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你怎么知道他那艘飞舟的密码?”

    “如不是你帮我把他的飞舟毁掉,他现在恐怕已经逃到虫洞了。”

    寒避被小鬼钳制住,心里却在与黄极交流。

    他能操控小鬼的飞舟,就是黄极提供的数据。

    但这是很奇怪的事,黄极远在一千光年外,对这边的了解,全靠与他的视频交流,这是如何知晓那么多数据的?

    黄极毫不犹豫道:“赛法告诉我的,我姑且让你一试罢了。既然真的有用,说明这人就是阿尔沙兹麾下的死士无疑了!”

    寒避恍然,心说原来如此。

    赛法也是阿尔沙兹的人,知晓这艘飞舟的数据也是很正常。

    他知道阿尔沙兹会派死士出马,所以提前把那名死士的飞舟数据告诉黄极,如今派上大用场。

    黄极继续说道:“不过真正救了你的,是你的粉丝。”

    寒避心中感动道:“是啊,我没想到他们为了我,愿意和拿着军事武器的暴徒战斗。”

    黄极意味深长道:“因为他们……需要你。”

    寒避摇头道:“不,是我需要他们。”

    “这并不矛盾,你说的也正是他们需要你的原因。”黄极温温然道。

    寒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话说这小鬼还真的不杀我啊,为什么?不是说是来杀我的嘛?”

    黄极凝声道:“这说明你还有用,阿尔沙兹一直想把你弄去他的地盘,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弄去他的地盘,然后再杀我?这到底是什么目的?”寒避纳闷道。

    黄极说道:“这……恐怕你得问影龙了。”

    “嗯。”寒避不再问下去,毕竟黄极隔着一千光年呢,知道个什么?

    虽然智谋超绝,但信息量太少,肯定也是雾里看花。

    倒是赛法的挚友影龙,这个人很关键,到时候找到自己,或许会带来赛法的消息,乃至更多的真相。

    寒避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心里与黄极聊了一阵,再看左右,发现场面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小鬼与执法队大战,一人一矛,势不可挡。

    他的神情煞气凛然,根本没有任何忌惮地重创了两名执法者,正在与最后一名执法者厮杀。

    方圆数十公里,万道气流如长龙般搅动,各色力场光怪陆离,无数建筑支离破碎!

    七颗聚空球已经膨胀到直径五公里!如天星般横推暴碾,威势无挡。

    当然,他表面霸气狠绝,实则内心虚得要死。

    因为,他快没能量了……

    “大鬼大鬼,你还不现身?”小鬼干脆爆吼道。

    暗中隐介藏形的大鬼,脸色一黑,无奈出手,加入战团,袭击执法者。

    “什么!还有一个!”执法者大惊,仓促下以一敌二。

    原来小鬼早在发现自己的飞舟被寒避毁坏后,就意识到光靠自己逃不掉,便连忙暗中让大鬼过来帮忙了。

    大鬼的任务,本是缠住千流的杀手们,结果被迫赶来这边支援。

    这一出手,就没有退路了,袭击执法者,至少三百年有期徒刑……

    若有人死亡,基本就是死刑了。

    “帮我拦住执法者!”小鬼说着,抽出身来,抢夺一座房屋,飞速逃往虫洞。

    沙茶人的房屋本身也是一种变相的飞船。

    从之前威猛的撞击就能看出来,速度也是很快的。

    见他逃走,大鬼心中哀叹,自己莫名其妙成了断后者,恐怕凶多吉少了。

    另一边,因为没了大鬼的纠缠,阿青与两名杀手,也已经赶到现场多时了。

    阿青默默观察,看清了局势,对城主说道:“现在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执法队包围过来,就算那个小鬼逃进虫洞,我们也能追溯。大鬼小鬼都跑不掉的。”

    黑茶城主沉思道:“为了一个人,竟然宁可牺牲两名死士……”

    “太奇怪了,为了保护寒避,真够下血本的。这阿尔沙兹到底要做什么?又要抓他,又要保他……莫不是寒避身上藏有大秘密?一旦死了,就谁也不知道了?”

    阿青漠然道:“我不关心这个,我就想知道,到底还杀不杀寒避?”

    黑茶果断说道:“杀!现在正是大好机会,他们已经是通缉犯,你直接以见义勇为的姿态,袭击小鬼。”

    “然后暗中下黑手,把寒避干掉。贝壳系统的监视记录,我会作假的,反正有明面的暴徒在此,寒避的死可以全部推到他们身上。”

    阿青沉吟道:“这……”

    黑茶凝声道:“你不要告诉我连这都不做!你到底还是不是专业杀手!”

    听到黑茶质疑自己的专业,阿青怒道:“正是因为我是专业杀手,所以我从来没有过大庭广众暗杀目标……”

    “我……我没做过的事,我没把握……”

    黑茶冷笑道:“这可由不得你,这是千流的命令。”

    阿青一听,发现自己果然接到了千流首领的讯息。

    他眼神一凝,气势陡然一变道:“明白了,我会把他们全部杀掉。”

    当然要把小鬼也杀掉,小鬼是认识他的,不灭口可没法把杀死寒避的罪行推出去。

    至于暴徒,他见义勇为般杀死是无罪的。

    阿青很快想好方案,当即驾驶飞舟直扑向小鬼。

    小鬼见到,还以为又是多管闲事的平民,随手就将飞舟撕碎。

    然而力场分解到一半,他突然发现里面竟然有人!

