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匹克焦急地站在宏伟的大厅中,周围是数以万计的铁粉。

    他们都是心忧寒避的性命,赶来应援祈福的。

    其中,还有好几十名医生,算是粉丝群体的心意。

    寒避的安危,牵动着他们的心,许多职业本就是医生的粉丝,自告奋勇前来,希望能略尽绵薄之力!

    “可恶,这里恐怕到处都是黑茶的人。”

    斯匹克的焦急,一方面是寒避濒死,另一方面,就是意识到这里从医生到安保,统统是黑茶安排的。

    美其名曰,保护寒避不再受幕后黑手刺杀。

    别的粉丝不知道,他斯匹克知道城主就是想杀寒避的人之一,自然心急如焚。

    所以,此刻前来应援的粉丝们,其实也有他暗中鼓动之功。

    一方面是给黑茶施压,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让粉丝选出来的医生,来为寒避治疗!

    有真正喜爱寒避的专业人士在场,至少不会让寒避被人不明不白用医疗事故弄死。

    “别的医生都不可信。”

    “说不定那些医生治疗时,就给寒避的身体动什么手脚!”

    “大家都是寒避的支持者,云治疗的方案,最终应该由你们来操刀!”

    斯匹克对数十名粉丝医生说着,大家纷纷附和,认为很有道理。

    毕竟官方都说了,有‘某个王室幕后黑手’。

    寒避是被一个不明势力害的,这种情况下,粉丝群体谁也不信,就信自己人。

    可是,这些粉丝医生,都是其他医院的,有的甚至不是这座城市的。

    他们千里迢迢赶来,说操刀就操刀?

    可以倒是可以,毕竟都开启了‘云治疗’的机制,确实并不一定非得这家医院的医生救治,最后指定谁来执行都行。

    病人随时可能死,总不能看着死,最后即便没有方案,也得派个医生尽力手术一番。

    但是派谁,决策人却是黑茶。

    作为城主,他以官方姿态接管了这里,铁了心要寒避‘不治而亡’。

    他指定谁进去治疗寒避,就是谁进去。

    “城主,那群粉丝还在闹呢。”

    “哼,没事,这里我说了算。”

    黑茶悬立在医院大厅三千米高的透明平台上,俯瞰着下方,悠然自得。

    他淡笑道:“现在云治疗的终端,还没有出现最佳方案,最后寒避手术失败,别人也无话可说。”

    一旁的手下说道:“可是城主,他们声势浩大啊,寒避的粉丝太多了,这些只是第一批。”

    “有消息表明,还有很多粉丝在赶来的路上!”

    “眼下来的这几万人,背后可是站着几万亿人!来不了的,也在网络上声援他们,要求我们让寒避粉丝协会推举出的医生,来进行最终操刀。”

    黑茶沉思,这确实挺有压力的。

    寒避的粉丝虽然都是中下层,但正是因为如此,反而声势浩大。

    不过有压力归有压力,不痛不痒的,黑茶并不以为意。

    “不用管,你去操刀就行了。”黑茶钦定道。

    “是!”

    那名手下应喏,转身离开。

    可没多久,他又跑回来了:“不好了,城主,有个医生说他破解了六重崩溃!”

    “什么?谁啊?”黑茶惊愕。

    没人破解,这就是个绝症,寒避不治而亡可谓顺理成章。

    可现在竟然被人破解了?这就不好办了啊。

    手下沉声道:“他叫毒岚,宣称自己的方案绝对可以救治寒避,要求必须亲自操刀!”

    黑茶皱眉,这么自信?看来是真的想到办法了。

    可恶,寒避的运气这么好吗?

    他只能归结于运气了,没有谁能保证破解基因崩溃,这跟医术等级没关系,是灵感的问题。

    可反过来,也可能灵光一闪,就想到解法。

    当然,概率很低而已,尤其是六重崩溃,难度飙升到六倍。

    “天不亡寒避啊……等一下,为何他要求必须亲自操刀?他的方案直接上传‘云治疗’的终端系统,谁操刀都行啊。”黑茶问道。

    手下说道:“他说这个办法,涉及商业机密,他只公开了一半,公开的部分我们已经验证了,是极其有效的续命之法。至于另外一半他说是精髓,不能公开。所以必须亲自操刀!”

    黑茶一听,松了口气笑道:“这样啊,这算什么!不能证明的救治方案而已!”

    “不用理会他,还是你去操刀……”

    谁有解法,让谁操刀,天经地义,黑茶本没有办法。但这个毒岚的方案,只公开一半,那就另当别论了,完全可以无视。

    “是……”只见黑茶的手下应喏,正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黑茶突然接到了来自雨果殿下的通讯。

    “啊?”黑茶心里咯噔一下,不是吧?雨果殿下怎么会亲自打电话过来?

