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巴是黑茶的外甥,但他几乎没有任何才能与天赋,只是一名普通的虚拟人生编剧。

    这是少有的门槛比较低的工作,在虚拟宇宙中设计精彩或有特色的人生,出售给他人去体验。

    正是因为门槛低,所以竞争反而奇大。他花费一年的时间精心设计一段人生,最终也就卖出几千琅。

    这还是努力很久后的能力,早些年根本就无人问津。

    不过好在,如今他拥有职业编剧的证书,不能算作是米虫了。

    这天他刚把一段惨烈的战场设计好,就被机器人助手告知了一个噩耗:他舅舅黑茶被判处了死刑。

    黑巴呆滞了片刻,感觉到不可置信。

    那个一直很照顾、鼓励自己,让自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能全身心投入在自己喜欢的工作中的唯一亲人,竟然犯下了这么多罪行?

    黑巴不是很了解舅舅的工作,政治什么的他根本不愿意去关心,就连储君选举票,都是随手给了自己崇拜的一名王室大编剧,哪怕对方只排在百万名以后。

    他一直以为舅舅是个好人,没想到竟是个恶贯满盈的大贪官?

    黑巴脑子里嗡嗡的,看完官方对黑茶罪行铁证如山的报道后,先是痛心愤怒地在虚拟宇宙中发泄一通,随后伤心痛哭起来。

    最终只得放下工作,去往死兆星观看舅舅被处刑,送他最后一程。

    所谓死兆星,是一颗人造带电自转黑洞,它发着耀眼的光辉,是如甜甜圈般的光团,本身高速旋转。

    它一点也不黑,甚至十分的耀眼。

    环绕它的紫色屏障,是沙茶文明部署的巨大监察网,使得黑洞的辐射透出来都成了紫色,为它迷蒙上了一层神秘感。

    黑巴在屏障外等待了一天,终于见到行刑官宏伟如山岳般的身姿,他驾驭着金属环状的巨大仪器,朝着死兆星飞去。

    在临近光团时,行刑官摊开手掌,与掌中的小人说了些什么,便通过金属环加速,将其瞬间抛出,以极快地速度坠入光团。

    黑巴知道,那个小人就是自己的舅舅。舅舅身上萦绕着两层能量罩,这是为了防止他被黑洞辐射湮灭。

    可怕的高能辐射会摧毁掉第一层能量罩,而更里面一层是为了抵消黑洞庞大的潮汐力而设计的。

    一切都是为了死刑犯,可以活着进入事件视界。

    至于坠入黑洞视界之后的事,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视界中任何事物都无法对视界外的观察者产生影响,穿越它是一条不归路,外界的观察者不可以获得黑洞里的任何信息。

    这是沙茶人可以见到的物理边界,谁也不知道界限内生命会变成什么样的形态。

    可以确定的是,物理定律在里面基本完全失效,最核心的因果律也不复存在。

    因为‘结果可以不由过去所决定’,所以还是有几率在穿越视界后生存下来,是什么样就不知道了。

    而之所以沙茶文明有这样奇特的死刑,最初源于一名物理学家。他在年事已高,生命老朽之际,选择了以进入黑洞的方式死去。

    想知道视界内的状态,唯一可能的办法是进入,以永远消失于已知宇宙为代价的进入。

    那名物理学家,想在生命结束的刹那,知晓黑洞内的未知。他也许成功了,也许什么也没看到,甚至可能还活着,亦或者正承受着无法描述的永恒的折磨。

    毫无疑问,这种死法被争相模仿,起初只在科学界流传,后来这种风潮蔓延到各行各业,成为了第二大热门的死亡方式。

    至于第一大热门,当然是思维永远住进妙尊宇宙。

    总之坠入黑洞,逐渐变成了比较热门的死亡选择,到后来政府都允许死刑犯做出这种选择,前提是他愿意自费承担发射的所有花销。

    黑巴借助机器人助手的眼睛,目光穿透层层辐射,看到黑洞视界边缘扭曲时空下的一抹无限红移的身影,心里轻叹一声。

    他的家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正在他悲戚不已时,他发现还有几人也在观看死刑,仔细一看,有两个大名人。

    是传说中的紫微大帝,以及他的偶像之一寒避。

    他喜欢寒避,不光因为寒避在银河战斗大会中的优异表现,还因为这个除了名气一无所有的寒门王室,仅仅因为受到不公平待遇就敢宣布竞选,跟内阁大臣对着干的勇气。

    至于紫微大帝,对他而言,真是传说般的人物,别的不说,没有依靠文明的帮助就成为大帝,他在虚拟人生里都不敢这么设计。

    黑巴也是因为紫微大帝,才知道银河中还有诺母这个文明的。

    “嗯?他们怎么过来了?好像是冲我来的……”

    黑巴莫名其妙,就被斯匹克找上,并以配合调查组的名义,把他请到了寒避面前。

    寒避与黄极,还在观赏那无限坠落的身影。

    就听到寒避叹道:“千流迫不及待就动用关系让黑茶完成死刑,真是狠辣啊。”

    听到这话,黑巴浑身一震。

    “寒避大人!你说什么?”黑巴也觉得这死刑也太快了,哪怕罪不可赦,也不至于一天就完成审判,然后立即执行啊。

    他本以为是舅舅自己要求的,以示无颜面对自己,却没想到,是有人故意让审判进程加快的。

    寒避询问他道:“你不知道黑茶与千流的勾结吗?”

