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在基本粒子研究中心,待了一整天,与数名6星科学家,进行了深入的物理学探讨。

    该研究院的核心项目,乃是将控制质量场的技术,进行微观化,比如写刻到生命体内。

    控制质量场,是微子盛期的标志性技术,是用三相之力间接影响‘上帝粒子’而衍生的诸多妙用。

    时空守序者之矛等武器,以及时空扭曲场,元素转换机器,包括使用虫洞的负压引擎,都是对这项技术的运用。

    而现在,沙茶文明想让这项技术,与生命融合,让沙茶人生而就有改变质量,控制引力的功能。

    星际时代,谁都能生成、运用、释放能量,但不是谁都能掌控质量。

    不过后者,也并非什么无法实现的野心。

    已知天心仙族可以做到,他们人人都有赋予或降低物体质量的能力,甚至能把玻色子转化为费米子,即‘捏光成钢’!

    这也是为何天心流战法,只有天心文明的人最擅长,因为别的种族学来的招数,不过是些皮毛,还有太多是人家天赋能力才能实现的,学都学不会。

    好在生物控制质量场的技术,并不是统一力文明的专属,属于微子巅峰时代,还有不少强大种族也会,比如亚克所在的暗翼族。

    所以像沙茶这类微子盛期的文明,就很想研发出这样的能力,倒不是沙茶人有多想掌控质量,毕竟买一把守序者之矛也能做到。

    眼下只不过是通过这种走向更精细化的课题,来推进他们的技术发展。

    正是无数个这样大大小小的技术进步,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才能将整个文明推进到微子巅峰时代。

    这是物理学与生物学的融合,黄极对生命的理解何等精深,他在学完众多科学家的知识后,就已经想到怎么实现这种改造了。

    他提出了一些妙想,侧面提点了一下几位科学家,马上引起了他们浓厚的兴趣。

    本来这些科学家,是没兴趣跟黄极多聊的,只以为是政治任务,大家都应付一下就是。

    没成想黄极真有货,越聊越起劲,纷纷受到一丝启发,而开始畅所欲言,发散思考起来。

    “该死的紫微人,没完了吗?怎么还在聊?”撒瓜拉冷冷地看着不远处与诸多科学家谈笑风生的黄极,心里极为恼恨。

    聊起来个没完,这还只是第一家,如此一家一家地逛过去,猴年马月才能访问完啊?

    撒瓜拉与乐基王全程陪同,乐基王倒是甘之若饴,那是乐基王已经放弃竞选了,当然无所谓。

    可他撒瓜拉,一直有着当皇帝的梦想,纵然希望渺茫,他也至少要精进前一百名,才能在未来保住内阁大臣的席位。

    保住内阁席位,有两种方法,第一,前一百名,外加不被皇帝讨厌就行了。

    第二,是皇帝上位前的下属或盟友,对其登基做出了卓越贡献,是深得信任的人。

    撒瓜拉便属于后者,当初靠抱住了皇帝的大腿,而进入内阁。毕竟内阁说白了,就是皇帝的秘书处。

    如今老皇帝要死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必须为内阁换届做充足的准备才行。

    跟最可能的几位继承人打好关系,投资未来的同时,自己也要给力,争取顺位进入前一百,这就万无一失了。

    如今换届在即,还要陪同黄极,撒瓜拉简直心急如焚。

    照这进度下去,老皇帝一驾崩,他就会失去实权。

    “嗯?”撒瓜拉终于等到了手下汇报,连忙找了个借口走到一旁接通联络。

    “怎么样?寒避到了没有?什么!他被人刺杀?”

    “啊?我干的?”

    寒避被内阁邀请哄骗到矿石星云,遭遇刺杀险些惨死的消息,把撒瓜拉听得一脸懵逼。

    内阁调令是他签的,再加上他与寒避有过节,所有人现在都认为是他滥用职权,要害寒避。

    明里暗里,许多媒体都在报道,消息已经开始发酵。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要杀他了!就算……也不是现在啊!”

    “黑茶搞什么鬼?我让他去接人,他把人接到矿石星云去了?难道是他故意害我?”

    撒瓜拉很快想明白了,这事与黑茶城主脱不了干系。

    他怒不可遏,寒避都答应要来了,结果出了这么档子事,本来两人就有过节,如今寒避以为自己要杀他,这下子更请不过来了啊。

    “快派人澄清此事,然后你直接去和寒避接洽,把真实情况告诉他,就说我盛情邀请,恢复代表团名额的事都好商量。”

    撒瓜拉无奈,此刻他本人走不开,只能吩咐手下处理。

    手下说道:“部长,真的要答应他恢复名额吗?你之前还封杀他啊,这才多久,就收回成命……对您的权威有损啊。”

    撒瓜拉摇头道:“那也没办法,且先让他得意一段时间,现在没有事比我竞选更重要。”

    “我如今更担心的是黑茶,他背后是千流财阀,这问都不问就突然搞我一手,显然是知道我为何突然邀请寒避,而故意阻止。”

    手下不解道:“我们和千流财阀,素来无过节,怎么会突然敌对了呢?会不会关键还是在于寒避啊?”

