画面,那是虫洞接待站的场景。

    站内有两名猩红色的沙茶人,蜗壳上挂着无数刀片,气势凶煞。

    “大鬼小鬼,寒避到了之后,不用客套演戏,当场把他拿下,送到我这来,身体打死也没关系,把思维能量体带来就行。”阿尔沙兹冷漠地说道。

    名为大鬼小鬼的两人,躬身领命,就在阿尔沙兹准备挂断时,忽然大鬼浑身一震,头上挂着的刀片哐啷啷碰撞响动。

    “等一下,殿下!寒避他拒绝了邀请。”大鬼查看手臂上的屏幕,神色惊诧。

    “啊?”阿尔沙兹听了更是错愕,啥玩意儿?拒绝了?

    他神色变幻,极为难堪,怎么也没想到寒避会拒绝。

    “怎么可能?”阿尔沙兹的声音从牙缝里钻出来。

    大鬼小心翼翼地说道:“寒避说他与一个朋友,有个约定,不等到那个人,他就不方便离开城市,希望您原谅。以后有机会,一定向您赔罪。”

    阿尔沙兹哑然,竟是这么简单的理由,就把自己拒绝了?这种回复也太得罪人了吧!

    他堂堂顺位第九的,当今圣上的嫡系玄孙,就算是邀请内阁大臣,他们也得推掉各种事,抽出时间来见一面,何况寒避一个打拳的?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竟然也能横生枝节。

    朋友?什么朋友竟然值得一直等候,而得罪他阿尔沙兹?这借口也太没礼貌了。

    当了一千年的皇子的阿尔沙兹,头回遇到这么不懂事的沙茶人。

    偏生毒岚还在一旁口无遮拦道:“不是吧,你面子不够啊,阿尔沙兹。”

    “哼,是这个寒避没脑子。”阿尔沙兹眯眼道。

    毒岚继续说道:“需要帮忙吗?我派人去把他抓来。”

    阿尔沙兹斜眼道:“在贝壳世界抓人?你以为这里是低等文明啊?城里到处是我的人,我有办法把他诓出来。”

    黄极这才问道:“我还要继续等吗?”

    阿尔沙兹瞥了眼一旁满脸呆萌的黄极,尽管黄极没说什么,他还是觉得这家伙在看自己笑话。

    “影龙,你先回去吧,我把寒避抓到了,再喊你。”阿尔沙兹心气不顺道。

    黄极建议道:“要不我直接去接触他。”

    阿尔沙兹摆手道:“不,抓他是我的任务,你不必操心,等着就行了。”

    黄极揉搓了一下蜗壳,笑道:“好的,那我先去适应身体了,抓到人再叫我。”

    看着黄极离去,阿尔沙兹马上联络大鬼小鬼。

    “大鬼,你找上黑茶城主,让他帮我个忙。”

    ……

    寒避拒绝了阿尔沙兹后,去了本地最大的负压引擎公司,千流。

    这千流集团,正是斯匹克的夫人米莎所工作的地方,也是这座城市最大的财阀产业。

    任何飞船、机甲,想要使用虫洞,就必须有负压引擎,而千流的负压引擎是沙茶文明里,口碑、品质最好的一家。所以可想而知,这家集团得多有钱。

    即便是文明军方载具的引擎,也是他们公司提供的!

    当然,寒避本人根本看不见眼前的建筑,更进不去,因为他得罪的财阀,也正是这家。

    此次前来,乃是在远处的一家澡堂包厢蹲人,打算等死者的同事出来,问一些问题。

    为此,寒避还专门请来了两名崇拜自己的该公司员工,帮忙指认。

    “出来了!那名包裹着红色能量盾的女子,和米莎是很亲近的同事。”

    听到粉丝的话,寒避看过去,却什么都看不到。

    斯匹克在一旁急道:“去请她过来一起洗澡,就说寒避大人想见她。”

    “好嘞!”两名工程师迅速追上去。

    寒避老远看着,就见他们俩和空气对话,不一会儿就笑脸地回来。

    待进入充满紫色气雾的包厢,就听到一名工程师说道:“真的是寒避大人,我没骗你吧。”

    寒避看向空处,就见下一秒,一名笼罩在能量盾中的女子浮现出来,表情崇拜道:“寒避大人,我是你的粉丝!”

    “谢谢,今天请你来,主要是有几个问题想问。”

    “没问题,我知无不言。”

    寒避很快将自己对斯匹克死去夫人的诸多疑惑,换了个方式问出来。

    毕竟太奇怪了,米莎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女机械师,虽然比大多数人厉害多了,算是有非常体面的工作,可也不至于被人用极高的成本杀死啊,连城主府都撒谎了,这值得吗?

    所以他想知道,此女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工作,亦或者最近事业上,是不是接触到了什么不该接触的。

    果然,他的几个问题问出来,红盾女子沉吟道:“米莎最近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非要说的话,她为了请假,和部门主管大吵了一架。”

    寒避立刻追问:“为了请假而吵架?”

    红盾女子回忆道:“对,部门主管不同意她请假,表示是总裁的意思,但是她非要请假,说这是自己的合法权益,如果不答应,就向机械师工会告状。”

    “之后她的假期虽然被上面批准了,但想来得罪了主管,以后都别想升迁了吧……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因为这种事想不开自杀了。”

    寒避发懵地搓了搓蜗壳,心说就这?

    斯匹克怒道:“不!米莎绝不是自杀的,她请假是为了和我一起去度假,而去王都度假星玩的所有行程都安排好了。”

    “她成功请到假后,一直都是开开心心的,怎么可能突然自杀!”

