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撕裂的飞舟,如同破烂的碎抹布般飘荡,金属碎片本该像炮弹似的弹飞,却仿佛受到了极强大的阻力,最终只飞出数米就不动了。

    反观寒避,却能高速飞行,身形若红色的彗星,斥开弧形气墙,倏忽间已经逃出了三十公里!

    他的速度还在飙升,可从刚才撞击他的另一艘飞舟里,跳出一人,头顶蜗壳缠满了刀片,正是阿尔沙兹麾下的小鬼。

    寒避不知道小鬼是谁,他甚至都看不见小鬼。

    但是他能看到七颗黑球,凌空浮现!

    黑球放射着万千条不规则时空涟漪,迸发而出,裹挟强大的吸力。

    所过之处,无数空气扭曲汇聚,形成肉眼可见的模糊漩涡,庞大而又浑浊。

    “聚空球!”寒避看得心惊肉跳。

    这黑球的威力有多大,他怎么会不晓得?

    看不见的追杀者,竟然还带了时空守序者之矛?这可是沙茶文明军方的顶级单兵武装!

    “糟糕!这我逃不掉了啊!”

    “系统,系统!救命啊!有人要杀我!”

    寒避来不及飞到更远,就被可怕的吸力拉扯,翻滚着倒飞回去。

    人家用了违禁武器,他能怎么办?此刻只有呼救。

    贝壳系统早就发现这里的暴行,但是却无能为力。

    整个气海般的贝壳世界,只相当于民用版的星爆战云,管理、监控、生产、制造之能被极力提高,但是武力威力却比原版还要低得多。

    小鬼手持时空守序者之矛,七颗黑球盘踞周身,条条时空涟漪护住方圆万米,外界饱含三相之力的空气,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贝壳系统只能立刻让最近的执法队赶往现场,并且呈现出小鬼的形象,乃至将他整个标红,头顶亮起一道冲天光束,使极远处的人都能看到他。

    寒避终于看到了敌人,敌人头顶甚至标出了真名。

    不过他完全不认识,知道这必然是被人指派来的死士。

    “谁派你来的!”寒避爆吼道。

    但是他的身体却很无奈地被黑球吸去,眼看就要没入黑球中挫骨扬灰,一股斥力又将他隔开。

    寒避如同溜溜球般在七颗黑球之间徘徊打转,不受控制地翻滚飞腾。

    “乖乖跟我走,不然我把你挫骨扬灰!”小鬼捕获了寒避,冷漠无情道。

    “你杀了我,自己也活不成!执法队马上就到,你跑不掉的,我劝你趁早罢手!”寒避语气强硬。

    小鬼漠然道:“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寒避知道自己说的是废话,对方都如此不惜代价了,又岂会被他一席话语劝退罢手?

    他不过是趁着说话,吸引小鬼注意,同时偷偷释放脉冲波,控制了小鬼的飞舟!

    “撕拉!”

    “嘭!”

    飞舟上是违法加载了反物质武器的,之前小鬼就是用它摧毁了寒避的载具。

    此刻寒避反借对方的武器,猛然偷袭小鬼!

    “什么!你怎么可能控制我的飞舟?”小鬼可谓措不及防。

    他一心防范力场外界,贝壳系统施加的种种攻击,却没有料到身边自己的飞舟会突然袭击。

    此刻身体瞬间被一道红光命中,湮灭大半!

    当然,这伤势看似惨重,但小鬼的本体在守序者之矛中,其实无伤大雅。

    “找死!”

    小鬼怒不可遏,以矛御人,强度惊人的力场,如同一条条手臂将寒避握住。

    他当然不会杀掉寒避,而是猛地从微观层面释放斥力,寒避手脚的分子链瞬间散开,四肢化为无数粉尘微粒,四散崩解!

    “呃啊啊!”寒避惨痛大叫,体内的能量也被完全压制,无法抵抗地被小鬼提在手中。

    小鬼知道执法队马上就到,也不敢久留,连忙带着寒避钻进了飞舟。

    “我的天,有人在贝壳世界放聚空球!”

    “暴徒!有暴徒!”

    “简直胆大包天,竟敢当街杀人。”

    “快跑啊!他有军事武器!”

    “啊!被分解的……那不是寒避吗?”

    这附近,并非无人。

    甚至可以说,是一片闹市!

    方圆数万公里,浮沉着无数民宅、学校、市场、俱乐部。

    此时此刻,至少有上千万沙茶人,目睹到寒避被看不见的暴徒抓走。

    暴徒逞凶斩断寒避手脚的血腥场面,让这群目击者,都以为此乃一场罕见的闹市杀人事件。

    性质之恶劣,令人发指,人们太多年没有在贝壳世界里见过这种场面了。

    许多沙茶人生怕被波及,驾驶着自家大宅,就往远处逃窜。

    但当一人指出受害者乃是寒避时,人群沸腾了。

    “真的是寒避!”

    “快!快救人啊!”

    “大家不要让他跑了!”

    “寒避啊!可恶,老婆快出来!咱家房子不要了!”

    “蜗居启动,超负荷加速!给我撞上去!”

