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府爆裂,四方执法队汇聚于此,接连拿下数百名政府雇员,这般大动静,引得无数人关注。

    随着一桩桩丑闻爆出,震撼了众多民众和媒体。

    已经很久没有出过这么大的案子了,而且涉事者是城主,算是行政级别非常高的一方主政大员。

    此刻寒避,深挖狠刨,罪案越揪越多,牵连也越来越广。

    黑茶所做不法之事,大小四十余件,仅仅谋划杀人就有十次!

    其中有商人、议员、机械师、科学家、运动员、乃至执法者和记者。

    对此黑茶都一一承认了,并且说出了动机。

    有些动机还算清晰,譬如杀死某议员是为了帮助自己上位,譬如干掉某商人是图财,譬如灭口执法者和记者,是为了掩盖罪行,阻止调查之类的。

    但还有一些谋杀,动机就很模糊了,明明死者和黑茶没有一丁点关系,黑茶还费尽心机地弄死对方,理由极其牵强。

    显然这是为别人办事,寒避看得出来,黑茶就是在为千流财阀办事。

    这四十余件不法之事,仔细分析的话,就能看得出来,全都与千流财阀有关联。

    将动机统统置换成‘为了千流财阀的某些利益’,竟也说得通!

    可惜,猜测就是猜测,从证据上,这些都是黑茶干的,他自己也承认罪行,寒避也没有办法。

    “黑茶,我知道你是在为别人工作,你当上城主,千流财阀给你提供了很多帮助,而此刻这些罪行,你能说没有一件与千流财阀有关?”寒避质问道,他希望黑茶能坦白说实话。

    然而黑茶冷笑道:“我的从政之路上,帮我的人多了,难道他们都能控制我?”

    “呵呵,寒避,我们城市出了你这么一位战斗天才,给我连任提供了巨大的助力。你在银河城打出好成绩,名列皇者之一,可也是我的主要政绩啊。”

    “难道就得有人怀疑,我这个城主也是为了你而当的嘛?”

    寒避被他的话噎住,随即痛心道:“你就铁了心要承担所有?黑茶!你分明就不是主谋,你抗下这些,可就死定了!”

    黑茶平静道:“我敢做,就敢认,你难道还非要我攀咬别人吗?”

    寒避咬牙道:“我只是想要真相大白,不让真正的主谋逍遥法外,而不是只惩戒一个包揽所有罪责的替死鬼。”

    “不要枉费口舌了,我孑然一身,所做之事既然被你查出来,我也不想挣扎,伏法便是……你不要再想让我攀咬他人了。”黑茶说得大义凛然,搞得好像是寒避想利用他害人似的。

    寒避无奈,挥手让执法队将他带走。

    就在黑茶即将被带走时,黄极忽然说道:“你真的孑然一身吗?我好像还有个外甥吧?”

    黑茶眼睛一眯,回过头来道:“哦,我所做之事,全都与我那外甥无关,他不过是个普通人,你们不会还要祸及家人吧?”

    寒避果断说道:“他只要是清白的,法律自然会保护他。”

    “那就好,小巴是个好孩子,我的事他完全不知道,他甚至一直以为,我是个值得他崇拜的舅舅。”黑茶淡笑道。

    寒避连忙道:“既如此,你何不戴罪立功!把实话都说出来?”

    “你哪怕不为自己想,也为你外甥想想啊,你背负着这么多罪名而伏法,可想过他会背负多大的社会压力?”

    斯匹克也咆哮道:“黑茶,米莎到底为什么而死!”

    “呵……”黑茶笑着摇头,完全是铁了心要揽下所有。

    可就在这时,黄极又说道:“我倒是挺好奇,你死之后,你的外甥会进入哪家公司……”

    黑茶凝视黄极片刻,没想到黄极竟然猜到他把外甥托付给了千流。

    不过那又如何?千流也不是傻子,如果寒避一伙人想从这个方向顺藤摸瓜的话……千流肯定不会那么明显地照顾小巴。

    想到这,黑茶一副坦然的样子笑道:“你不会以为小巴会加入千流集团吧?呵呵,他会进入哪家公司,那是他的选择,我又怎么知道呢?我没有资格去干涉他。”

    “我从来没有教过他什么,你们不用想从他身上获得什么,那不过是徒劳。”

    “小巴不像我,他一直是个正直的人。”

    他朗声说出这样一番话,当庭广众的,其实就是给千流抵话:人家怀疑了,你照顾我外甥不要搞得太明显,不然寒避这群人肯定会频繁骚扰我外甥的。

    黄极吃着橘子说道:“没想到犯下累累罪行的你,希望自己唯一的亲人做个好人啊……”

