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避直到挂断通讯,都有点回不过神。

    因为认识紫微大帝,内阁决定让他一块接待?

    到时候他一个顺位三万七的王室,要和一票顺位前五百的王室,共同迎接黄极?

    这可是极为露脸的事,说不定光因为这个,他的排名就能往上冲一冲。

    更关键的是,参加文明级别的外交场合,这本身是一种荣誉。

    “寒避大人啊,你怎么能答应去呢?”斯匹克凝重道。

    寒避歪头道:“这怎么能不答应?这可是外交大事啊!文明有需要,我当然义无反顾!”

    旁边的红盾女子崇拜道:“不愧是寒避大人,这么大的事,王都竟然邀请您去!”

    寒避开心地揉着蜗壳说道:“我也是凑巧认识黄极罢了。”

    整个沙茶文明,没几个是黄极的朋友,算来算去,貌似就只有他寒避。所以此刻邀请他参加这种外交场合,倒也理所应当。

    然而斯匹克十分谨慎道:“我觉得这有诈,这种事为何没有通政司,或者王室内务府的直接调令,而是让城主转达?”

    寒避想了想说道:“这种事还需要调令吗?大概政令是直接发给我所在城市的城主府,然后再由城主执行吧。”

    “你在怀疑什么?文明有求,我必应之!”

    斯匹克私聊道:“你难道忘了紫微的话吗?阿尔沙兹会用各种方法让你离开贝壳世界。”

    寒避一滞,回复道:“我怎么会忘,但这是去王都啊,王都星系那是什么地方?阿尔沙兹还能只手遮天不成!”

    斯匹克其实也不确定,他只是觉得这调令太巧了。

    前不久黄极还让他们谨慎一点,提防着点,结果这就出现了要去王都的事。

    严格来说,在王都星系害人,其实比在贝壳世界更难!

    但斯匹克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这时,寒避看向包厢外,只见从天而降巨大的液态飞船!颜色若水银,形状在不断地变化,如同不定形光影特效。

    其他人都看不见,只有他寒避看得见。

    “城主来接我了。”寒避打算走出包厢,斯匹克拉住他道:“寒避大人,虽说我可能是多虑了,但之前假的系统证明也是城主府发给你的……还有阿尔沙兹为了这个案子的事,要杀你,诸此种种,我觉得城主信不得!”

    寒避觉得斯匹克有点过于愤世嫉俗了,他说道:“之前的伪证,是城主府内的系统监督部门发给我的,这并不能说黑茶城主就有问题。”

    “请务必询问一下紫微易数!”斯匹克坚持道。

    寒避点点头,一边走出包厢,一边上网找黄极,将此刻的情况说了。

    “哦?你这么快就遇到敌人了?”黄极说道。

    寒避楞道:“敌人?内阁请我去迎接你,这事还能有假吗?”

    黄极哈哈笑道:“据我所知,内阁里的撒瓜拉,已经对你封杀。谁让你把弹劾撒瓜拉的事,直接当做竞选词到处说?总之这么露脸的事,内阁不可能邀请你的。”

    “毕竟有你不过锦上添花,没你也无所谓,何必得罪撒瓜拉?”

    寒避惊愕,不可思议道:“所以你觉得这是阿尔沙兹与黑茶城主联合起来害我?”

    “不对啊,编出这么大的谎言,就为了把我骗去王都?在王都星系害我可更难啊!还不如就在这里害我!”

    黄极好笑道:“谁说你一定会去王都?你不管去哪,都得用虫洞。”

    “你乘坐人家的飞船,人家通过虫洞去哪个坐标,还不是任由人家决定?”

    “他嘴上说是带你去王都,实际上把你送去阿尔沙兹的私人领地,到时候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岂不是傻眼了?”

    寒避悚然一惊道:“啊这……”

    斯匹克也在频道里,连忙说道:“没错,我就说哪里不对劲!还是紫微大帝看得通彻!”

    “寒避大人,你不能上船,人家撒下如此弥天大谎,就意味着他们根本没打算你能活着回来!”