    红盾女子眨巴眼道:“可是官方给出的结果,就是自杀啊,她自己买的毒药,自己亲手服下去的。她也许是把工作上的苦闷憋在心里不告诉你,所以在你面前装作开心的样子,但因为你做了什么事或说了一些话,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还挺能脑补,在她眼中,斯匹克一下子成了不理解自己妻子,看不出妻子的苦闷,还没心没肺惹她生气,最终导致妻子自杀的直男。

    斯匹克怔了怔,心神俱震,是这样吗?自己害死了妻子?米莎真的是抑郁自杀?

    不!这只是表象!如果没有赛法的证词,没有阿尔沙兹奇特的举动,他恐怕真的会怀疑自己。

    但现在,斯匹克内心只有无限的坚定:“绝对不是自杀!米莎工作上的苦闷,一定会告诉我的!我相信自己,更相信她!”

    红盾女子不理他,看向寒避道:“寒避大人,我真的好喜欢你,听说你为了一名底层工人,逼迫千流集团道歉。真是太帅了,如果不是和公司有协议,我一定把票投给你。”

    寒避淡然笑道:“这也没什么,当年我也是工匠,还卖过鞋子呢……啊,很久远的事了,那负压鞋,想法很好,却根本卖不出去,太鸡肋,想想也是,正经人谁会徒步走进虫洞啊。不都是坐飞船,开机甲?负压鞋的飞行速度太慢,根本没有实用意义。”

    “负压鞋?哦,那家公司啊,我知道,早就被我们千流集团收购了。寒避大人,其实并不鸡肋哦,无非是宣发上做的太失败了,千流集团重新包装一番后,现在可是上流贵族圈里非常火爆的‘虫洞漫游之靴’啊!”红盾女子捂嘴笑道。

    寒避一怔,当年他就是一个米虫,为了把鞋卖出去,不知道受过多少冷眼。

    所在的公司也做不下去,把他给裁员了,导致他后来去投军,继而爱上了战斗,才发现自己的天赋在格斗上,这才有如今的地位。

    没想到当年卖不出去的鞋,现在成了王室特供?他又听红盾女子解释了几句,这才知道这鞋为何又火了。

    其实还是千流财阀太有钱的缘故,有钱到他们专门买下王室特供服饰的承包权,并请名师设计,将负压之靴的外表和材料做成顶尖奢侈品。

    之后又砸钱,乃至动用关系,让大量的王室穿戴和宣传这种鞋。

    功能鸡肋又如何?干脆就当做奢侈品卖,并且衍生出‘在虫洞通道里开派对’等新时尚。

    可以说,千流集团是活活靠资本,砸出了个上流风潮出来。

    这么多年下来,不光回了本,还成了一大赚钱项目,甚至因此收获了不少人脉。

    寒避感慨万千道:“这就是财阀啊,随随便便就能捧出大赚特赚的项目来。”

    斯匹克在一旁听着,敏锐地问道:“这和我老婆有关系吗?”

    寒避歉意道:“抱歉,没关系,是我离题了,这是我当年卖不出去的那种鞋子……”

    红盾女子歪头道:“唔,其实还是有关系的,这些靴子定期要返厂检修,米莎也经常接到维护虫洞漫游靴的任务。”

    斯匹克沉声道:“这不是我爱人的工作吧?她是专门为顾客订做引擎的。”

    红盾女子笑道:“虫洞漫游靴是奢饰品,主要的技术含量就在里面的引擎上,可以让人在虫洞通道里漫游。而米莎就是专业的引擎机械师啊,尤其是小型精致的引擎,她最擅长了,所以她兼任对漫游靴的修理维护工作很正常。”

    斯匹克沉思片刻,问道:“你之前说部门主管不批假期,是总裁的授意?”

    红盾女子回忆道:“应该是吧,其实我也不确定,我只是记得当时主管说‘你现在请假,我跟总裁没法交代’。”

    斯匹克感觉这里面有猫腻,高声道:“为什么不允许请假?我们每年有八个月的假期,这是我们合法的权益。”

    红盾女子撇嘴道:“我哪知道嘛,可能是米莎手头上的工作都很急,还没完成就要请假,一时间不好安排别人接手,就不想她放假咯。”

    斯匹克还要再问,却见寒避忽然接通了一则视频。

    “黑茶城主!没想到您亲自联络我,有什么事吗?”寒避惊讶道。

    斯匹克连忙闭嘴,静静看着寒避与城主对话。

    只见黑茶城主爽朗大笑道:“你亲自找你怎么了?你可是我们城市的骄傲!哈哈,听说你跟紫微大帝是好友?”

    寒避一愣,点头道:“认识,怎么了?”

    黑茶城主笑道:“果然啊,我说内阁那边,怎么会点名让你去呢!是这样的,王都迎接紫微的接待团队名单里,有你的名字。上面发下任务,让我亲自送你去王都。”

    “我?迎接紫微?”寒避愕然。

    黑茶城主一脸兴奋地说道:“这可是大好事啊,此次紫微访问,文明很重视,而你呢,既然是紫微大帝的朋友,为了表达友好,上头指名让你到场。到时候你和一群顶尖王室并列,这是何等的风光。”

    寒避有点懵道:“现在吗?立刻就要去王都?”

    黑茶城主一副‘你还不懂’的模样说道:“那当然,你得提前去彩排站位和对接外交辞令啊!到时候应该还会给你一些特殊任务,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到了就知道了。”

    “行了,见面再谈,你在哪?”

    寒避看了看左右,发现斯匹克冲他疯狂摇头。

    他微微犹豫,还是说道:“我在洗澡呢,位置是……”

    “好!我派人去接你!”城主热情道。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