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说话,简直让我想死!”

    在寒避的私宅中,斯匹克看着眼前说话语无伦次的阿青,心里忍不住嘶吼。

    寒避在矿石星云遭难,消息传得太快,以至于粉丝在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把寒避护送回了家。

    而这里面,还混入了一个阿青。

    阿青为了能引起寒避的注意,他直接拿了把真空切,冲到寒避面前说:我要加群!

    当时可把大家吓出个好歹,大叫有刺客!还以为是黑粉!

    好在寒避认出他就是之前救过自己的人,再加上他说自己是来保护寒避的,这才解除误会,并且寒避给了他一份合同,收入麾下。

    没成想,这是折磨的开始……这阿青太不会说话了。

    尤其是别人盯着他时,他那种恨不得缩壳,浑身筋骨强行拧巴在一块,瞪眼咧嘴,一脸凶厉,时刻感觉他要放大招的说话模样,叫人看着都头疼。

    更何况,他说话经常语无伦次,用最凶的表情说最怂的话,明明想交朋友,却把自己说的好像来杀寒避似的。

    要不是他救过寒避,言称加入团队也是为了保护寒避,斯匹克差点以为他就是杀手了。

    “寒避,你一定要妄图查清幕后黑手的秘密,我……我恐怕会帮你的……”

    “我是你最专业的朋友,就算不专业,我也会孤注一掷、拼死拼活地导致你相信我!寒避,你……最好相信我!”

    听完阿青拧巴至极的表白,寒避都快自闭了,五官皱在一块。

    妄图查清?恐怕帮我?还专业的朋友?还拼命地导致相信?

    寒避呆滞了半天,这才好笑地乐道:“您说的是人话吗?”

    阿青有些急道:“寒避!我是你的最强粉丝,这就是我隐藏许久的真面目!”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了,你先别说话了。”寒避哭笑不得道。

    阿青眼睛一眯,手上揉搓着真空切,面朝别处,等了一会儿,却鹰视狼顾地偷摸观察寒避的表情。

    他对自己的表现极不满意,此刻见寒避与斯匹克私聊,顿时心里七上八下。

    只见阿青打量寒避的同时,嘴上还在嘀咕出声:“他能相信我吗?”

    寒避本来在和斯匹克私聊,听到这话顿时错愕:“啊?你说什么?”

    阿青悚然一惊,发现寒避与斯匹克都盯着自己,立刻意识到自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他习惯了别人看不见听不见自己,结果内心活动张口就来。

    “糟了!忘记他们看得见我!”阿青说着,手足无措,急得咬嘴唇。

    斯匹克叹气道:“唉,肯定看得见啊,这不废话吗?不然刚才谁在和你说话啊?你加了我们团队,你忘啦?”

    寒避拉着斯匹克私聊道:“好了,少说两句,他明显是没怎么和人沟通过,没听到他之前介绍吗?他从学校毕业后,就再也没有参与任何社会活动,加过任何社交群体,也没有工作过,一直是孤单一个人,斯匹克你要多适应一下,把他当朋友。”

    斯匹克回道:“我知道!他肯定有社交恐惧症。我一开始差点以为他是杀手,故意接近你的,但想想敌人怎么会派这种人来当卧底?他大约是个喜欢你的超级死宅。”

    “这几天见你危险,就鼓足勇气露面来帮你,可见是真心支持你啊。正如他所说,这是他隐藏许久的真面目。这孩子挺不容易的,真的。”

    寒避好笑道:“行了,别提那真面目了,我靠,我怎么听怎么别扭!”