    寒避意识到,如果真如黄极所分析,那他上了这船,就别想下来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明知道阿尔沙兹暗中要害他,此刻就应该怎么都不离开城市!什么内阁邀请,外交场合的,不去也罢。

    可是,他已经走到了飞船门口,眼下两名城主下属来接他,恭谨地说道:“寒避大人,请!”

    “我现在退,用什么理由搪塞?正常人都不会质疑这种事……若是引起阿尔沙兹的警觉,意识到有人通风报信,岂不是害了赛法?”寒避在频道里急道。

    说罢,他迈步就要上船。

    他宁可等对方图穷匕见,自己拼死逃杀,也不想害得赛法有生命危险。

    而就在这时,背后突然轰的一声,洗浴中心的一层包厢里有爆炸动静。

    寒避猛然回头,就见墙壁已经被人开启了穿透模式,炽烈的气雾从屋内腾出,斯匹克跌撞地从楼上砸下,浑身燃起大火,痛苦哀嚎。

    “啊!快救人!”寒避大惊失色,连忙回头跑向斯匹克。

    一边跑还一边呼唤贝壳系统,制作医疗气雾和急救机器人。

    不远处有路人经过,却根本看不见这里。

    倒是洗浴中心立刻涌出一批机器人,迅速处理现场。

    还有些客人也看到了,过来帮忙。酷爱社交泡澡的沙茶人,都看得出来发生了什么,无非是又有人私自取出原子蒸笼机,妄图改造加大蒸汽的温度,结果引发了爆炸。

    “这家伙是个机械师吧?唉,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私自改造洗浴中心的机器,偏不听。”

    “真糟心,要改造直接动自己家里的啊!公共场所的机器全部是有改造限制的,官方宣传多少次了,总有人要这么干!一点素质都没有!”

    “别说了,每年都要出几个这种事故,总有傻帽学了点技术,觉得自己行了,社会规章通通无视。”

    “小事故而已,死不了人的,几位兄弟不要坏了心情,机器人会处理的,我们继续洗。”

    机器人带着斯匹克前往医院,寒避也焦急陪同,导致来接他的人愣了,追上去说道:“城主还等着您呢,这事交给机器人处理就行了。”

    “不行!他是我的铁杆支持者,如今受了重伤,我岂能置之不理!”寒避认真道。

    城主麾下来接他的人,都懵了,眼看要把他带走,竟然冒出这么档子事。

    “这点小伤,很快就治好了……为何还要送医院?”

    “噗啊!”斯匹克胸口裂开,身体物质大量地蒸发,就连头上的蜗壳都开始变色。

    “他这是怎么了……”寒避焦急大喊。

    机器人迅速回答道:“他从蒸汽云中摄入了大量失控的奇异中子,引发了基因崩溃。”

    “什么!”城主麾下的人大惊,难怪要送医院,竟然倒霉的引发了基因崩溃。

    寒避是真慌了,虽然他们是高等文明,但基因崩溃依旧是有死亡率的。

    他焦急地与斯匹克私聊:“你疯了,摄取这么多奇异中子?做做样子就行了。”

    “光炸伤自己怎么够,只有基因崩溃,才足够严重。”斯匹克虚弱道。

    关键时刻,斯匹克是故意违规改造,把自己炸伤的。

    但炸伤很容易就治好,为了能去医院,他没有及时开启防护,反而放开皮肤,摄取大量奇异中子。

    “斯匹克!你可不能有事!我一定会请最好的医生救你!”寒避低吼道。

    说罢,面前已经出现一栋医院,这是附近的医院直接飞过来接他们了。

    看着寒避也要陪同进入,城主麾下的人对视一眼,高喊道:“寒避大人,你还得去王都啊,你的粉丝就交给医生吧。”

    寒避坚定道:“我不看着他痊愈,绝不离开半步!这是我对他的承诺,请转告内阁,我不去了,反正我只是个小人物,有我没我都有一样。”

    “靠……”城主的人傻眼了,还有这种事?

    这可是内阁的邀请啊!说拒绝就拒绝了?为了个粉丝?

    不过他们也没多想,只是觉得寒避这家伙,果然如传闻中那么愣!