    他接通之后,只听了两句,就脸色剧变。

    “什么?殿下……你的医生已经破解了寒避的六重崩溃?这怎么可……啊,这真是太好了!”黑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雨果殿下的话。

    “毒岚是你的人?呃,我……还不知道啊,没听说啊。”

    “啊?让他操刀……这个……”

    黑茶一边应付,一边纠结。

    雨果殿下,继承顺位是第17名!也是个大人物。

    关系和他们千流派系,不好也不坏。

    可是没听说过他和寒避有关系啊,为何如此上心此事?

    黑茶心说麻烦了,雨果殿下亲自过问,他尽量得给面子,更何况言辞凿凿,表示确有救治方案,为毒岚的说辞作证,这就更棘手了。

    毒岚说商业机密,给出不能证明的方案,他可以无视。但是雨果殿下说这个话,他就只能听信了。

    黑茶心中暗想:“可恶,让那岚毒去救治,真把寒避救活,我岂不是白忙活了?”

    “可是若强行拒绝,先不说得罪雨果殿下,这事传扬出去,别人会把寒避的死,算在我的头上啊!”

    明明有绝佳方案,雨果殿下做了保证了,结果黑茶就是不用,粉丝们还不炸了锅?

    本来是暴徒害死寒避的一件事,就会变成他这个城主乱来,而害死了寒避。

    “诶?粉丝?”

    黑茶眼睛一转,想到谁来背锅了。

    “殿下,不是我不给您面子,实在是……殿下你说晚了啊!”

    黑茶露出诡异的笑容,用惋惜的声音说道:“殿下,我已经答应了寒避粉丝群体推举出来的医生,对,他们声势浩大,向我请愿,我也很难啊,心想谁来都一样,就答应了……对!对!”

    “唉,我哪知道殿下的人竟然破解了……此刻人家手术都要开始了,我总不能把他赶出去吧?说不定现在是关键时刻……”

    他一边说,一边给手下传讯。

    手下看了短讯,心领神会,连忙赶往斯匹克等粉丝群体所在的大厅。

    “真的,殿下,手术已经开始了啊……这样,如果手术结束,寒避还活着,我一定会安排毒岚医生去救治他!”黑茶做下保证。

    嘴上说的惋惜,实际上他内心乐开了花,表示自己这个回复真是完美。

    既没有得罪雨果殿下,也转移了黑锅,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很简单,粉丝推举出来的医生,是不知道已经有绝佳方案的,毕竟雨果这边的方案,没有上传云端。

    如此一来,作为粉丝,肯定会全力以赴,不治好寒避不罢休。

    可寒避是那么容易救治的嘛?最后肯定是把寒避‘治到死’为止!

    一个死人,毒岚就算有绝佳治疗方案,又能如何呢?

    稍微改改第一场手术的开始时间,最后,寒避的死,就成了‘粉丝群体极限施压院方’而导致的。

    黑茶利用信息差,同时满足了亿万粉丝的请愿,与雨果殿下的施压,但在时间线上错开了两者。

    最后治死了,也怪不到他。

    ……

    “什么?答应了?”

    斯匹克惊讶地看着黑茶的手下,没想到‘院方’这么快就答应了由粉丝推举出的医生执行手术。

    他本以为黑茶肯定不会答应,都鼓动更多的粉丝赶过来了。

    没想到,设想的一肚子说辞,都还没用上几个呢。

    黑茶的手下说道:“云端上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寒避的情况却不容乐观,城主见你们如此坚持请愿,便同意将手术人选交给你们决定。”

    “你们尽快选出一名医生进入手术室!”

    斯匹克听了,也不敢耽搁,连忙找上自告奋勇的几十名粉丝医生。

    看着眼前几十个人选,他犯了难,让谁去呢?

    只见一个个医生,自告奋勇,表示愿意全力以赴,但没有一个敢说能救回寒避,只说尽力而为。

    “我有把握救活他。”突然,其中一名粉丝大言不惭道。

    斯匹克将目光转向他,顿时愣住。

    “嗯?这人怎么还隐藏面貌?”

    只见说话的粉丝,穿了一套‘个性殖装’。

    这种殖装,可以让人呈现各种各样的相貌,甚至别的种族都行。

    此人的相貌,极为可爱,眼睛大大的,脸蛋圆圆的,身高八十米,像个卡通巨人。

    “这也是个医生?怎么感觉不靠谱呢?”斯匹克拿出粉丝医生们的资料,找到这个人。

    发现他是今天才加入粉丝群的,并且粉丝等级很低,没做过什么贡献。

    医生等级也只有1星,还是个临时考核下来的等级。

    可谓不管从什么角度,都不可能选这个人去治疗寒避。

    “刚加入粉丝群,意为他可能是敌人,藏头遮尾,更可疑了,医术等级还这么低……直接排除……嗯?什么!他ID叫影龙?”

    斯匹克看到影龙这个名字,大惊失色。

    “你……你是……”斯匹克声音发颤,心说终于等到了吗?

    那呆萌卡通人,认真道:“我叫影龙,是一名医生。”

    “我能治好寒避。”

    斯匹克瞪大眼睛,心说最最值得信任的人来了,这是赛法的挚友。这才是完美的人选!

    “好!就决定是你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