    “总之你安排他进调查团吧,通过雨果的人脉,我已经查到了上次伪造贝壳系统监控的官员,先从他入手吧。”

    斯匹克点点头,现在有人有钱还有资源,查米莎之死就方便多了。

    但他同时头疼阿青的性格,让这个死宅加入针对千流的调查团,真的能查到有用的线索吗?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进来汇报道:“寒避大人,雨果殿下再次请你去他的领地,他的下属就在门外。”

    寒避眉头微挑,果然又来了,因为暗杀的事,他可以拒绝内阁调令了,但又无法拒绝雨果了。

    不过他并不慌,因为一切都在黄极的预料中。

    “接下来,撒瓜拉的人也要到了吧?”寒避心里说道。

    果不其然,就在寒避磨磨蹭蹭之际,撒瓜拉的手下亲自开着内阁专供的紫色飞船赶到。

    只见撒瓜拉的下属,见到雨果的人也在场,心里就咯噔一下。

    看这架势,寒避是要去雨果的领地啊,这一去若十天半个月,撒瓜拉怎么办?

    他连忙道:“寒避大人,撒瓜拉大臣滥用职权之说,纯属子虚乌有,如今已经有官方澄清,内阁调令是下发到黑茶城主手中,最后找您的信使,是城主府安排的,与内阁无关。”

    “如今撒瓜拉大人派我用内阁专属座驾,亲自接您。事不宜迟,请上船吧。”

    寒避听了,说道:“官方的澄清我看了,不过那名送我去矿石星云的司机还没抓到,搞不清楚到底是谁想杀我,我还是哪也不去了吧。”

    “雨果殿下是我的挚友,他邀请我到他的领地,实在盛情难却。至于其他人的船,我不放心。”

    现场所谓雨果的手下,正是毒岚,他见寒避拒绝,暗自点头:对,总之不去就完了,影龙若去了黄极身边,太容易节外生枝了。

    他当即也出言附和:“告诉撒瓜拉,寒避没空。紫微团的事,内阁依照规矩行事就行了,何必叫上寒避?”

    “若是那紫微大帝的要求,不听也罢。”

    撒瓜拉的下属脸色泛苦,连忙道:“寒避大人,我们可能有些误会,之前内阁对你的一些指控,经查明与您无关,撒瓜拉大人已经恢复您的名誉,明年的大盛会,您将代表文明征战赛场。”

    给好处了,这正是寒避竞选的初衷,为的就是洗清嫌疑,恢复名额。

    撒瓜拉料定,寒避一定会答应。

    怎料寒避果断拒绝道:“他做错的事,就这么一句话揭过了?他自己怎么不过来?”

    “现在有求于我,就派你来做做样子?我怎么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算账?”

    说完,他直接把人赶出去了。

    毒岚笑道:“做得好!把他打发掉就是了,跟我走吧,直接去雨果的领地,他会给你引荐财阀的。”

    寒避点点头,他又故意磨蹭了一番,才慢吞吞的上了船,飞往虫洞。

    路上,他询问黄极:“撒瓜拉会来吗?他不来,我可就真得去雨果的领地了。”

    黄极笑道:“放心,他已经出发了,大概会在虫洞堵住你吧。”

    “尽管提条件,他都会答应的。”

    寒避好奇道:“你还在访问?那他怎么离开的?”

    黄极说道:“我与圣超导大师交谈甚欢,超导大师五重混基,可以几个月不睡觉,我表示我也可以……撒瓜拉心态都快崩了。”

    “刚才听说你严词拒绝,他只能亲自出马来找你谈。这家伙为了离开,向我撒谎,说你已经同意,但必须他亲自去接你,所以希望我帮忙隐瞒,让他偷偷溜号,给他三个小时把你接来。”

    “我答应了,所以他现在正疯狂朝你那里赶。他知道,接不回来你,这就是翘班,是骗我,是失礼,是外交事故……”

    寒避恍然道:“所以他已经没有退路了,无论如何,也得把我接过去!”

    “不过我快到虫洞了啊,他恐怕来不及了。”

    黄极笑道:“放心,他肯定有办法。”

    寒避不解,但他很快就知道是什么办法了。

    只见他半个小时后来到虫洞,飞船竟被工作人员拦截。

    一番交涉后,毒岚脸色难看地告诉他:“虫洞停运检修!该死,这一定是撒瓜拉搞的鬼!”

    寒避惊愕,好家伙,竟然直接把虫洞给停了,为了不让他走,干脆这座城市谁也不准走了。

    虫洞检修是有定期年限的,如今期限没到,只能是撒瓜拉动用关系,启动了紧急检修机制。

    无缘无故紧急停运,撒瓜拉一定要欠交通大臣一个大人情,侧面表明了他对拦住寒避,是势在必得!