    撒瓜拉摇头道:“怎么可能!寒避那是什么东西,为了杀他而得罪我?可笑,你不要本末倒置了。”

    “寒避只是个棋子,千流财阀这分明是利用他而败坏我啊……你看看那些个媒体,背后没有大人物首肯,岂会这么嚣张地带我节奏?”

    “如果是为了寒避,而不得不得罪我,没必要还败坏我名声,相反还会急于找我解释。”

    “可千流财阀和黑茶,根本没有打算跟我沟通的意思。”

    手下恍然道:“还是大人想得通彻。”

    “快去吧,立刻把寒避招来,你务必亲自护送……”撒瓜拉说道。

    对于寒避,他依旧不放在眼里,认为妥协一下名额的事,对方一定会眼巴巴地跑过来。

    毕竟寒避被刺杀的前提,就是接受了调令,上了人家的船。若不是想与自己和解,又怎会接受调令呢?

    想来只需要把误会说开,表示刺杀不是自己所为,并告诉他跟着紫微大帝绝对安全,那寒避一定会屁颠颠过来的。

    相比起来,黑茶突然搞自己一手,更让撒瓜拉忧心忡忡。

    撒瓜拉安顿完此事,又联络了自己背后的财阀,让他们帮忙辟谣,这才返回到黄极身边。

    “撒瓜拉部长,你气色不是很好啊?”黄极看着他笑道。

    撒瓜拉气色当然不好,莫名其妙多了千流财阀这么一个敌人,对他的竞选横生许多障碍,又岂会笑嘻嘻的?

    “大帝,你什么时候结束今天的行程?”撒瓜拉问道。

    黄极惊讶道:“原来有时间限制的嘛?”

    撒瓜拉压抑怒火道:“没有限制……但此次行程是不是太久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看了吧?”

    话音刚落,几名大科学家纷纷瞪着撒瓜拉,他们正聊得起劲呢,他竟然来赶人了?

    “谁说没有?”一名科学家忍不住道。

    撒瓜拉沉声道:“诸位,据我所知,黄极该看的都看了,难道几位教授还要把核心数据展示出来吗?”

    那名科学家一滞,这当然不可以,参观一下研究院各科室的表面,聊点理论、猜想、概念上的东西就行了,具体的珍贵数据当然不能曝露。

    不过他转念一想说道:“呃……对了,圣·超导大师还没到呢,我已经通知了超导大师,他对于紫微大帝的一些想法很有兴趣,想要与其深入探讨一下,如今正在赶来的路上!”

    黄极故作好奇道:“哦?这位圣超导大师是……”

    几位大科学家用崇拜的语气介绍道:“他是我们文明最顶尖的科学家之一,7星理论物理及微子工程学家。”

    “7星啊!这位大师在哪个研究中心就职啊?撒瓜拉这么急得下班,我要不以后直接去他的研究院拜访吧。”黄极拿出名单问道。

    撒瓜拉脸色一黑,什么叫他急着下班?这算是差评吗?传出去他会被弹劾的。

    一名科学家回答道:“你不用在名单上找了,他不在名单上的任何一家机构里……”

    黄极哦了一声,点头道:“这样啊,知道了知道了。我能在这里见到超导大师,绝对是不虚此行啊。”

    沙茶文明真正最前沿的科研中心,不会允许黄极进入。

    但其中效力的科学家,倒是可以和黄极见一面,只要那科学家自己乐意就行了。

    比如这位圣·超导大师,他的研究领域跟超导体没什么关系,他只是名字叫‘超导’而已。

    科研世家出身,从封圣的前缀就看得出来,他一定是对文明有着无与伦比的巨大贡献,至少有一项划时代里程碑式的科技结晶。

    站在沙茶文明的角度,他虽然是个国宝级科学家,但不代表他不可以和人接触。

    跟黄极随便谈一谈各种科学畅想就行了,关键的东西他肯定不会吐露。

    撒瓜拉见一群科学家帮着黄极说话,兴致上来了,还把圣超导大师请出来,就知道今天别想下班了。

    高等文明没有太严格的上下班时间,有事就上班没事就下班,毕竟交通和通讯都那么便利,一切都是灵活变通的。

    “可恶,这黄极怎么这么会聊天?”

    “他应该只有微子早期的知识储备,竟然对微子盛期的难题,亦能提出合理猜想……”

    “唉,这家伙是无论哪个时代都大放异彩的真正天才啊,可惜是敌人。”

    撒瓜拉心里憋火,却也不得不佩服黄极,这人又有才,说话又好听……

    总能找到奇妙的切入点,引导全局话题。走到哪里,都是中心人物。仿佛有一种天然令人信服的魅力。

    作为旁观者,撒瓜拉能深刻地体会到黄极的交际能力。天知道提前做了多少功课?

    这一幕,他在银河城也见过,当时黄极长袖善舞,征服了所有真正战士们的心。

    如今不过是换成了科学领域,畅谈之余,还经常运用在场科学家曾经发表出的论文中的某些观点,每每戳中几位科学家的敏感点……

    和黄极聊天,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