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避一过来,就见黄极与超导大师谈笑风生。

    这位大师的名号,沙茶人里没有谁会不知道。

    但却很少有人亲眼见过他,网络上流传的是他纯种沙茶人的样子。

    而此刻,寒避才见识到他真正的完全体。

    魅蓝色皮肤,淡淡的银光条纹,闪烁群星般的光点,犹如凝固的星空剪影。

    头上的蜗壳左右两侧还延伸出冲天的白色巨角,无论是角还是壳,都迷蒙着一层能量,俨然是穷合金材料。

    巍峨似山岳,双目如日星。

    面目上虽然还有口器的图影,但那玩意儿早已被他主动剔除,如今他常规都是用引力波与人沟通,如果要发声,浑身上下任何一处都可以,能量一振就可以传荡出震耳欲聋的声波。

    “黄极,你对基本粒子的理解很深刻,和你聊天很开心,但你的一些想法未免也太荒谬了,竟然能想到去测量宇宙的角动量……”超导大师徒手揉搓着两团微缩星辰般的奇异原子团,语气有些忍俊不禁。

    他与黄极主要探讨的是质量场,当然这是银河通用命名,在地球其实就叫希格斯场,或者说上帝粒子。

    它大约是最重要的基本粒子,它赋予了绝大多数粒子质量,没有它,夸克与所有玻色子的静质量都会为零。

    其本身自旋为零,却又无处不在,弥漫宇宙。

    当光与希格斯场交互,继而有了万物。

    宇宙最初或许就可以看做是一片希格斯场,突然出现了一缕光,庞大的能量与其交互,产生了质量,轻子、中微子、夸克、质子……继而连三的出现,万物就如多米诺骨牌般诞生了。

    至于那第一刹那的光,或者说先天能量,或者说第一推动力,从何而来,尚无定论。

    总之两人在探讨上帝粒子时,黄极提出了一个问题:自旋从何而来?

    对此超导大师无法回答,只说:自旋是粒子的内禀属性。

    这个回答实在敷衍,相当于说粒子本就如此,理所当然,没有为什么。

    黄极当场就说道:“大师,你的回答让我想起了贵文明几十万年前的先贤,那名先贤因为缩壳后,蜗壳失去身体的支撑而摔在地上,忽然受到启发,后来证明了引力的存在。”

    “而在他之前,所有沙茶人对于引力的描述,都是‘世界本就如此,物体就该向下落’。”

    “大师你的回答,与那位先贤之前的远古沙茶人,又有何区别呢?”

    超导大师对此很无奈,只能表示他们对于宇宙的理解还不够,无法知晓粒子为何自旋。

    于是黄极,提出了一个实验:“测量宇宙是否有自旋。”

    这句话,直接引起了所有人发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实在是这个实验过于荒谬。

    “宇宙怎么可能在自旋呢?它又不是基本粒子。”

    “这不是不证自明的事吗?宇宙包含了所有时空,根本不该存在自旋的概念。”

    “就算有,宇宙也必然自旋为零,不然有角动量的话,光就不会走直线了啊。”

    众人感觉,这根本是莫名其妙的实验。

    自旋不是自转,它是粒子的基本属性,没有来由,生而存在。

    浩瀚宇宙,怎么会和基本粒子一样,具有自旋属性呢?

    粒子自旋造就了‘场’,继而有了相互作用力。宇宙如果在自旋,难道宇宙是个粒子?那它的‘场域’在哪?

    黄极继续说道:“宇宙有没有角动量,测过才知道,仅从直觉判断宇宙自旋为零……这又让我响起了贵文明的一位先贤,在他证明物体受到的重力加速度与其质量无关前,别人也是理所应当地凭直觉认为重物下落更快。”

    众人无话可说,超导大师说道:“是的,我们并不能证明宇宙自旋为零。可我们也无法去做这个实验,宇宙无垠,我们如何测算它的角动量?”

    黄极笑道:“就像刚才那位科学家说的,如果宇宙自旋不为零,光就不会走绝对的直线。”

    “所以我们只需要测试,光在绝对平直的时空中,是否以绝对直线传播。”

    这个实验听起来简单,实际上难到极点。

    一般的文明想都不要想,首先测量精度上,微子以下文明永远不要想知道,光是否在普朗克极限的尺度上以绝对直线传播。

    至于绝对平直的时空,这个即便连沙茶文明也不知道该如何实现。

    大师思索道:“哪有绝对平直的时空?宇宙是一片量子海洋,凡是有质量的地方,时空就是凹陷的,引力波无处不在,时空到处是扭曲,哪怕再轻微,那也是有一点凹陷的。”

    “尽管我们可以用技术,强行拉平时空,抵消扭曲……但多少算‘平’?多少算凹陷为零?我们定义的数值,又非宇宙的客观。”

    黄极眨眼道:“虫洞,那条高维通道,就是绝对平直的时空。”

    众人恍然,是啊,虫洞啊。

    虫洞原理,一般是描述成两地之间,从高维尺度打通一道弯曲的桥梁。但这是典型的三维视角描述。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如果那桥梁真是弯曲的,岂不是绕远路了?

