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之前和诸多科学家交谈,所展露出的深刻理解与奇思妙想,打动了他们。

    继而在最后提出虫洞测量实验,引起了超导大师浓厚的兴趣。

    此刻目送着超导大师离去,寒避十分兴奋。

    因为他莫名其妙,又多了一项职权:为超导大师准备实验用具!

    而这个实验用具的生产厂商,正是千流财阀。

    寒避压抑兴奋,跟着黄极进入了内阁准备的紫色飞船后,这才说道:“黄极,你竟然能编出让超导大师都兴趣浓厚的实验,继而让我可以彻查千流财阀,这实在是太强了……”

    黄极好笑道:“我没有编啊。”

    寒避一怔,点点头道:“是,你没有编,你毕竟不可能骗过超导大师。我的意思是,你为了帮我,而成功说服了大师对一个没有意义的实验感兴趣,真是太能说了!”

    黄极淡淡一笑摇头道:“谁说没有意义?你们沙茶文明从来没有想过去测量宇宙的自旋角动量。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寒避撇嘴道:“宇宙怎么可能有自旋呢?”

    黄极笑道:“如果你们没有条件证明,我这个问题确实是胡思乱想,你可以像现在这样以直觉来反驳我。但偏偏你们能实现我说的实验,为什么不去验证后再反驳我呢?”

    “当有条件证明或者证伪时,它就成了‘视角缺失’,是必须要去验证的事。”

    “一旦真的测出角动量,意味着你们所有的科技理论,都是建立在一个想当然的错误基础上,这对你们的科学界是颠覆性的发现。”

    “反之你们也没损失,只不过又证明了你们的宇宙模型没错罢了。”

    “真正的科学家不会畏惧实验,更不在乎会不会白忙活一场。最后无论是证明还是证伪,都是有价值的。”

    寒避想了想,回过神来,更加惊愕地问道:“呃……所以你真的提出了一个极有价值的实验?”

    黄极轻轻点头道:“是的,我在知道你以前卖的虫洞漫游靴,被千流财阀收购,并且米莎之死也可能与此相关后。就在想如何能帮你。”

    “总算让我想到了这样一个实验……”

    “卧槽……”寒避瞠目结舌道:“你为了帮我能查清自杀案的真相,生生琢磨出一个我们文明从古至今都没人想到的‘视角缺失’,并为此完善了一个你自己做不到,但是我们文明做得到的思想实验……而且还必须要用上我卖过的鞋……”

    “之后你借此成功说服、引导超导大师给予我能对千流财阀提要求的职权?”

    他都快被自己的话绕晕了,此刻十分震撼的看着黄极。

    黄极笑道:“对啊,这足以帮助你了吧?”

    “啊这……”寒避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种行为。

    紫微大帝只有微子早期的知识,一定程度下确实可以在盛期的难题上发表意见。

    因为整个微子时代的理论基础,早在入门期就奠定了,之后的早期、盛期、巅峰的划分,不过是工程学上的划分。

    只有纳米、原子、微子时代之间的差距,才是颠覆性的鸿沟。

    就好像地球上现在的人类科技,都没有超出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理论基础一样。

    但发表意见归发表意见,黄极提出一个独特的猜想,要切中沙茶文明的视角缺失,这是何等困难的事?一个顶尖科学家天天去琢磨,某一天能想到都算是极为了不起了。

    结果黄极为了帮自己破个案,就想了一个科学家无法抗拒的实验,他难道是怪物吗?这个动机反了吧?脑回路也太奇葩了吧?

    林立也在飞船里,见寒避一脸不可思议,他心里倒是非常淡定:“这算啥,你要是知道大哥为了接近一个佛像而从古籍中生生推演出一座古城的位置,让所有考古学家无法抗拒,就知道这是基本操作了。”

    ……

    两天后,黄极只带了林立阿兰、罗言布兰度等寥寥数人,去往了寒避家乡的一座高等研究院进行访问。

    至于索菲娅、沐源等大部队,则被黄极一一分配,去了名单上的其他地方学习进修。

    名单上的地方虽然多,但是紫微团这次来的人也不少。

    黄极去几个综合性质的研究院,见几个大佬,就足以了解沙茶文明全盘的知识了。

    剩下的,交给手下们去交流学习便是。

    如今黄极已经把该学的学完了,此刻是故意选择寒避的家乡,好帮他竞选。

    “黄极先生,你这一手,可把撒瓜拉气得不行啊。”乐基王感慨道。

    黄极平静道:“哦?他怎么了?”

