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崩溃有无数种可能,每年都在增多,改造技术越高级的文明越是如此。

    正如同不可能有治疗所有病毒的药物一样,也不存在某种方式能一劳永逸地治愈所有基因崩溃。

    新出现的基因崩溃种型,需要至少1星的医师进行解析,通过技术、灵感外加一些运气,得出解决方案。

    但即便是已知最强的8星医师,也不能保证一定能解决某个未知基因崩溃,只能说,越强的医生,解决的可能越大而已。

    作为生命科学高度发达的代价,如今的高等文明里,没有谁是寿终正寝的,不是被杀死,就是基因崩溃而死。

    越强大的人,越衰老的人,越容易基因崩溃。

    当今的沙茶皇帝,已有三万三千岁,看似年轻强大,实则已经进入到每天都可能爆发一次基因崩溃的地步。

    不知道哪一天,可能就无力回天了。

    所以斯匹克,真的是在玩命,若是运气不好,医生不能及时破解他的崩溃,那他就会一命呜呼。

    不过,黄极大概是这个宇宙,唯一可以治愈一切基因崩溃的医生了。

    因为任何基因崩溃都有破解之法,而它们忠实地呈现在信息中。

    “寒避先生,你认识的这位医生,心思灵妙,简直巧同造化。”飞行医院中的驻站医师,惊叹地看着寒避发来的治疗方案。

    寒避问道:“这份方案可行吗?”

    那驻站医师笑道:“何止是可行?根本就是完美。放心,我能保证斯匹克先生一定会康复。”

    “太好了,那就拜托你了。”寒避松了口气。

    他走到医院的休息室,心中说道:“黄极,你的医术到底有多高?我总是听你说自己是医生,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我把临床数据发送给你,你竟然只用了五分钟就有方案了……在场的医生,本来都说情况不容乐观的。”

    黄极随口回答道:“这东西看灵感的,妙手偶得。”

    寒避叹息道:“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城主会亲自出面骗我,他的表情是那样的真实,真的会撒下如此弥天大谎吗。这些也许都是我们想多了,我感觉自己在和空气斗智斗勇,斯匹克甚至为了一份猜想,而拼上了性命。”

    他很是苦恼,一想到自己也许错怪城主,就感觉内心痛苦。

    黄极温和笑道:“是么?说不定现在,就有一名杀手站在你的面前呢。”

    “啊?”寒避悚然一惊。

    黄极继续说道:“现在你可以认为,这不过是瞎猜。也可以假定,真的有杀手在你面前,马上就要取你性命。”

    “如果笃信前者,你大可放松,不必提心吊胆。如果你相信后者,那就冲着前方友好地问一声‘请问你有什么事吗’,这样既可以惊走敌人,也可以不暴露赛法。”

    “谁也不知道,世界的真实到底是怎样的,该如何做,最终还得自己选。”

    寒避听完黄极的话,猛地抬头,本能地就冲着前方空无一人处说道:“嗯?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说完之后,什么也没发生,寒避发了会儿呆,注意到医院里有不少人都看着他。

    于是他站起身来,走进了旁边的一间房。

    寒避联络黄极说道:“谢谢你,黄极,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黄极好笑道。

    “我刚才冲着空荡处说话了。”

    黄极在他心中的投影挑眉道:“哦?你选择了后者。”

    寒避自嘲笑道:“是啊,相信敌人是有底线的话,代价可能是我的生命。反之,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多做一件无伤大雅的事而已,说不定,真救了我一命呢。”

    “黄极,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黄极故作好奇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寒避眼神锐利,似冒着火,浑身肌体凝练如金石。

    他说道:“斯匹克为了我,为了赛法,为了已逝的爱人,为了真相与公道,愿意豁出性命。”

    “而我,背负着无数支持者的厚望,说下那么多大话,又岂能天真呢。”

    “我一定要查明真相,为此赌上性命,如果我错怪了城主,我会赔罪。而如果这背后,是真正的黑暗,无论它有多么庞大,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粉碎它。”

    黄极说道:“你的力量太弱。”

    寒避坚定道:“是的,好在这些年,我积攒了不少人脉,我的支持者中,有机械师也有律师,有商人也有军人,有平民也有贵族……”

    “我要争取所有可以争取的力量,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势力,才能不负众望。”

    黄极提醒道:“第一步,先活下去。”

    “你既然都做了一次,不如再继续推演之前的假定,比如刚才你的一席话语,真的惊走了一名敌人……”

    寒避眼神微凝道:“那……他也只是暂时退却,并且极可能再招来更多杀手……”

    “然后呢?”黄极问道。

    寒避对此嘿嘿一乐道:“然后就请智慧超凡绝伦,相隔千百光年亦有运筹帷幄之能的紫微大帝,教我了。”

    黄极含笑道:“看来你第一个想借助的势力,就是我了?”