    宇宙是个多维体,三维视角下的两地之间看似直线的航道,其实客观上反而是绕远路。

    虫洞走的才是最短直线!

    黄极继续说道:“准备两个虫洞,建立连接后,不要开飞船进去,更不要高速飞行,以免扰动了时空……”

    “最好在虫洞通道内保持静止,重点就在于你们必须停在虫洞壁垒内进行实验。”

    众人点头,虫洞壁垒、通道之说,只是描述,它并非真的是个通道,其实是一片纯黑的空间。

    当然,看似有上下四方,好像往哪走都行,但其实只有一个方向。

    或者说任何方向,都是通往所连接的另一个虫洞出口。

    任何运动,都等于是在向着出口运动,所以描述为通道。

    因为里面允许负质量运动,所以凡是带着负压引擎进入的东西,都能轻松达到光速,而不需要无限能量。

    黄极继续说道:“在虫洞亚空间内搭建足以测量光子传播路径的精密仪器……当然,在普朗克极限下,直不直线的没有意义。”

    “你们要做的,是制造两条绝对平行的光线,相向而行,测算它们是否会碰撞。”

    “至于如何确保你们的观察,不会影响微观测量结果,那就要看贵文明的技术能不能做到了,反正我们紫微没有这个能力……”

    “哈哈,我也就是这么一提,这个实验的确挺荒谬的,费这么大的力气,也许最后只是得到一个不证自明的答案……”

    黄极只需提出一个引子,至于沙茶人如何做这个实验,他们自然会克服各种工程上的困难。

    紫微国确实没有能力做这个实验,不过也不需要做,黄极知道答案……

    超导大师一开始聊这个话题,还不放在心上,此刻听完后,越琢磨越觉得有必要试一下。

    他凭借沙茶文明雄厚的底蕴,仔细思考了一番,弥补了这个实验的各个细节,并用研究中心内的计算机演算了两个模型,发现以沙茶文明的技术,还真的可以做这个实验。

    “有点意思,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抵消测量误差。”

    “我突然很好奇,在绝对精度的环境下,光是不是真的沿直线传播……”

    “如果不是,那真是颠覆我们所有人的常识了……”

    超导大师越想越好奇,反正有能力做,何不试试?

    “不过有很多东西,还需要临时去设计啊,就比如让实验人员停留在虫洞里的引擎……”

    他还没说完,寒避就惊声道:“虫洞漫游之靴!”

    “嗯?什么虫洞漫游之靴?”在场的科学家一脸茫然,从来没听说过这玩意儿。

    “装载在人体上,让人可以停留在虫洞里的引擎,已经被研发出来了吗?谁这么闲得没事……”

    要说原理,并不难,只不过没这个需求而已,没想到已经被人造出来了?

    寒避笑道:“有的,我当年就卖这个的。”

    他很快把千流财阀将虫洞漫游之靴打造成贵族奢饰品的事说了一遍。

    超导大师淡笑道:“原来如此,在虫洞里开派对?现在还有这个风潮了吗?我完全没听过。”

    他们都是科学家,并且不是王室,所以并不知道现在风靡贵族圈的一种独特沙龙。

    黄极也笑道:“寒避,原来你以前还卖过这种东西啊。”

    寒避挠头道:“我不光卖过,我还生产过,我以前也做过工人的。”

    超导大师一笑道:“既然你这么了解,那就由你去找厂商,让他们生产一批实验规格的虫洞漫游靴吧……”

    “设计图纸,我回头会发给你。”

    他是何许人也?国宝级大科学家,要做什么实验,自有政府为他凑齐实验条件。

    有什么灵感,随手就能找地方记录,事后自然会有科学部的人将记录的东西回收,严加保管。

    有什么吩咐,随手就能找个人安排,所有人都得无条件地支持、配合超导大师的各种想法。

    哪怕实现不了,也得上报,换能实现的人来做。

    所以超导大师已经习惯了,见寒避以前做过这种靴子,还卖过,好像很了解的样子,就随口把筹备实验用具的活安排给他了。

    寒避愕然,随即狂喜,他有理由直接深入调查千流财阀的生产区域了。

    “宇宙真的会自旋吗?不可能吧……若绝对平直时空下真的有角动量……那岂不是……”

    超导大师一边嘀咕着,一边离开了,他还要去演算很多东西,一时间脑子里如刮起了风暴。

    一旦证明宇宙具有自旋属性,那将是颠覆性的发现,直接打破他们对宇宙的认知。

    至于寒避,他根本不认识,完全不知道这将会引发多大的影响。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