    换做别人,怎么可能为了粉丝连这么好的机会都不要了?一个粉丝才一票,而去一趟王都参加外交场合,说不定能飞升好几百个排名。

    但寒避的话,却真有可能这么做。这家伙可是为了一个工人,而得罪一个财阀的奇葩竞选者。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回去复命吧。”

    城主的人离开了,将此事告知黑茶城主后,黑茶城主也懵了。

    他挥退手下,联络阿尔沙兹道:“殿下……”

    阿尔沙兹淡笑道:“搞定了吧?这次算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人直接送到我这来。”

    黑茶城主摇头道:“不,他没上我的船,甚至因为一个粉丝,而拒绝了所谓‘内阁的邀请’。”

    “什么?”阿尔沙兹脸色一僵。

    黑茶很快把整个过程说了,阿尔沙兹怒道:“怎么会有这种智障!你直接亲自去一趟,把他带走!”

    “抱歉,殿下,强行带走恐怕会闹出事端。另外我查了一下,他身边那个人叫斯匹克,这恐怕牵扯到一件事,我怀疑寒避在查我城主府的问题,既然你也想让他死,我直接把他干掉吧。”黑茶语焉不详地说道。

    阿尔沙兹猛然瞪眼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干掉寒避了!哈!我说他怎么拒绝内阁邀请,原来他本就在查你!本就怀疑你有问题,本就不相信你!所以才这么果断拒绝上你的船!草,你不准杀他!这会坏我大事!”

    黑茶脸色一沉,愠怒道:“殿下,你没有资格命令我,你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做了,既然你不打算杀死他,那很抱歉,我们不是一路人。”

    两人本就不是一个派系的,黑茶与千流财阀千丝万缕,而千流财阀是阿尔沙兹的敌对势力。

    黑茶帮他这个忙,已经很给面子,如今发现寒避在查自己的事,而阿尔沙兹竟然说‘不准杀他’,那两人立场瞬间就对立了。

    听黑茶这么说,阿尔沙兹咬牙道:“人我要带走,你放心,之后虽然他不会死,但也绝对不会再查你的事,我有办法掌控这个人!”

    他没有办法直说替换掉寒避这个人,也只能如此语焉不详。

    黑茶对此冷笑一声:“以寒避的性子,我可不敢赌他妥协。他最好死掉……殿下,你可别管我的事。”

    说完,黑茶挂断了通讯。

    阿尔沙兹愤怒地拍打王座,原本找来帮忙的黑茶,转眼竟然成了仇敌。

    “这特么什么狗屁人选,寒避在查千流集团的事,现在千流那边想要他死。”阿尔沙兹烦躁道。

    寒避的身份,是要尽快换成影龙来当的,之后影龙要以这个身份当皇帝。

    所以黑茶城主与千流集团,要杀寒避,等于是要杀影龙,这可不行啊,触及天崩计划的核心利益了!完全的立场对立!

    毒岚在一旁皱眉道:“怎么会变成这样?现在也没法改变目标了,影龙已经变成寒避了,我们必须替换寒避!”

    阿尔沙兹也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莫名其妙要和一个大财阀死斗……

    “也罢,反正千流财阀跟我的势力不对路,之前我们看重寒避,不也是因为他得罪了千流,方便我们引流吗?”

    “既然千流的人要杀他,那我们保他就是了!”

    毒岚点头道:“对,最后一份特级伪装,已经用在了影龙身上,谁敢坏我们的事,神挡杀神!干脆就拿千流开刀,作为影龙收割声望的垫脚石。”

    “不过话是这么说,可现在怎么把真寒避弄过来?他要是先死在黑茶手里,这才叫糟糕。”

    “要不你也别大费周章把他弄出来了,直接让影龙去一趟,影龙说他有办法。”

    阿尔沙兹瞪眼道:“不!我说把寒避带过来,就能带过来。这是我的任务,他插什么手!”

    毒岚愕然道:“你这是何必呢,我们都是队友啊。”

    阿尔沙兹闷声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只是影龙现在进城,可能也会有生命危险,万一他被误以为是寒避而被黑茶宰了,或者他的行动失败,导致暴露了有两个寒避的事实,这都会危及天崩计划!”

    “放心,我有办法,我一定把事办的漂漂亮亮的。”

    毒岚犹豫了一下,撇嘴道:“最好如此。”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