    “我舅舅与千流的勾结?”

    “我真的不知道,在今天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位伟大的城主……他……是不是被冤枉的?”黑巴眼巴巴的问道。

    寒避果断摇头道:“不,他并不冤枉,即便不是主谋,也是死刑。”

    “你真的对千流与黑茶的关系,一无所知吗?那漫游靴呢?你知道多少?难道你从来没见过千流?也没听黑茶提起过?”

    黑巴摇着头,强忍着悲痛有些说不下去,对于寒避的问题,那是一问三不知。

    寒避非常失望地看向黄极:“看来黑茶真的什么都没跟他说,这条线索也断了……”

    黄极一直没吭声,他始终盯着遥远的黑茶那无限坠落,犹如凝固在时间中的微小光影。

    当然,真正的黑茶已经进入黑洞视界了,外界观察者所见的,不过是他留下来的光。无限坠落只是外界观察者参考系下的描述,描述的是光影的波长而非黑茶本人。

    理论上,不可能有人能观察到真正的黑茶……然而黄极偏偏例外。

    通过这图影,黄极能感知到黑茶此时此刻的全部信息!

    “唔……”黄极的瞳孔一散,大脑直接休眠了过去。

    寒避吓了一跳,黄极怎么莫名其妙晕倒了?他可是堂堂大帝啊,身体难道还有隐疾?

    “黄极你怎么了?”寒避连忙拽住黄极,呼叫附近监察站的医疗机器人。

    好在,黄极的情况并不复杂,医疗机器人顷刻间就把他弄醒了。

    苏醒的黄极,摆摆手,自检了一番后露出微笑。

    他笑的不是他收获了什么,而是第一次知道,或者说确定自己的信息感知能力,有个隐藏效果。

    即,他并不会因为一瞬间感知到的未知信息太多而死,也不会因此而疯。

    “原来如此,我的信息承受极限,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无穷大的。”

    “曾经之所以会昏迷和感受到痛苦,其实是我的大脑有极限,而非我有极限。也是,不然我早死了。”

    “难怪只要锻炼增强身体,就可以不昏迷……其实成长的从来就不是我的能力,只是我运用能力的效率而已。”

    黄极很久之前就开始怀疑,自己其实不管瞬间接收到多大的未知信息,哪怕是全宇宙的信息,也不会死。

    只是苦于不能证明,因为他感知不到自己能力本身的信息。

    而在刚才,他确信了,因为即便一股脑把黑洞无穷未知信息都收录到冥冥之中,他也只是昏迷而已。

    也就是说,他受到信息冲击的最大上限就是昏迷,而其原因,恐怕是因为人脑有昏迷这个自我保护功能。至于昔日的痛苦,也只是大脑有分泌激素警告自我意识的功能。

    如果黄极剔除这两个功能,他可以无限制地受到无穷信息冲击。

    如果黄极就有无穷线程处理的大脑,他就可以零时间内展开、推演、追溯无穷信息。

    “你没事吧?”寒避嘘寒问暖道。

    黄极摆摆手道:“没事,我只是确晓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黄极笑道:“为什么我出生时没有死……”

    “……”寒避无语,这是什么哲学问题吗?

    黄极没有多说,盘膝坐在了紫色屏障外的浮游平台上,交了一笔租金后说道:“寒避,如果你相信我之前的推理,就按照我说的计划行事吧。”

    “那你呢?”寒避惊愕。

    黄极饶有兴趣道:“我想研究一下黑洞。”

    寒避眨巴眼道:“这有什么好研究的?关于黑洞的知识,沙茶文明和其他文明没有任何区别。”

    他不知道黄极研究个什么鬼,但想到黄极终究是来访问的,从没见过黑洞,想多看看,倒也正常。

    “行吧,那我先带他回去了。”

    寒避扭过头,看着茫然无知的黑巴,带着他钻过虫洞回家。

    在他之后,黄极猛然睁开眼,拿出了时空守序者之矛。

    他的思维能量体传入其中,以矛御人,果然对黑洞的无穷未知,再没有丝毫不适感。

    “好混沌的信息,简直没有一个看得懂。”

    “还好,还有黑茶这个我能直视的……”

    黄极可以通过黑茶留在无限红移面的影子,来获知黑茶此时此刻的状态。

    这是他唯一可以直视到的正处于视界内的物质。至于更早之前进入黑洞的物质,因为没有在外界留下任何余辉,所以黄极已经无法直接观测到了。

    能观测到黑茶,也是他刚进去不久,无限红移的电磁波尚未散尽,大约几天后,黄极会连黑茶也看不到了。

    所以他才要留下来,借由黑茶的状态来比照、反推、解析黑洞里的情况。

    谁让没有哪个文明彻底了解过黑洞呢,即便是万华镜,对于黑洞的了解也不比地球人丰富多少。

    黄极也只能靠自己一点点地依靠分析解锁。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