    寒避坚毅道:“我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而且黄极,你本就一直在帮我,难道没有目的吗?”

    黄极乐道:“其实我只是想沙茶文明变得更好,但你肯定不信。你就当我这位大帝,不希望以后再被你的文明针对吧。”

    “文明之事,我如何做主?你真想我当皇帝?这恐怕会让你失望了,以我的条件,当皇帝是绝对不可能的。”寒避还是不觉得自己能当皇帝。

    黄极无所谓道:“没关系,就当我白帮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我多做一些无伤大雅的事罢了。”

    寒避一愣,哈哈笑道:“那我就当你是朋友之间的帮助了,快说吧,黄极,如果我刚才真的惊走一名敌人,现在那杀手会怎么做?”

    黄极毫不犹豫地说道:“他怎么做……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你该怎么做。面对一个看不见的敌人,最好的办法,难道不是一直保持高速移动状态吗?”

    寒避思索道:“可我若是频繁逃避他的追杀,无缘无故地逃跑,岂不是暴露了我知道有人要杀我?”

    “我该怎么伪装呢?”

    黄极摇头笑道:“这还不简单?如果你自信于对空气的表演,完全可以‘无中生友’!”

    这句无中生友,醍醐灌顶,瞬间点醒了寒避。

    ……

    “他竟然能看见我……”一名身穿青衣,头顶绿壳的沙茶人,故作闲逛的从医院走出去。

    他回过头,就见寒避不再待在公共休息室,起身进了一间病房。

    “我不会引起他警觉了吧?嗯,他不可能想到我是来杀他的,刚才也只是不知道我为何凑到他面前而已。”

    “不过,我的任务是要把他伪装成自杀,他能看见我,这就没法操作了。”

    “怪事,我深居简出,几乎没有社交,他通过什么圈子看到我的?”

    绿壳沙茶人越想越惊奇,在贝壳世界,想看到一个人,除了那人主动开放隐私,故意让别人看以外,就只有两种办法。

    第一,拥有对应的公职人员身份,第二,拥有与对方同等圈子的身份。

    而在这两者基础上,权限级别还不能差距太大。

    比如同是机械制造行业,普通工程师,是看不到总裁的。

    还有很多公职,比如普通的警察,也是看不到王室的,必须得是高级警长才行。

    寒避并没有公职,刚才却精准抬头,跟自己说话。

    这在杀手看来,就只能是与他共处于某个圈子了。

    但他作为一名财阀培养的杀手,受过专业的训练,为了隐藏行迹,没有从事过任何正常职业,就连泡澡,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泡,连个澡友都没有,他理应与寒避没有任何交集才对。

    “奇怪,难道寒避也是千流财阀旗下‘特黑者公司’的?不可能啊。或者他也在绿光训练营学习过?不应该啊……”

    “唔,要么是我在斯杜碧军火店的特殊会员群暴露了我?不对,群里没他,里面都是同行。”

    “嘶,到底是哪个圈子……难不成他和我是同一个学校的?”

    绿壳沙茶人,立刻开始查自己的校友,全查了个遍后,发现没有寒避。

    “不是学校,那是……啊!孤儿院!”

    他突然想到,寒避也是个孤儿,虽然是王室,但寒避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病死了,是文明将其抚养长大。

    “可是,寒避的孤儿院,资料上写的是‘皇家第二孤儿院’啊。莫非这个记录是假的?”

    绿壳沙茶人一边想,一边已经联络上了城主。

    黑茶城主也很惊讶:“什么?他能看到你?这怎么可能呢?”

    “阿青,你是不是办了某个商城的会员?”

    代号阿青的绿壳沙茶人,坚定道:“我是专业杀手!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以前就有过杀手犯错误,比如某杀手日常生活中,有些兴趣爱好,一不小心在某家店的促销活动中拿了个奖,奖励了一年会员而他不知道。结果导致那家店的所有会员以及抽奖者,都能看到他了,后来他执行任务时,因为这错误被当场击毙。

    还有的杀手,私下里在某小店修整自己头顶蜗壳的纹路时,被修理师一阵忽悠,一不留神办了个卡,现在人还在荒星劳改呢。

    沙茶保留地里,自有法度在,审判时可不像外界星盟那么拖沓。

    所以在贝壳世界里,杀手不好做。

    越专业的杀手,越孤独,行走在茫茫空气中,如幽灵一般,无人能见他们存在的痕迹。

    阿青坚韧而又冷冽道:“城主大人,我不纹头纹身,也不投票参展。我买东西从来不办会员,遇到活动从来不参与竞技,私下玩游戏都拒绝加好友,就连洗澡都永远是一个人洗!”

    “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