    毒岚连忙想把这事传给阿尔沙兹等人,结果脸色一变,发现他的通讯也被屏蔽了!

    “寒避,不要用通讯器,那边的内阁紫色旗舰,正对我们进行通讯拦截,有可能监听到我们的通讯内容!”毒岚惊怒道。

    寒避看向不远处的紫色飞船,那正是之前撒瓜拉的手下开来的,显然一直在跟踪自己。

    作为内阁特供旗舰,它拥有极高的加密通讯区权限,可以屏蔽一定范围内的数据传输。

    这是为了保护内阁成员的网络安全,维护文明机密。

    撒瓜拉通过手下汇报,知道雨果的人也在场,为了防止雨果得知此事后,也动用职权把停运的虫洞开放,所以撒瓜拉果断让手下开启了紫色旗舰的屏蔽力场。

    他本意是为了保证寒避不被雨果带走,却不料此刻无意间让阿努纳奇的人无法及时传递消息。

    毒岚凝重道:“可恶,没法联络雨果、阿尔沙兹他们了……寒避,你等会儿一定不要答应撒瓜拉。”

    寒避为难道:“我尽量吧,可万一他提出了我无法拒绝的条件怎么办?文明所需,我理应义不容辞……”

    毒岚沉声道:“你就不断地提出他无法接受的条件就是了,以撒瓜拉的性格,他肯定会恨你,但你不用怕,总之就是让他放弃。”

    “好!”寒避点头。

    如此大约一个小时,撒瓜拉赶到了现场。

    撒瓜拉身长三百米,焕发淡红色光晕,如同一尊巨神,作为氪级大佬,举手投足都蕴含莫大威能。

    他最大可以输出相当于四百八十吨氢核聚变的能量,放在地球那就是人形末日。

    若非有贝壳世界压制,现场所有普通沙茶人,根本无法直视他!

    “寒避,请到我的飞船里一叙。”撒瓜拉威势极重地说道。

    寒避蹙眉道:“有事就说,进你的飞船,我怕我死了。”

    毒岚一笑,暗叫说得好,就这么怼他,让他放弃。

    撒瓜拉听了果然盛怒,这里是贝壳世界,他堂堂内阁大臣,怎么可能伤害他?

    显然寒避这是明嘲暗讽,故意恶心他呢。

    “好家伙,果然是有靠山了啊,已经完全不怕我了吗?”

    “哼……”撒瓜拉也懒得再解释一遍,作为多年的政客,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要被对方牵着走。

    他当即就说道:“寒避,我知道你恨我,想来我说什么也没用。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你只要答应替我去陪紫微访问团,有什么条件就直说吧。”

    “我不光让你加入代表团,还让你做队长,天才培育名额也给你,包你升到氪级,若有本事,你想升到四十级都行。”

    寒避不耐烦道:“不要画大饼了,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毒岚听了,暗竖大拇指,心里暗赞:影龙这句说得好,一句不相信,任他许诺什么也没用。

    果然,撒瓜拉气得蜗壳冒烟,闪烁出等离子火花。

    一个小小的运动员,竟敢如此不给他面子。

    他堂堂内阁大臣,说一不二,亲自来请就已经是最大的诚意。结果寒避竟然说不相信他?

    “你……寒避,你不要任性,紫微团的事,牵扯文明利益。你不要因为个人感情因素,而有负文明重托……”

    寒避听了,故作犹豫道:“文明所需,我义不容辞,但鬼知道这是不是你一己私利?”

    撒瓜拉连忙道:“这是紫微大帝亲口要求的,不信你可以问他,要不我现在就打给黄极,你自己问!”