    千钧一发之际,小鬼生生遏制了斥力,没有把阿青杀死。

    还是那句话,他终究是想活着的。

    刚才虽然袭警,又破坏无数建筑,但全都不是死刑。

    完成任务后,他去坐个几千年的牢便是。

    如今眼看着虫洞就在不远处,距离完成任务就一步之遥,他不想临了给自己加上死刑罪名。

    “嗯?是你!”小鬼放过了对方,却见对方已极快地速度冲到了自己面前。

    他本以为这是寒避的粉丝,此刻才发现是阿青。

    “寒避,我来救你了!”阿青大声喊着,却杀意凛然。

    他衣服下面,也有违禁武器……混乱者之刃。

    但是他隐而不露,暗中调动能量斥开小鬼的护身力场,同时手上倏忽间冒出一把真空切。

    原子巅峰的武器,在这贝壳世界威力奇低,也就算个收藏品。

    但若离得近,而对手没装备抵抗的话,还是能杀人的。

    “什么!”小鬼的护体力场破碎,他不禁大惊失色,瞳孔骤缩。

    只因他的时空守序者之矛,最后的一点能量,被瞬间耗尽了!

    他的能量本来就所剩无几,阿青暗中用了混乱者之刃,一下子将他榨干了。

    “飒!”

    阿青袖中真空切,绽放幽光,包裹上一层炽烈能量,如一抹流光,瞬间穿透小鬼的大脑。

    同时阿青的身体掠过寒避,将碳基剧毒用三相之力打入其体内。

    动作之隐蔽,就连寒避自己都没察觉!

    阿青顺势潇洒地滑到小鬼身后,就见那真空切已经贯穿其头颅,刚好落入阿青手中。

    这还没完,干掉表面假身只是第一步,下一秒,阿青一个甩刀,真空切在手中飞转如花,猛地向下一扎。

    “叮!”

    真空切扎在守序者之矛上,迸发出被削弱的电磁分解场渗透其中。

    尽管被削弱,但还是足够了。

    霎时间,小鬼被湮灭了思维能量体,一命呜呼!

    换做平时,阿青没这么好杀他,但此刻小鬼已是强弩之末,被耗尽最后的能量,在阿青眼里就基本等于废物。

    “哼……”阿青收刀入怀,嘴上大声喊道:“暴徒,人人得而诛之!”

    他的声音响彻全场,无数民众先是一惊,随后振奋欢呼。

    “啊?暴徒死了!”

    “真的死了!干得漂亮!”

    “英雄啊!”

    “他怎么做到的?竟然靠一把真空切,就杀了这暴徒?”

    “守序者之矛丝毫没有反抗,这是能量耗尽了吧?”

    众人没发现阿青怀里藏了混乱者之刃,直道小鬼的能量,本就在之前的战斗中耗尽了。

    如今阿青轻易杀死,只能算是捡了个便宜。

    但这并不妨碍阿青是个见义勇为的英雄,不是谁都敢这么冲上去救人的。

    而且小鬼明显不弱,就算守序者之矛没能量了,也不至于被真空切如此轻易杀死,归根结底还是阿青本人十分强大。

    “厉害啊,兄弟!”寒避得救,惊叹地看着阿青。

    “呵,呵……”阿青挤出一丝僵硬笑容。

    阿青现在是公开所有人可见的状态,毕竟这样才能装作见义勇为的普通平民。

    不过这对他而言,极为不适应,他生平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看见,一时间心慌意乱。

    若不是情非得已,他一定不会这么堂而皇之地出手。

    小鬼一死,无数围观群众涌上来,有的连忙为寒避治疗,嘘寒问暖。

    有的则感激地看阿青,甚至拍打他肩膀,让阿青几乎自闭,到处找出路想离开。

    这些还能忍,可还有很多人,七嘴八舌地邀请他加入各种社区群。

    毕竟这么勇敢又这么厉害的见义勇为者,大家都想认识他,拉他进入自己的生活圈子。

    然而阿青听了,脸色剧变,他可是专业杀手,怎么能加别人的群。

    “不不,我不加群!”阿青连连摆手,就往人群外钻。

    “诶!别走啊!你救了我,我还没感谢你呢!”寒避高声道。

    阿青逃跑似的往外冲,嘴里语无伦次道:“我杀人不留名……不,不对!我的意思是,我是专业的!”

    “呃,我不是说我有任务,我其实是救你的!但我不想认识你们!”

    “你……你们当我不存在吧!”

    阿青说了一大堆,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可以直接关闭可见,当即消失在众人眼中。

    当然,事后执法队肯定还会找他结案,但这点事,城主自然会帮衬着搞定的。

    于是乎,他这个见义勇为杀死暴徒者,就这么跑掉了。

    “他刚才都说什么啊?感觉好尴尬的样子。”

    “语无伦次的,我也没听懂。”

    “大概是他救人不想留名的意思吧?”

    众人都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感觉这个英雄奇奇怪怪的。

    寒避还想大喊挽留,却突然身体崩裂,颤抖着蜷缩成一团。

    “呃啊啊啊!”

    众人大惊,连忙问怎么了,现场有医生立刻察觉道:“啊!是碳基剧毒!寒避体内有剧毒!”

    “该死,是暴徒给他下的吗?快!快救他啊!”

    “完了,这剂量太大了,至少会叠加六种基因崩溃,几乎必死……”

    “什么!不!医院!医院快来啊!”

    众多支持者们刚升起的欣喜,直接荡然无存了。

    碳基剧毒会崩溃任何碳基生物,剂量越大,导致的基因崩溃种类越多。

    每解一种都需要运气和时间,何况六种同时爆发?

    眼下寒避随时随地可能一命呜呼。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