    有一人,显然是寒避的铁粉,眼见寒避如此惨状,怒发冲冠,又焦急万分。

    他竟然毫不犹豫地把老婆从家里撵出来,随后启动自家的反物质引擎,让那爱心形状的奇异蜗壳大宅,化作猩红烈焰般的彗星,轰砸暴徒。

    小鬼面露不屑,打算扬长而去,不予理会。

    然而他夺回飞舟控制权后,却蓦然发现,飞舟的引擎和能源仓已经爆炸损毁了。

    “什么!”小鬼一惊。

    “轰!”就听到一阵石破天惊的巨响,那栋宅子与自己的飞舟相撞。

    飞舟被砸得凌空翻滚,失去控制。

    “可恶!”小鬼恶狠狠地瞪了寒避一眼,只能挥矛将飞舟从内炸开,肉身飞速逃离现场。

    显然,飞舟的损坏,这又是寒避的杰作。

    他之前知道光操控飞舟的武器是伤不到小鬼本体的,于是干脆将飞舟毁掉,好让小鬼失去交通工具。

    小鬼没了飞舟,又被贝壳系统通缉,无法使用空气工厂。

    眼下若想逃走,就只能靠着一人一矛,自己飞了。

    “大家别让他跑了!”

    “拦住他!”

    有人振臂高呼,顿时密密麻麻的无数房屋,冲天而起,仿佛流星雨般冲撞而来。

    小鬼脸色剧变,挥舞长矛,恐怖的斥力席卷而过,将一座座蜗居化为飞灰。

    但是周围的民众太多了,建筑也太多了。

    随着有人带头,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他们想要解救寒避,纷纷向暴徒投掷自家房屋!

    一栋栋燃烧的蜗居,势如彗星,轰撞不绝!

    “咻咻咻!”

    “咚咚咚!”

    四面八方,千万建筑,如狂风骤雨般连绵不绝撞来。

    小鬼疲于应付,陷入到了义愤群众们的潮浪之中,不得脱身。

    寒避可是这座城市的骄傲,作为整个文明十六个格斗皇者之一,尽管不是所有人都投给他票,但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寒避,可谓粉丝无数。

    更何况,寒避宣布竞选的两个月下来,早已被许多中下层民众寄予厚望。

    如今竟然被人当街重创,瞬间引爆众怒。

    暴徒当着无数粉丝的面行凶,简直岂有此理!

    “砸死他!砸死他!”

    “他要朝那边跑了!快堵住那边!”

    看着无数认识的,不认识的粉丝想要救自己,寒避都忘记了疼痛,感动得发抖。

    “够了够了!大家不要靠近这里!”

    “太危险了!散开啊,快都散开啊!”

    寒避大喊着,但是他的声音淹没在浩大的声势下,反而无人听见。

    他在小鬼手上,而小鬼周围七颗黑球旋绕,时空扭曲阵阵涟漪,画面模糊。

    很多民众,甚至都以为寒避死了,此刻是在为他报仇呢。

    “怎么这么多人拦我?”

    眼见许多人义愤填膺,在这多管闲事。

    小鬼先是震惊,随即也暴怒不已:“你们想死嘛!”

    他时空守序者之矛在手,在不允许持有微子时代武器的贝壳世界里,几乎是无敌的。

    就算是执法队的武器,其实都没他好!

    守序者之矛的力场,陡然扩散,充斥开来,席卷全场,覆盖了方圆一百多公里!

    万千房屋,粉碎殆尽,化为飞灰。

    眼见场面为之一空,小鬼带着寒避朝着远方急速飞行。

    可是,消息已经传开,远处一样有民众,一样有建筑。

    他发现自己不管跑到哪里,都有人操控家宅阻拦他。

    “粉碎!粉碎!粉碎!”

    成片成片的建筑灰飞烟灭,民众们的阻拦,不过杯水车薪,伤不到小鬼一丝汗毛。

    不过,大家的行为还是有大用的。

    小鬼心里越发焦急,在于能量消耗太大了!

    贝壳系统已经将他隔离通缉,飞舟又被毁掉,光靠一杆守序者之矛,虽然厉害强横,但却没有任何补给!

    无数民众的攻击,虽然都不破防,但也是在不断增加他的能耗。

    每多抵挡一座房屋,都是一份负担!积少成多,也不得了!

    这样耗下去,一会儿怎么对付执法队?

    没有能量的守序者之矛,那就是个摆设!

    “找死!找死!”

    小鬼咬牙切齿,心中已有觉悟。

    他刚才面对无数房屋轰砸,也只是防守,乃是不想杀人。

    毕竟他的任务只是绑架寒避,阿尔沙兹说了,事后寒避还会回来,到时候他大不了坐一段时间的牢狱。

    此刻若对其他平民出手,只是白白增加他的刑期,若是死了一个,他也得偿命。

    小鬼虽是死士,但若有活路,谁又真的想死呢?

    他本不愿下死手,可眼下被一群民众狂轰滥炸地堵在这,不反击也不行了。

    阿尔沙兹说了,要不惜一切代价带回寒避。

    “都去死吧!”小鬼心中悲愤,下定杀心。

    然而就在他即将杀人,震慑群众时,执法队及时赶到了!

    这是三人一组的巡游执法队,他们乘坐液态飞船,迸发强势的紫色屏障,将小鬼死死压制住。

    “暴徒!你跑不掉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