    “这……”寒避疯狂给毒岚使眼色,表示这没办法了呀。

    以寒避的性格,这没法拒绝,就算厌恨撒瓜拉,也顶多是多提几个要求。

    毒岚无奈,若是联络黄极过问此事,反而可能节外生枝,倒不如干脆答应算了,到时候跟在黄极身边当个小透明,也好过闹得太大。

    想到这,毒岚只能对寒避点点头,表示你酌情答应吧。

    寒避于是说道:“让我相信你也可以,我要为支持者调查一件悬案,你给我内阁特派调查员的权限,让我能调查贝壳系统的监控记录!”

    撒瓜拉悚然一惊,不过想着自己在贝壳世界内,从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便也无所谓。

    反倒是城主府里,恐怕会有不少猫腻。

    “对了,黑茶和千流财阀,就是这座城市的,我倘若给寒避这个权限,以他这无知无畏的性格,一旦查到什么,绝对会捅翻天。”

    “哼,也好,千流还想利用寒避搞我……我反手就让他当个急先锋。你们不仁,休怪我不义。”

    撒瓜拉心里权衡着利弊,换做平时,他肯定不会随便给这种权限。

    内阁特派调查员,就相当于钦差大臣,去哪个城市,哪个城市的犯罪事实就隐藏不住了。

    所以这是极端得罪人的事,他敢这么做,就是在针对黑茶与千流。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认为千流财阀先搞了他,此刻只是还手,还怕什么得罪?

    寒避正好充作这把刚猛无挡的剑!扫清对手的同时,自己也会过刚易折!

    “好!我答应你!寒避,我马上就去内阁给你权限。”撒瓜拉微笑道。

    寒避见他答应,竟又说道:“你现在开启所有人可见模式,向我公开道歉,公开邀请我作为紫微接待员,公开宣布我是内阁特派调查员……”

    “否则我无法相信你!”

    毒岚听他这么说,心里感慨:“不愧是影龙,这是往死里逼撒瓜拉啊,撒瓜拉若是连这都能答应,那算他牛逼。”

    撒瓜拉听了,果然沉默不语。

    公开宣布,可就没法反悔了。这也就罢了,大不了就履行承诺呗。

    可是公开道歉,他可就颜面扫地了啊。

    “寒避,你不要太过分,你我之间,那只是误会,我将你开除也是秉公办事,我没错,为何要道歉?”撒瓜拉憋火道。

    寒避从飞船里出来,坚定地吼道:“你不要骗傻子了,你封杀我是怎么回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身上的罪名,都是你找人诽谤的。”

    撒瓜拉的目光杀意弥漫,心中的怒火,让他浑身高能涌动。

    但最终,他还是开启了所有人可见。

    洪钟大吕般的声音,传荡四方,他屈辱地向寒避缩壳道歉。

    虫洞附近本就是人流极大的地方,所有人都能看到撒瓜拉向寒避低头的一幕。

    不仅如此,还公开邀请寒避为紫微大帝的特殊接待员,以及宣布寒避获得内阁调查员的权限。

    此话一出,万民哗然。

    好久没出现内阁调查员了,除非有三个小时都破不了的悬案,否则一般不会任命内阁调查员。

    如今寒避竟然获得此职位,相当于这座城市的最高权限!

    大家都知道寒避是什么人,顿时欢呼起来。

    而一些城主府官员,集团高管,则脸色剧变。

    内阁调查员给谁不好,给寒避?谁不知道寒避是铁头娃?愣头青?

    这将是比过往所有内阁调查员,都要难对付的一个家伙!

    “请吧!寒避!”撒瓜拉心中屈辱,心中已给寒避判了死刑。

    寒避回头看向毒岚,毒岚说道:“寒避大人,你尽管去接待紫微大帝吧,雨果殿下的事,当然没有文明的事重要……”

    寒避点点头,上了撒瓜拉的紫色飞船。

    毒岚心中哀叹:人家做到这一步,也是没办法了,撒瓜拉是势在必得,强行拒绝只会更容易节外生枝。恨只恨没有早把撒瓜拉弹劾下台。

    想到这,他就恼恨阿尔沙兹的不作为,影龙早就叫他直接把撒瓜拉弄倒台,他偏不,这下好了,影龙要常伴黄极身边了,接下来只能通过虚拟宇宙偷偷联络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