    “嗯,你会如愿的。”

    黑茶莫名其妙,但也不想再跟这群人废话,闭口不言。

    寒避很快让人把他带走,连带一系列证据和其他涉事人员,也都送往王都审判。

    接下来,就是各种后续处理与对外声明了。

    寒避将所有的罪证都公开了,引得社会上一片叫好,只有部分人指责他不顾大局,‘家丑外扬’。

    但总的来说,这一次横扫城主府,寒避可谓名声大噪,让无数民众震撼。

    寒避先后拿下了上千人,令全城的官场为之一清,也把许多陈年的冤案翻转。

    一时之间,他的支持率,在急速飙升,越来越多的自由选民,把票给他。

    当然,他并不在乎自己的支持率,相反,他十分懊恼。

    通过内阁特派调查员的权限,他还是没有找到千流财阀的有力罪证,都不过是一些细枝末节,或者是一些中层管理者的罪行。

    至于千流集团本身,毫无把柄。

    “难道真的与千流财阀无关?难道米莎就只是死于一场荒谬的梦?”斯匹克咬牙切齿,他无法接受自己的爱人因为那么荒谬的理由死掉。

    寒避坚定道:“幕后主使一定是千流。”

    “说话要讲证据的……”斯匹克叹道。

    寒避认真道:“我没有证据,但是我了解黑茶,他太平静了,而且他不是随随便便就犯下命案的人,一定有人注视。”

    “你看这些记录,他与千流多次在私密空间里见面,可惜无法查到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斯匹克沉声道:“我们知道有什么用……线索在黑茶那里全断了,我们无法再深究下去了。”

    寒避咬牙道:“现在我只能借助超导大师给我的任务,去深入调查一下虫洞漫游靴,不过恐怕会一无所获……”

    “财阀就像是触手怪,利用一个个类似黑茶这样的‘触手’为他们办事。我们可以斩下触手,却无法伤及根本。”

    寒避对此十分无力,虽然为无数人洗了冤,但真正的幕后黑手却逍遥法外。

    黄极见状忽然说道:“这个世上,没有人能清除掉所有的犯罪痕迹,尤其是他还要继续作恶……”

    “肯定有很多罪证,但我们不知道真相啊……”寒避抿嘴道。

    “怎么会不知道?你白查了贝壳系统的数据?你注意这几段时间,黑茶与千流频繁接触,之后就出现了谋杀那名议员的事件,然后你对照同一时间千流集团的大事……”黄极提醒道。

    寒避仔细查看数据,还是没看出端倪来,毕竟数据实在是太多了。

    黄极直接帮他梳理道:“虫洞漫游靴啊,那名议员死后,千流集团就成功把虫洞漫游靴做成了王室特供专属服饰。”

    “你再对照那名议员的背景,这分明就是在给漫游靴打入内务府而开路。”

    寒避眼睛一亮道:“对啊!”

    黄极继续说道:“你再看这之后五十年,千流再次找上黑茶,随后出现了谋杀那名科学家的事。你再对照同时间米莎以及各个千流员工的行踪和购买记录……你就可以推理出,这时候米莎已经开始接触漫游靴了。”

    “你再仔细分析科学家的最后这几个举动,这显然是千流因为那名科学家要揭发某事,而将其灭口,之后因为缺人,而找上米莎,让她接手漫游靴的检修工作。”

    “同样接手的,还有好几名机械师,大概是千流怕他们看出自己的秘密,而故意将一名科学家可以做的工作,拆解成好几名机械师分工,各做各的,以免察觉到漫游靴里的秘密。”

    寒避连连点头道:“还真是……”

    各种驳杂的数据、记录、历史,在黄极的剖析下,逐渐清晰起来。

    黄极说道:“已知黑茶的全部犯罪事实,已知他与千流的所有会面时间,已知千流同时期的大事件或者死者的相关背景和举止……哪怕我们不知道黑茶与千流私下会面到底聊了些什么,但也能猜出来吧?”

    寒避无语地看着黄极,哪有这么简单,就算有智能系统帮忙筛找和组合,最终脑补想象的事,还得人来做。

    黄极能从无数记录里,这么快整理分析还原出真相,这脑补能力简直是怪物。

    于是接下来,寒避、斯匹克陪着黄极开始了数据整理,层层剥开千流集团跨度数百年所做的事。

    主要是黄极在分析,其他俩人除了点头,还是点头。

    到最后,寒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简直不敢相信黄极推理出来的所谓真相。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