    乐基王心说这还用问吗?前面黄极一副势要把三千多个地方慢慢逛一遍的姿态,逼得撒瓜拉向寒避妥协,当众道歉,大失颜面。

    但撒瓜拉这是为了能竞选冲刺,忍了也就忍了。

    结果黄极现在倒好,改变主意了,来了一手分队,自己只访问了三个地方就陪寒避回到家乡。

    寒避得了好处不说,还没耽误竞选。

    这么明显的区别对待,撒瓜拉心气儿能顺就怪了。

    乐基悠然说道:“黄极先生,现如今撒瓜拉已经开始拼尽全力地在各地竞选,拉拢财阀。他的口号可是‘猎户旋臂只允许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我们沙茶’。”

    “宣扬所谓霸权主义,这极大地吸引了‘大沙茶主义者’的拥护,包括各大军火公司。”

    “毫无疑问,像诺母文明这种没有加入沙茶派系的文明,都会被他毫不留情地打压。尤其是你,紫微大帝。”

    黄极无所谓道:“他一向是极端排外主义者,有没有我,他都会这么做。”

    乐基点点头说道:“是啊,他先针对你的,但是你难道不怕吗?”

    黄极笑道:“怕什么?他又不可能当皇帝。”

    乐基挑眉道:“他即便是内阁大臣,也一样能决策很多事。”

    黄极摇头道:“他不可能连任内阁大臣。”

    “哦?”乐基看了看寒避。

    现如今的前三名王室,都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的储君,撒瓜拉与他们的关系都不错,基本一定可以入内阁。

    就算是其他人上位,撒瓜拉只要能进前一百名,也肯定是内阁大臣。

    总之不是撒瓜拉的仇人上位就可以了,毫无疑问,寒避就是个大仇人。

    “有意思。”乐基问道:“你就这么自信,寒避能成为储君?”

    黄极没有回答,反过来问道:“作为外交大臣,你不应该和我谈论文明内部的政治吧?”

    乐基一怔,低头苦笑道:“我不过是个局外人,算什么内阁大臣?在内阁,我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

    “为何如此?”黄极问道。

    乐基摊手道:“无可奉告。”

    黄极一副好像想起什么的模样说道:“是因为你儿子吗?据我所知,你的儿子触犯了星盟法律,现关押在蟹状星云地狱。”

    乐基激动低吼:“他是被冤枉的!”

    “呃……”寒避为之侧目,惊讶于一向温文尔雅的乐基王,竟然如此失态。

    众人沉默,乐基王很快恢复平静,说道:“我有些事想处理,可否允许我告退?”

    黄极点头道:“当然,我说过,只需要寒避陪同,就不需要再麻烦内阁了。”

    撒瓜拉早就走了,乐基这两天本来也不用陪同,但还是履行职责陪到现在。此刻貌似因为儿子的事而没了心情,怕又失态才想要离开。

    “那有什么事,大帝可以随时传唤我。”乐基王行礼告退。

    目视乐基王离去,寒避嘀咕道:“他的儿子炮轰开放星,乃是被星盟以铁证判决,怎么会有冤?”

    黄极哑然失笑道:“堂堂派系之主文明的王室,内阁大臣之子。因为自己的飞船无缘无故对开放星打了一炮,而被关押在地狱。以星盟的效率,审判竟然奇快无比,不说一定有冤,但有冤也不奇怪吧?”

    寒避若有所思,这么一想确实有点猫腻,沙茶文明哪怕尝试捞一下他,也起码能拖个几十年。

    结果现在那乐基世子,都关押几十年了……

    “那我们可以帮他什么吗?”寒避问道。

    黄极哈哈大笑道:“他还真没看错你!”

    “啊?”

    黄极继续说道:“你当他为什么多管闲事,提醒我们小心撒瓜拉?还不是觉得你有可能帮他?首先能洗这个冤的一定得是皇帝,其次得愿意帮他。”

    “后者你完美符合,至于前者,你也不是完全没希望。”

    “如果你接下来真的查出米莎之死的真相,甚至不惜把财阀掰倒,来为粉丝主持公道。那他就会押宝在你身上!”

    “可千万不要小瞧这乐基王,他在自己的国家里,号召力极大。别看他平时不温不火,低调做人,可实际上,只要他想,几乎可以让一整个国家的人,都给你上票!”

    乐基国是沙茶文明里第二大国,虽然所有小国合起来也比不上沙茶帝国,但一个国家全力支持一名继承人,绝对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寒避瞪大眼睛,呢喃道:“阿尔沙兹和雨果他们三人的票,已经很多了,若再加上乐基王……我岂不是一定能当皇帝?”

    登基之路,不知不觉,已经清晰可见。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